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三章 绑架(一)

李天骄龙 收藏 14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吕司令无法体会楚皓等人此时的心境。豪爽的东北汉子当此乱世,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和细腻感觉。这帮子人虽然来历不明,但是挺仗义,不管怎样,以后少不了打交道。他带着欣喜和一丝迷惑离开高阳城。 特区的战士,从高阳城的人的眼中,没有看到他们预料的、时候电影中表现的那种情景。人们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吕司令无法体会楚皓等人此时的心境。豪爽的东北汉子当此乱世,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和细腻感觉。这帮子人虽然来历不明,但是挺仗义,不管怎样,以后少不了打交道。他带着欣喜和一丝迷惑离开高阳城。

特区的战士,从高阳城的人的眼中,没有看到他们预料的、时候电影中表现的那种情景。人们投向这支奇异部队的目光冷漠中夹杂强烈的戒备。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看过太多太多的军队走马灯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不论来的时候什么样,用南腔北调说的多好听,到最后走的时候就留下两个字——兵祸。兵荒马乱的乱世中,兵祸是比什么祸端都厉害的。他们比蝗虫还贪婪,比大旱还爆烈。

突变以后,楚皓和部下们一样,都经历了或长或短的迷茫和痛苦。但是这些年轻的战士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还是比较快的。一旦真的走出心灵的阴霾之后,更多的人渐渐的浮躁起来,一想到要打和传说中的鬼子打仗,心情那叫一个迫切。楚皓在特区内也终日幻想着如何如何虐待小鬼子。满脑子全是老百姓如何夹道欢迎,老奶奶挎着小篮子向行进中的战士兜里塞馒头的情景。不要说这些年轻的战士们,就算是楚皓也不过是一个80后(末年)对他来说“旧社会”是一个遥远的政治字眼。对它的理解更多只是隐约停留在周扒皮、黄世仁、杨白劳等久远的像一个传说般的名字上面。猛然看到满眼都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他知道,生活还得继续。战士们可以迷茫,作为这支部队的主官则不能有丝毫的懈怠。部队必须动起来,趁现在日军的主要部队都在集中在平汉路和津浦路沿线的城市的机会,必须尽可能扩大控制区域。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内,102旅所属各部以营为单位在冀中大地上刮起了猛烈的狂飙。相继攻占了河间、任丘、文安、安新、献县和肃宁六县。在整个作战过程中,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驻守在这些地方的所谓武装,无一例外全是一些乌合之众,军纪散漫、装备低劣,根本谈不上什么战斗力。几乎是炮声一响,就作鸟兽散。前辈们似乎也得知了他们的“底细”,不仅不从中掣肘,反而还提供情报支持。

在正规部队强有力的支持下,举步维艰的各特别小组的工作开展也比以前顺利些了。

冀中。深县。

徐二黑正在与几个心腹,一边喝着衡水老白干,一边听着本地河北梆子名角“小桃红”唱的粉儿戏(带色情唱段的戏)。二黑闯过江湖、见过市面,在本地可算是名人,身份地位不比上海的杜老板差。

徐二黑本名徐亚平,北溪村人,因其肤色较黑,排行第二,人们都叫他徐二黑。其父徐长山是有名的大土匪,招抚后在深州州衙当班头,改名徐化良。经常借办案横行乡里,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典型的吃、拿、卡、要。老百姓们摄于他的淫威,敢怒不敢言。

徐二黑高小文化,这在深县绝对算是个知识分子。他虽然遇事心狠手辣,但是却表面文质彬彬。早年间曾因倒卖枪支被国民政府通缉,逃到献县一个山货栈躲藏,后潜回原籍。武强县的警务长带人前往捉拿扑空,只捉其四弟,被村里以四百大洋赎回。对此,徐二黑怀恨在心。于民国17年(1928年),他刚满24岁,在正月初二,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这个警务长打死在武强县城戏台下,而后逃往郑州参加了国军。

民国19年(1930年),徐二黑从军队开小差,投靠了饶阳县大尹村土匪王三。一次,王三强抢了深县北午村一家财主的女儿,这家财主花钱买通徐二黑,徐便借与王喝茶之机把王三枪毙,拉起自己的土匪队伍。民国24年,国民党河北省政府派便衣队李清波率30余人化装侦察两个多月后,令深县、武强、饶阳、武邑4县围捕徐二黑未果。民国25年9月,徐二黑投奔二十九军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被任命为中校团副,受命回深县组织队伍。不巧在10月,被深县骑警队捕获,关押在县警察局。赵登禹部驻深县骑兵营副营长胁迫县政府放徐出狱。徐二黑遂借助国民党驻县军队势力,大肆网罗流氓无赖,组成几百人土匪团伙,开始称霸一方。

七七事变后,深县国民政府县长携员弃城南逃。10月,徐二黑哪能放过这等天赐良机,于是率领2000名土匪占据深县城,在城内设保安司令部,自任司令。下设8大处和3个大队、 12个中队、1个骑兵队和1个侦缉队。逼粮派款,强取豪夺,不仅积累了大量财富,而且兵员迅速扩充到3500人。其中不乏曾经扛抢吃粮的散兵游勇。

徐二黑充分施展他的手段,不仅和手下的各级主要头目斩鸡头、烧黄纸结拜为兄弟,而且自己吃肉从不忘记给弟兄们喝汤。弟兄们难得遇到“好”大哥,自然纷纷效力。

徐二黑一边和弟兄们乐着,一边琢磨着心事。那帮子人前天又来了,一嘴东北大碴子,说的好听,什么抗日求存,民族大义的,狗屁!分明是看中老子手里的枪。就凭他们那几支破枪滥炮?几十万国军都拿人家日本人没办法,就凭你们?老子才不陪你们找死呢。最近又来了一帮子人,东窜西跳的蛊惑人心,也不知道什么来路?哪天找个时间会会他们。

“大哥!”侦缉队长沈三儿贼眉鼠眼的进来,抄起桌上的猪蹄就着酒吞了下去,“啊——”浓烈的老白干儿烧得他面部表情走了样,长长的哈出酒气。“今儿个,兄弟给你带了份儿大礼。”然后一脸淫笑的卖着关子。

“老六,你他妈可别又跟上回似的,给大哥也不知道从什么柴禾堆里头,划拉来个柴禾妞。一脱裤子劈里啪啦往下掉活物,吓得大哥一个礼拜没敢吃肉。”骑兵队长何大疤瘌揭他老底儿。大家哄堂大笑。

“滚!你们这帮土包子。这回绝对细皮嫩肉,一掐一嘟水儿”

“你就没试试?”

“我他妈沈三儿是那种人吗?有什么鲜儿那都得先紧着大哥。带进来!”沈三儿嚣张的冲外面喊了一声。

众土匪们好奇地看着门外,两个喽罗连推带桑推进一个人来。屋里众匪徒一时鸦雀无声,只有“小桃红”浪声浪气的唱着。

“你他妈的滚出去!”徐二黑呵斥小桃红。小桃红赶紧识趣的扭着屁股跑出这个是非窝。

“沈三儿,怎么回事?”徐二黑一眼就看出面前这个女的不一般。她不仅仅是漂亮,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让他感觉新鲜的气息。

“大哥,前些天你让我们盯着这伙人,可是他们警惕性非常高,一时得不了手。也算天随人愿,这个女的不知道为什么落了单。就让我们给弄回来了”

看着弟兄们动手动脚,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火,“哥几个,散了吧!”众人太了解他了,片刻,房间内就剩下他和这个女人了。一身粗布衣服无法遮掩李可曼妙的曲线,凌乱的头发更添几分风姿。

噩梦。这一切对于李可来说就是一场噩梦。

今天他们10个人到李庄工作。临走时,她突然感到肚子疼,她知道自己痛经的老毛病又犯了。离开特区多日,卫生巾早用完了。作为有良好卫生习惯的现代人来说,实在是接受不了当时人们的卫生用品。不巧的是,自己装棉花的包落在老乡家,就回去取。恰巧遇到了沈三儿他们。虽然同志们也拼尽全力撂倒三个,无奈人总是跑不过马。

“怎么办?怎么办?”李可的嘴唇都快咬破了。到了深县有几天了,对徐二黑早有耳闻。

“你叫什么?”徐二黑今天意外的没有猴急。他对眼前这个女人充满了好奇,对在自己掌控中的老鼠,猫在不太饿的时候还是有时间逗弄一下的,何况眼前这个女人又是一只与众不同的老鼠。

“我叫李可。”虽然心中很害怕,但是李可知道害怕救不了自己。

“李可,李可,好名字。”徐二黑点点头,“看你也不像赤色分子,怎么总喜欢和那帮泥腿子混在一起。”

“我是南洋的华侨,回国希望为抗战尽一份力。”

“华侨,怪不得呢” 徐二黑对这个女人更感兴趣了。“你说你年纪轻轻不在国外好好呆着,到这兵荒马乱的地方起什么哄啊!万一有什么不测,多让你父母心疼啊!和我说说外国什么样?”

“我更想知道徐司令打算怎么处置我?”

“这个嘛,只要你让我高兴,你放心我不会祸害你。”徐二黑文质彬彬的外表很是能迷惑人,如果不是李可对他早有耳闻,几乎被他的外表蒙骗了。

“我相信徐司令是个一言九鼎的君子。”

“哈哈哈”徐二黑仰天大笑,“我还是头一次听人这么说。好吧,就凭你这句话,你放心我保证你在这里没人欺负你。”

“谢谢司令!”

“好了,你也受惊了。来呀!安排李小姐休息。”

李可暂时松了一口气,一夜无眠。

“大哥,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不知什么时候沈三儿又溜了回来。“要是大哥你看不上,不如…”沈三儿一脸淫笑。

“三儿,你知道为什么别人叫咱们土匪吗?”徐二黑突然问。

“不知道,老辈子人都这么叫” 沈三儿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告诉你,说我们土,那是我们没文化,没脑子。你想想这个女的,如果没有点背景能跑到咱们这儿叫喊着什么抗日救国,没有很好的文化、家世,能有那味儿?在咱们搞清楚她家底儿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一番话说得沈三儿连连点头,心理却说,狗屁。肯定今天酒喝多了,硬不起来。操,还不让兄弟们上手,没义气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