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生命。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崇敬的是谁?大多数人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英雄。的确,数千年的文明史诞生了无数的英雄。年幼时,开天辟地的盘古、逐日的夸父、射日的后羿、治水的大禹…是男孩枕边的故事;少年时,牧羊的苏武、鞠躬尽瘁的诸葛亮、精忠报国的岳飞、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伴着我们成长;张思德、罗盛教、焦裕禄、孔繁森他们用生命诠释了对人民的爱对共和国那无限的忠诚…历史记住了无数的英雄,历史也淡忘了更多的名字。

1938年1月,日寇调遣16个师团共计23万兵力,沿津浦铁路一南一北,分两路夹击战略重地徐州。在淮河边的一个阵地上日寇发现了一具用铁链锁在重机枪上的中国士兵的遗体,他们无比兴奋的得出“中国军人是被督战队锁住作战”的结论并企图通过媒体大肆渲染。当幸存的数名重伤员告诉他们:这是我们的机枪班长,在全连兄弟们的面前他用铁链把自己锁在重机枪上,把钥匙扔进了愤怒的淮河…这就是我们民族的气节、这就是无名的英雄。

大家一定不会淡忘5.12这场震惊世界的灾难无数人家园被毁、无数人痛失亲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更多的人义无反顾加入抗震救灾的战斗。在这场战斗中我们记住了痛失亲人仍坚持战斗的蒋敏、被誉为“警察妈妈”的蒋小娟…同时我们应当记住还有更多:

12日下午2时28分,都江堰太平街民警邓波突然感到办公楼在剧烈摇晃。他跑到院子里,看到不远处有楼房正在垮塌,巨大的声响伴着人们的哭喊声传入耳中。这时,领导发来指示,邓波等几人留守派出所看管枪支等,其它民警上街维持秩序、疏散群众。“邓波,你爱人来了!”一位同事大喊了一声。“当时,我还以为是她胆小,跑来‘贴’我来了……。”回忆起这一幕,邓波的眼神黯淡了下去。邓波的爱人张娟早已哭得满面泪痕:“娃娃被压着了,走了……”只说完这句,张娟就昏了过去。从苏醒过来的张娟断断续续地哭诉中,邓波得知,地震发生时,6岁的儿子邓沛正在幼儿园双层床的下铺睡午觉。床垮了,正好压在孩子胸口……。当在上班的张娟匆匆跑到幼儿园,又追到医院,最终在幼儿园外的草坪上找到身上盖着一块白布的儿子……。孩子走了,但邓波不能离开岗位。他牢记着上级交给的任务:看守所里的枪支。于是,邓波把孩子小小的身体抱在怀中,和妻子在派出所度过了无眠的一夜。和很多父亲一样,邓波说起自己的儿子滔滔不绝:“这个娃娃懂礼貌得很,又不怯生,周围邻居都说他乖……眼看就要上小学了,他整天说,要在太平街小学上小学,中午可以到爸爸那里吃饭。”也许邓波的心中,儿子还没有走,还在等他下班……

朱伟飞是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的交警,明年将要退休。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正在部队服役的朱伟飞参加过救援工作。而他的儿子朱一梦现在正在四川汶川白花镇参加抗震救援工作。

父亲昔日唐山救援,儿子如今汶川抗灾,在儿子奔赴灾区的那个晚上,老交警朱伟飞写下了这样一封家书:

今夜,我知道自己将彻夜难眠,那是兴奋、焦虑、感慨的复杂心情,更是一个父亲为儿子的成长感到骄傲和自豪。想起32年前的情景,和今天是何其相似。1976年7月28日,当还是人民子弟兵的我从凌晨4点的那次地动山摇中清醒过来后,我也和你一样地义无反顾,二话没说就踏上了去唐山的征程-那座已经被地震摧毁、成为一片废墟的城市。那一次,爸爸用行动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今天,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实现当初举起右手许下的庄严承诺。

勇敢地去吧,孩子!到灾区最需要你们的地方去!虽然你从警不到半年,但这是你的职责。这是一个警察的职责,更是一个警察的光荣,爸爸会一直支持你,也会默默地祈祷,期盼着你能够完成使命,平安归来。

请告诉我,今天,谁是英雄?

我亲爱的战友,你们就是英雄。当你在田间地头为群众排忧解难、当你在三尺岗台挥汗如雨、当你在千里之外追凶缉逃、当你在午夜吻别孩子、当你轻轻地经过双亲的门前…因为你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人民警察”。如果说平安是一条路,警察就是铺路石;如果说和谐是一座城,警察就是那筑城的砖。因为,只要共和国需要,我们愿将那无价的生命毫不犹豫的换作那英雄的无名。用我们的赤诚去铸就共和国的平安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