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王朝对决罗马帝国 下卷;第七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 第十节:长平之战之帝国崛起——秦!(四)

linfeng1988 收藏 0 3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URL] 是非成败---------上党受与不受之迷 由于冯亭献上党郡之举包涵有高超的战略艺术,所以这里需要作简单的分析。古今学者对赵国是否应该接受上党郡争议很大,那赵国到底该不该接受上党郡呢?要研究赵国该不该接受上党郡,首先要研究赵国该不该接受上党郡,其关键是什么?赵国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是非成败---------上党受与不受之迷

由于冯亭献上党郡之举包涵有高超的战略艺术,所以这里需要作简单的分析。古今学者对赵国是否应该接受上党郡争议很大,那赵国到底该不该接受上党郡呢?要研究赵国该不该接受上党郡,首先要研究赵国该不该接受上党郡,其关键是什么?赵国该不该接受上党郡,其关键并不在于接受上党郡是否会引来秦赵战争,也不在于上党郡对赵国有多大的战略意义,而在于赵国有多大的把握能够守住上党郡,接受上党郡对整个对秦作战有多大利弊。而赵国没有、也不可能有多大把握守住上党郡,接受上党郡对整个对秦作战也是利大于弊,其原因有一下三点!

首先,上党郡事件一开始就是一个天大的阴谋!我们要知道冯亭绝不是心甘情愿的要把上党郡献给赵国,上党郡的人民也不会背离自己的祖国,而真心地依附赵国。天上是从来不会掉馅饼,只会掉重镑炸弹。战国时代是一个尔虞我诈的时代,是一个在处理诸侯国与诸侯国事务时,从来也不会讲什么道义的时代。假设冯亭和上党人民有归附赵国之心,为什么他们早不归附、晚不归附,偏偏要在秦国打败韩国,将要吞并他们时才归附赵国呢?很显然冯亭与上党郡人民打心眼里没有打算过归附赵国,而是要故意挑起早已经积蓄多时的、一触即发的秦、赵矛盾,故意要引起秦和赵之间的恶战,以便坐山观虎斗,伺机回归韩国。

虽然秦明显强于赵,但秦国也有大量兵力驻防蜀地和楚地,加之作为客军,秦国派不出过多的兵力攻打赵国,,赵国作为内线作战的主军,依靠本国资源还是很有可能能够与秦国相持、抗衡的。但无论怎样俗话说:“二虎相争,小者必亡、大者必伤”,秦、赵之间的恶战很可能以两败惧伤收场,这样韩国就有希望收复上党郡。虽然冯亭不可能有绝对的把握回归韩国,但至少还有回归韩国的希望,一个已经绝望了的人,哪怕只有1/100的希望,他也会付出99/100的努力!

《白起王翦列传》更是清晰的记载了冯亭的阴谋;“其守冯亭与民谋曰:郑道已绝,韩必不可得为民。秦兵日进,韩不能应,不如以上党归赵。赵若受我,秦怒,必攻赵。赵被兵,必亲韩。韩赵为一,则可以当秦。”并且〈史记.赵世家〉也记载到平阳君赵胜一开始就预见了此事的阴谋性,点明了“(冯亭)欲嫁其祸於赵也”。

当然这一招也仅仅只是刮肉补疮之举,但韩国是战国七雄中最弱的国家,冯亭只能像前246年韩国用郑国渠牵制秦国、暂缓秦灭韩那样走一步算一步。而历史事实是冯亭的阴谋得逞了,在邯郸之战后韩国最终还是收复了上党郡。秦、赵两国打了两场恶战,最终谁都没有占领上党,它们被冯亭给愚弄了。

《孙子兵法·谋攻》一篇中讲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冯亭这一招,可谓是把伐交策略用到了极点。可怜的是;在长平之战和邯郸之战中无辜惨死的上百万赵国军民。

二、秦国远比赵国强大,赵军根本就没有多少希望打败秦军,更没有实力和秦军争夺上党地区,赵国得到上党地区,对整个对秦作战也祸大于利。要讲请这个问题,得先从战略的高度来分析长平之战。

结合前文,我们不难推出;长平之战是秦国三步走战略决策中第二阶段作战计划内最后一场战略大决战,其目的就是为了彻底打败赵国,打通通往燕赵地区的道路。

自古以来上党地区就是兵家争之地,它西扼三秦、北接晋阳(太原)、东临邯郸、南傍河洛,位于关中地带、华北平原、晋北地区、华中平原四大战略要冲的中心地带,可谓咽喉、锁匙之地。可以这样说在韩国灭亡之前,秦国要全面出击赵国、最理想的路径就是以上党为跳板直插入赵国腹地。

上党事件爆发时,秦国已在16年前彻底打败了南方大国——楚国,秦军已经得到了充足的休养!公元前262年秦军攻占野王城,其目的就是为了逼迫韩国交出上党郡,而秦军抢占上党地区则正是为全面出击赵国作准备!因此上党事件的爆发标志着在短时间内秦赵两国必将爆发战略大决战。其实上党郡所潜在的军事价值才是致使赵国君臣接受它的主要原因,而非上党郡本身的经济价值。

从战略的角度讲,赵国接受上党郡可以带来两大好处。

1、若秦赵两国开战,这可以将战场延伸致它国境内、避免赵国本土受战争破坏。2、若赵军作战失利,这可以加大赵国的国土防御纵深,在某些方面加强赵国的持久作战能力。

但当时的割据形式是;秦强赵弱,而在上党、长平地区这些多山地区,赵军的骑兵优势又难以发挥、此时秦军整体军力远远强于赵军,在战略上赵国处于明显不利地位!赵国接受上党郡,等于将交战战场向秦国延伸,这会让赵军进一步丧失整体战略优势。

赵国舍近求远、接受了上党郡、将作战战场大幅度地向秦国延伸,会让赵国进一步丧失许多战略优势。若不考虑韩国方面的因素,此时赵国是在同等条件下和一个远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抢夺上党这块肥肉。虽然接受上党郡后,若两国在上党地区交战,赵军作为防守的一方有城营、工事可守,但某些原因决定了赵国不可能在上党地区驻扎足够的兵力、赵国在上党地区的军事防务不可能有多么牢固!同时赵国也不一定有充足的时间将上党地区变为赵国抵抗秦国的前沿基地,因为战争的主动权掌握在秦国手中。因此在上党之争中,赵军注定是必败无疑!而事实正是;当公元前260年春秦军攻打上党地区时,赵国在两三个月之内就丢掉了整个上党郡!

所以且先不说在这次秦赵大战中赵国是否会被彻底打垮,但赵国是守不住上党郡的!即使赵国能够在短时间内占领上党郡,但上党郡终究会被秦国所夺,接受上党郡只会让赵国损兵折将!

二;对于赵国而言上党郡是一个沉重的包袱!上党事件爆发,标志着在短时间内秦赵之间必将会爆发战略大决战。交接政权、建立巩固的执政秩序是需要时间的,进行其他军事工作更需要时间,秦攻赵在即,这样短的时间内赵国不可能整体提升上党地区的军事防务。在这段时间内上党郡不但不会给赵国创造任何经济效益,反而是个沉重的包袱!既然赵国夺得了上党郡,必然需要派驻大量的部队去防守它,!据考证;在长平之战中,秦军在长平方向共集结了近60万大军,此次战役中还有另外一支秦军集结在荥阳一带,而上党地区与长平关相比距秦国更近。可想若是秦国准备进攻上党地区,可以一次性集结多少兵力,赵国又需要驻防多少部队才能守住上党?

我们已经知道先秦时代各诸侯国军队分为公民军和常备军两大类、公民军是那个时代各国军队的主力。而公民军又恰恰是兼耕兼战,在和平年代、在农忙时节他们都是从事社会生产的农民或其他生产者!赵国光凭其常备军的力量是守不住上党郡的,即使依靠上党本地韩国国民的力量也难以守住上党郡,并且这些人也还不是完全可信。

夫秦强赵弱!对于上党之战,打与不打、那一年打、什么时候打、春天打、秋天打、农闲季节打、还是农忙季节打,其主动权完全掌握在秦国手中。赵国若不派驻扎大量的公民军,势必难以守住上党郡,若派驻大量的公民军长年防守在上党地区,又势必又会耽误农事生产、影响国家经济。

在秦强赵弱的形式下,上党地区靠秦国太近,又并非天险、要塞,当秦国攻下野王城之后,整个上党地区已经处于秦国的钳形包围之中,它是一个深入秦国腹地的突出地带。别说它本是韩国的领土,即使它是赵国的属地,赵国也没有多大力量能够守住它!公元前3世纪初期,楚国幅员五千里、盛兵百万,其势绝不压于长平之战时的赵国。这样庞大的楚帝国在与秦国战争中,可否守住它在黔中、巫郡、南郡、上庸地区的数千里国土,更何况一个小小的上党郡!在长平之战前三、四十年中,秦军一再大败赵军,受进攻的赵国城市,除阏於之外有哪一座城市是守住了的!所以无论怎样,仅凭赵国的力量几乎是不可能守住上党郡的,上党郡必然会得而复失!

接受上党郡在整个对秦作战战略上也是祸大于利!所以无论赵国得到上党郡会带来多大的利益、秦国占领上党郡会对赵国造成多大的威胁!赵国都不应该接受上党郡!

虽然上党郡一旦落入秦国手中后,必将成为秦军进攻赵国的前沿基地,这看似对赵国不利。虽然赵国得到上党郡,会加大赵国的国土防御纵深,为赵国本土防御赢得时间,这看似对赵国有利。但凡是有得有失!秦军攻占上党郡还必须首先稳固上党地区的统治秩序,这需要耗去一定的时间,秦国向上党地区集结粮食、物质也许要耗费一定的时间。秦国君臣向来稳重、老练著称,他们不会在秦军没有安定上党形势之前、没有作好充分准备之前进攻赵国!

而一旦赵国抢占了上党郡势必会激怒秦国,促使它尽早向赵国开战、出兵上党!而当上党地区的赵军、韩国百姓都逃光了,秦军就不再有任何后顾之忧了,它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向赵国内地进兵。(注;在长平之战初期,秦国未必打算夺得上党郡后立即进兵赵国。)

秦国对上党郡的战争主要是攻城市、攻坚战。由军事常识可知,在攻城、攻坚战中,士气、决心、斗志所起的作用远比军队作战素质所起的作用大。就像在邯郸之战中,虽然赵国精锐部队已经被歼灭殆尽,但坚守邯郸城的多是些老弱妇孺,凭借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最终还是牢牢地守住了邯郸城。赵国接受了上党郡等于给上党韩民事先留好了退路,他们自然不会坚守上党郡,而被派往上党地区的赵国常备军因为心中没底,加之他们既有退路、又非驻防自己的国土,他们势必也不会死守上党郡。而事实正是一座拥有17座城池的大郡,居然在两三个月内就全部沦陷了。

结合下一节对长平之战的简介可以推知,驻守上党地区的5万赵军根本就没有下定决心抵抗秦军,他们差不多是一触即溃,秦军攻打上党犹如进无人之地。在整个长平之战中赵国总共投入45万人,在战争中廉颇、赵括曾多次被秦军击败,赵军被围后组织过多次突围,在这些几次突围行动中,赵军必然付出了不小的伤亡。可是到战争结束之时,投降秦军、被坑杀的赵军居然还有40余万人。由此可推之当秦军攻打上党时,驻守上党地区的5万常备军没有付出多大伤亡,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拼死抵抗!

若赵军国不接受上党郡、反而暗中支持上党军民抵抗秦国,既诚心作上党军民坚实的后盾,但又不明言给上党军民留下退路、贸然向秦国宣战,借助上党百姓的反秦心理、巧妙周旋,暗派兵力。上党百姓必将会破釜沉舟、拼死抵抗秦军,这样上党地区会坚守更长的时间!

所以接受上党郡给赵国赢得的时间短促、不接受上党郡反而会使赵国赢得更多的时间!这是取舍之间的奥妙!有了这些宝贵的时间赵国完成许多事先没有准备好的事情!有了这些宝贵的时间赵国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扭转自己所处的不利地位!

赵国与其明目张胆的和秦国争夺上党郡、不如暗地里支持韩国抵抗秦国,拖延自己与秦国作战的时间。在整个太行地区长平关一线最险要、赵国与其将军队驻防在上党地区,让秦军一路像赶鸭子一样撵回来,不如积极地在长平一带修筑、加固沟壕、城垒等防防御工事,不如大量向长平地区运输、集结粮食物质,加强赵国长平一带的边防实力、不如全面动员赵国百姓在长平关后构筑纵深防御工事。赵国与其接受上党郡、虎口夺食,盲目卷入战争,不如趁早结盟东方各国,改变秦赵之间的实力对比。(虽然这一行动很可能难以实现,但完全有为之不懈努力的必要。)

也许这一套行动使赵国显得过于窝囊、却弱,但凡事要量力而行,绝不可逞匹夫之勇。赵国君臣利令智昏,受韩国愚弄,在没有任何实质的战略优势的情况下去跟一个比自己强大得多的超级大国抢夺土地,只能算是蚍蜉撼树、自不量力!

以赵孝成王为代表的赵国君臣只看到了接受上党的必要性,却没有看到失去上党的必然性,只看到了接受上党之利,却没有充分意识到接受上党之下弊端,所以只能是咎由自取、自讨祸殃!

三、赵国很难与东方各国结盟!

赵国要想结盟楚、韩、魏三国也绝不是易事。“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古往今来,不少文人,学士都悲叹到:战国时期若六国诸侯能够团结一心、共抗秦军,凭六国之力又何以为秦国一国所灭。呵!呵!东方六国又非兄弟手足,他们为什么会团结一心、共抗强秦,东方六国之间本来就是尔虞我诈,混战不休,互相攻伐。在战国时期,苏秦推行的合纵政策是不可能长久维持的,因为它违背了兼并的本质!先秦时代的战争是各诸侯国互相吞并的兼并战争。“外交上即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仇敌,只有永恒的利益!”,受兼并战争的本质的控制,东方六国之间始终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在山东六国中赵国本身就是个祸害,战国末年,秦对东方六国的战争是统一天下之战,而六国之战的战争则主要是赵国称霸东方的战争。战国末年自楚国、齐国两大国衰落之后,赵国迅速崛起、蠢蠢欲动。很多朋友都埋怨到;赵国是齐国、燕国的战略屏障、唇亡齿寒,而齐国、燕国统治者却坐视赵国被秦国打败,其灭亡实乃是咎由自取。在探讨历史事件时,我们要全面地看待问题,才能得出公正的结论,我不能仅仅只秦与山东六国之间的矛盾,而忽略了山东六国内部的矛盾!大家都知道;在战国末年赵国是一个军事强国,既然赵国是一个强国,为了进一步扩充自己的实力,赵国必然会继续向周边各国发动兼并战争,赵国必定会与周边各国结怨!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电影《墨攻》,看过这电影的读者不难发现对燕国等东方国家赵国是一个极端可恶、极端令人憎恨的家伙,是“东方世界”的祸害!《史记·赵世家》记载: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改革一成功,就连续向东方各国发动大规模的,我们的目光要放远一些,要全面地看待问题!在短短三、四十年间,赵国共侵略魏国五次,侵略齐国、燕国的次数则多得无法统计。对于齐国、燕国这些不与秦国接壤的滨海国家,在长平之战前,来自赵国的威胁要比来自秦国的威胁更大、更急迫!试问若你是齐国、燕国的国君,你真心地愿意支持一个常年对自己的国家用兵、夺我城池、杀我子民,一心想吞并自己的国家吗?

《史记齐世家》记载;在长平之战早期,齐国、楚国曾打着救赵的旗号,各派出了一支大军,但直到长平之战两年后的邯郸之战中期阶段,这两支军队也没有开进到赵国。后来赵国向齐国借粮,齐国更是颗粒不给。可见在长平之战中,齐国、楚国这两个东方国家更本就不想救援赵国,而是以救赵为名坐山观虎斗,若有时机就伺机出击,以收渔人之利。他们巴不得秦赵两国打得两败俱伤,东方各国忌恨赵国,甚至巴不得秦国打败赵国,以削弱赵国实力,以免它再侵略自己!

虽然楚国不与赵国接壤、未受赵国侵略,但赵国与楚国之间的关系依然不好!楚怀王、楚倾襄王时期楚军在丹阳、蓝田、黔中、鄢城(楚别都)、郢城一再为秦军大败,赵国又何尝救援过楚国。公元前297年被骗入秦国的楚怀王逃离秦国,于生死之季求救于赵,赵国又何曾收留过他、搭救过他,最终导致他凄惨的死在异国他乡。俗话说;“礼尚往来”,赵国在楚国危难之时总是背后插刀、落井下石,现在轮到自己到受难,就想别人来救援自己,天底下那有此等易事!

读完〈史记.赵世家〉后我窃认为;赵国灭亡、赵军惨败于长平的主要原因是赵国国策失误,而赵国最大的国策失误就是没有正确地处理与楚国的关系!赵国年年对魏、燕、齐三国发动兼并战争并没有错误,也没有什么值得批判、否定的。但俗话说有所放失,赵国对战国后期的战略形式缺乏全面认识。自公元前284年乐毅伐齐之后,在东方各国中只有赵国和楚国才有实力抵挡秦国的进攻,屏弃其他国家,战国后期的形势实则秦、赵、楚三国鼎立,只有三个国家才有实力争雄天下!赵国不与楚国接壤,它不可能轻易地获得楚国的国土!没有太大的可能成为楚国的敌人。战国后期秦国一国超级大国,楚国与赵国虽为东方大国,但实力还是明显不如秦国,秦国就相当于三国时代的魏国,赵国与楚国就相当于三国时代的吴、蜀两国。熟读三国历史的人不难想到;无论赵国是要称雄东方、还是要一统天下,在它的实力没有足够强大,强大到能单独与秦国抗衡之前,首先要对秦国保持一种实力均势。赵国要维持这种实力均势,首先要有自己强大的盟友!这个盟友该选谁呢?赵国要发展壮大,自己也得不断发动兼并战争、开疆拓土呀!毫无疑问赵国的盟友应该是同为东方强国、挡在秦国东进道路上、又不与自己接壤的楚国,这就是所谓的远交近攻!赵国不应该、实在不应该坐视被秦国打垮。当楚国被打垮之后,当三大强国之间的实力均势被打破之后,灾难自然就降临到了赵国头上!

〈资治通鉴〉记载;在长平之战几十年前,公元前334年齐威王和魏惠王在会徐州相王期间,曾一起在外出打猎。打猎归来后、二人闲聊时,魏惠王向齐威王问道:“贵国是否有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齐威王不明魏惠王的用意,答道:“没有。”魏惠王趁机夸耀道:“我们魏国虽小,却有一寸大的珍珠共十颗,只要一颗的光茫就能照亮前后十二辆车乘”。不想齐威王却微笑着说道:“贵国的珍珠固然价值连城,但国家富强,珍珠才能够被贵国所拥有,如果国家衰败,珍珠最终会为他人所夺,贵国拥有的价值连城的珍珠再多,又有什么意思呢?……”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威王论宝。

同样的道理,上党郡就像魏国的珍珠,赵国即使能够短暂的占有它,却没有多少把握能够长久的拥有它,上党郡再富饶、再诱人对赵国又有什么意思呢?赵国不过就是给别人看管家当的“守财奴“!

“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何况人家从来就没有打算归附你,而是想算计你,愚弄你,利用你。虽然说秦、赵两国之间的恶战不可避免的要发生,但作为弱国的赵国只有坚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哪有主动出击,只取祸事的道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