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偏好网络,为什么相信网上的言论!

回家种地 收藏 3 295
导读: 内蒙男子举报违法征地获刑始末 吴保全身陷囹圄已经一年,因文获罪,使他成为继王帅之后引起举国关注的网民 一个老朋友的电话,一次稍显肆意的宣泄,让远在千里之外的吴保全,来不及思忖,就被裹卷进了鄂尔多斯市的征地漩涡中。网民吴保全的命运线,数度与网络勾连。 因为在网上发帖揭露当地政府“违法征地”,吴保全以“诽谤当地政府和主要领导人”入罪,先判了一年。吴不服,上诉,再加刑一年。 走入漩涡 2007年9月6日的晚上,青岛的吴保全给鄂尔多斯市的康树林打了一个电话。好友康树林离异后还没有成

内蒙男子举报违法征地获刑始末



吴保全身陷囹圄已经一年,因文获罪,使他成为继王帅之后引起举国关注的网民

一个老朋友的电话,一次稍显肆意的宣泄,让远在千里之外的吴保全,来不及思忖,就被裹卷进了鄂尔多斯市的征地漩涡中。网民吴保全的命运线,数度与网络勾连。


因为在网上发帖揭露当地政府“违法征地”,吴保全以“诽谤当地政府和主要领导人”入罪,先判了一年。吴不服,上诉,再加刑一年。


走入漩涡


2007年9月6日的晚上,青岛的吴保全给鄂尔多斯市的康树林打了一个电话。好友康树林离异后还没有成立新的家庭,吴保全告诉他,为他物色了一个对象。康树林婉拒了朋友的好意,最近很忙,因征地的事情,老百姓正和政府闹纠纷呢。


彼时,在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市政府门前,因征地而导致的寨子塔村与哈巴格希村村民,已经连续“请愿”6天了。当然,在鄂市的官方口径中,这是一次性质恶劣的“非法集会”。


为什么不把这些事情发到网上去?吴保全反问。


在互联网时代,将他们的诉求多一个渠道反映出来,当然是好事,只是村民之中没有人会上网发帖子。康树林当即请求吴保全,吴保全一口应允。


第二天,《领导:你要杀你的农民姐弟?》的帖子出现在互联网上。至此,热心的网民吴保全,不经意地走入了一个是非漩涡。


2007年9月发生的这次“请愿”,或者是“非法集会”,直接的原因是水源之争,而争夺水源的背后,是从2003年开始,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因征地而累积的官民矛盾。


2007年9月1日,涉及征地的村民共计400多人,聚集到了鄂尔多斯市政府前的广场上“请愿”,要求政府兑现安置补偿承诺。9月3日,5名队长中的4人被以聚众闹事、非法集会、扰乱社会治安等名义行政拘留。但“请愿”依然没有停止,一直到4名队长和几名村民被放出来,才宣告结束,共持续了45天。


吴保全的帖子引起的反响寥寥。而尚处在焦灼状态的鄂尔多斯市政府官员,却大为惊骇:此时政府门前“非法集会”的村民还未散去,互联网上竟然有人与集会者彼此呼应。


9月16日,来自鄂尔多斯市公安局的人突然出现在吴保全面前。当晚,吴保全被带到鄂尔多斯并连夜受审。因“涉嫌在互联网上公然侮辱诽谤他人”,吴保全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第二天,向他提供情况的康树林也被行政拘留10天。与此同时,鄂尔多斯市政府前的广场上,“请愿”一直持续未停。


10天后,吴保全的行政拘留结束,当地村民为了表示对他无端受牵连的歉意,为吴保全买了回青岛的机票。


推手民告官


吴保全并没有离开,而是开始了更为详细的调查。这次调查,除了证实自己所写并非捕风捉影之外,自鄂尔多斯市政府康巴什新区征地以来的一系列事实开始展现在他的眼前。


2007年10月5日、10月27日、11月27日,吴保全开始发布调查后的新帖子:《鄂尔多斯市浮华背后的真实情况——一些不敢公开的秘密》。


吴保全试图以记者的口吻来叙述他了解到的情况。


这一切都是黑心的市委的一个领导“×××”为了打造鄂尔多斯和自己的新形象,强制性地征用农民的土地5万余亩建造政府办公大楼,倒卖土地。镇压农民上访,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农民坐牢,极其残忍地用暴力手段打伤农民,无人敢过问……


一位记者同行曾就此段文字评论:如以苛刻的眼光来看,吴保全的帖子中的这段话显然是夹杂了不满情绪,偏重宣泄而非写实,这与吴本人的性情有关。但吴保全并非真正的新闻工作者,作为一个网民,有过激言辞亦属正常。


除了持续地发帖之外,在吴保全的建议下,村民们开始尝试通过正规的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2007年10月,哈巴格希村和寨子塔村两村的几位队长商议后,决定由寨子塔村五队队长解来存和吴保全共同赴北京,正式委托律师。解来存等人来到了北京,与一些律师商讨起诉鄂尔多斯市政府事宜。


解来存说,从2003年开始,因征地导致的村民上访维权一直没有停止。自从吴保全介入之后,村民们维权似乎才走上了崭新的阶段。


2008年,在吴保全的介绍和推动下,北京浩东律师事务所代理了村民们起诉鄂尔多斯市政府违法征地一事。


据悉,村民们请律师维权的事情,也很快引起了鄂尔多斯市政府的注意。一位市领导曾做出相关批示,大意为,关于被征地农民的遗留问题,有北京律师在活动,要妥善解决此事。


如吴保全预料的是,鄂尔多斯中院并没有立案。理由是,从2000年被征用土地正式冻结,到2008年村民决定状告政府,早已过了诉讼时效,无法再立案。


随即,吴保全代理村民向国土资源部以及国务院申请行政复议。另一方面,在北京的吴保全,也积极地联络新闻媒体,投送材料,希望能引起新闻媒体的关注。


2008年3月下旬,在吴保全的积极推动下,《网络报》关于康巴什征地的长篇报道刊发,题为《一块别墅土地3280倍升值之旅》的长篇报道,细述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区征地的前前后后。


告人者被告


报道的刊发,又在网络世界里掀起一轮新的转载狂潮。


2008年3月20日,鄂尔多斯市委办公厅曾向东胜区公安分局报案。


“基于‘找我吗’在互联网中多个网站发布这个内容不实的帖子,使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回了帖子,并对我市主要领导进行了谩骂和言辞侮辱,并捏造了事实进行诽谤,严重地影响了我市社会秩序和经济发展,为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经济发展环境,同时树立我市的良好形象,希望司法机关严惩发布侮辱和诽谤信息的人,还我们一个清白。”


这份盖有中共鄂尔多斯市委员会印章的报案材料,针对吴保全帖子中对政府安置补偿方案中的落实情况披露,逐一进行了反驳。


记者对比后发现,在这份报案材料中,这样的反驳文字,基本与东胜区检察院的公诉书内容一致,进而,也与东胜区法院一审、再审判决书中的内容大致相同。


4月27日,吴保全再一次被带回鄂尔多斯市。不过,围绕着吴保全案如何定性,鄂尔多斯市的警方以及检方颇费周折。


相关人士告诉记者,鄂尔多斯市检察院一度准备以诈骗罪起诉吴保全,因在2007年10月后,寨子塔五队队长解来存曾数次汇款给吴保全。鄂尔多斯东胜区公安局办案人员认定,在整个案件中,吴保全为牟取不正当私利,有借此盈利的主观动机。


而村民们则一直认为,经解来存之手汇的款,是用于吴保全代理村民聘请律师,向新闻媒体反映情况过程中所需的经费,是哈巴格希村和寨子塔村两村涉及征地的农民共同筹集的资金。


2008年5月23日,解来存再次被行政拘留了45天,理由是:“涉嫌挪用公款,为移民区上访的居民提供了资金。”


2008年9月24日,鄂尔多斯东胜区法院对吴保全进行了开庭审理。在被告人最后陈述时,吴保全有这样一段陈述:


“不管怎样,如果能通过这次漫长的诉讼,地方政府能够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把承诺给农民们都兑现,并安置好这些可怜的农民,使他们真正地安居乐业,我就是受再大的委屈,也认了!我记得几年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注:应为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在一次全国政法干部工作会议上这样说过:希望在所有干部的今后工作中,谨小慎微,用心去审案,尽量不去制造那些冤案、假案、错案!所以,我请法官公正地对我进行判决,谢谢!”


村民们回忆,在陈述完这段话后,吴保全突然不能自持,在法庭上放声大哭,并请求审判长允许他给远在青岛的女儿打个电话,而审判长也随即同意了吴保全的请求。


2008年10月17日,一审判决宣布:吴保全诽谤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在看守所的吴保全,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进看守所不久,因为吴保全文化程度高,就被看守所民警指定为号长(协助民警进行管理的在押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吴保全详细地记录着自己的点滴。


2008年10月27日,星期一。


今天,树林哥(指康树林)来接见我了,这是我入监半年第一次被给予这个特权,以往他们来了多少次都没有让见我。…… 村民们去了东胜区法院,法院的人说他们也不想判我,但是上面领导不同意,法院也没办法。我和树林哥说,没有关系,我已写好了上诉状,上诉到中院……


不久,吴保全正式提出上诉。


我没后悔过


1月4日,鄂尔多斯市中院做出裁定:发回一审法院重审,理由是“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吴保全犯诽谤罪事实不清”。


在此过程中,涉及征地的移民们,正如康树林所说,“齐心”地为吴保全想办法。他们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来打听吴保全案的真实脉络。而实际上,关于如何起诉和审判吴保全,从东胜区检察院到法院再到看守所,均有不少人士表示了异议和同情。


甚至,参与吴保全案的一位东胜区检察院的人员,也私下里对村民说,很同情吴的遭遇,会争取上会研究此案。而村民们也自发地筹集资金,定期看望吴保全,为吴保全送去衣物或生活费,并及时传递信息。


2月19日,案件在东胜区法院重新开庭审理。与一审相比,控辩双方均未提出更多新证据。多名村民代表再次为吴保全作证,证明吴保全发帖并非捏造。前来旁听的40多名移民区村民强烈要求当庭释放吴保全。


东胜区人民法院一名副院长答应,下午就放人。这位副院长并没有食言,当天下午,吴保全真的被放了。被关押了10个月的吴保全获取保候审,带着一摞子厚厚的日记,踏出看守所的大门。


康树林带着他洗澡,理发,一夜畅聊,吴保全欣喜地打电话告诉女儿,她很快就能见到爸爸。


可是,摆脱囹圄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20日上午10时许,吴保全忽然接到决定释放他的法院副院长的电话,让他回法院补签一个字。这个电话,让身边的村民们顿感诧异,做出了很多猜测。而吴保全觉得:应该只是签个字而已。


结果,吴保全重新被控制,再次回到看守所。不久,东胜区法院再审的判决结果,令吴保全及所有村民大跌眼镜,吴保全仍然有罪,而且刑期加重了一年。


在看守所内,曾经和吴保全同处一个监室的吴二丑,在短暂的相处中,和吴保全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吴二丑向记者回忆说,因为吴保全的遭际,同监室的其他人都非常尊重他。


“吴保全也曾一度绝望过。”吴二丑回忆说,吴保全曾给女儿写了一封长达20多页的长信。在信中,吴保全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告诉女儿许多做人的道理,并勉励女儿一定要好学上进。在信中,吴保全屡次告诉女儿,不要认为爸爸真的有罪,爸爸是为了造福很多人才进来的。


吴二丑说,吴保全的信形同“遗书”,自己读后潸然泪下。


之后,吴保全的遭遇再次令被征地农民愤怒,他们再次投书媒体,为吴保全奔走呼告。不久,吴保全因言获罪的事件被披露后,在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在这场村民与政府长时间的博弈中,鄂尔多斯市政府对农民的安置补偿也逐步兑现。抑或是网上发帖或村民请愿产生的直接推动作用,从2007年开始,政府兑现承诺的步伐显然加快了。


2007年9月之后,也就是村民集体请愿、吴保全首次发帖之后,为了解决水浇地灌溉的问题,政府为移民区3000多亩水浇地重新兴建了扬水站,解决了灌溉问题;不久,鄂尔多斯市为涉及征地的移民办理了养老保险;接着,经过协调,被征地的农牧民子女也获准可以到新区的小学上学,与新区城市居民子女同等对待;承诺无偿划拨给移民集体的商业用地,也完成规划,在再审的判决书中,公诉方以举证的方式说明,政府正在寻求建设方,来落实对农民的承诺。


4月17日,记者在看守所见到吴保全时,他苍白的脸颊上,络腮胡子很久没刮了,他身材偏胖,个子也不高,站得却很笔直,透过厚厚的玻璃,他告诉记者,“我没后悔过,就是要为农民讨回公道。”


经媒体报道后,网络迅速掀起了对吴保全案的新一轮关注和追问,网民们穷追不舍,矛头直指涉嫌干预司法的鄂尔多斯市政府。26日,鄂尔多斯中院宣布启动院长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该案。


不过,从4月20日开始,吴保全已经正式从东胜区看守所转入当地人俗称的“特拉壕监狱”,开始度过余下的一年刑期。吴保全身后汹涌的网络舆情,不知是否又将影响他的命运轨迹。



看看这个吴保全,网民之一!他能够为了坚持正义(也许是自认的)不惜自己进监狱!再看看这个案件中,我们的司法机关所作所为!!我们号称多么高尚正义的执法者们,你们谁肯为了一个信念站出来了?????还好意思红嘴白牙的在这里说什么“自己就是吃碗饭的”“自己是暴力机器”,过去地主老财家的狗腿子也就是吃碗饭的,比如穆仁智,那容易么?黄世仁的饭不容易吃呀……


我们会尊重穆仁智呢?还是会尊重螺丝钉和齿轮?


哈哈


还有脸说什么网民不够理智么?要大家都学的没有了信念和廉耻么?这样的理智不要也罢……唉,无怪乎,抗战的时候中国能出那么多汉奸……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