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王朝对决罗马帝国 下卷;第七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 第十三节:坎尼会战PK桂林之战B

linfeng1988 收藏 0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URL] 千古名将谋略大比拼! 在坎尼会战中为了成功围歼罗马军队,汉尼拔使出了以下四招。 一、汉尼拔在作战前根据经验占据了背风口,这一点能说明汉尼拔善于观察、总结天气。 二、汉尼拔在布阵完毕后,先向罗马军队实施诈降战术,派出了500名诈降。不过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千古名将谋略大比拼!

在坎尼会战中为了成功围歼罗马军队,汉尼拔使出了以下四招。

一、汉尼拔在作战前根据经验占据了背风口,这一点能说明汉尼拔善于观察、总结天气。

二、汉尼拔在布阵完毕后,先向罗马军队实施诈降战术,派出了500名诈降。不过汉尼拔的诈降战术非常不高明,说他的诈降战术不高明有三点依据。

1、汉尼拔的诈降兵还人人怀带暗匕实施诈降,一旦罗马军队对汉尼拔的诈降兵进行搜身,那么汉尼拔不仅不能完成诈降的计策,反而还会打草惊蛇。2、古罗马派出8.6万人攻打汉尼拔军,但汉尼拔却派出500名去阻截罗马军队。这500名迦太基即没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又没有先进的防御兵器,可能阻挡8.6万人的大军吗?如果汉尼拔真的想阻截罗马军队会仅仅只派出500名士兵吗?3,既然这500名士兵是汉尼拔派去阻截罗马军队的,必定是汉尼拔的亲信部队,他们怎么可能不怎么抵抗就投降呢?汉尼拔的诈降行动本身就令人怀疑,结果就这样的诈降战术,也把罗马人给蒙骗了。

三、汉尼拔布置了一个奇怪的兵阵——新月阵。迦太基新月阵在坎尼会战中最大的优势是;兵阵正面比罗马方阵宽大。只要达到“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境界的将帅,他布置的兵阵的正面宽度和纵深都是灵活可变的,他要布置汉尼拔的新月阵几乎不需要思维创造力。同样如果汉尼拔对付的是兵阵艺术达到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境界的将帅,汉尼拔布置的兵阵根本就无法保证兵阵正面比敌军兵阵宽大。

四、汉尼拔成功围歼罗马军队最重要的一招是:汉尼拔故意让新月阵凸部的士兵佯装败退、不断后撤,同时让新月阵的两翼不断向前挺进,这样随着战斗力的进行,迦太基联军就很自然的对罗马军队完成了包围。可以说坎尼会战中罗马军队的惨败,不是因为汉尼拔战术高超,而是因为汉尼拔的对手罗马将领的战术太死板、落后。汉尼拔布置的新月阵正面比罗马方阵宽大,如果罗马将领具有一定高度的战术水平,不可能不知道敌军的两翼可能对己方军队实施夹击,不可能不知道当自己的方阵纵深被拉长之后,一旦再受到骑兵的袭击就很危害。汉尼拔布置的新月阵不断向内凹,罗马军队就断的向前挺进,当罗马军已经逐渐、逐渐陷入了敌军的包围之中时,他们还在不断的向前挺进。试问古中国的将帅们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吗?明知道敌军在布置口袋阵,还不停的往口袋里钻?

下面我们再看一看孙膑将庞涓诱入桂陵伏击圈所用的高招!

和《史记》记载的一样,孙膑鉴于魏军强盛,在桂陵战役之初他并没有率军和魏军硬碰,以解救自己盟国的危难,而是采取了避实就虚的战略方针。显然这种战略方针是绝对正确的,是具有一定战争眼光的,它是孙膑成功实施伏击战的第一招——围魏救赵。但这绝不是此次战役中唯一的一招,甚至不是最关键的一招。在这招之后孙膑至少接连使出了五招高招。

第并二招,示敌以愚。孙膑在桂陵之战初期,首先做了一件看似对整个战役的进程毫不相关,甚至看似很愚蠢的战役举动——攻打魏国平陵。孙膑在建议田忌攻打平陵之前,就向庞涓分析道:平陵虽小,但人口众多,因而军队也很多(战国时期实行民农合一制,成年男丁都是士兵。)很难攻打下来,并且攻打平陵时齐军粮道很容易被截断。很明显,按常规思维考虑,攻打平陵是一件很不理智之举,并且孙膑本人对攻打平陵的不理智性还非常清楚。

可为什么孙膑要让田忌去攻打平陵呢?这用孙膑的原话回答则是;“吾将示之不智事”。孙膑是故意去攻打平陵、故意去干愚事,他要迷惑庞涓,让庞涓认为齐军将领很愚蠢,缺乏军事智慧。孙膑这一招在军事学上称之为示敌以愚,它可比汉尼拔佯装败退将罗马军队诱入包围圈的那种策略高明多了。你实行佯装败退,也未必一定能够欺骗、蒙蔽敌军,如果你军损失不大、作战不卖力、阵式不混乱,双方一交锋就开始后撤,反而很容易引起敌军的高度怀疑。但是示敌以愚策略却有很强的蒙骗性。你是你,我是我,如果我们彼此不是非常熟悉,你知道我是聪明、还是糊涂,你知道我的军事艺术达到了什么程度?因此我故意做一些愚蠢的事情,你也未必知道我是在使诈!

虽然庞涓对孙膑非常熟悉,但庞涓未必知道齐军的军师正是孙膑,甚至他可能还不知道孙膑在齐国。所以孙膑的示敌以愚策略对庞涓很有效,但仅凭这一招还不可能打败魏军,此后孙膑又施了一整套连环计。

由于原文是残文,所以孙膑所使用的某些策略我们已无法得知,但我们知道孙膑在实施了示敌以愚的策略之后,又至少实施了四项策略。

第三招:自残其军。在齐军第一次攻打平陵不成功之后,孙膑又让田忌派兵继续攻打平陵。比起第一次攻打平陵孙膑第二次攻打平陵的举动显得更加不理智。孙膑在建议田忌第二次攻打平陵之前先问道:“哪个都大夫善长做那些迷惑敌军的事”。田忌答道:“齐城、高唐两地的大夫善长做这些事”。(据《资治通鉴》等史料记载;齐城、高唐是地名而不是人名。)于是孙膑让田忌派遣这两位大夫经过环涂去进攻平陵,而环涂却是魏国常备军的驻地。孙膑在两位大夫出征之前就向田忌分析道:“环涂是魏国常备军的驻地,我们经过那里去攻打平陵、魏国常备军一定会从后面袭击我们,二位大夫的军队将会被打得大败。

原文中孙膑向田忌说道:“二大夫可杀也”,原文中“杀”的对象是谁呢?难道是让二位大夫自杀吗?还是以战败的罪名斩杀二位大夫?显然两种情况都不是,“二大夫可杀也”的意思是二位大夫的军队可以任由魏国常备军队打败。

孙膑明知自己的军队经过环涂去攻打平陵会被打败、消灭,“为什么他还要让田忌这样做呢?哪是因为孙膑在使用一种既无比高明、又无比阴险的策略——自残其军。与自残其军战术原理相同的一另一种策略是自杀其将。自残其军是一种通过牺牲自己一部分军队、军用物资或领地为代价,以达到引诱、麻痹、消灭敌军的军事策略、战术。自杀其将则是一种以牺牲己方高级将领的生命为代价,去引诱、麻痹、消灭敌军的军事策略、战术。它们是战役学上的苦肉计!其作战原理可以用一种殊死决斗来解释、描述。假如甲、乙两人决斗,甲没有十足的把握杀死乙,甲就拿出一肢手臂让乙给斩断。但甲的手臂不是白拿乙斩断的,而是为了引诱乙、麻痹乙,给乙致命的一击。你斩断我的手,我转而斩断你的头,你致我伤、我致你亡!

不知大家是否看过电视连续剧《神探狄仁杰》。剧中的主角李元芳,其武艺与剧中人物虺文忠、元齐相比三人在伯仲之间。李元芳之所以能够打败另外两人,很大程度是因为李元芳作为一名高级军事将领,颇悉军事谋略。李元芳在寒光寺与虺文忠的第一次决斗中,就是用“自残其军”策略制服了虺文忠。李元芳与虺文忠在正殿格斗,到最关键的时刻,李元芳故意将佩剑从手中滑落。要知道一个决斗者在决斗中丢掉了武器,那几乎等于丢掉了性命,武器对于决斗者而言绝不仅仅相当于一条手臂、一部分军队。但李元芳此举却是一种高明的、天才的军事策略。李元芳故意掉剑,虺文忠中计,疏忽大意起来,他只顾追杀李元芒,而忘记了自身的防御,接着李元芳对虺文忠发动致命一击,拔出腰刀一招就制服了虺文忠。

孙膑在桂陵之战中故意从环涂进攻平陵,其意义与目的与李元芳在与虺文忠的决斗中故意掉剑的意义、目的是完全相同的,齐城、高唐两地的军队就是李元芳手中的剑。孙膑故意让魏国常备军消灭齐城、高唐两地的军队为的就是引诱、麻痹庞涓,然后给他致命一击!

第四招:激敌以怒。当齐军齐城、高唐二部被打败后田忌很着急,向孙膑问道:“到底该怎么办。”孙膑答道:“请遣轻车西驰梁郊,以怒其气。”孙膑此举意图是什么呢?《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的记载是;孙膑想是围攻大梁,陷魏国于危亡之中,以此来调动庞涓令其回援大梁。但是孙膑只用轻车部队,连攻城武器都没有,拿什么去攻城?孙膑用的轻车部队只有车兵,连步兵都没有一个,显然光凭这些力量不仅不可能攻破大梁,就连包围大梁城的力量都没有!何况在当时大梁城根本就不是魏国国都,当时的魏国国都是山西安邑,公元前340年魏国被秦将商鞅大败,才于第二年迁都大梁。既然大梁不是魏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孙膑围攻大梁会有多大的把握调动庞涓回援?

孙膑到底要干什么?从〈孙膑兵法·擒庞涓〉的记载可知;孙膑进攻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史记》所记载的大梁城,而是大梁城城郊。大梁城城郊有什么值得进攻的呢?我们只需看看大梁城城郊有什么特殊之处就可以明白了。在一个国都级的大城市的城郊,其最大的特殊之处就是人口众多、人口密度大。孙膑派行动迅速的轻快车兵,突然闯入大梁城城郊这种人口众多的地带,到底想干什么呢?

齐军刚刚大败于环涂、齐城、高唐两地的军队几乎全军覆灭的事情,再结合《擒庞绢》原文“以怒其气”的记载。我们不难想到;孙膑此举是要激怒庞涓、让庞涓产生一种;齐军将要对环涂的大败展开血腥报复的错觉。很可能,齐军要在大梁城郊大开杀戒!

军队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本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孙膑在战败之后,故意给人造成一种齐军将要对魏国百姓大开杀戒以示报复的态势,完全足以激怒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儿!

孙膑这招实在是够高!够狠!够毒!

《史记》中孙膑派兵直奔大梁的意图是;要给庞涓造成一种齐军将围攻大梁,使大梁城危在旦夕的态势。而《孙膑兵法·擒庞涓》的原文中,却没有任何有关齐军攻打大梁,将大梁城置于危亡状态的意思。孙膑派兵“西驰梁郊”的目的,用孙膑的原话回答则是:“以怒其气。”

在这一回合中孙膑所使用的策略称之为激敌以怒。激敌以怒也是一种高明的军事策略,当人处于愤怒状态时就会丧失理智,做出愚蠢、不顾后果的事情。如果我军故意将敌将激怒,就能够很容易的趁着敌军的怒气,调动敌军、算计敌军、袭击敌军、消灭敌军。

可是当孙膑完成了上述四招之后,齐军仍处于被动地位,那孙膑又是怎样转入反攻的呢?在完成激敌以怒策略之后,孙膑这才抛出了杀手锏——设伏桂陵。在孙膑设伏桂陵之前即在用轻车部队“西驰梁郊”这一行动中,孙膑不仅应用于“激敌以怒”的策略,同时还兼用了“示形而动”策略,并且还应用得非常高明!

第五招:示形而动。从《孙膑兵法·擒庞涓》的记载可知;孙膑袭击大梁城郊的行动,也似乎是一种极不理智之举。我们知道在孙膑时代步兵还是隶属于车兵的,步兵与车兵通常不会单独作战,而是步兵与车兵配合作战。但是孙膑在袭击大梁城郊中,却一反常规,“分卒而纵之,示之寡”。孙膑不是让轻车部队的车兵、步兵一起去袭击大梁城郊,而是让车兵与步兵分离,只让轻部队的车兵不带步卒去袭击大梁城郊。

常理说孙膑这一举动,极为不理智!《孙子兵法·军争》有言:“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不带步卒的车兵不仅战斗力很差,同时自身的防御能力也很差,一旦被敌军带步卒的车兵攻击,就非常容易被打败。孙膑为什么要去做这样不理智的事情呢?这是因为孙膑不仅要激怒庞涓,还要让庞涓误认为处于失败地位的齐军,已经到了近似于疯狂的状态,齐军的行动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他要让庞涓感到自己遇上了彻底打败齐军的机会,让庞涓感到自己绝不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在孙膑时代车兵还处于全盛时期,在当时车兵是各国军队的主力。轻车又称冲车、驰车,就是用于进攻的主力战车,轻车部队就是军队的主力!一旦将敌军轻车部队消灭、将敌军战车缴获,敌军就丧失了与自己正面交锋的能力,这样,即使我军不能打败敌军、也能将敌军困死。在孙膑时代军队还是按战车规模来编制,每辆攻击战车即轻车共配有士兵75人,其中职业车兵只有两人即一名格斗士和一名职业弩手,而每辆战车的随车步卒却有72人。(另外一人是战车上的驭手。)在每辆(乘)战车的72名随车步兵中有大量的职业弓弩手和其它特殊兵种。而在当时骑兵的规模很小,也隶属于轻车部队。从上述介绍可知,如果轻车部队不带步兵作战,那么参战兵力就急剧缩小为常规编制兵力的1/37,并且还丧失了大量的职业弓弩手。很明显带步卒的轻车部队,很容易消灭不带步卒的轻车部队。而轻快的战车即冲车又是军队的主要突击力量,甚至是唯一突击力量,没有轻车的步兵就没有能力和敌军正面交锋,自然很容易被消灭!

因此当庞涓得知;齐军用不带步卒的轻车部队袭击大梁城郊时,必定欣喜若狂,认为彻底打败齐军的时机到了。于是庞涓决定抛弃军用辎重,昼夜不停的赶回去消灭齐军的轻车部队。庞涓在孙膑的一再欺骗、麻痹、引诱下丧失了理智,他完全不顾后果,猛扑大梁城郊。

第六招:这个时候孙膑才开始收网,孙膑使出了他的第六招,也是最后一张王牌——围点打援。结果齐军借助有利的地形,将疲于奔命的魏军庞涓部一举歼灭于桂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