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唯一参加过中越战争的维吾尔族战士阿布力克木的故事

礼加诚 收藏 6 1398

http://blog.udn.com/aaron02122003/1690423

在维吾尔在线论坛里,重温了1962年中印战争中涌现出来战斗英雄司马义买买提的感人事迹,脑海中不禁联想到了唯一参加过中越战争的维吾尔战士。最近几年来,内地人,特别是中国的网络上对新疆的维吾尔人误读太多,似乎一夜之间维吾尔人都成了小偷、毒贩子和恐怖分子,使人感到十分郁闷。其实,绝大多数普通的维吾尔人都是一些朴实善良的农民和小商贩。作为一名记者,觉得非常有必要将这个已经过时但又新鲜的"老闻"奉献给读者。

今年春节后的一天,记者如约来到乌鲁木齐市新华南路晨光花园小区的一栋住宅楼里,老远就看见老朋友阿布力克木在三楼的一扇窗户里探出头来,微笑着向记者摇手。记者之所以跟他成为老朋友,是因为几年前他娶了记者妻子的一位女友。按照我们维吾尔人的习惯,我只能全程参与他们的婚事,帮一点小忙而已。就这么一来二去,再加上这种"野挑旦"关系,我们俩就成了见面就喝酒,几乎无话不谈的"老朋友"了。入屋落座,看到挂在墙上的大屏幕平面彩电里,正在播放着《士兵突击》,餐桌上已经摆放了几碟小菜和熏马肠,女主人热情地看茶之后,端上来几碗米饭。我们看着伊犁小伙儿段栾宏扮演的袁郎,带领一群PLA的老A在热带丛林中伏击毒贩,一边吃饭一边对该剧评头论足。记者暗想:阿布力克木可能是想迎合我,故意选择了这个频道,以便自然地引出话题。真不愧是一个典型的军人,啥时候都讲究个战略战术啊,因为记者在约会电话里提出想采访一下他的"战事"。

既然主人这么热情而且如此通情达理,记者也只能开门见山单刀直入了。"请你详细说一下如何走上了中越自卫反击战战场的好吗?"老朋友不慌不忙,在两只水晶杯里勘�����了伊犁特曲,跟记者碰了一杯,娓娓道来。为了不影响他的思路,记者也没有掏出采访本。

他祖籍伊宁县巴彦岱乡,于1984年底应征入伍,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后,被分配在新疆军区第七师(现为武警总部机动部队第七师)20团炮兵6连当大头兵,驻扎在新源县境。1985年4月份的某一天,上级首长传达了战斗命令,新疆军区所属部队每个团必须派出两个连队,阿布力克木所在的六连正好被选中,即将开赴中越自卫反击战场轮战,同时也传达了凡部队中的穆斯林籍官兵,由于饮食习俗问题,可以不参加这次军事行动。一时间,该团应该出征的十几名穆斯林籍官兵,均退出了出征序列,包括一名新疆军区某维吾尔首长的孩子(还是一名连级军官),只有阿布力克木和一位来自伊宁县的回族战士提出了随连队出征的请战书。

当时他想,自己当初既然是自愿应征入伍的中国公民,依法履行兵役义务,就是为了保卫国家,现在正好碰到保家卫国的战争,正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报效国家的好机会,就应该毫无条件地、义无返顾地参加战斗,暂时吃不到清真饮食是绝对不能成为当逃兵的理由的。

他向部队首长请了几天假,回到家乡说服了亲人。可是阿布力克木将要奔赴中越战场的消息,还是不径而走,在巴彦岱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效应。父老乡亲走马灯似的前来告别,村里的长老们竟然提出按照维吾尔人的老规矩,为阿布力克木举行宗教烈士祭奠仪式替他壮行。原来,以前的穆斯林都有战前为出征将士举行祭奠的宗教习俗,以便为那些可能阵亡的烈士安魂,因为战场的环境瞬息万变,一般是不可能为阵亡将士举办任何祭奠仪式的,有时甚至连尸体都可能找不回来。其实,这种宗教仪式同时也是一种战前的动员誓师仪式,以前的三区民族军就这样搞过,每个团里还有阿訇副团长主持这样的仪式。阿布力克木实在怄不过长老和亲人的意愿,希里糊涂地被父老乡亲拥进了清真寺。

阿布力克木随出征部队在乌鲁木齐市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战前集训后,坐着火车硬座向祖国西南边陲出发了,于1985年10月1日抵达昆明。节假日,阿布力克木与战友们浏览昆明滇池,看到一群群无忧无虑的游客嬉戏在滇池湖畔,忍不住对身边的那位回族战友说:"瞧瞧这些自得其乐的人们,他们不会知道我们就要走上那血与火的战场,将要为他们平静的生活去流血,去牺牲啊!但是我们知道我们是为谁而战。"

10月15日,他们这个炮连开上了哲阴山前线,投入了说紧张也算紧张,说不紧张也不怎么紧张的战斗。因为此时中越之战已经进入尾声,哲阴山前线的战斗也就是整天蹲猫耳洞,隔三岔五地偶尔也打打炮战。双方的炮战一响,阿布力克木就扛着他那门八二式无后坐力炮,冒着时紧时希的炮火,在颠簸崎岖的热带雨林山地上下左右来回奔波,寻找选择最佳炮位和射击角度,在装填手的配合下,进行没完没了的肩抗式射击,"击毁或消灭"了一个又一个对方的炮位,因为他们无法越境查看是否真的消灭了敌人。就这么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了整整一年,他们终于结束了整天蹲在湿漉漉的猫耳洞,战斗强度并不大的战斗任务,从前线换防下来,除了一些湿疹牛皮癣之类的"伤病",全连竟然无一战斗伤亡。比起其他汉族战友,他和那位回族战友,只是遭受了一年都吃不上热气腾腾的抓饭包子羊肉串,只吃那些没完没了的嚼之无味的水牛肉罐头的日子。

庆功大会之后,阿布力克木和战友在云南的一片树林里休息。他怀揣��枚三等��勋章,抱着吉他,坐在一个老树墩上自弹自哼时,连首长带着一名不知哪个军报的记者来采访他。说着说着,这位冒失的记者居然问道:"你作为一名新疆的维吾尔人,怎么想起到这里来参加这场好象跟你没有什么关系的战斗呢?"听到这话,阿布力克木差点儿跳起来,用吉他砸这位军报记者。因为阿布力克木感觉受到了很大的羞辱与蔑视,难道我们维吾尔人就不是中国人?难道我们维吾尔人就不能加入解放军参加保卫祖国的战斗吗?我们的军队里,居然还有如此没有素质,不知道尊重和理解少数民族战士的军报记者呀?

回到新疆后,阿布力克木被部队选拔到了军区步校学习深造,结业后军校决定留他担任教官,可他深知自己不是哪块料,就要求回到了基层连队,一直干到了正营职军官,又立了两次三等功,几年前退役回家。

本文内容于 5/13/2009 8:54:25 PM 被礼加诚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