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一部 入世 第二十四章 伏击(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二十四章伏击(二)


这次伏击战由郎朗为前敌指挥。他率领1营和涞源、易县支队近3千余人早早在陈家峪两侧的山上埋伏下。具体部署是:涞源、易县支队在两侧山梁伏击,1营负责扎口。先期已经将日军地面侦察部队歼灭,并以侦察部队的名义向本部发回报告。


山口大队浩浩荡荡开进了伏击圈,既没有火力侦查,也没有派出斥候。

“山口君,此地非常适合伏击,我们是否?”野尻中佐不无担心。

“野尻君,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别忘了,我们是在支那作战。哈哈…”山口的笑声嘎然而止,而且永远也没有机会继续了。在12.7mm狙击步枪子弹的作用下,他的头部像一个爆裂的西瓜,整个身体被强大的冲击力带到马下。野尻中佐几乎在同时感觉自己的胸部如遭雷击,像树叶一样飘到空中。接下来,由特区工兵预埋在公路两侧的定向地雷、以及出口山体上的高爆炸药同时起爆。巨大的石块立即堵住山口,行进中鬼子纷纷被定向地雷发射的钢珠击倒。埋伏在两侧山梁的迫击炮重点照顾,山口大队的炮连、重机枪连、运输连。一时间,山谷内硝烟弥漫枪炮声不绝。日军的确训练有素,突遭伏击而且大部分军官丧命的情况下。没有慌乱,活着的士兵纷纷隐蔽、还击。小野中佐非常幸运的躲过了狙击,他迅速隐蔽在一处山窝处,冷静的查看战场的情况。自从当兵以来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猛烈精准的火力。这到底是什么部队。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妙,兵力无法展开,被对方的活力压制住了。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后果不堪设想。他想通过电台联系其他中队,可是怎么也联系不上。他一边派传令兵联络其他中队,一面命令川崎小队、木村小队向对面山梁发起进攻。经过很短的时间,鬼子兵们就在下级军官和士官的组织下,向两侧山梁发起进攻。

郎朗放下望远镜,对鬼子兵顽强的战斗力有了深刻认识。

川崎带领他的小队,呈散兵队形向山顶攻击前进。立即遭到猛烈而又精准火力打击。掷弹筒刚刚架好,就遭到枪榴弹袭击。不仅如此机枪手、士官等纷纷遭到精准狙击或者枪榴弹攻击。一个50多人的小队还没有到达攻击位置就折损近半。川崎头一次感觉自己不会打仗了。不过他的困惑没有经过多长时间,身体就被两发大口径狙击子弹打的支离破碎。小野看到攻击受挫,士兵们纷纷被压制在山坡无法前进。接连又试了两次进攻都以失败告终。此时,天空中传来自己盼望已久的飞机轰鸣声。可是当他看到飞机时,他们已经拖着黑烟哀鸣着跌向远方的群山。原来为了加强伏击部队的防空能力,特区向该地区秘密派了6个单兵防空导弹小组。这一次小野感到的是彻骨的寒冷,他不论如何也想不通,原本不堪一击的支那人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强悍。经过与其他残存的军官短暂的讨论,决定集中全部兵力向易县方向突围。这个看似简单的任务,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因为兵力根本无法集中。稍有动作迎接他们的不是密集的子弹就是猛烈的炮火。就在小野进退维谷的时候,山梁上突然响起刺耳的冲锋号声,紧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炮火声、呐喊声。伴随着这些声音的是猛虎下山般的身穿花花绿绿衣服的战士。几乎每一个鬼子都感到巨大的恐惧向自己袭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发僵、颤抖。凡是试图抵抗的立即被击毙,那些想拉响手榴弹与对方同归于尽的鬼子更是被打成蜂窝。不仅如此,他们向每个倒在地上的不论是尸体还是伤兵都补上至少一枪。小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啊!冷酷、残忍、彪悍。远处突然传来如滚雷般马蹄声,把鬼子们最后残存的抵抗意志踏个粉碎。没有炮火支援的轻装步兵面对骑兵的冲击,结果可想而知。一点红带领她的骑兵连向山谷中掩杀过来。她始终冲在队伍的最前面,这群原本是悍匪的骑兵们,呼啸着、呐喊着、驰骋着。他们践踏敌人的身躯、猎杀敌人生命、吞噬敌人意志。郎朗他们这些来自现代的战士,无不被这一幕深深的震撼着、冲击着,血在身体里的渐渐的沸腾。尤其是一些初上战场的人,恐惧和兴奋轮番噬咬着他们的神经。

战场渐渐平静下来。初冬的太阳似乎也不愿意再看人们的相互残杀,将自己的身体深深埋在群山后面。

战前郎朗等人对战士的教导1、不要在战场上救助敌方伤员,严防他们反击;2、不要轻信任何倒在地上的人形物体,防止被他们反击;3、不要在战场上轻信放下武器投降的敌人,他们会在你转过身的时候偷袭你。对这三条战士们理解成:在战场上要想保命,如有可能最好要对你视野中一切对方人形物体补上一枪。因此,这次战役只俘虏了15人。这15名幸运儿,无不身负重伤,回到驻地最终只活了5人。

“此次伏击战,全歼日军山口大队1020人,俘虏5人。击落敌机2架。缴获野炮1门(可修复1门),掷弹筒10具,重机枪4挺(可修复3挺),轻机枪6挺,(可修复4挺),步枪587支(可修复129支)。炮弹、子弹若干。骡马65匹。我军重伤8人、轻伤187人(包括扭伤、摔伤)”

“这仗打得不错。”李华雄看到这份近乎完美的战报只是淡淡一笑。“各参战部队发扬连续作战精神,立即夺取易县县城。消灭涞水、定兴、高碑店可能增援之敌。”


“森田联队长阁下,我部在易县以西35公里处遭到敌方优势兵力攻击,军情紧急,请速救援。山口阳之。”

“巴嘎!”森田范正大佐愤怒地将这份伪造的电报摔在桌上。“山口这个只会说大话的家伙。命令:驻涞水水源大队、定兴酒井大队火速增援。”命令发布后,他立即将战报上报给旅团长酒井隆少将。酒井隆大吃一惊,连说了两遍“怎么可能?”此地哪有这么强的军事力量存在?那些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虽然进行过袭击骚扰,但是都是对非战斗部队进行。凭借他们的装备和训练水平是不可能对战斗部队构成巨大威胁的。酒井隆不敢迟疑,立即报告给土肥原。


“酒井君,立即取消该作战命令!”

“军团长阁下,难道?”土肥原似乎能看到他疑惑的神情。

“坂本君,除了这份求援电报你还接到过其它电报吗?”

“没有。电台也联系不上。”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如果不是山口大队已经被歼灭,就是敌人发来的假电报。还用我解释吗?”土肥原加重语气。

“山口大队已经被歼灭?这不可能。”

“怎么?你还有更好的解释吗?”

“阁下,支那人哪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我们一个大队经常追着他们一个师跑。在本地根本就不可能有战斗力如此强大的军事力量存在。因此,”

“酒井君,请你注意那种情况是在平原而不是在山地作战。命令水源大队和酒井大队,明日天亮后再向易县运动。切忌轻敌。要珍惜帝国军人的名誉和生命!”

“嗨!酒井受教了。”


当特别小组的成员们听说郎朗要亲自带领小组中的特战队员进城执行任务,大家都坚决反对。“我们特别小组从特区出来开展工作,建立武装,目的是什么?说白了就是建立前进基地,为特区对外释放能量、兵力提供一个通道。我们必须尽全力完成这项任务。”

“现在你的身份是这只武装力量主官,而不是前特战队员。你要清楚自己的的位置。”凌厉在原部队就和郎朗是很好的搭档彼此非常了解。

“我们在原时空、在特区都是不起眼的小人物。既然老天给了我们一个建功立业、实现自己人生价值机会,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即便是现在,我还没到远离前线指挥的地步。好了,这个问题我们不要再讨论了。”郎朗看着这些深谙特种作战的专家们严肃地说,“消耗战那不是我们的风格。军委已经批准了我们的作战计划。特战小组的任务就是潜入县城内,配合特战队作战。为特战队指示目标。易县支队、阜县机枪连、迫击炮连(来源支队已经退回来源上屯防止灵丘方向至敌进犯)埋伏在易县城外,配合作战。如果城内未得手,立即进行强攻。1、2、3连,绕过县城在易县涞水之间设置梯次阻击阵地,定兴支队在易县定兴之间设置阻击阵地。骑兵连作为预备队。”郎朗布置好以后将“包装”过的作战计划详细向一点红做了解释和说明。一听说郎朗又要只身涉险,一点红说什么也不干。

“二弟,没有你就没有山寨弟兄们的今天。万一你有什么差池,你让俺怎么办?你带来的骄兵悍将俺可管不了。”

“大当家的放心。咱不会有事的。再说弟兄们是为了抗日才聚到咱这大旗下面。只要我们坚持抗日,队伍会越来越大的。”

“要去俺和你一起去!”一点红以不容商量的口气说。

“那不行”郎朗可不想让一点红看到特战队员们的身影,“弟兄们离不开你……”

在一番艰苦的思想政治工作之后,一点红终于勉强同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