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四章 绑架(二)

李天骄龙 收藏 19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李可遭绑架的的消息传到特区。 李华雄感到事情非常棘手,用部队强攻显然不妥;用特战队营救,情况不明。 “军长,”铁凌沉思很久后终于开口了,“既然他能绑架,为什么咱们不能?” “你的意思是?” “对于深县城内的情况我们不了解,仓促行动容易发生意外。但是,我们可以绑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李可遭绑架的的消息传到特区。

李华雄感到事情非常棘手,用部队强攻显然不妥;用特战队营救,情况不明。

“军长,”铁凌沉思很久后终于开口了,“既然他能绑架,为什么咱们不能?”

“你的意思是?”

“对于深县城内的情况我们不了解,仓促行动容易发生意外。但是,我们可以绑架徐二黑的家人。据特别小组的成员情报,徐二黑的父母并没有随他进城。咱们就绑架他们,然后交换!其他部队做好战斗准备,一旦的手,立即攻击!”

“好这件事,你全权负责!要不惜一切代价营救。如果,”李华雄停顿了一下,“如果有意外,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


楚皓亲自带领102旅306团在肃宁、献县的两个营连夜火速赶往深县。与此同时,铁凌亲自率领20名特战队员,搭乘2架直升机连夜飞往北溪村。当地的特战队员为直升机指示目标,在村外五公里处降落。派出一个小组潜入村内。解决掉护院后,将徐化良和老伴儿,儿子儿媳,在北溪村的“豪宅”内被战队员们全部绑架,故意放走二黑的大侄子让他通知徐二黑。

天光大亮,徐二黑兴致勃勃的正准备听李可讲述国外的情况时,被这个噩耗气得浑身哆嗦。一耳光把李可打倒在地,然后将她从屋里拎出来扔到院子里。“我告诉你,我的家人要是少了一根汗毛儿,我就让全团的弟兄们轮流把你操死。”

“徐司令”李可嚓掉嘴角的血丝,“我说过你是君子,我负责任的告诉你,他们要的是我,只要我没事,你的家里人就安全。”

“你他妈就等死吧!”何大疤瘌上去就要用马鞭抽李可,被徐二黑拦住。“你他妈的没长脑袋啊!”

“李小姐我徐二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你就赶紧求老天爷我家里人平安无事吧!”


“何大疤瘌带上她咱们走!”

徐二黑等100多人马疾驰北溪村。

村外,2个大草垛前,终于见到他的家人和十几名黑衣蒙面的人。

徐二黑向唯一没有蒙面的铁凌一抱拳,“不知朋友是那条道上的?”

铁凌也抱拳,“我们目的很简单,你放了我们的人,我们放你的人,一个换7个,这买卖你赚了。”

“好,一言为定。咱们同时放人。”

“不。你先放人,要不我们恐怕走不出深县。你没有选择。”铁凌面无表情。

“这样吧!你先放我的父母,我就把你的人还给你!”

经过讨价还价,最后敲定先放其他人,最后同时李可和徐二黑的父母同时放。

“我父母一回来,你立刻冲锋看你们怎么离开。”徐二黑强压心头怒火,咬牙切齿的低声向何大疤瘌。

“就凭你们几个,逃不出咱们的手掌心。”何大疤瘌恶狠狠地盯着远处的特战队员们。

就在李可和徐二黑的父母错身的时候,徐化良突然抓住李可用胳膊狠狠的勒住她的脖子,大声冲铁凌他们喊:“王八操的,敢在老子头上动土,你们他妈的…”他话音未落,枪声响了。李可感觉后脖梗子一热,脖子上那种窒息的感觉突然消失。徐化良的鲜血和着脑浆子溅了李可一身。随着铁岭的一声大喝。李可立即趴在地上。她明显感觉到大地的颤抖,那是马蹄踏击地面造成的。刚才,突然的变故令双方都吃了一惊,正当众匪徒为徐化良的英雄举动纷纷挑大拇哥,大喊:“老英雄,雄风不减当年”的时候,狙击手一枪结果了这个老恶霸。徐二黑感觉全身的血都涌到头上,啊的一声,从马上掉到地上,因此幸运的躲过索命的狙击。

不待徐二黑的命令,何大疤瘌的骑兵已经开始冲锋,此时,恐怖的一幕发生了,何大疤瘌致死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随着李可卧倒的同时,2个“草垛”同时射出雨点般的子弹和火箭,拖曳着曼妙而致命的尾焰立刻把骑兵们淹没。枪炮声、马嘶声、濒死的惨嚎声,那些试图逃跑的,被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子弹、枪榴弹打的晕头转向鬼哭狼嚎。战斗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徐二黑的精锐就损失殆尽,按照李可的说法,这不是战斗而是屠杀。

铁凌冷漠的注视着这场屠戮。一种似曾相识的景象,呈现在脑海中。遥想当年游牧民族的骑兵所向披靡,从匈奴到日耳曼再到蒙古,摧毁了多少农耕文明。可是自从火炮出现以后,骑兵的风光就不在了。

徐二黑不仅幸运的躲过狙击,而且成功的逃回到深县。不能怪铁凌他们疏忽,毕竟他们的作战目的是营救而不是屠杀。

徐二黑和几名骑兵惊魂未定逃回县城,顿足捶胸地嚎啕大哭:“我徐二黑指天发誓,此生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他那些盟兄把弟们纷纷扯上孝,可谓群情激愤。正当徐二黑等人悲愤难平的时候,楚浩的炮声响了,打碎了匪徒们的悲痛。

“来得好!来得好!”徐二黑怒极反笑,“弟兄们,我徐二黑今日有难,此时谁要是走,我绝不拦着。留下来的,咱们同生共死。”说罢,让几个喽罗抬出几个大箱子,打开以后,众匪徒看到满满的都是袁大头、上等烟土。“平日里弟兄们刀头舔血,才挣得这些钱财。这些原本就是为弟兄们准备的。弟兄们尽管来取,走留随便。我徐二黑绝无二话。愿意陪我赴死的随我走!”说完拿起盒子炮大步走出院子。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再说大家都是乡亲邻里,以后还想不想在这块地方混?即便有人想走也不敢。一众匪徒呼啦啦冲向城头,到处蛊惑,“日本人来了、小日本儿来了,是爷们儿的上啊!”虽然百姓们平日里对徐二黑所不的所作所为敢怒不敢言,可是听说日本来了。不明真相百姓们,还是纷纷从家里跑出来,随徐二黑向城头涌去。质朴的人们毕竟更憎恨日寇。

楚浩和部下们期待着,那种大炮一响纷纷倒戈的景象再现,毕竟在最近这种情景一再重现。然而,战争是残酷的任何的侥幸都会带来惨痛的教训。看见城头没有动静,楚浩命令再打一轮炮。

“听,这就是日本人的90炮”趴在城墙下的人中那些和日本人打过仗的人说。

“没错,是日本人的90炮。”赵老大民国21年(33年)参加过长城抗战,对于90炮的恐怖声音他太熟悉了。这时人们再无怀疑。

“别着急,打完炮等他们冲上来的时候,咱们再动手。”那些曾经当过兵的嘱咐自己手下那些吓尿的匪徒们。

看着仍无动静的破碎城门,楚浩命令1营派一个连试探性进攻。这个连向往常一样几乎没拉散兵线就蜂拥向城门进攻。这些和平年代生活了太久的所谓精锐部队,在距城门不到200米的地方,被一阵排枪和密集的ZB26轻机枪砸倒在冰冷坚硬的地上抬不起头。那些从老式古董版枪口内呼啸而出滚烫的子弹,不认识这些从没有上过战场的,所谓高素质“精锐”。执着的钻进肉里,旋转、翻滚,有些则带着变形的狰狞破体而出。殷红的血液从那些年轻的躯体内流出,染红了旁边的土地。原本鲜活的生命迅速消逝、冷却、僵硬。同时僵硬的还有那些活着的人的神经。死亡的亲吻来的那么快,让包括楚浩在内的所有人措手不及。虽然敌人低劣的射击技术和我方优良的装备,救了趴在地上的很多士兵的生命,但是这并没有能够让他们鼓起勇气抬头、观察,更不要说还击。形式化、表演化的训练,演戏化、儿戏化的演习。种种追求漂亮、好看华而不实的汇报表演。似乎每个人都忘了战争是会死人的,他不是请客吃饭,战场也不是闲庭信步,他没有那么雅致、没有那么从容不迫。

更猛烈的炮击开始了。

那些已经还了魂或者还没有完全还魂的士兵们,拼命回忆着有些淡忘的战术动作、技术要领。最终还是勇敢的鼓起勇气向城墙挪动僵硬的躯体。在原地趴着不见得能够活下来。第二攻击波终于在炮声中发起了攻击。匪徒们被金钱燃烧起来的斗志,在猛烈的炮击和破碎的骨骼肌肉的刺激中顷刻间坍塌了。山摇地动的杀声,也终于让城内的百姓知道,对面的不是罗圈腿的小鬼子。虽然徐二黑带着亲信杀了几个人,然而兵败如山倒,他看到大势已去。也随人群溃散。

楚浩带领士兵冲进城,立即封锁。开始搜捕徐二黑。俗话说树倒猢狲散。在500大洋的花红的刺激下,这徐司令成了沈三儿的投名状。为了尽快平复战争的创伤,楚浩命令:1、对于参加保安团的众匪徒,实行首恶必办、胁从不问,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政策;2、对于因冲突死亡受伤的不论匪徒还是被蒙蔽百姓,由部队治疗和进行抚恤;3、鼓励民众积极揭发保安团的罪刑。

这几项政策,得到了匪徒们、百姓们的拥护和支持。自然,战士们也有很多不理解其中的某些做法。楚浩专门做了解释,这些所谓的匪徒,绝大多数是当地的农民,他们每个人背后都有家庭、亲戚。我们要在此地落脚立足,就要积极争取。那些参加抵抗的都是被徐二黑蒙蔽裹挟的。我们要看到,群众中蕴藏着极大的抗日热情,这种热情如果不善加利用,一是极大的浪费,二是极易被心怀叵测的人利用。

当人们得知是徐二黑捣的鬼之后,终于愤怒了。公审大会在戏台下召开,下面挤满了群情激愤群众。楚浩宣布立即枪毙的命令后,人群中爆发了海啸般的欢呼。看到台下欢呼的人们,楚浩明白这次战斗,暴露出部队存在的深层次的问题,如果不及时解决,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整顿,徐徐拉开了序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