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想到,约翰的父亲是参议员。”梁君感概道。

“美国人中也有纨绔子弟,只不过但是不像我们那么多罢了!”韦华深有同感。“没想到,我们误打误撞收获还不小。”

“这也没准是个麻烦!约翰是个很纯粹的小伙子,心机城府没有那么多。他老爹就不见得了。是祸是福很难说。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梁君提醒。

“知道了!船舶注册的事情我和约翰说过了,他答应帮忙。”

“他产生什么怀疑没有。”

“没有!我只说在新加坡的一个朋友,购买了一艘二手货轮,想在美国重新注册国籍并寻找主顾。约翰已经和在西海岸的劳伦斯货运公司取得联系并达成初步意向。”

“倩影什么时候能到?”韦华迟疑了一下还是问梁君。

“恐怕他一时半会儿还来不了。特区决定派她到欧洲工作一段时间,待打开局面后,择机再让你们团聚。希望你能理解。”

“好吧!我能理解。当初提出这个要求,自己也没抱什么希望。毕竟现在情况特殊。”韦华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又说:“毕竟我们还算是幸运的,就不求其它了。”

一句话触动了梁君的神经。想起了在另一个时空亲人,眼圈红了。韦华也发现自己失口,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无语的注视着窗外。


“神叶丸”的改装工作终于结束了。现在它改名叫“辛吉斯”号,属于劳伦斯船务公司租借货船。在它向美国公司报道之前,第一船货自然是“太古洋行”的“的确良”。原先小批量的供货令太古非常不满。高跟鞋、丝袜在欧美卷起的风暴所带来的高额利润让太古非常眼红。这场风暴甚嚣尘上的时候,“的确良”终于又让欧美沸腾了。由于,供货的原因,它昂贵的价格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成为高尚生活的代表,一般平民是买不起的。为了攫取更大的利润空间,太古迫切要求李岳霖增加供货量。李岳霖又乘机提高了价格。就在签订合同三天之后,“辛吉斯”抵达了香港。


“你好,向叔。”李浩笑容可掬的递上名片。

“你好,你好,李先生太客气了。”向进是以手下把李浩带来的礼物拿走。“不知李先生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向进端详着这个最近在想更风声鹊起的后生小子。这帮来路不明的家伙,接连放翻本地几个老大,不仅抢了地盘,而且各种生意做得也有模有样,和港方也似乎勾勾搭搭。抗战以来,自己受命于戴老板,以堂堂少校身份在香港开办“永安”公司做掩护,创建社团。一方面搜集情报,另一方面在香港社会扎根,为抗战筹集各种物资。

“向先生,最近我们有一批货想出手,不知道向叔能不能接?”

“好说好说,不知道是什么货?”向进点燃雪茄悠然的吸了一口。

“军火。大批军火。”

“这个嘛!”向进观察着眼前这个小子,这小子什么来路?找我来什么意思?难道自己的什么暴露了?他脑子里飞快的盘算着。一定要查清他的路数,实在不行就。他暗暗起了杀心。李浩看着他闪动的目光,似乎也猜到他的心思,笑了笑,“在香港,恐怕也只有向叔能接的下这些货。虽然晚辈身在江湖,但是也不忘国。这批军火如果能到大陆,总要好过落到小日本手里。本想捐给国军,可是兄弟们也不容易,我们以市价三成出货,希望向叔成全。这是清单。”

向进瞟了一眼清单不仅被里面丰富的内容吸引。“兄弟,的拳拳爱国之心,向某佩服,这么大数两容我考虑一下。”

“我等着橡树的好消息。希望我们初次合作能够顺利。”

“一定要查清他们的来历和货的来源。”李浩走了以后向进迅速吩咐下去。

令向进沮丧的是,他们调动了几乎所有的力量,也没能查清李浩的底细和货物的来源。但是如此低廉的价格是非常吸引人的。经过请示,他接下了这批货。“辛吉斯”号巨大的身影停泊在公海上面。黑夜里一艘艘手下们租来的小货船在李浩的指挥下忙碌的搬运装船,运到“永安”公司的货仓。水警早已经买通,自然畅行无阻。货物数量实在太多,直到第四天晚上才把所有货物运送完毕。之所以采用这么费时费力办法,就是想截断“辛吉斯”号与这批货物的联系。


“的确良” 终于在美国问世了,但是这次,韦华、梁君非常低调,一切在暗中操作。先是由在西海岸的其他小组,注册的一家“美洪公司”, 以其名义收购当地一家化工厂。然后,李岳霖的隆兴公司将与太古公司的合同转让给“美洪公司”并按照原合同继续与太古维持着交易。


李岳霖完成这一些列运作后,启程赶往新加坡,准备联络南洋华侨领袖陈公。作为福建著名大学大学的毕业生,对于陈公太过了解了。

陈公著名爱国华侨领袖。

陈公17岁渡洋前往新加坡谋生,起初主要在他父亲经营的米店服务,共做了10几年,直到本世纪初,他集资7000多元创设菠萝罐头厂;时隔不久,又接管了一个也经营菠萝罐头厂。在三个月内两个厂获利共4万元。

当时,橡胶第一次从巴西移植到马来亚,他即用2000元购了种子,播种在菠萝园中,进而大面积种植,到1925年,他已拥有橡胶园1.5万英亩,成为华侨中最大橡胶垦殖者之一,被称为新加坡马来西亚橡胶王的四大开拓者之一。之后他开办橡胶制品厂,生产橡胶鞋、轮胎和日用品。先后在国内各城市、南洋和世界各国大埠设立分销店100多处。他还经营米厂、木材厂、冰糖厂、饼干厂、皮鞋皮厂等,厂房达30多处。鼎盛时期(1925年)营业范围远及五大洲,雇佣职工达3万余人,资产达1200万元(叻币,约值黄金百万两)。

他首创橡胶制品大规模生产,促进了侨居地民族工业的发展;他开辟了橡胶制品和其他制品直接输出的国际市场,在华侨中第一个打破英国垄断资本的垄断局面;他还培养了成千上万的企业家和技术人才。后来因日本胶制品在东南亚削价倾销,加上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冲击,他的企业如江河日落,终于在1934年全部结束。

陈公致富后首先想到的是兴学报国。他说:“国家之富强,全在于国民,国民之发展,全在于教育,教育是立国之本。”早在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他就捐献2000银元,在家乡创办学塾。民国3年3月创办高、初两等小学校,此后又相继创办女子小学、师范、中学、幼稚园、水产、商科、农林、国学专科、幼稚师范等,并逐步发展,在校内建起电灯厂、医院、科学馆、图书馆、大型体育场。在昔日偏僻的渔村里建设起举世闻名的学村。民国8年,他开始筹办大学,认捐开办费100万元,常年费分12年付款共300万元,而当时他所积存的资产也仅400万元。民国10年4月6日,大学正式开学,设师范部(文、理两科)和商学部。到民国25年,大学已发展到文、理、法商3个学院9个系,成为当时国内科系最多的5所大学之一。

民国26年陈公因企业破产,无法负担大学经费,才请国民政府收为国立大学。在承担学校庞大开支的同时,陈公还于民国10年联络新加坡华侨,组织教育会,支持家乡创办40多所小学。民国13年,陈嘉庚把教育会改为教育推广部,至民国24年,先后补助本省20个县市的73所中小学,补助总额达193227银元,全部由陈公承担。在侨居地,陈公竭力倡办华文学校,曾任新加坡道南学校总理。民国4年在新加坡捐资创办女校,民国8年又捐资3万元创建中学,后来又捐40多万元作为该校基金。民国36年3月,创办女子中学。


每当想到要面见陈公先生,李岳霖都是激动不已。他来到新加坡之后,首先造访于1937年9月 在新加坡华侨成立的中华解放先锋队,认捐3万英镑,在当时这可是一笔巨款。负责人林鹤龄(杜撰)立即赶到前台,抱拳拱手“李先生义举,令在下感动。”

“国难当头,我等岂能坐视?无奈无法上阵杀敌,区区孔方兄,不足道。”

“钦佩!钦佩!”说罢连忙将李岳霖让到后面。

刚坐下就看见一身着长衫、精神矍铄的老者进来。不是陈公先生又是谁?李岳霖一阵激动,心脏仿佛要从胸腔内跳出来。

“这位想必就是李岳霖先生吧!失敬失敬!”陈公一副长者风范,令人肃然起敬。

“晚辈不敢。”李岳霖赶忙握住陈公宽厚温热的手掌。

“今天一来就听到李先生义举,就急忙过来了。”

“比起陈公和南洋的华侨来说,后生不及万一。”

陈公对李岳霖的印象非常好,看得出对方既不乏商人的精明,又不失文人的风骨。

“敢问李先生从何而来啊!”

“晚辈,初在欧洲求学,现在香港做一点小生意。这次来南洋主要是拜见陈公。路过这里就略表寸心。”

“李先生太客气了。陈某何德何能,有劳啦!李先生先休息一下,待晚上陈某略尽地主之谊!”

“陈公太客气了。”

李岳霖回到旅馆时还沉浸在刚才的情景中。看来回到过去也不全是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