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王朝对决罗马帝国 下卷;第七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 第十二节:伊苏士之战PK长平之战(二)————东西名将战术大比拼

linfeng1988 收藏 0 4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东西名将战术大比拼

在伊苏士之战中大流士三世不仅犯了致命的战略错误,更犯了致命的战术错误,大流士三世在军事上的无能导致兵力处于绝对优势地位的波斯军队的失败。大流士三世所布置的兵阵是典型的一方败阵。

一、《老子》有言:“祸莫大于轻敌”,作为三军统帅,不管敌军是强还是弱小,都不能掉以轻心,我们随时都要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大流士三世却犯了这种低级错误,他大大低估了马其顿军和其雇佣军的骑兵实力,他居然将步兵主力与骑兵完全分离,将自己的步兵主力的两侧完全暴露于敌军骑兵的威胁下,误认为仅凭自己的步兵的力量就能够牵制整个马其顿军队。结果反倒是波斯军队的骑兵被部分马其顿骑兵给牵制了,马其顿骑兵轻松的打败了波斯军队的步兵主力。

二、大流士三世将兵力布置得过于分散,也是造成波斯军队失败的重要原因。当然大流士三世本人的懦夫性格同样是波斯军队大败的重要原因。

在亚历山大时代,亚历山大本人可谓是一个布阵高手,他差不多是那个时代西方世界最善于布阵的军事家。亚历山大在兵阵艺术上完全做到了宏观上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亚历山大所布置的兵阵总是根据观测所得的敌军兵阵的弱点,临时布置专门克制敌军兵阵的兵阵。正是这样亚历山大才经常创造以少胜多的军事奇迹,才赢得了古代西方世界最强者的称号。

亚历山大能够做到这点,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马其顿方阵本身的独有特征。马其顿方阵与罗马方阵完全不同,马其顿方阵属于小编制军队所布置的微型兵阵,一个马其顿方阵只有士兵80人—120人,作战时马其顿军队的大兵团兵阵是用许多个马其顿方阵组合而成的。马其顿军的统帅如何组合那些由小编制军队布置的马其顿兵阵,完全取决于作战的实际情况的需要,因此在宏观上马其顿军队的布置非常灵活。

但是亚历山大仅仅只能做到宏观上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却无法做到微观上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马其顿军队以步兵为主,马其顿步兵的编制和作战武器极为原始,因此马其顿军队对战场的适应能力极差。马其顿步兵的进攻方式也极为死板,马其顿步兵只知道朝正面进攻,而不知道步兵可以从侧面机动迂回(需要解释的是,马其顿方阵可以通过原地旋转的方式改变进攻方向,但是马其顿方阵始终是以整个方阵为单位机械的前进,所以由马其顿方阵组合而成的复合兵阵仍然无法从侧面机动。)马其顿方阵虽然要比古希腊方阵和古波斯方阵高级,但马其顿方阵是一种比罗马新三列阵还要落后的兵阵。

亚历山大在作战战术的最大特长是;他善于用步兵和骑兵进行战术配合作战,亚历山大惯用自己的步兵从正面牵制敌军,然后用骑兵从侧面或后面冲垮,击溃敌军。亚历山大用此种战术先后再伊苏士战役和高加米索战役中大败大流士三世,灭亡了古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我们总是习惯地将亚历山大的步兵称之为贴,称他的骑兵为锤,亚历山大用他的贴牢牢的粘住敌军,然后用他的锤重击敌军致敌军于死地,亚历山大用他的贴和锤打赢了许多场战役。

不少人都认为亚历山大军队的军事实力强于秦军,甚至认为如果亚历山大不过早逝世,那么亚历山大完全有能力征服印度,并随之征服中国。他们都认为亚历山大的军事艺术比同时代的任何一个中国将领都要高超,他们认为亚历山大用他的锤和贴的战术足以击溃战国七雄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并且还有人认为汉尼拔的军事艺术也要高于他同时代的项羽、韩信,说什么十个项羽也打不出一个坎尼会战。老实说说出这些话的人根本就不懂军事。

首先我要声明;我的论述是不带任何个人感情的,只是实事求是的进行纯学术性的分析、推理。说一句不怕得罪人的话:亚历山大与汉尼拔在同时代的古中国顶多只能算个三流将军,但我要承认亚历山大与汉尼拔远比同时代的绝大多数中国将领伟大,我从发自内心的崇拜亚历山大。

我的话并不矛盾,只是某一部分朋友存在着形而上学的思想。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古希腊的亚历士多德与古中国的墨子都是世界历史上伟大的科学家。但我们知道亚历士多德的很多理论都是错误的,墨子的很多理论也缺乏科学的严密性。其实我们也知道亚士多德与墨子所掌握的科学知识仅仅只相当于现代社会一个初中毕业生所所掌握的科学知识,甚至现代社会一个初中毕业生所掌握的某些科学知识还要比亚历士多德与墨子精深。现代社会一个高中生、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所掌握的科学知识绝对要远比亚历士多德与墨子所掌握的科学知识丰富、深奥。

但我高中时代的班主任(他是位物理老师)说过:“你作为一个高中生,绝对不能说自己比亚历士多德或墨子更伟大,亚历士多德与墨子连你都赶不上,实在是有辱了大科学家的名号,这样只能让人笑话你。”。这是什么原因呢?那是因为亚历士多德与墨子所生活的时代远比现代落后,他们能够取得那些成就已经相当伟大了。

同样的道理在亚历山大所处的时代,在军事领域西方社会远比东方落后,他们能够取得那些成就已经相当不错了,所以他们的确要比同时代的绝大多数中国将领更伟大,但要实际地和同时代的中国将领相比较军事艺术,他们又不知要落后多少个时代了。

从古至今世界各地的社会发展水平是不平衡的!一直现代世界仍有发达国家、欠发达国家之分。同样虽然在时间纪年表上希腊、罗马时代与我国的先秦时代、秦汉时代属于同一个时期,但是我们早已经从历史学中知道;先秦、秦汉时代中国要比同时代的西方社会领先800年—1000年。这也正是本书所阐述的主要理论,后面还将作专题介绍。正是因为西汉王朝领先罗马和平时代的罗马帝国800年—1000年,所以汉军远比罗马军队强大,汉武帝时代汉军实力要比罗马和平时代罗马军队的实力强大不止一个十进位制数量级!

言归正传。我说亚历山大的“贴、锤”战术落后,也是有根有据的。按照古中国兵学中的奇、正学说来讲;用于牵制敌军的兵力是正兵,用于袭击、打败敌军的兵力就是奇兵。按照现代预备队学说来讲,用于牵制敌军的兵力是前线部队,用于袭击、打败敌军的兵力就是预备队。所以说亚历山大的步兵是正兵、是前线部队,亚历山大的骑兵则是奇兵、是预备队,亚历山大的“贴、锤”战术是“以正合,以奇胜”战术,是预备队战术!

但是亚历山大的预备队战术是所有预备队战术中是最低级的预备队战术,在这方面亚历山大还赶不上比他早生100多年的吴王夫差。预备队战术有战术预备队战术,战役预备队战术,战略预备队战术之分。

预备队战术在三种预备队中最低级,因为它属于兵阵战术范畴,它总是将前线部队即正兵和预备队即奇兵一起布置在战场上,然后再通过兵阵的较量让预备队去发挥对敌致命打击的功效。我们已经讲道只要布置在战场的兵力,无论怎样布置都有被牵制的可能,所以说战术预备队战术很低级,真正意义的预备队——战役预备队或战略预备队是绝不会事先就一直布置于战场上的,它们总是在战役最关键的时刻才会投入战斗。而我只要去查一查亚历山大的生平介绍,就会发现他所进行的任何一场战斗中他的骑兵都是和他的步兵一起布置在战场上的。只要去查一查艾陵之战的资料,就会知道就连吴王夫差使用的预备队战术都要比亚历山大高明。

据《东周列国志》记载:公元前484年夫差以救鲁为名北上进攻齐国。当吴军赶到鲁国后就会同鲁军一起反击齐军,一直打到齐国的艾陵地区。不久吴王夫差便率吴、鲁联军10万人与齐国大将国书所率的10万齐军大战于艾陵。战前夫差事先预留了3万精锐吴军由自己亲自指挥,驻军于通往艾陵大道旁的一座山坡上,然后夫差才分派鲁将叔孙州仇、吴将茹曹、胥门巢等人分别率军前往艾陵前线与齐军作战。胥门巢、茹曹、叔孙州仇、展如(吴将)等人先后与齐将国书、公孙夏、公孙恽这三人混战了四个回合,时打时退将齐军引至夫差伏兵的山坡不远处。结果在第四个回合中吴、鲁联军终于招架不住,开始溃败,似乎齐军已经胜利在望。出乎齐军意料的是突然对面山坡上冲杀下来大批吴军。夫差用1万名吴军预备队截止齐军各部的进攻,然后将剩余的2万吴军预备队兵分三路以鸣金为进的反常冲锋号冲入齐军兵阵,将齐军分割包围,最终10万齐军被夫差全数歼灭。

可以想像如果与夫差交战的是亚历山大,那马其顿军队会落得同样的下场。亚历山大不是惯用他的“贴、锤”吗?就算夫差的前线部队被亚历山大的步兵牵制,然后亚历山大的骑兵从侧面猛冲吴军,但是当亚历山大的骑兵冲入吴军兵阵后,自己同样处于被牵制状态。这时夫差给亚历山大来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亚历山大从战场用他的骑兵袭击吴军之后,夫差从战场之外出动他的战役预备队反过来袭击亚历山大的步、骑兵,可想亚历山大不仅不能打败吴军,反而会像齐军那样被吴军打得大败。正如前面章节所提到的库里科沃战役一样,虽然马麦汗的骑兵从侧翼冲破了俄罗斯军队的防线,似乎此时蒙古骑兵已经稳操胜券,但是由于俄军事先在战场两边设有伏兵,给蒙古军来了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结果蒙古军从两翼冲入了俄罗斯军队的兵阵、可依然被打得大败。

事实上在艾陵战役中齐军、吴军的战术预备队战术都要比伊苏士之战中波斯军队、亚历山大军队的战术预备队高明得多。和罗马新三列阵一样,艾陵之战中的齐军和吴军都是分战术梯队布置的,并且梯队间隔远比罗马新三列阵大。吴军和齐军都布置有三个战术梯队,夫差还另外让胥门巢带3000吴军布置于阵前引诱、袭击齐军。

在先秦、秦汉时期古中国的军事家们不仅懂得战役预备队战术,而且还懂得比战役预备队战术更高明的战略预备队战术。长平之战中廉颇就制定出了完备的战略预备队战术,只不过由于赵王的反对,由于秦国的奸计,最终没有被正确执行罢了。但公元前154年周亚夫平定七国之乱时汉军却成功的实施了战略预备队战术。在平定七国之乱中周亚夫提出了“以梁疲敌”的作战方针。七国之乱中叛军首先派遣主力军队进攻景帝同胞兄弟刘武的封邑——梁国,梁国危急,梁王不断请求平叛的汉军中央军周亚夫部增援,汉景帝也多次下令周亚夫增援梁国。但周亚夫却坚持自己用梁国的国土、兵力牵制叛军,用汉军中央军作战略预备队,到叛军已到精疲力竭、强弩之末的地步时,再用汉军中央军投入反攻的战略决策,因此周亚夫一再违抗君令,拒不增援梁国。当叛军久攻梁国而不下,士气低落时,周亚夫才派出轻装骑兵截断叛军的粮道,但是此时周亚夫仍然让汉军中央军坚守壁垒据不出战,当叛军中的吴军主力最后一次对汉军中央军营垒的徉攻被识破后,周亚夫才下令汉军中央军全线出击,大败叛军。最终周亚夫在3个月之内就平定了七国之乱。


第三小节;值得骄傲的中国军事智慧——-长平之战大揭秘!

在长平之战中秦军主帅白起所使用的战略战术中最大的亮点是;长平之战中白起成功的实施了第三种围歼战术——战役式迂回围歼战术,此种围歼战术是所有围歼战术中最高明的围歼战术。在长平之战中白起针对谷地作战兵力难以展开,谷地适合于阻击战的特点,创造性的发挥使用了战役式迂回围歼战术。最终以极小的伤亡,没有经过任何大的战斗就将40万赵军活活困死于长平谷地。白起在长平之战中可谓完全达到了“用智不用力“,做到了《孙子兵法·谋攻》一篇所讲的:“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的境界。

一个天才将领的才华并不是表现在他能在战场上用何种高超的进攻手段打败敌军,并不表现在他用自己的军队和敌军作战时用何种高明的战术冲垮、杀伤敌军,并不表现在他能在战场上如何冲锋陷阵、英勇杀敌,而是表现怎样不通过正面作战不与敌军交手,不费一箭一矢、不伤一兵一卒或者是用极小的伤亡去歼灭、降服整个敌军。故曰:“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战役式迂回围歼战术之所以高超是因为从实施的效率上讲,它既不会像兵阵式围歼战术那样纯属实力取胜或侥幸取胜的战术,自己用于迂回包抄敌军的部队时时都有被敌军牵制、包抄的危险,它也不会像伏击式围歼战那样引起敌军的警觉、怀疑。战役式迂回围歼战术的最大特点还是一种创造性的战术,是一种完全依靠将领的谋略和智慧的战术。

白起在长平之战中所使用的战略、战术的第二大亮点是;白起完全做到了《孙子兵法·九地》所讲的:“故为兵之事,在顺佯敌之意,并敌一向,千里杀将。”!从战略的角度讲秦国君臣(包括白起)他们首先利用赵惠文王不满廉颇的作战计划的心理推波助澜,煽风点火最终促使赵王临阵换将,因而秦国君臣很顺利的完成了改变敌军战略计划的阴谋。从战役的角度讲,白起成功预料到;赵括新官上任对秦军的战斗力心中没底,必定会对秦军发动试探性进攻。白起通过故意示弱、蒙骗,麻痹了赵括,打消了他心中的疑虑,最终完成了将赵军诱出壁垒加以消灭的目的。从战术角度讲白起一再佯败、后撤,达到了令赵军顷巢出动的目的,调空了赵军后方,方便了两支秦军骑兵实施迂回、阻击。

在长平之战中,秦国的外交策略也非常高明,在长平一役,秦国君臣可谓完全做到了伐谋、伐交、又伐兵,而不攻城的作战原则。长平之战进行到相持阶段时、当秦军攻破赵军第二道壁垒——空仓岭防线之后。赵孝成王在大臣楼昌和虞卿的劝谏下,曾一度打算通过遣使媾和的方式结束战争,甚至虞卿还提出亲附楚、魏,联盟抗秦的高明策略。但是秦国君臣——秦昭襄王与秦相范睢这两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巧施计策,不费吹灰之力就制止了赵国与楚国、魏国结盟。

进入战国后期,在伊阙之战、黔中之战、鄢郢之战、华阳之战中,几十年间,楚、韩、魏三国一再为秦军重创,上百万士卒战死沙场,它们早已对秦军这支虎狼之师闻风丧胆。因此在长平之战中,虽然赵国危在旦夕,楚、韩、魏三国依然不敢冒然向秦国宣战,何况这些国家本身就不满赵国。“败军之将何以言勇”,早已经元气大伤的楚、韩、魏三国对长平之战,对秦国始终心存侥幸,它们既不敢冒然卷入战争,也不希望赵国——东方六国中最后一位斗士为秦军大败,更希望秦国好好教训一下赵国,让它安分几年,以除去东方各国中的一大祸害。所以在长平之战前期,东方各国愿意秦国与赵国打仗,愿意坐山观虎斗、更希望两国打得两败惧伤,但东方各国也仅仅只想教训一下赵国,绝不希望赵国被彻底打跨!

老谋深算、攻于心计的秦国君臣正是抓住了楚、韩、魏三国这一弱点,巧用奇计,通过厚待赵使昭示天下的办法,故意摆出一副有心与赵国言和、无意彻底打跨赵国的态势。可见秦昭襄王、秦相范睢虽不是驰骋疆场的军事家,而作为心理战高手却当之无无愧!

在长平之战中,即使是楚、韩、魏与赵国结盟,四国有绝对实力打败秦军,但这一联盟也很难促成。由《史记》、《战国策》等史料可知:长平之战三年后,秦军围困赵国邯郸,赵国万分火急的情况下求救于魏国、楚国。魏安厘王本答应了出兵救赵,但秦使一句“吾攻赵旦暮,而诸侯敢救者,已拔赵,必移兵先击之”,就让魏王立即下令让魏国老将晋鄙停止救赵、按兵不动。平原君亲率门客20人求救于楚国,事先无论平原君及其门客怎样费尽口舌、苦苦哀求,楚考烈王就是不敢答应出兵救赵。最后还是毛遂挺身上进,按剑威胁楚考烈王、并辅之以理,楚王才勉强答应出兵救赵。

由赵国这两次外交行动可知;到了战国后期,秦国之强大已令山东诸国吓破了胆,赵国要想联合山东诸国,结成抗秦联盟绝非易事。而由邯郸之战中赵国的成功结盟可推知:赵国要想成功联盟山东诸国,共抗强秦,至少要作到以下几点。

一、赵国首先要医治山东诸国的恐秦症。二;赵国要结盟山东诸国,必须要向澄清赵国存亡与山东各国命运、前途之间的利害关系。三、赵国要结盟山东诸国,要求救于人,多少还是要有所表示,必须得澄清与东方各国的宿怨。四、要坚定山东诸国联盟抗秦的决心,必须要激起各国对秦的复仇雪恨心理!

惜的是在长平之战中,赵国一条也没有做到!

综合本书的分析、讲解还是可以看出长平之战中所包涵的军事艺术也要比伊苏士之战中所包涵的军事艺术高超。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