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一部 入世 第二十七章 难题(一)

李天骄龙 收藏 23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大姐,”郎朗来到一点红的临时住处。 “什么事?”每次单独见到郎朗一点红都没来由得紧张。连日的战斗,郎朗淡定的指挥,雄伟的身影总在他脑海中萦绕。自从这个人出现以后,似乎就没有什么他们办不到的事情。他和他的伙伴身上那种有别于常人的魅力,在战争中体现得更加充分。 “上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大姐,”郎朗来到一点红的临时住处。

“什么事?”每次单独见到郎朗一点红都没来由得紧张。连日的战斗,郎朗淡定的指挥,雄伟的身影总在他脑海中萦绕。自从这个人出现以后,似乎就没有什么他们办不到的事情。他和他的伙伴身上那种有别于常人的魅力,在战争中体现得更加充分。

“上次我说过,适当的时机就会处理黄皮子的事情,帮助你报仇。现在,这个时机来了。”郎朗早已经请示了特区,特区批准了他的下一步行动。

“是吗?”一点红淡淡的问了一句。连一点红自己都奇怪,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那种夙愿得偿快感,感觉很平淡。

“大姐,我答应过你的事,我一定办到。”郎朗理解一点红这种感受。没有多说什么。

接下来几天,在易县仿照阜县模式建立抗日救国促进会。成员主要由民族解放军中政工人员、以及留任的原政府人员担任。经过突击审讯,原伪政府中一些身负血债,罪大恶极的被甄别出来,连同上次俘获的黄皮子等人共有36名被定为汉奸。周围村镇几个民愤极大的恶霸地主、土豪劣绅计4名被逮捕。政工小组积极发动群众,揭露这些人的罪行。一开始,朴实的农民们没有人敢于出头。可是看到政府真的为他们撑腰,尤其是看到烧毁田契地契债券等 ,渐渐地有人开始控诉。看到时机基本成熟了,促进会在县城召开公审公判大会。

会场的四周张贴者日军在东北、华北烧杀奸淫掳掠的罪证。为了防止冷场,郎朗特意安排了一些战士混在人群中担任“托儿”和“领掌”(带头鼓掌叫好)。

第一批押上台的是被俘的鬼子。严格来说他们是被抬上台的。黑压压被捆在台两侧的木桩上面。(很多人根本无法站立)人群中开始有一些骚动。

“乡亲们,乡亲们”临时立起高音喇叭中传出郎朗浑厚的嗓音。眼前的景象自己感觉似曾相识,感觉很是怪异。脑好中掠过无数儿时电影中类似场面的镜头, “我们是抗日救国军郎朗独立支队。我们是咱老百姓自己的队伍,我们这支队伍的最重要章程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抗战杀敌为国家。不论你是什么党派、什么信仰、什么出身,只要你不愿意做亡国奴,有志于抗战杀敌,都欢迎参加我们的队伍。前几天我们光复了县城并且打败了鬼子们的进攻,现在,易县又回到了人们的手中。”在托儿的带领下,人群中传来热烈的掌声。

他停顿了一下,突然指着那些鬼子们问:“他们都是些什么东西?”

“日本鬼子!”人群中的托儿继续发挥作用。

“对,他们是日本鬼子。他们本应该在他们那几个小岛子上窝着。可是他们非要跑到咱们的地界上撒野。先是霸占了台湾岛,接着霸占了东北,现在霸占了华北不算,还在南方横行霸道。他们到处烧杀抢掠,欠下了笔笔血债。他们杀害咱们手无寸铁的无辜同胞。糟蹋无数清清白白的姐妹,他们甚至连几岁的小闺女和上岁数的老奶奶都不放过。大家看看周围的照片,这都是他们和他们的同类干的好事。”

“宰了他们!”

“宰了这些畜类!”

人群中传来阵阵人们愤怒叫骂声,渐渐声音越来越大,

“乡亲们!他们是畜生,不,他们连畜生都不如。今天我们抓住他们。有人说他们是俘虏,不应该杀了他们!我们能答应吗?”

“不答应!”人群中发出了震天的怒吼声。

“对!我们坚决不答应!在咱们民族解放军的军规里的确有不准杀战俘的规定,但是,这条规定不适用于这些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我们不承认日本鬼子的战俘地位!我们不放过在咱们地界上的任何一个日本鬼子!”

当水源从翻译那儿完整的把郎朗的话听完时,他从其他战俘的眼中看到了恐惧和绝望。原来他们悉心治疗受伤被俘士兵,并不是出于人道,而是为了今天。“帝国勇士们,拿出你们用起来!”水源大声叫喊,并高声唱起了君之代。那些俘虏仿佛被打了鸡血一样都来的精神。一起高声唱起了君之代。郎朗制止了战士们,“让他们唱。把歌词翻译出来。同袍们,他们就是唱着这首歌,侵略我们国家,残害我们同胞的。到现在他们死到临头还不思悔改,依然幻想着千万代欺压我们。”下面的群众刚开始听到鬼子们鬼哭狼嚎的唱歌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听完翻译和郎朗的解释,人们愤怒了。


随着郎朗一声令下,在几千群众的怒吼声中,数十把明晃晃的大刀,整齐的把鬼子们的人头剥离了他们的躯体。这些罪恶的灵魂再也回不到他们的天照大神那里了。愤怒的人群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接下来的审判异常顺利,人们往往更不能饶恕自己身边的敌人。对于那些汉奸、恶霸,人们纷纷到台上控诉他们的罪行,下面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人们群情激愤。对于这些民族的败类,郎朗采用了比较文明的办法,一律实行绞刑。他的解释是,虽然他们是败类,但是毕竟他们还是人。给他们留个全尸吧!

公审大会获得了异常的成功!

抗日救国军一时间名声大振!

人们记不住什么拗口的抗日救国军郎朗独立支队。老百姓都称呼他们为狼之队。渐渐的随着人们对郎朗支队顽强的战斗作风和对敌人残忍作战手段的了解,不论是敌人咬牙切齿还是拥护者拍手称快,都称他们为狼之队。特区军委会也认可这个名字,郎朗支队成为第一个获得称号的队伍。以后,即使郎朗支队成为山地作战师,而后发展成为集团军,即使当初的成员已经成为传奇,狼之队的称号仍然保留着,所有曾在这支队伍战斗过的人都自豪一生。而每个与这支队伍交过手的人都终生噩梦缠身。


陈士元作为资深情报人员,他的资历可以追溯到“特科”时期。后来在苏联受过专业的特工训练。从西北来到边区后与另外2名同志,由当地的党组织通过秘密渠道进入阜县境内。刚刚翻过山梁,多年的地下工作是他隐约感觉到危险。突然,从他身前不到2米的地方窜出几条黑影,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黑影干净利落的击昏。

脖颈处传来的疼痛令陈士元清醒了过来。

他警觉的观察了一下环境,发现自己和其他2名同志躺在类似病房的房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而味道。他使劲晃晃脑袋,用手揉着后脖颈。看来对方想要活口,否则,自己早已经见马克思了。其他2名同志也陆续醒来。3个人交换了一下目光谁也没有说话。

“我们受到非常专业的埋伏和攻击。”深夜,陈士元与另外2名同志分析当前处境“敌人隐蔽很好,攻击手法干净利落。”他指着外面的警卫人员,“他们的服装花里胡哨,初看不伦不类。可是一但藏在草从中很难分辨。应该是一种伪装服。看来,我党的情报网在这里遭到了重大打击。”陈士元真是心急如焚“不过,现在大气候是全民抗日。对方不想把我们怎么样,否则不会把我们关在一起。或者,对方没有搞清楚我们的身份。所以,大家提高警惕,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已经关押了4天,每天警卫们按时送饭。不管几个人如何反映,对方都是很客气微笑,没有人和他们说话,也没有意料中的审讯。这里其他房间里还关押了一些人,有的可能是同志,有的可能是国民党方面的,甚至还有日本人。警卫们对日本人可没有那么客气,一天过三遍堂,每次都能听见杀猪般的嚎叫。

这究竟是什么部队,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每个人心中都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第10天晚上,警卫在门外指着陈士元命令,“你,出来一下。”

“终于开始了。”陈士元心中反倒踏实了。和同志们交换了一下眼神,昂然走了出去。他跟随警卫来到一间办公室,警卫并没有站在他身后而是关上门出去了。室内有两个人,一个30多岁,文质彬彬,没有任何表情,垂着双目,但抬眼看他时,眼中则寒光乍现。另一个20多岁,高大英武,虽然穿着便装,但浑身散发着难以掩饰的军人气息。陈士元面对两个人时,心中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很缥缈,仿佛就在手边,可是又抓不到。

韩龙城和郎朗也在打量陈士元。一身灰色长衫,圆口布鞋,从容而洒脱。

“我很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被关押。”陈士元先打破沉默。

“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被关押。”韩龙城语气平淡,悠悠地开口“看来你的任务无法完成了。”

“我不明白?”陈士元心中一动,但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陈士元先生,贵党的主张我们了解,也非常赞同。你们此行的目的我们也了解。”韩龙城语气没有任何变化,

“你们有什么权利关押我们?”陈士元神情激动,十足的无辜状。

“因为你所要执行的任务,对我们不利。威胁到我们的安全。”韩龙城微微冷笑了一下,“我们都要遵守游戏的规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