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一部 入世 第二十五章 连战

李天骄龙 收藏 26 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二十五章 连战

这个时代,人们休息较早。在易县这种偏僻小县城没有什么夜生活。才晚上9点多,城内就已经漆黑一片,只有城门楼和鬼子的驻地有点点灯光。机炮连调整好射击诸元,等待着攻击的时刻到来。郎朗等6人潜入县城。隐蔽在“关系”家。熟悉的作战方式让这些未来战士心境大爽。

小野一郎最近心情非常烦闷。其他部队不是在华东作战就是在围剿河北、山西南部的支那残余力量,自己却发配到这么个穷乡僻壤驻守。看到一起毕业的同学们军衔快速增加,自己军衔还是少佐。照目前情况发展下去,自己会越来越落后。本想在支那为天皇建功立业,没想到…想到这里他不尽长叹了一声。

突然,城南面传来密集的炮声。那是熟悉的90迫击炮的声音。小野急忙抓起电话,可是话筒中什么声音也没有。军人的敏感使他立即抓起手枪就向门外面冲,可是他还没有冲到门口,房屋就被一枚火箭弹击中。小野至死也没闹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随着小野的死去,设在县政府的军营已经是一片火海。

两架直升机一上一下幽灵一样在空中悬停,发动机的声音被掩盖在炮火声中。三十余名特战队员鬼魅般快速从一架直升机绳降。掩护的直升机仍然向鬼子军营中发射催命火焰。郎朗和刘浩早已占领了军营外面的制高点,在他们的引导下,特战队员收割着残余敌人的生命。与此同时,各个城门相继传来爆炸声和并不激烈的短促的枪声。一个小时左右,特战队员们就干净利落解决了留守的一个不满编中队鬼子。当城内升起三个红色信号弹的时候,易县支队和机炮连迅速开进城内,缴获大批粮食、弹药。


王槐树家住在县政府的斜对面,现在是鬼子的军营了。这两天有点闹肚子。他一边提着裤子一边从茅房出来,嘴里哈着白气哆嗦着向屋子里跑。眼前出现的一幕让他向别人吹嘘了一辈子,也被人嘲笑了一辈子。随着远处城门传来的炮声,他看见几十个黑影,从天上迅速降到鬼子的院子里。一边下降一边开枪。天上还不断的向院子里喷火。妈呀!这是什么呀!他感觉下身一湿,瘫软在地上。

“天兵天将,天兵天将啊!这小鬼子,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王槐树清醒过来以后,不停的对忙着为他收拾老婆念叨。

“你这点出息,瞧把你吓的。裤子都湿了,明天干不了,你怎么出门?”他老婆不断埋怨。

第二天,听说县城光复了,饱受侵略者欺凌的人们沸腾了。满城都是激动兴奋的人群和关于部队各种版本的离奇传说。而且每个版本的创造者都信誓旦旦。不论版本如何,人们对部队都心怀敬意。人们主动帮助部队搬运物资,不知城防工事。为战士们送水送饭的人更是络绎不绝。部队则组织发放粮食,宣传抗战、动员群众参军打鬼子。


郎朗没有休息,就连夜带领一点红的骑兵连以及1个重机枪排和1个迫击炮排赶往涞水至易县阻击阵地。定兴方向加强了2个重机枪排和2个迫击炮排。

易县和涞水不过60多里的距离,又有公路和铁路相通,鬼子的运动速度非常快,鉴于此,在设置梯次阻击阵地的基础上,一方面在公路和铁路上埋设地雷和炸药,另一方面从各排和侦察拍抽调人员,组成4个阻击小分队对行进间鬼子进行骚扰性袭击。

张杰这小子放着连长不当非要当个侦察排长,还拉着林辉、杨子谦两人入伙。他的理想就是要组建一支真正的特战队。这次袭扰行动被他看作锻炼队伍的好机会。嗷嗷的带着他的小狼们出窝了。

林辉和杨子谦两个人昨天晚上就分别带着他们的小组,距涞水县城5里和10里左右的路上埋炸药地雷。埋好之后,林辉和他的25人小分队埋伏在附近,趁着敌人没来的时间,他们抓紧时间在路边的林地内休息。

9点多,鬼子的一列装甲列车缓缓的从城内开出,与铁路并行的公路上的鬼子互为掩护,不可一世地杀向易县而来。水源康夫中佐端坐在马上,看着自己的军容严整的部队满意的点了点头。“山口这个自大的家伙,断送了上千名帝国勇士的生命。简直是皇军的耻辱。我一定要让支那人领教一下真正的大日本皇军的厉害。”水源狠狠的咬了咬牙。他虽然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但他更是一名优秀职业军人。他直到北平方向的侦察飞机的侦查结果出来之后,才命令部队开进。他不仅把装甲列车带上,而且不断向前进方向派出侦察部队。部队行进的速度并不太快。


“轰”的一声巨响,装甲列车倾覆在铁轨路基下。也正是这声巨响救了水源的命。他的坐骑受惊向前一窜,是水源躲过了狙击子弹致命的一击。子弹划过他的左肩,带下一片肉。训练有素的日军迅速卧倒,观察敌情,准备战斗。二十几发枪榴弹像冰雹一样砸向鬼子群,紧接着就是雨点般的子弹。鬼子们则不理会头上横飞的子弹,毫不迟疑的还击。又一轮的枪榴弹攻击之后,他们迅速撤离。2小队鬼子向树林中攻击前进。路上不断有人踩响地雷。他们一面试图从侧翼包抄,一面召唤工兵排雷。当他们终于扑进树林之后,早已不仅敌人的踪迹。

水源捂着伤口,心里又恨又惊。恨的是出师不利,还没看到敌人的影子,就损失了装甲列车并伤亡了四十几人。惊的是对方活力的猛烈。看得出对方的活力配置,绝对是出自专家之手。不仅合理而且精准。幸亏对方人数并不多,否则作战水平却如此高效军队绝对是难缠的对手。他迅速集合队伍,更加谨慎的前行,遇到可疑的地方就实行火力侦查。

“轰”、“轰”前行不到5里,士兵又踩响了地雷。伴随地雷的炸响是更加猛烈炮火和弹雨,短暂而猛烈。水源制止了准备攻击的部队。他收拢部队,设置警戒后命令原地休息。水源必须冷静一下。“你们是怎么侦查的?”水源愤怒的抽了侦查少尉几个嘴巴。该少尉心中委屈却不敢还口。他真是委屈,也尽力了,的确没有发现敌情。“水源君,”野口少佐拦住水源“我感觉这次我们遇到的对手不简单。”“是啊!他们动作迅速,活力猛烈,善于隐蔽。虽然人数不多,可是战斗力却极强。真不知道支那还有这样的队伍。”水源感叹道。“照这样下去,天黑前我们到不了易县县城。”野口紧皱眉头。“不行,无论如何,日落前必须抵达易县。”


水源大队又启程了。这次他们不仅派出更多的侦察部队而且还派出工兵。部队前进了不到3公里,工兵就发现了地雷。部队只好停下来等待工兵排雷。正当工兵排雷时,地雷炸响了伴随着精准的射击又损失了十几名工兵。后面的辎重运输队也遭到猛烈的炮火袭击,并引爆了弹药,损失惨重。本以为这次袭击会像前几次一样,很快停止。不料这是一次真正的阻击。郎朗针对前几次袭击后水源的反应,鉴于易县至涞水的路上没有理想的伏击地形、况且目前的兵力也不可能全歼水源大队。只能尽最大可能歼灭其有生力量,迫使鬼子放弃既定目标。因此放弃袭扰,利用相对有利地形提前进行阻击作战。此次战斗仅持续了约二十分钟。郎朗主动退出战斗,迅速抵达下一阻击阵地。就这样鬼子走走停停,疲惫不堪。

“水源君,部队损失了近五分之一,照这样下去,我们很难达到作战目的了。”野口看看偏西的太阳欲言又止。

“野口君,你的想法我明白。但是我们不能放弃。对方火力虽然猛烈,但是人数应该不多。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逼迫我们放弃进攻易县的企图。我们必须尽可能多的了解我们的敌人,否则,在今后的战斗中皇军会受到更大的损失。所以我们要坚决按照既定计划进攻以迫使他们和我们交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多的了解对方。现在我们和联队联系不上,野口君如果我为天皇尽忠了,你一定要设法把敌人的情况带回去。”

“嗨!”野口看着水源坚定的目光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复杂的情绪。

“鬼子真是执着啊!看来不打残他们,他们是不会放弃的。”郎朗从望远镜中看到谨慎前行的鬼子部队对一点红说。

“这股鬼子挺狡猾。我看必须干掉他们的指挥官。前几次都让他躲过去了。”一点红狠狠地说。

“现在鬼子距县城越来越近了,城内的防御还没有建好。虽说我们不应该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但是如果我们能保住易县,会极大地振奋民心士气,对我们今后的发展非常有利。”凌厉放下望远镜对郎朗说。

“那下一步我们这样……”


缓缓前行的鬼子惊奇地发现,那些讨厌的家伙没有再出现。行军速度渐渐加快。下午5时左右,易县县城的轮廓终于出现在远方地平线上,水源命令部队停止前进。

“野口君,你觉得有什么不正常吗?”

“水源君,按说对方应该在城外设置防御。就今天的情况来看敌人不应该不懂这个道理。”

“对。他们在搞什么花样呢?以我们一个大队的力量很难攻城,必须等待酒井大队。此处地势较高,不利于敌人夜袭。命令部队宿营,加强警戒。向酒井大队前进方向派出通讯兵,取得联系。和联队还没有取得联系吗?”

“报告,还没有!”

“继续联系!”

“是!”


“看来鬼子要宿营了。我们晚上是不是搞他们一下?”张杰跃跃欲试。

“不但要搞,还要搞他个大的。他们不是执着吗?既然来了就别回去了。”郎朗冷冷的笑了一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