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让美国联军闻风丧胆的中国志愿军(组图)

我也是的兵 收藏 4 288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人至今也想不通,动用七万兵力43天上甘岭为什么会打不下来。西点军校美国的军事研究者们用电脑模拟怎莫也得不出结论,他们永远都不明白


电脑只能模拟常识性的东西,


它永远也模拟不出一个受压迫民族重新觉醒时所能迸发出的力量。


彭德怀指着朝鲜地图对十五军军长秦基伟说:“五圣山是朝鲜中线的门户。 失掉五圣山,将一马平川,我们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


你要记住,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


美国首席谈判代表哈里逊在板门店宣布:无限期休会!,他狂妄的叫嚣:“让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


敌我实力对比7:1


范弗里特预计以亡两百人为代价,在五天内实现目标。为此他动用了美第七师、美第187空降团、南朝鲜第二师、九师、加拿大步兵旅、菲律宾营、哥伦比亚营、阿比西尼亚营等部队共七万余人的庞大兵力。


五圣山方向只留下了一个连秦基伟自己也承认算不上主力的四十五师,区区一万来人


上甘岭位于朝鲜中线战场,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1952年10月14日凌晨举世闻名上甘岭战役打响!!!!!!!!!!!


范弗里特计划用一天时间夺下五圣山前的两个小山包──597·9和537·7北山高地。


这两个高地背后的□地里有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叫做上甘岭,


“联合国军”向志愿军第15军两个连防守的上甘岭两个阵地发起了猛攻。


美军320多门重炮,27辆坦克以每秒钟六发的火力密度将钢铁倾泻到这 两个小山包上。,前 沿部队未能得到有力的炮火支援,一天伤亡五百五十余人。


这一天里,敌向不足4平方公里上甘岭发射30余万发炮弹,500余枚航弹,上甘岭主峰 标高被削低整整两米,寸草不剩。


,硝烟遮住了太阳。那个原本晴空万里的日子,成了很多上甘岭老兵记忆里最为阴霾的一天。


15军45师驻守两个高地的两个连又一个排在兵力、火力对比极端悬殊、后勤补给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以伤亡550人的代价,打退了敌军数十次的进攻。


到18日,上甘岭表面阵地第一次全部失守。45师师长崔建功决心把最后的6个连也拿出来,


当美军300多门大炮齐齐轰击上甘岭之后,美军狂妄的叫嚣说:这个地方已经不会再有生物了!!!!!!!!!、


秦基伟将军回忆上甘岭:一生中最残酷的战役。 上甘岭战役进入了白热化,双方都杀红了眼。秦基伟发誓要“抬着棺材上上甘岭!”“、、


即便是这样,直到四天以后─,四十五师前沿部队才因伤亡 太大,退入坑道,表面阵地第一次全部失守。该师逐次投入的十五个步兵连全部打残,最多的还有三十来人,少的编不成一个班。


45师师长崔建功表示:


“ 打剩下一个营我当营长,打剩下一个连我当连长。”


当进攻537.7高地北山的南朝鲜第2师部队攻上去后,发现我方阵地上的山石被炸成粉末后积淀成灰,足有1尺多深。由于无法构筑工事,南朝鲜部队只好以汽油桶堆成防御工事,即所谓的“汽油桶阵地”。

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双方在两个高地的争夺中激战了七天七夜。


20日晨,敌人再度反扑,阵地再度失守。四十五师再无一个完整的建制连队,21个步兵连伤亡均逾半数以上。


联合国军投入了十七个营,伤亡七千之众,惨到每个连不足四十个人。美国随军记者威尔逊报导:一个连长点名,下面答到的只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模范卫生员陈振安接下石缝中滴出的水,救护伤员

597·9高地9号阵地上,美军在阵地顶部的巨石下掏空成了一个地堡, 我军攻击受阻。这个地堡后来再现在电影《上甘岭》里


“太阳是美国鬼子的,月亮是志愿军的。”志愿军15军7连连长的张计发回忆说,往往是美军白天在空军的配合下占领了阵地,我们又在晚上夺了回来。“我们15军提出了‘一人舍命,十人难当’口号,要求人在阵地在。”


为了防止志愿军反击,敌人大量使用了探照灯和照明弹,把夜晚变成白昼,更增加了志愿军反击的伤亡


7个昼夜的激战后,志愿军守备部队全部转入坑道作战。美军虽然占领了表面阵地,但坑道仍在志愿军手中。从10月21日起,坑道成为战斗的争夺焦点。


张计发回忆说,顶壁厚度仅两三米的战斗坑道几乎都炸没了,部队只能退守顶壁达数十米厚的屯兵坑道。敌人一旦向坑道口里喷火或在附近打燃烧弹,里面的空气稀薄,油灯经常会熄灭,不得不张大嘴巴呼吸。



美军对坑道部队与后方的交通线实行严密炮火封锁,弹药补给成了难题,比弹药更缺的是粮食和水。


张计发说:“到后来,尿液成了唯一的水源。尿非常珍贵,”


为了配合大反攻,志愿军战士在坑道内坚守了整整十天。那是度日如年的十天,是经受战火与干渴考验的十天,是与死神为伴的十天。山头被炮火削平了,可战士们用血肉之躯筑起的地下长城巍然屹立


白天抗击敌人对坑道的破坏,夜间主动出击,坑道部队平均每天有一个班的伤亡。


英雄黄继光


上甘岭主峰阵地。硝烟早已散去,可到处都是战争的痕迹,密密麻麻的弹坑,烧残了的空弹药箱,未爆炸的炮弹壳,破烂的枪支、钢盔。这场战役把阵地化为焦土,坚石打成流沙,山头被削下半米。走上了黄继光烈士牺牲的二号阵地,英雄的壮举在脑海中浮现


,张广生和六连连长万福来将剩余人员编成三个小组,实施连续攻击,但三个小组伤亡殆尽还没能完成任务,此时,万福来身边已经没有一个战斗人员了,他心急如焚,跟随张广生的营部通讯员的黄继光请战,张广生指定黄继光,去完成爆破任务。黄继光什么也没有说,带着两人就向前冲去,,六连用机枪掩护三人向地堡冲去,这三人,交替掩护,很快炸掉了两个子堡,但吴三羊牺牲,肖登良重伤,只剩黄继光一人了,他继续向主堡跃进,突然他也中弹倒地,仍带伤匍匐前进,顽强爬到主堡前投出手雷,由于主堡很大,手雷只炸塌一角,里面的人换了一个射击孔又开始射击,此时黄继光已七处负伤,没有任何武器,他爬起 来,用力支起上身,爬到地堡的射击死角,向战友们说了句什么,只有指导员冯玉庆省悟了,叫到:“黄继光要堵枪眼!”


话音未落,黄继光一跃而起,张开双臂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主堡的射击孔,冯玉庆端着机枪冲上阵地将枪膛中的所有子弹泼进地堡,


这才转身抱起黄继光,紧跟着冲上阵地的万福来注意到黄继光身上原先的七处伤口,竟无一滴鲜血,地堡前也没有血迹── 血都在路途上流尽了


,但黄继光仍在弥留之际用生命谱写下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 上甘岭电影再现了这一幕


坑道里的志愿军战士为后方赢得了宝贵时间 30日晚,志愿军在此役中最大规模的炮战中拉开了反击的序幕。。


我方动用了133门重炮。美七师上尉尼基惊恐地告诉随军记者:“中国军队的炮火像下雨一样,每秒钟一发,可怕极了。我们根本没有藏身之地。”


每秒钟一发美军就受不了了,殊不知我们的战士在10月14日面对的是每秒钟六发的狂轰。

历经九个半小时的血战,反击部队终于巩固了597.9高地主峰。


3.8平方公里的狭小面积,一日之内落弹30余万发;一万余人,要对抗七万多敌人;前沿阵地上,经常是一两个残破的连对抗一两个齐装满员的团,经常是志愿军挥舞着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


经10天坑道坚守43天浴血奋战,上甘岭战役以美军全线溃退,我最终胜利告终


上甘岭战斗中,官兵们充分展示的有我无敌,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英勇的志愿军用钢铁般的意志彻底摧毁同样用钢铁装备的美军的意志


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美电惊呼即使动用原子弹也不能使这支英雄部队后退半步


有人说,美国人真正认识中国人,是从上甘岭开始的


在上甘岭一战打出了威名的15军,日后成为中国第一支空降兵部队。


后记


此役之后,美军再不敢向我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的进攻,朝鲜战局从此稳定在了38度线上。这一战奠定了朝鲜的南疆北界!!。


朝鲜1986年出版的五百万分之一的地图上,没有海拔1061.7米的五圣山,却标出了上甘岭。


十五军四十五师,她从此昂首跨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等主力的行列,因为──上甘岭战役。


1961年3月,中央军委从全军中抽出三支主力第一军、第十五军、第三十八军,交由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挑选一支,改建为中国第一支空降兵军。

这位上将立刻选择了十五军,还是因为上甘岭:“十五军是最能打硬仗的部队,他们在上甘岭打出了国威,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有个十五军。!!!”


从此美国人将中国视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西方人的标准是:要想成为强国,你必须击败过另一个强国的军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举世闻名上甘岭战役“联合国军”以7个营的兵力,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向上甘岭发起猛烈进攻。


上甘岭战役英勇中国志愿军,以劣势装备,同有着陆海空军优势、武装到牙齿的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的一场殊死搏斗;


历时43天浴血奋战,最终以中国军队的胜利而告结束,打破了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


打破了世界上不少人的"恐美症"。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毛用胜利证明决定战争因素是人不是物,


美国人是人不是神!!!!

敌我伤亡


张计发的7连原有170人,在战斗中补充了50多人。11月5日,当已连续作战23天的45师被12军31师全面接替时


,张计发仅带着7个人走下了597.9高地。


先后屯过三四百人的一号坑道,最后只走出了八个人,下阵地的时候,。 随手抓把土,数出三十二粒弹片,一面红旗上有三百八十一个弹孔,一截一 米不到的树干上,嵌进了一百多个弹头和弹片。


据统计,仅在15军,用手榴弹、爆破筒与敌同归于尽,舍身炸地堡、堵枪眼的烈士留下姓名的就有38人。 !!!!! 毫无疑问的是,这片3·8平方公里的山头,已经被鲜血浸透了


这次战役中,“联合国军”先后投入3个多师6万余人的兵力,300余门大炮,近200辆坦克,3000余架次飞机,连续攻击40余天,投掷炸弹5000余枚,发射炮弹190余万发,将阵地土石炸松2米厚,仍未能攻克。


40余天的战斗里,志愿军以伤亡1.1万余人的代价,毙伤敌2.万余人,击落击伤飞机274架。



美国评论上甘岭战役


为争夺区区两个连的阵地,范弗里特的“摊牌”输得肝肠欲断,


“5天就可以达到目的”的豪言壮语,最终竟打了整整43天。扔下数万具尸体以失败告终!



成为美军战争史上的又一大笑柄 志愿军血战八国联军


志愿军凭借其顽强的意志和强大的战斗力血战新八国联军取得了辉煌战绩,、改变了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军队“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历史,洗雪了1901年八国联军给中国带来的耻辱。从此,中国军队成为了一支不可战胜的部队,军威远扬


“联合国军”建立在美国的操纵之下


7月8日,杜鲁门任命美国远东部队总司令麦克阿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值得注意的是,麦克阿瑟指挥“联合国军”却不听命于联合国,美国打着联合国的旗号,却不必受联合国的指挥。、打联合国旗号的、却不受联合国有权监督。“联合国军”司令部也不必同联合国进行协商。拥有联合国赋予的名义的权力,却不必受联合国指挥,这使美国可以自行其是,。联合国已被美国玩弄于股掌之中,当时美国助理国务卿鲁斯克叫嚣:“我们就是联合国。”至此,一支所谓的“联合国军”就这样诞生了。


这支“联合国军”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加拿大、法国、菲律宾、土耳其、泰国、南非、希腊、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共的作战部队南朝鲜军队也受“联合国军”指挥。

朝鲜战争期间,“联合国军”侵朝部队最多时达到93.26万人,受“联合国军”指挥的南朝鲜部队达59万多人,共计152万多人。其中美国出兵居第一位,兵力达30多万人;英国居第二位,兵力达1.40万多人;加拿大居第三位,;土耳其居第四位,


中国人民志愿军与“联合国军”的主要战役和战斗情况


与美国军队


朝鲜战争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与美军首次交锋。1950年6月25日爆发的朝鲜战争,历时3年。美国动用了其陆军兵力的三分之一,战场兵力最多时达到302483人;海军兵力的二分之一,空军兵力的五分之一,


美军动用大量的精锐部队,有“开国元勋师”――骑兵第一师,“美利坚之剑”――陆战第一师,“滴漏器师”――美军第七师,“王牌飞行队”――航空兵第四联队等大量“王牌”。


美军使用了除原子弹以外的所有现代化武器,许多战役、战斗的炮火密度、战场兵力密度、空袭轰炸密度,都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水平。 但志愿军面对世界头号强敌,毫不示弱,英勇抗敌,使美军蒙受重大损失。整个朝鲜战争期间,美军损失兵力162708人,其中战死54246人,伤病10万人,、被俘5178人。其死亡人数占侵朝“联合国军”死亡总数的94.16%。联合国在《纽约公报》上公布的数字是美军伤亡14万多人,日平均伤亡数远远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 一场以弱胜强的战争,在世界战争史上为志愿军留下了惊天动地的一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坚守上甘岭阵地的某部近战歼敌



copyright www.3j3j.com


与英国军队



朝鲜战争期间,英国共投入兵力14198人。先后有陆军第二旅、二十八旅、二十九旅,海军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舰艇21艘、飞机80架。



志愿军的“经典”之战是消灭了英军第二十七旅榴弹炮营、英军第二十八旅的“皇家苏格兰团”第一营、英军第二十九旅的“格洛斯特营”和“皇家坦克营”四支成建制的部队。

在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中,英军第二十七旅榴弹炮营就被全歼。


在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中,志愿军五十军一四九师在高阳以南佛弥地截断了英军二十九旅“皇家坦克营”和“来复枪团”一营的退路,全歼“皇家坦克营”,重创了“来复枪团”一营,击毁英军坦克27辆、;缴获坦克4辆、装甲车3辆、汽车18辆、榴弹炮2门;毙伤敌200余名,俘英军少校队长以下227人。


在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中,志愿军六十三军一八七师歼灭英军第二十九旅“格洛斯特营”和一个炮兵队、一个重坦克连,毙敌中校营长以下官兵129名,俘敌副营长以下459名。


1951年10月3日,志愿军坦克一师一团受命配合六十四军步兵一九一师攻占马良山,消灭了英军“皇家苏格兰团”第一营官兵1701名,将英军营长击毙,俘获英军官兵46人。“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听到“皇家苏格兰团”第一营被全歼后,大惊失色。英国首相丘吉尔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声痛呼:“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与法国军队



1950年7月22日,法国派遣一艘驱逐舰前往朝鲜,8月25日,又组建1个独立营,番号为“联合国军法国营”,莱米勒中校为营长,全营1065名官兵。



“联合国军法国营”在朝鲜战争期间,配属在美军第十军团。法国营与志愿军先后在横城反击战役、砥平里战斗、文登里战斗中三次交手,均以惨败而告终。


《抗美援朝战史》中,对志愿军与法军的交锋作了这样的记载:1951年2月11日,横城反击战役――“我第十二军在自隐里地区歼灭了美第二师两个营和法国营大部”;1951年2月13日――“我三十九军和四十军部队消灭美二师二十三团和法国营一部”;1951年10月8日――“我六十八军六一○团和师临时组成的反坦克大队使美二师附法国营遭受重大损失,被击毁坦克28辆,击伤8辆,粉碎了敌人的‘坦克劈入战’”。



与比利时军队

1951年1月31日,比利时派一个步兵营入朝,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比利时营与志愿军多次交锋,都以失败而告终,要不是不断补充新兵,比利时营几乎就不存在了。 ]


兵败临津江,就是比利时营多次死里逃生中的一次遇险。


在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中,志愿军六十三军一八八师决定以五六二团和五六四团为一梯队,各以第三营围攻江北金窟山比利时营。

美军指挥部发觉比利时营被围后大惊失色,一旦比利时营被全歼,侵朝16国部队组成的“联合国军”将变成15国部队,国际影响将对美国不利。于是,美军一面以纵深炮火封锁江面和交通要道,阻止一八八师后续部队过江,一面以美三师和英军二十九旅向志愿军六十三军渡江部队实施反冲击。美军出动歼击轰炸机对257高地和浮桥进行多批次轮番轰炸、扫射,其地面部队在纵深炮火的支援下,向刚刚占领江南各阵地的志愿军展开反扑。 与此同时,江北的比利时营一部在13辆坦克的引导下向浮桥方向突击,夺路南逃。。我军残敌200余人,比利时营在12架飞机和40余辆坦克掩护下,向东面朝鲜人民军作战区逃窜


临津江之战后,美军再也不敢将比利时营部署在一线[,使比利时营在朝鲜战争中得以侥幸生还。


与土耳其军队



朝鲜战争期间,土耳其投入1个步兵旅,开始配属在美军第九军团,后来配属在美军第一军团的序列中。



1950年11月27日,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价川地区战斗中,志愿军三十八军一一四师三四二团与土耳其旅首次交锋,粉碎了土耳其旅2个步兵营、1个榴弹炮营及1个战斗工兵连的阻击,共歼敌559人,其中俘敌官兵59人。此外,缴获汽车20辆。



此后,在汉城南追歼战中,志愿军十二军三十五师一○三团消灭土军1个营,俘土军营长以下百余名官兵。

朝鲜战争中,志愿军先后与土耳其旅作战十余次,土耳其旅死伤、被俘、3216人,其损失的兵力在“联合国军”中居第3位。

与澳大利亚军队


朝鲜战争中,澳大利亚由陆、海、空三军组成精锐加入“联合国军”,有2个步兵营,3艘驱逐舰,1个战斗机中队和1个空中运输中队。


朝鲜战争中,澳军在战场上始终作为美、英军的附属,从未独立作战。


与加拿大军队

朝鲜战争中,加拿大出兵人数居“联合国军”第三,出动了1个步兵旅、1个炮兵团、1个坦克团,3艘驱逐舰和1个空中运输中队,共计5403人。


但加军出兵不出力,打的仗寥寥无几。规模最大的战斗是1953年5月2日在下勿闲北山与志愿军四十六军三九七团3个排交锋。这次战斗,加军动用了二十五旅3个连队,被歼220人。另一次是芝浦里战斗,加军动用二十五旅配合美军第三师、二十五师与志愿军十五军二十九师交锋,也以失败告终。

与埃塞俄比亚军队 朝鲜战争期间,埃塞俄比亚军仅在上甘岭战役中与志愿军交战一次,战死121人,伤536人,共计657人。正是在这场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中,埃塞俄比亚军队尝到了志愿军的厉害。


与希腊军队 朝鲜战争中,希腊派遣1个步兵营和9架飞机组成的1个空中运输中队,参加“联合国军”,共计1027人。



在与志愿军交锋中,希军从来不敢独立交战。1951年9月的天德山战斗、同年10月的朔宁战斗,都是作为美军“王牌”骑兵第一师的附属出现在战场上。谁知两次战斗美军跑得比希腊军队快,结果希腊军队192名官兵被击毙。


志愿军与希腊营的另一次交手是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中的金浦、仁川等地的防御战。进攻之敌为希腊营,美军3个师,英军2个旅,南朝鲜军第六师。



这次防御战打得惊天动地,从1951年1月28日直至3月16日,志愿军第三十八军抗击数倍于己的敌军,在作出巨大牺牲后,胜利地完成了阻击任务,毙、伤、俘多国部队10800人,其中包括希腊营的官兵。 与菲律宾军队


菲律宾派遣步兵第十营参加了“联合国军”,兵力1196人,占其全国总兵力的4.40%。在朝鲜战争中,菲军配属给美军二十五师,在沙器幕战斗和铁原地区战斗中,被志愿军消灭官兵400余人。


。 但菲军却不自量力地要求独立与志愿军作战。1951年7月14日,在沙器幕战斗中,菲律宾营孤军深入,遭志愿军四十二军一二四师3个排的伏击,当场毙伤菲军49人,俘虏12人,菲律宾营落荒而逃 与南非军队


1950年11月14日,南非联邦派遣空军第二大队的25架飞机、157人参加“联合国军”。


在空战中,南非空军34名飞行员命丧蓝天,8人跳伞生还,但最终还是成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俘虏。


上甘岭战役,


在随后开始改编的美国西点军校的战役教科书上,


被安排在仅次于珊瑚海大海战的后边。全篇类读,丝毫没有·带有任何一点偏见与羞辱。虽然他们那个时候是“美帝”。但他们崇拜胜利者。


而讲解的美国军方军事讲解员这样说:这是一场人类从来没有遇见到的战争。一个来自东方的未来强国,抵抗了来自联合国安理会派遣的16国联合部队。但是,他们付出很大牺牲,却阻止了我们的统一北韩的使命。而因此,我们将永远记住这个国家。他!就是CHINA。中国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上演的。


作为当年战场上的对手,一位前荷兰军上尉这样评价志愿军。“他们是上帝的派遣的军队,我们与我们的盟友组成的联合国盟军,始终都不可能取得这场战争的最后胜利。我们的部队在短短7天内,4800名士兵被被全部消灭。我们的损失巨大。我们开始疯狂的溃散。面对他们我们只能做到这样的结局。他们恐怕不知道死神的厉害,而他们更加无所惧怕死神的召唤。


我们的机枪把前面的中国人一排一排打倒,


而后面更多的中国士兵,就像海狼汹涌而来。

对于一个射杀者,我面对这里的局面,我震惊了。我惊呆了!我们被包围了。美国人不知道跑到天堂还是地狱里面去了,我放下了手里M3。卡宾枪,举起了本不该在这里举起的双手。是的!这个时刻,面对中国军队血红的刺刀,我举起了我高贵的手,低下了我羞愧的头”


自称为陆战专家的克拉克,集中三、四百门大炮日夜向金化以北上甘岭轰击,,炮弹、炸弹像一阵骤雨,一场接一场地往阵地上泼,把整个山头劈变形了,愣把山尖给削平了,炸起的碎石,把阵地一人半深的交通沟埋得无影无踪,坚硬的岩石变成了黑色粉末,人们趟着走上去好像在黑水里。



克拉克看了侦察机摄取的照片二百多张,判断专家看过说“这一带不会再有生物了。”。


范佛里特表示他要显一手,迎接他的生日。


在进攻那天,克拉克亲自下令开炮,这三、四百门大炮的炮弹,放在三·七平方公里的两个小山头上,。战斗打响之后,再用大炮轰击之后,美韩陆军先是小心攻入阵地范围,见山上无一棵好树,脚下淌着炮弹炸成岩石的黑灰,他就认为只有从地洞中抓出些负重伤的中国人了。土兵把枪背在身后,成爬山运动员了,吃力地趟着黑灰,吹着口哨。

“哗啦”一声,没法说难是什么响动,子弹、手榴弹在攻上山的美军身上爆炸了。像似水库的闸门打开了,猛地冲出不可抵挡的大股洪水,立刻把摸上阵地的美军,像割草一样被割倒下了。美军又攻上一批,被从阵地中跳出坑道的志愿军,先用冲锋枪扫,接着用刺刀挑,双方拚杀、肉搏和美军展开殊死的争夺,子弹打光了,就用枪托往美军头上砸,拉响爆破筒冲入美军同归于尽。冲上来的美军被全部消灭在阵地里。

美军又有大炮开始轰击、飞机又日夜投弹轰炸。上甘岭成了一片火海,美侦察机冲洗出的侦察照片,阵地像喷发的火山口。美军先后投入十七个营的进攻,被歼灭七千多名。美军第七师第十七团二营有一个连只剩下一名少尉军官。



志愿军在艰苦卓绝的战斗中,打出许多英雄,有牛保才、葛洪臣、孙占元、特级英雄黄继光等英模,杀得美韩军胆战心惊。他们说:“这么多炸弹、炮弹没有炸倒中国人,真是不可思议。”


美军前线指挥官惊呼:“中国军队为什么不怕死?可能是服用了不怕死药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甘岭阵地上 随手抓把土,数出三十二粒弹片,


一面红旗上有三百八十一个弹孔, 一截一 米不到的树干上,嵌进了一百多个弹头和弹片.

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