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St. Angel

雪心殇 收藏 5 116

楔子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什么时候呢?似乎是人神共处的时候吧,也许不是,这世界上有真的神么?没有人见过。但这世界上却总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力量的。

总之就是很久很久以前,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卑微、最羸弱的种族,有毒的植物、凶猛的野兽,都可能是人陷入生命的危险。但是,人类却拥有一种天赋、一种力量——语言的力量。

语言,可以交流,可以迷惑,可以……索命。

这是一种让其他物种,无论动物还是植物都害怕的力量,人用这种力量保护自己、发展自己。

只是,当人运用这种力量慢慢成为世界的主宰,当人类的智慧越来越充足的时候,当人类科技越来越发达的时候,人们越来越少运用这种力量又或是不屑于再运用这种力量。渐渐的,人们丧失了自己最原始、最强大的力量。

然而,之前说过的这世界上总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力量的,但是,人们却慢慢不相信这些力量,也许是出于对于这些力量的惧怕,甚至会有人极力的反对、打击拥有这些力量的人。

于是,拥有这些不可思议的力量的人们渐渐远离或者隐匿在常人中间,他们喜欢称自己为——魔法师。

在这些人中间,每隔几年、几十年、几百年,就会出现能够掌握那种最原始的力量的人,但魔法师们却并不欢迎他们,因为,他们的力量对于丧失了这种原始力量的人来说太过恐怖、太过危险。可魔法师们又不得不承认并保护他们,或者说受他们保护,因为魔法师们担任着人类隐形的卫士,他们面对的危险,有时候让他们不得不借助于那些人。

这种魔法师们不欢迎却不得不敬畏的人,被称为——St. Angel。

=======================================================================================================================================================

深秋,狂风,暴雨。

密集的雨帘下隐约看到一座应该富丽堂皇的别墅,在阴暗的天幕下显得有些惨淡。

在这栋别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的房间里,一个女人无力的躺在床上,费力的咳着,有丝丝血迹沿着她的嘴角流出。床边的小女孩儿无声的哭泣着,小手颤抖却用力的握着床上女人的手,另一只手尽力止住颤抖,轻柔的覆上女人的嘴角,擦掉血迹。

“冰凝,乖,不哭了啊……”女人虚弱的安慰着小女孩儿,抬抬手,想要抚摸一下小女孩儿的头发,却发现这个动作对于自己来说是如此的困难。

小女孩儿狠狠的摇摇头,眼泪继续汹涌。

终于,女人也无奈的留下了伤心的眼泪,“我的孩子啊,妈……妈妈也不想抛下你……”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过后,女人的声音更加哀伤而无力。“冰凝,叫我一声……一声妈妈吧……就……就一声……”

小女孩儿再次狠狠的摇头,继续无声的流泪。

“妈妈,妈妈已经不行了,我……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就是我的冰凝啊……妈妈不在了,你,你一定要听爸爸的话,不然……”说着,女人的泪也越发汹涌。“叫我一声妈妈吧,这是妈妈最后的愿望,冰凝……冰凝从没叫过妈妈,妈妈想听……叫,叫啊……”女人的声音渐渐变小,最后近乎于哀求。

小女孩儿瞪大了眼睛,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毫无焦距的看着眼前病入膏肓的母亲。终于,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眼神再次凝聚。望着女人期盼的眼睛,小女孩儿鼓足勇气:“妈妈,妈妈……”伴随着更加汹涌的眼泪。

声音小小,苏筱娴终于听到女儿叫自己了,自从女儿一岁那年会说话开始,四年来第一次,确也是这一生的最后一次——在小女孩儿说话的瞬间,苏筱娴口中喷薄而出更多的鲜血。

带着微笑、不舍、担忧,苏筱娴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离开了她最爱的女儿……

“你在做什么!”一个男人的暴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门口的男人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即使眉头紧皱、怒火冲天也掩不住他逼人的英气。

看着床上已经没了呼吸、没了心跳的女人,这个房子的主人——冷啸天,几乎要发疯。用几乎能够捏碎女孩儿肩膀的力气用力摇着她,“不是告诉过你不许开口、不许说话吗?你做了什么?她是你的妈妈,你杀了她你知道吗,你杀了她!”

小女孩儿的眼神再次涣散……

冷啸天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人们将苏筱娴的尸体抬出去,他的妻子和孩子站在他的身后,用同样厌恶又有点恐惧的眼神看着小女孩儿。冷太太紧紧护着自己的儿子,紧张的对冷啸天说着什么,冷啸天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是的,厌恶的眼神、阴沉的脸色,冷啸天之所以暴怒并不是对苏筱娴有多少的爱,没有,没有。

如果有的话,苏筱娴就不会这样凄冷的死去;如果有的话,苏筱娴就不会这样痛苦的死去;如果有的话,苏筱娴不会连死都担心自己女儿的命运。如果有的话,冷太太就该是苏筱娴了……


葬礼。

天依然下着雨,没几个人参加的葬礼,冷啸天不想让人知道家里这件不甚光彩的事情,他甚至连苏筱娴的家人都没有请,匆匆举行葬礼,就如急着销毁犯罪证据的罪犯。

匆匆结束,没人想在这里多呆一秒钟。

回程的路上,小女孩儿拘束的坐在车里。她的记忆中,从没出过别墅的大门,从没做过妈妈曾经提到过的,可以带她到出去的小轿车。然而现在,她也没有心情去欣赏对她来说充满新鲜的世界,四岁的她也感受得到车里的两个人对她的不友善,感觉到车里空气的冰冷。只有前面被冷太太抱着的小男孩儿不时回头看看她,也立即被自己的妈妈小声数落。

车,没有往别墅的方向开去。在一个陌生的小路上,冷啸天停了车,冷冷的声音响起:“下去!”

虽然清楚男人实在对自己说话,小女孩儿依然坐着没动。

“冷冰凝,让你下去呢。”冷太太也冷冷的说:“你别怪我们,你这样子,实在不适合留在我们家里,你……”

“下去!”冷啸天的声音再次响起,多了些焦急与不耐,“你杀了自己的妈妈,难道还想再害别人吗?你这个妖……”

还没说完,被唤作冷冰凝的女孩子伸出小手,打开车门,下车,轻轻的把门带上——妈妈说过的,下车的时候要这样才是有礼貌的孩子。

车,绝尘而去,甚至等不及她走远。

看着远去的车子慢慢消失,冰凝轻轻抬起手,挥了挥。再见了,我的过去。缓缓转身。

慢慢的在大雨中走着,慢慢的在一处屋檐下坐下。小女孩儿抱着自己的腿,在大雨中蜷缩成一团,想让自己因为寒冷而颤抖的身体找到一丝丝的温暖。面无表情——其实,这该是她短短的五年生命中最多的表情了。

雨滴顺着头发流到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喃喃的,小小声的,小女孩儿眼神涣散的念叨着:妈妈,妈妈……

也许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吧。用着极不符合自己年龄的冷静与成熟,小女孩儿想着。“呵呵……”不期然的,却痴痴的笑了起来。

早该如此了吧,他们想了很久了吧……

终于可以摆脱我这个怪物了,你应该很开心吧,爸爸……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这,就是我名字的意思吧。我终究是个不能开口说话的怪物而已……

妈妈,我有听话呢,我听爸爸的话,他让我下车,我就下车了;他让我消失,我就消失了,我是个好孩子吧……

妈妈,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死得这样凄惨了吧,至少不必活在别人的鄙视、死在别人的冷眼中……

妈妈,是那个男人骗了你吧,是他,害了你,我多想,多想为你报仇、为你正名啊……

想着想着,小女孩儿慢慢在雨中睡了过去,也许,是昏了过去,带着微笑,带着坦然,带着对于妈妈的思念……

于是,她没有看见,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这个男人撑着伞,居高临下的俯看着冷冰凝,一团温暖的鹅黄色光芒包裹了被冻的全身僵硬的女孩儿。

看着这个有着于自己年龄不符的表情的孩子、看着这个睡梦中都不能舒展没头的孩子,男人的脸上带着的,是温柔、是怜爱、是不忍,也许,还有些敬畏……

许久,男人终于轻轻出声,叹了口气,用着好听的声音吐出类似梦呓的话语:“St. Angel……”


灰暗阴沉的天空下,雨渐渐变小,一个衣着奇异的年轻男子撑着伞,怀里抱着一个似是入睡了的小女孩儿,缓缓消失在雨帘中……

是的,消失在雨帘中,消失,如果你看着他向前走,那么你会以为他是掀开了帘子走入了某扇门里……

在那扇不知名的门的背后,在那身奇异的着装背后,有什么东西开始不同。

就像那声梦呓般的话语,梦,刚刚开始……


本文内容于 2009-5-13 20:56:02 被007lx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