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六章 整饬(二)

李天骄龙 收藏 18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一月的武汉三镇阴冷潮湿。委座自从到了武汉之后,住在武昌,每天早晨乘渡船过河到汉口的政府办公室。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比武汉的天气还恶劣。 南京失陷后,日本军方和内阁,认为日军通过速战速决,已经取得了最后胜利,中国已经战败。于是,他们摆出一副战胜者的姿态,等着国民政府去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一月的武汉三镇阴冷潮湿。委座自从到了武汉之后,住在武昌,每天早晨乘渡船过河到汉口的政府办公室。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比武汉的天气还恶劣。

南京失陷后,日本军方和内阁,认为日军通过速战速决,已经取得了最后胜利,中国已经战败。于是,他们摆出一副战胜者的姿态,等着国民政府去向大日本帝国政府表示乞和投降。但是,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12月21日,这些 “战胜者”实在有点耐不住了。日本政府召开内阁会议,决定请德国驻中国大使陶德曼出面充当说客,向中国政府转达帝国政府提出的基本条件。中方如全部承认,则以此为讲和条件。日方提出的条件:

“(一)中国政府明确、表示向日本乞和;

(二)中国正式承认满洲国;

(三)华北、华中及内蒙设立非武装地带,但日军根据需要,

可以在非武装地带自由驻军;

(四)华北、上海由中日共管;

(五)中国应偿付日本所要求之赔偿。”

连陶德曼大使看过这些条件后,都认为这样的条件实在太过份了,“估计中国方面接受的希望甚微。”

委座尽管也在此期间表示愿和谈的意思,但这样的条件,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答应。否则自己还不遗臭万年,恐怕死后在坟里都不得安宁。

更可恨的是,就在1月16日,日本政府认为由于不能忍受中国方面的态度。由近卫首相发表政府声明:

“攻陷南京后,帝国政府为给予中国国民政府最后反省机会已及于今日。然而,国民政府不解帝国之真意,策动抗战。

因此,帝国政府今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而期望真能与帝国合作之中国新政权的建立与发展,并将与之调整两国邦交,协助新中国之建设。”

日本此举愚蠢至极,它极大的伤害、刺激了委座的自尊心。毅然辞去所兼行政院长等行政官职,让孔祥熙继任。并且宣布从今以后,专门率军打仗,与日本侵略军作战。

委座对日本的政府声明采取针锋相对的措施,以同样强硬的态度回答日方:宣布召回驻日本的大使,关闭大使馆,同日本断绝外交关系。

这一手出乎日本意料,也于1月20日赶紧召回日本驻中国大使。

此时,两国之间,都唯恐自己态度不够强硬。断交,处于实际战争状态。仗,尽管打。大打大陪,小打小陪。但是,谁也不去首先履行那纸宣战的公文。

外部的困境另委座焦头烂额,国内的情况则令委座气愤填膺。11月9日,当蒋介石下令从上海撤退时,各路部队争先恐后夺路而逃。混乱中退至第一道防线阵地,部队尚未找到阵地与工事的位置,日军就追了来。于是,大批部队像被赶鸭子似地又向后大溃退。那个兵败如山倒的混乱局面,真使让委座这个大元帅痛心疾首,丢尽了脸面。

紧接着,传来南京撤退时的更加令人痛心的大混乱、大溃退。守城总司令唐生智下令撤退,守城部队、政府官员、者百姓在一片混乱中争相夺路,城门为之堵塞,拥挤踩死、落水淹死者不计其数。更使委座气恼的是,当日军全力攻击南京时,南京外围的其他部队不但没有主动联络,策应南京会战,反而远远地退离战区,以保存实力。

就在此刻一个更堵心的消息简直快把委座气疯了。

昨天,自己的拜把子大哥冯老将军从北边儿回来,一进门,就吼开了:“我可是你这大元帅钦命的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明令他们归我指挥,可是不论我用什么方法都找不到他们的军司令部。后来我才明白,这些人是故意躲着我,耍的是避开命令的花招,拒不服从指挥的把戏!这成何体统?还抗什么日,打什么仗?”

“大哥坐下慢慢说?”善于玩弄权谋,一贯以耍弄手腕,挑拨这个与那个的矛盾,以达到互相牵制,各个击破和分化瓦解对手见长的委座,此时绝对没有对他的这位拜把子长兄的难堪处境幸灾乐祸意思。本来,当时把冯老将军从三战区调任六战区,就是考虑到华北的部队,尽为冯的部下,叫他去统率其部下,阻止日军南下,这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省的这位老兄自民国22年(1933年)长城抗战以来,总在自己耳边鼓噪。哪知,那些坐地称王的大、小诸侯,竟然连老长官的帐也不买,使之坐失良机,造成华北我军的溃退。

最可恨做的最过分当属山东王韩复榘。


韩复榘,字向方,1890年生于河北霸县东台山村一个小康之家。20岁时投奔冯玉祥部下当兵,1926年升为军长。

韩复榘跟随冯玉祥连年征战,作战勇敢,战功显赫,深得冯之赏识。韩与石友三、孙良诚等人并称为冯玉祥的十三太保。

1928年二次北伐的时候,在极艰难的情况下,韩军一路猛冲猛杀,于当年6月6日首先进抵北京南苑,从二次北伐出师至抵京,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韩复榘当时被誉为“飞将军”。

1929年5月中旬,冯玉祥举兵反蒋。韩复榘不但不参加,反而把冯的部将石友三等人也拉过来倒冯。委座对韩交口称赞,给予信任重用。夫人也亲妮地称他为“常胜将军”。

1930年5月,蒋介石调韩到山东任省主席。这期间,连续爆发冯玉祥、阎锡山、石友三等人的反蒋大战。韩都没跟着“起哄”,始终坚定地站在蒋介石一边深的委座赏识。

就是这位飞将军,在冯老将军退守德州之后却不让老上级的部队入鲁。日军占领德州后,电令冯将军和韩复榘趁日军在德州立足未稳,而主力又集中在山西的时候,协同反攻德州,并进击沧州,以牵制西线之敌。

冯将军率领曹福林等部队自徒骇河一线向北反击,21日攻取德州、桑园,井一路挥师北进,直指沧州、马厂。正当第29、第81师乘胜追击日军之际,韩复榘突然打电话给归冯老将军指挥的自己的部下展书堂,令其立即率军回撤,不准再向前推进,并限令该部在十小时内撤退到禹县。 韩复榘釜底抽薪,造成冯玉祥的反攻全线溃退。日军得此良机,真是绝处逢生,又分路压迫过来。冯老将军遂由胜转败。

冯老将军此时真是颜面扫尽。自918后,自己在国府上下四处为抗战奔走呼号,无人响应。今日自己以堂堂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衔,战区司令长官职。终于有机会上阵杀敌,却指挥不了自己多年栽培起来的老部下,丢死人了!没想到自己戎马一生,到头来落下这么一个结果。老将军长叹一声,顿足而去。

“这个韩复榘,身为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畏敌如虎。自日军入鲁以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率领十几万大军不战自退,让日军仅以一个半师团就横扫齐鲁。仅本月初几天时间,就又由汶上、济宁退到鲁西的单县、成武、曹县一带才止住脚。这一退就是500里,把齐鲁大片山河拱手送给了日军。”委座气的变形的脸让陈诚惶恐不以。但是他还得履行自己的职责。

“由于韩复榘不战而退,致使使日军轻取山东,整个抗战形势骤然危急,日军占了山东后,第五战区的侧翼受到日军的直接威胁。向南日军可直攻徐州,而第五战区在徐州以北只有少数桂系军队驻守,日军随时有直冲徐州的危险,与华中日军南北夹击,整个华北、华东战局危如垒卵。”

“这个韩复榘,我看他真是不想活了。”作为为做的心腹,瘦小的陈诚浑身一震,看来老头子是真的动了杀心了。

委座是真的动了杀心。委座记忆最深的,是1936年“两广事变”和“西安事变”发生时,韩复榘先后发了两个“马电”,赞扬陈济棠、李宗仁 和张学良、杨虎城的举动。特别是对西安事变,他在电报中说,张学良扣留蒋介石进行兵谏,主张停止内战共同对外,是一个英明

之举。这一切,委座怎不怀恨于心。本来这些我都可以不予计较,毕竟国内反对我的也不知他一人。可是当此国难当头之时,你韩复榘不思守土,至国土沦丧,我岂能容你?想不杀你都难。

委座知道此事得徐图之。先放了一个烟幕。1月7日,命李宗仁在徐州召集第5战区军政会议,身为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的韩复榘却不去,只命委座派到山东任教育厅长的何思源去参加会议。

接着委座亲自出马,在开封召集1、5战区团长以上军官军事会议,他亲自给韩复榘打电话说:“我决定召集团长以上军官在开封开个会,请向方兄带同孙军长等务必到开封见见面。” 韩复榘不傻,在山东委座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可是一旦离开就难说了。这时委座又放出风,鲁、豫、苏皖要划为两个战区,鲁豫战区有可能请他出任司令长官。韩复榘这下有点动心,当初自己就非常不满委座不让自己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韩复榘不服李宗仁,怨气都发在蒋介石身上。在他看来,他多年紧跟蒋介石,到头来还不如反蒋的人吃香,(李宗仁曾发动过反蒋大战)。这次怎么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呢?经过再三考虑,决定亲自前往开封参加会议。

到了开封立即被委座拿下,押往汉口。由何应钦等人组成高等军法会审团。1月22日,对韩进行了一次象征性的审讯,除审问他:不遵守命令,擅自撤退外,还追问了他“贩卖烟土”“收编山东民团枪支”,以及“你有两个老婆”为何还要娶日本女人”等事。

1月24日夜,韩复榘被判死刑后枪毙。

1月25日,中央通讯社发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高等军法会审判决书:

“被告韩复榘,不尽其守土职责及抵抗能事,对于本会委员长先后电饬出师应援德州及进去沧州,牵制敌军 之命令,均不遵奉;复因敌军渡河,擅先放弃济南,撤退泰安,委员长继令该被告坚守鲁南防地,又不奉命令, 节节后退。陷军事上重大损失。……处死刑,褫夺公权终身。”

同月,还有另外九名军官被枪毙,三十名军官因有背叛嫌疑而被革职。

这次整饬,尤其是枪毙韩复榘的动作,使国军队上自战区司令长官下至普通士兵无不受到极大震动。委座的革命军人连坐法等军法军规得以一定程度的执行。从次,国军所有作战,都必须坚持战后检讨会,大战大检讨,小战小检讨。战区级的会战从战区司令长官开始检讨,师团级的战斗、由师团长检讨,军委会总部组织指挥的大会战,由实际指挥者检讨。陈诚、白崇禧、何应钦等总部长官亦在后来数年的战争中作过检讨,根据会战实际情况,有的受奖,有的受处分。薛岳等战区司令长官亦次次会战,次次检讨,功过成绩十分分明,有时受奖,有时受处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