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当身在伦敦刘倩影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可以想象得到她的惊讶程度。看来历史注定要将弗洛里与青霉素联系在一起。不仅如此,连链霉素的发明者S、A、瓦克斯曼也加入了。刘倩影原打算到美国后在接触他,没想到他以这种途径到来。

对于瓦克斯曼博士的名字刘倩影是在熟悉不过得了。这个名字是与抗结核病特效药——链霉素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瓦克斯曼1888年出生在乌克兰的基辅。作为犹太人,在当时的俄国是很难有机会上大学的,所以他移居美国。毕业于纽约的罗特格斯大学。自学生时代起,他就对放线菌的生态学和分类学产生了兴趣,收集了许多放线菌。当他听到有关弗莱明发明青霉素的故事。于是他模仿弗莱明的研究程序,先后发现了20多种抗菌物质,其中链霉素对抑制结核菌非常有效。链霉素是继青霉素后第二个生产并用于临床的抗生素。它的抗结核杆菌的特效作用,开创了结核病治疗的新纪元。从此,结核杆菌肆虐人类生命几千年的历史得以有了遏制的希望。

其实瓦克斯曼一开始拒绝了弗洛里的邀请,直到听说弗莱明即日就要到来,才终于同意了。此时,他正模仿弗莱明的研究程序。所以他对与弗莱明一起共事非常渴望也令他兴奋不已。为了更好地和弗莱明共处。他四处打听关于弗莱明事情。

弗莱明1881年出生在苏格兰的亚尔郡,父亲是个农夫,生了八个孩子,弗莱明是最小的一个。由于家道中落,他不能完成高等教育,十六岁便出外谋生;在二十岁那年,承受了姑母的一笔遗产,才可以继续学业。二十五岁从伦敦圣马利亚医院医科学校毕业后,一直在圣马利亚医院从事免疫学研究;后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作为一名军医,参加战争。战后弗莱明又返回圣马利亚医院,便一直在这里从事医学研究工作。由于他不尚空谈,只知默默无言地工作,开始的时候,人们并不重视他。同事们当面叫他小弗莱,却在背后嘲笑他,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苏格兰老古董”。

朋友还告诉自己一个关于他的小故事:有一天,实验室主任赖特爵士主持例行的业务讨论会。一些实验工作人员口若悬河,哗众取宠,他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赖特爵士转过头来问道: “小弗莱,你有甚么看法?”

“做。” 小弗莱只说了一个字。他的意思是说,与其这样不着边际地夸夸其谈,不如立即恢复实验。

到了下午五点钟,赖特爵士又问他:

“小弗莱,你现在有甚么意见要发表吗?”

“茶。”原来,喝茶的时间到了。

这一天,小弗莱在实验室里就只说了这两个字。

瓦克斯曼非常欣赏弗莱明的做事风格。由于少年的经历促使瓦克斯曼非常勤奋,同时也言语不多。相对于只会夸夸其谈的人,他更喜欢想弗莱明这样的风格的人。


皇后号游轮的汽笛声是刘倩影在这个世界上听到的最好的声音。她告别了QQ英国支队的同伴们。偕同弗莱明踏上前往向大西洋彼岸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征程。弗莱明仍然保持沉默少言的风格。这位老绅士,每天都装束整齐,仿佛要去他的实验室的样子。每天只有在与留倩影讨论各种医药方面问题的时候,他仿佛才恢复初见提纯的青霉素的样子,由一名郁郁老者变得神采飞扬。与弗莱明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刘倩影慢慢从心里喜欢上这个老绅士。每个人获得成功都是有道理的。刘倩影越这么想,就越对王天浩的QQ计划感到愤慨和羞愧。

“快看,自由女神!”人们纷纷跑到甲板观看这座象征着人类美好理想的雕塑。不论是原来从事什么职业、处于什么阶层,每个人都对这片即将要踏上的、号称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度,充满了期待。人们都希望实现自己独有版本的美国梦。

“我的上帝”老绅士无法抑制自己的兴奋,“她是绿色的!”

刘倩影则完全沉浸在与丈夫相聚的兴奋中,没有听到老绅士的惊叹。与丈夫分别的时间不到四个月,而自己却感觉仿佛有一万年那么久。她无心欣赏美丽的景色,心脏仿佛要跳出来。她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可是无法平复激动的心情。老绅士看着这位与自己相伴近二十天,美丽聪慧的东方女人双颊飞红,突然说了一句:“年轻真好!”刘倩影被老绅士看穿心事,更加娇羞。借故离开甲板。

韦华与梁君、约翰、弗洛里、瓦克斯曼等人,早早在码头等待。终于看到自己娇妻的时候,韦华和刘倩影双双留下兴奋的泪水。其他几位也都为他们的团聚感到欣慰。为了给老绅士一个惊喜,刘倩影并没有告诉他弗洛里和瓦克斯慢的情况。老绅士看到这两位世界知名学者的心情格外的好。少言寡语的老绅士也居然健谈起来。

仅仅休息了一晚,老绅士就着装整齐的来到实验室。两军建议他多休息几天时。老绅士只说了一句,“我已经浪费了二十天时间!”然后就投入到工作中去。为了不让这些顶级聪明的脑袋疑心,刘倩影等人并没有多做提醒。反正整个青霉素提纯就剩下冷却分离提纯的部分,相信他们一定能够找到方法(原本就是他们找到的。)刘倩影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到瓦克斯曼的链霉素研究中去。青霉素的工作完全交给弗莱明和弗洛里。

有时候,不能不让人相信机缘巧合冥冥之中之类。钱恩,原本应该为了躲避国内对犹太人迫害的而逃亡英国的,德国科学家钱恩,鬼使神差的来到了美国。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加入到青霉素的研究中来。

“历史真的不是那么好改变的!”韦华看着正在忙碌的钱恩身影低声对刘倩影说。

“历史有强大的惯性,我们在他面前太渺小了。”刘倩影也感叹万分。“不过,我的心里倒是变得安静了许多。否则,如果让我们这些人窃取前人的劳动,我会羞愧终生的。”韦华沉默的凝视着远处,似乎看什么出神,又仿佛什么也没有看。

弗莱明他们展现出优秀科学家高贵格。他们除了吃饭睡觉每天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实验中去。看着这些孜孜不倦的老人们,很多时候都让这些来自后世的人动容。

“咱们告诉他们吧!”梁君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请求。

“我们已经侮辱过他们一次,难道你还忍心再侮辱他们一次?”刘倩影非常激动。

“倩影,”韦华责备的看了爱妻一眼,“梁君也是好意。不过我也不同意。原因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再重复一遍。”

“其实我也明白。”梁君无可奈何,“我们这份工作看似简单,可是,谁又能理解咱们的痛苦呢!”

三个人都默然无语。


约翰现在可以说是全美国最引人注目的人物,新闻界、时尚界的新宠。当年就是因为不愿意在父亲的卵翼下生存,才毅然离开家,孤身在纽约闯荡。一心要他从政的父亲,发誓不再理这个唯一的儿子。可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们在称呼他的时候,都要加上“他就是小约翰的父亲”这个后缀。老史密斯终于接受了现实。现在月华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但是他对那些所谓上流社会的社交极为厌烦,为了修复与父亲的隔阂只能硬着头皮应酬。几乎每次社交活动他都成为主角,被那些夫人小姐们追逐。

玛丽是这些人当中最执着的一位。这不又贴过来了。

“亲爱的,为什么不请我跳舞呢?”

“对不起,我有点累了。”约翰心不在焉。

“噢,上帝。那个讨厌的比利时小子又来了,最近她老缠着我。”

约翰顺着玛丽的目光看过去,一个典型的二世祖拿着一杯香槟正走过来。像一头粉红的荷兰猪一样的脸庞泛着油光。“玛丽,跳舞好吗?”眼睛却满含敌意的瞟约翰。约翰对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没有兴趣,转身离开。玛丽刚要追过去,却摆脱不了二世祖的纠缠。情急之下啪的打了对方一个耳光。全场的宾客一片惊呼,然后是低声的窃笑。羞愤和妒火将二世祖的最后一点理智烧掉。他疾步追上已经走到草坪的约翰,上去就向他后背打了一拳。约翰半转身体,躲开拳头,反手叼住手腕,左脚猛踹对方支撑腿膝关节内测,随着一声惨嚎,对方摊倒在地。

自从遇到梁君之后,约翰迷上了中国功夫。梁君被他缠得没办法教了他几招,可是约翰悟性极高,很快就掌握了。要不是梁君所习多是杀人灭口的招数,还真想多教他几招。没想到感到约翰第一次出手就非常有效。

“你给我热大麻烦了,约翰。你知道他是谁吗?”前来制止的老史密斯低声斥责。

约翰无声的抗议。

“他虽然微不足道,可是他的父亲就是鼎鼎大名贝克兰,是我最重要的政治献金的来源。”

约翰大吃一惊喃喃道:“难道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