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六章 血与火的营救任务 第十五节 撤退!

cnkhtd163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URL]      早在那三声爆炸之前就阮成就已经看出来现在战场的情况不对头,因为Z国军队现在的打法真是太反常了,首先是用炮火及子弹来袭击自己的军营,在吃饭这个时间可以说很合适的,效果也最好,而且团长在第一波的攻击当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早在那三声爆炸之前就阮成就已经看出来现在战场的情况不对头,因为Z国军队现在的打法真是太反常了,首先是用炮火及子弹来袭击自己的军营,在吃饭这个时间可以说很合适的,效果也最好,而且团长在第一波的攻击当中就已经被炸死了,这说明Z国军队是做了周密的计划的,但是Z国军队不打铁趁热的马上向军营内扑来,而是在原地不动,这一点太不应该了,按说这个时候才是自己最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呀,趁这个时候扑进来,无论是目的是什么,都能达到了,但是他们确没有这样打,而只是在军营门口的不远处,朝着军营内开枪和轮着让调动的迫击炮来轰击自己的阵地,并没有一点要攻进来的意思,这太反常了,于是他在派出的二营的三个连后,又马上把三营给一分为二,向着自己军营的外部搜索去了,因为他怕敌人会在这个时候从侧面攻击自己,与此同时,他也发现对面的Z国军队的炮击似乎是减弱了很多,枪声虽然很密但是也不如先前那样的激烈了,现在倒是自己这边的火力占了上风,也可能是自己的阵地建的比较好的原因吧,还有他们的炮弹也不能不多了。

但是阮成是一个认真的人,他深知如果因为指挥员的一个不小心不谨慎,就有可能让全团的士兵牺牲,上一次521高地的教训他时时的深深的记在了自己的心里。虽然他认定远处的Z国军队在数量上绝对不多,但是他还是马上向上级师部发出了求援的信息,师里马上会派出两个营来向这边靠拢,把这伙Z国军队来个大合围,阮成意识到当下之急是要粘上这些Z国军队让他们别跑了,但是他们占居的地形也很好,要是硬冲的话,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不如等到大部队来合围。

至于这些Z国军队竟胆敢深入自己国境内那么远的距离,他阮成也能想得到,这里关押着十几个还活着的Z国女战俘,这些可是他们Z国人的脸面呀,在抓住这些女战俘后,上级就已经决定制做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就是让上级故意的泄露这里的机密,让Z国方面知道,等他们派兵来救的时候,各部一合围,把他们抓住,这样即能扩大战果,也能抓到Z国深入Y南国境的证据,可谓是一举两得,其实阮成对这个计划并不看好,在他看来,这些Z国人并不憨,不会深入到敌后那么远的地方来救这些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女兵俘虏的,这么危险的任务,Z国军队的高层也是不会同意的,但是不看好归不看好,但是他身为副团长,还是要做他要做的事情,他一面按上级的指挥把这里的假情况到处传播,一面在军营里做好防御的准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Z国军队竟然会来的那么快,一个星期不到呀,在路上几天,他们速度可以说是很快的,再者说了这些女海豹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值得他们再派兵来救了,想到这里女海豹们,阮成也不舒服,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刽子手,对于虐待战俘的事情,他做不来,他认为尽好自己军人的本责就行了,军人就是保家卫国,虐待敌人的俘虏不算个真正的军人,但是他只是一个副职,根本没有能力来约束手下的人去折磨这些女战俘,全军都是这样的对待战俘的,这是从上次战争就开始施行的,自己也是无力改变,每当手下的那些男性军官们去折磨那些女俘虏们时,他都不去,连看也不想看。

最后,阮成决定只要是敌人不撤,自己就不出击,他看到远处的Z国军队并没有把火力给再次的减弱,心里就放下了来,他拿着望远镜看着对面的情况,人数不多,咦!后面,对看一看后面的情况,那里刚才传出来过似枪声的声音,想到这里阮成就把望远镜转向了半山腰处。

“不好!郑共!敌人从咱们的后面打上来了。”阮成大叫道,他在望远镜中看到有几个Z国兵正在半山腰上设防,还有几个Z国兵站在空场地上。

郑共一听马上赶了过来,“什么!”

“我说呢,原来他们是直奔了那些女俘虏,你马上带一连过去,一定要打上去,把他们给消灭在上面!”阮成命令道,“通信员!过来,从马上给二营长三营长下命令去,向断崖后面接近,不要让他们跑了!”

“是!”通信员马上跑走了。

“妈的!他们是怎么上去的!”阮成说道,虽然他嘴上说,但是他还是认定了Z国军队是从后山崖壁上爬上去的,也只有那里一条路能够上去,也只有那里一条路能不从军营门口过路上到半山腰,Z国军队看来这是在调虎离山呀,让正面的部队来牵制我们的注意力,再从后面下手去救回他们被俘的女兵,计划好利害呀。他的确猜想不错。

郑共马上带着他的一连向半山腰急进,就在这里,听到三声接连不断的爆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还是马上反应了过来组织部队接着向上冲进。

“连长!连长!”刘飞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大约有一个连的敌人正从下面向咱们这里运动过来,好像咱们被他们给发现了。”

“妈了个B的!怎么会让他们发现了,爆炸声响后他们那么快就组织起来反击了。”马洪奇道。

“不知道!”刘飞说道,“连长怎么办!打吗?”

“妈了个B的!这他妈的还用老子说,打他个狗操的!”马洪瞪着他那血红血红的双眼说道。

“是!”刘飞马上应道,一拉枪栓,就跑过去了。

战士们一听连长让打,马上都急不可耐,刚才他们都目睹了自己的姐妹被这些畜生给糟蹋成了什么样子,都在自己的胸口窝了一把火呢。

“让上面的何东那挺重机枪也给老子叫起来,打死这帮畜生!”马洪大叫道。

顿时崖顶的机枪也响了。

“打死这帮畜生!打死这帮禽兽!…………”战士们怒道,在他们眼中所有的Y南小鬼子都该死,一颗颗的复仇的子弹射向了冲上半山腰的敌人,上下火力齐射,一下子就打倒了刚刚冲上来的十几个敌人。

郑共带着的连队刚冲到半山腰的路上就给一阵洒过来的弹雨给打了回来,路上还躺着超过十具的尸体,这个通向半山腰的路,只能容下五个人并行,有两米多宽,不能说是窄吧,也不能说宽,但是他的视角确是很开阔的,从崖顶和半山腰处一下子就能看到,能看到当然子弹也就能打到,一时这下郑共也不知道怎么办好,自己就这样的硬冲上去根本就是不行的,冲不上去不说,连士兵的命也会全部丢光的,当即郑共马上要了炮火支援。

“打!打!打死这帮子畜生!”张洪生声大嚎叫着,不用他喊,战士们的枪都没有停,蒋辉冷静的把81步枪调到了单发,和刘天打起了单发,子弹都打向了远处的Y军军营门口,顿时一下子就打倒了好几个来不及躲避的Y军士兵,蒋辉有一颗子弹差一点儿就打到阮成了,只是阮成一个滚地躲开了,但是把阮成给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那个吊篮旁马洪已经组织了几个战士先行上去了,任务虽然没有完成,人没有救回来,但目的已经达到了,余下了就只有赶快撤退了,不能等着Y军的大部队上和重炮上来等死呀,这一点马洪是很明白的,他一面组织战士们反击,压制住敌人,一面组织战士们从吊篮上去,从断崖的崖顶撤退,他还没有忘记对着对讲机叫喊,“BFF、BFF…………”意思是让对面牵制Y军的孔建国他们撤退。

“张洪生!你他妈的带着战士们先撤,我带几个人留下来掩护你们,快!”马洪命令道。

“不行!连长!你先撤,我来带几个人掩护!”张洪生拒绝了马洪的命令。

“妈了个B的,你他妈的不听老子的话呀!这是命令!老子是连长!”马洪急道。

“连长,别争了,鬼子都快上来了,你是连长,你是咱们的主心鼓,不能没有你呀!”张洪生很坚定,也急道。

“放你妈的屁!给老子滚!”马洪上前就冲着张洪生的屁股踢了一脚。

就这此时,阮成把团里的几门迫击炮都调转了炮口,直向半山腰这里砸了过来,顿时半山腰就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当Y军的第一波炮击刚刚打完后,张洪生就爬了起来,一看马洪正躺在地上,头上和腿上都流出了鲜血,张洪生听到日日的几声,就一下子就扑到了马洪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来护住马洪,这时第二波的炮击到了,又是一片火海,第二波Y军的炮击刚刚过去,张洪生就爬了起来,“妈的!快来人,连长负伤了!……”

刚才这两个波次的炮击可以说对一排的杀伤力很大。被炸上天的战士很多,蒋辉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他没有受伤,“卟!妈的,什么玩意,你抓着我干什么!……”蒋辉感觉到自已的背后有个人的手正抓着自己的肩膀,于是用用手奋力向后一扒,一看之下,竟然是人的一条手臂,只是一条手臂,根本就没有身子,再反身去看,好几个战友都被炸的肢离破碎正躺在他爬出来的地方,已经找不到这个手臂的主人了,蒋辉并没有惧怕,相反这血让他变得更加的疯狂。他操起一把步枪就对着刚刚想冲上来的敌人就开了枪,他的枪已经在刚才的炮击中找不到了,随手就捡起地上一把步枪,郑共刚刚想借这个机会冲上去,但是又被蒋辉的一阵弹雨给打了回来。

程雪青离张洪生最近,一下子就跳了过去,“连长!连长!”程雪青呼喊着马洪,但马洪就是不睁开眼,张洪生一摸他的鼻子,“还有气,程雪青你马上把连长给我背上去。”程雪青不再多言,当即就背起负伤的马洪跑向了刚刚放下来的吊篮,吊篮下来后,程雪青把马洪入进了吊篮。然后一下子就爬到了马洪的身上,因为他听到“日日日~~~~!”的声音,他听得出来,这是迫击炮炮弹扎下来的声音,二三秒的时间就到,目标就是这里,他爬到马洪的身上,是怕再有炮弹伤害到马洪。

随着第三波炮击的轰击,吊篮被上面四班的几个战士们拼命的拉起,吊篮缓缓的上升,这时,一阵子弹打了过来,打得崖顶腾起了一团尘土,一颗子弹打倒了一名战士,他一倒身,径直的摔了下去,由于他中枪绳子的力量一下子小了,绳子就松了一下,但是随即又有后面的战士拉住,接着向上拉,吴江和何东操着那挺重机枪狠狠的向下面射击着。情况变得万分紧急。

“不行!要加快速度!要不然咱们谁也撤不出去!”张洪生说道,他的脸上此时也挂了花。刚才一块弹片在他的脸上扯开了一个长达三分公的口子。

此时,半山腰里的大部分战士都已经牺牲了,只有一班的还没有人牺牲,五班全班牺牲,二班也只有四个能动的战士了,另外还有三个重伤员。

“炮击停了!马上上吊篮。”张洪生命令道,“先把伤员给送上去!”战士们马上把三个重伤员给抬进了刚刚放下来的吊篮内。

吊篮缓缓的升了起来,但是时不时的有子弹穿过吊篮的木箱。

炮击是阮成叫停下来的,他的目的是要多抓几个Z国兵俘虏,从刚才的那一串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中他就听出来了,那些女海豹肯定是活不了的了,即然他们来了就别想再回去,想到这里阮成就马上停止了炮击,要不然全都打死了那还怎么向上级请功呢。

半山腰上在张洪生的指挥下,吊篮以每回四名战士的速度上升着,最后只余下了张洪生和蒋辉,还有张大海三个人了,另外二班又有两个战士牺牲,现在他们三个人把个上来的路给封的死死的,郑共组织了几次进攻都被他们的子弹给挡了回来,无奈之下又请阮成开炮,但是阮成就是不允,因为他要抓活的。

“快!快!蒋辉你小子和张大海先上,我来掩护!”张洪生命令道,但是这话一出口,张大海和蒋辉对看了一眼,就不约而同的一把架起了张洪生,由于事出突然,张洪生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们两个人给架了起来,动弹不得,两个人一下了就把张洪生给丢进了刚刚放下来的吊篮之中。

“小蒋你先撤,我留下来打掩护!”张洪生说道,蒋辉听到这里,没有说话,身子就一下跨进了吊篮里,张大海马上向上招手,让上面的战友向上拉,但是就在这时,蒋辉突然从吊篮中跳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绕到张大海的后面一脚把他给跺进了吊篮之中,当张大海爬起来的时候,一看,吊篮离地面已经有了四五米之高了,无奈之余只能低头骂了一声娘就操起步枪打了起来。

“他妈的!你们两个小子太他妈的不是人了,敢和老子呲毛了,竟然把老子给丢进来,我的脸上还有伤呢。”张洪生刚才被丢进来时,撞到了脖子,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操起步枪打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疯狂的打着连发,子弹一颗颗的打向敌人,他们两个都深深的明白,这个时候留下来打掩护那意味着什么,那就意味着要守到最后,战斗到最后,当最后弹尽之时,就是自己大限,不是让敌人给俘虏了去,要不然就是要战斗到最后一滴血,然后拉响光荣弹。

“·#¥¥#¥!·¥·”一个Y军士兵,看着半山腰的Z国兵越来越少,跳起来就高叫着冲锋,可是蒋辉一颗子弹打了过去,一枪就打爆了他的头,然后蒋辉向后一跃,滚开了,接着一阵子弹就扫到了他刚才的位置。就这样,蒋辉以这种打单发,不断的变幻着自己的位置的方法,把郑共又给封锁在了下面。

不多时,就又有四个Y军士兵倒在了蒋辉的枪口之下,看着这些尸体,郑共低头骂了一句,“妈的!”然后大叫道,“给我打,打的Z国人不敢抬头!”顿时Y军士兵各自开火,子弹如大雨般的都打向了半山腰处,蒋辉真给打的抬不起头,因为敌人的火力太强了,靠他这一支步枪根本就干不过敌人的几十只枪,虽然崖顶的那挺重机枪也在嚎叫着,但是郑共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正是那挺重机枪的射击死角,只要他们不冲上来,他们就不会被崖顶的那挺得机枪给打到。

此时,枪声四起,尘土被打得卷起了很大的一片尘雾,时不时还有几个火箭弹打过来,半山腰正处于枪林弹雨之中,蒋辉的情况也变得万分危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