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枪缘之二

虽说和制式枪支的接触是少得可怜,但是,和气枪的缘分,那就不是一星半点了。要说这个缘分有多深,那就得说我现在的这个职业了,当初就是我妈说了一句:“等你书包翻身了一定给你买一枝新的!”结果,直接上了中专,因为考中专,可以转居民户口。冤啊!!

叔叔他们那时候的枪支虽然我可以天天看着摸着,但是,子弹是没有的,也绝不会让随便带回家的。所以,他们平时过枪瘾,实际上靠的也就是气枪。伟大的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一句话,使得麻雀们背上了罪名,于是,那时候打麻雀是光荣的,而很多学校或是机关都有气枪,我们学校就有,甚至有射击队。可惜,后来散了。

地处上海郊区,自然用的最多的就是“工字”。从最早的30块左右一枝的橛子,到后来的B—3,再后来的一些变型,都玩了,也玩坏了不少。也因此练成了一点小小的本事,工字系列的修理不在话下。可是,工字打多了也就是这样,于是,就喜欢往江苏的昆山或是太仓跑,因为那里有气步枪卖,记得还是5.5口径的。可惜,起先是没有钱,后来终于有钱了,结果,禁止出售了,遗憾啊!

不知不觉,到了97、98年的时候,自己手里有了所谓的轻镑的、重磅的,折叠的一堆,最多的时候枪况出色的有七八只。其实,只有一支是自己买的当时有枪证的,其他,要么是人家用坏了送我的,要么是人家拿来修的又没有要回的。可是,这时候禁枪了,不能随意拿出去了。还好,江苏一个认识的老板那里还能买到。期间帮朋友买过好几只。老板和我熟悉,还特意告诉我多买几只,以后难买了。可惜,当时自己一心想要他帮我搞两只运动型的,结果,两个月后什么都严禁了,再也买不到了。那时,B-3 是300一只,折叠是600一只。

值得庆幸的是,凭着枪证,当时到浦东枪厂的门市买了300多块钱的配件。其中大簧有20个,呵呵,原厂的就是不错。

再后来,外面禁得越来越厉害。朋友们的很多工字都用得差不多了,慢慢地就把我的配件给“借”没有了。再后来,干脆就是“借”枪了,可惜的是还被联防队收缴了好几只。再后来,自己都快没得玩了。

现在,乡下老家的麻雀敢在我家门前的电线上嚷嚷半天了,郁闷啊!


本文内容于 5/13/2009 8:38:06 PM 被rebeldb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