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一部 入世 第二十一章 手段(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何守义传来消息:明日吴敬之将到何守义家赴宴。

次日,一点红和郎朗准时赴宴。

“一点红,久闻大名,最近可是风生水起啊!”吴敬之一袭黑色中山装微胖,白净的脸上一副金丝边眼镜,“不知贵部今后有什么打算?”吴敬之开门见山。

“我们现在叫抗日救国军阜县支队,这位是我们的郎支队长”

“失敬失敬!”吴敬之向郎朗拱手,郎朗还礼后说:“吴县长从我们的名字中就可以看出我们的目标和方向。倒是不知吴县长今后作何打算?”

“不瞒二位,鄙人如今恬为县长,也是想保全一方百姓,免为倭寇荼毒。兄弟早年追随中山先生,致力于富国强民,想想今天真是愧对先生。党内充斥蝇营狗苟之辈,倭寇未现官吏们却至国家于不顾国家和人民于不顾,望风而逃,真令人羞愧。既然二位有志于保家卫国,兄弟愿意与二位共赴国难。”

郎朗和一点红对望了一眼,然后对吴敬之说:“吴县长咱们也正有此意,我等报国无门,还望吴县长成全。”

“好!好啊!我中华要是多一点二位这样的人又何至于此。”吴敬之端起酒杯,“来,为抗战干一杯。”

随后两天,经过向特区请示,郎朗与吴敬之达成协议,郎朗率队伍接管阜县防务。县保安团划归郎朗统辖,打乱建制后新组建了3营。与此同时,群众小组成员广泛发动群众,成立的各种群众组织渐渐走向前台开展工作。开始的时候吴敬之对此不以为然,但是通过郎朗的工作,以及各组织富有成效工作,他的态度渐渐改变。阜县抗日救国促进会替代了本已瘫痪的县政府。由吴敬之任会长,原凌厉所在群众小组组长岳子辉任副会长。小组其他成员,一部分在促进会工作,另一部分则被抽调到其他地方继续开展工作。

与此同时,其他小组也在平汉路以西山地地区以各种旗号广泛开展工作。渐渐控制了涞源、易县、满城、完县、唐县、曲阳等广大山地和丘陵地区。成立了各种各样的名号抗日救亡组织。


在此期间,前辈们也在积极开展群众工作。可是他们渐渐发现,原先屡试不爽的群众工作方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现在这工作真难开展。”副连长陈老铁正在向梁东华汇报,“就说张村吧!那可是咱们的堡垒村,这些人一到,放几场电影再加上挂上而是几张照片,起到的作用与咱们快板书、顺口溜简直不能比。老乡们更喜欢这种样式。再说咱们会的、做的人家一样不少。老乡家的水人家挑了,活儿人家干了。虽然动作笨点儿,但是感情一点不假。人家还有先生(医生),有个头疼脑热的人家药到病除。在咱们看来那么稀罕的西药,人家就像施肥一样大把的撒。人家个个识文断字,道理人家也会讲,不仅教育了群众而且还给老乡们带来乐儿。几个人搬把椅子就表演什么小品,把大道理让老乡们乐着就接受了。人家也看不出恶意,每次见面都笑脸相迎。想学习,人家教;要资料,人家给。病了不仅给治而且还送药。只要咱们不跟踪人家,摸人家的底,人家总是这样。再说俺也实在丢不起那人,每回跟踪人家不是跟丢了,就是被人家逮住。逮住之后,人家不打不骂,请你吃顿饭,给你检查一下身体,不舒服还给些药,客客气气送你走人。每次都这样,前两天俺又被逮住了,你猜人家怎么说?人家还乐着对俺说:“哎呦,又来了,最近身体怎么样啊!嗓子还疼不疼,记住按时吃药,少吃咸,多喝水,千万….”弄得自己像是找先生复查,再厚的脸皮也受不了这个。梁政委下次你换别人吧!俺实在是…”

梁华东听完了也是一筹莫展。自己受上级指派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本来一切正常发展的也不错。可是自从在一点红那里遇到那几个“东北军”之后,工作就陷入被动。发展武装,每次都落在一点红后面。发动群众,又遇到一群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人。想争取他们,结果自己的几个骨干被人家争取了。想查清楚他们的底细,明着来人家笑脸相迎,暗着去人家笑脸相送。小刘是队伍的侦查骨干,却连连失手。想想自己也是老革命了,高蠡暴动前自己就入党了。发动群众是自己的强项。可现在…想到这里他不禁摇摇头。

郎朗带领的一点红的班底,现在已经发展到2千多人了,都开快赶上边区的总兵力了。最近成立了什么抗日救国促进会。他绝不可能是东北军那么简单。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从哪儿来?他们应该有很强大的财力支持,那些发动群众的人,每人都配有驳壳枪,电影机、幻灯机还有药品。其他那些各色武装的武器也较为精良,而且有枪率几乎百分百。这是很了不得的事,这是主力部队都做不到。可是到底谁支持他们?必须把这些情况向上级汇报引起上级的重视。

来自各地方的情报渐渐汇集在ZG平汉线省委书记林俊手上。(史实: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保属特委南移石家庄。随后,根据中共北方局的指示,在保属特委的基础上,成立了中共平汉线省委,负责统一领导河北省中部地区党的工作。10月10日石家庄失守后,冀中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战略区。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中共北方局决定将保东、保南两特委合并组成保属省委,指派张君为书记。附录说明:按照小说发展的位置,梁东华应向晋察冀边区汇报,但是此时晋察冀边区还未成立。)

“一段时间以来,在平汉路两侧尤其是西侧出现了一些身份不明的人,不论在发动群众方面,还是在发展武装方面都在事实上和我们进行激烈的竞争。”林俊看着这些与自己从血与火中一路走来的战友们,不无忧虑地说,“最近我们得到情报,在津浦路两侧也出现了类似情况。他们打着各种抗日救国的旗号,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工作进展。综合各种情况分析,他们应该是有联系、有组织的,应该出自同一组织。其特点是:1、组织严密、装备精良;2、政治手段娴熟,个人军事技能强悍,拥有多方面的技术人员;3、保密工作缜密,容易接近,极难打入他们内部。4、政治面目不清,肯定不是国军方面,但也不同于我们见过其他杂色武装和政治派别。他们除宣传抗战救国和国家民族意识之外,不宣扬意识形态,也没有发展组织成员迹象。4、发动群众和收编武装手法与我们类似,但是应该承认,效率比我们高,效果比我们好。5、每个人都有很高的文化素养,受教育程度较高。6、他们不发展党员他们应该具有强大的财力支持,但来源不明。我们面对的就是这样一批高素质人员。如果与我们为敌后果极其严重。因此,各地党组织要密切关注他们的动向,想尽一切办法搞清楚他们的背景、企图。”


随着所控区域的扩大,在经济方面经过特区批准,决定在所控区域内不实行25减租、减息(地租、利息减少百分之二十五)等政策,而是由各抗日救亡组织(促进会)出面租种辖区内所有土地。

地租方面的具体措施:

1、促进会与控制区域内所有土地所有者达成土地租种协议。即,在不改变土地所有权的前提下,由促进会为承租方,在扣除掉百分之十税负后,按照往年成例加1成向出租方缴纳地租(实物或货币)。

2、促进会雇佣无地农民统一租种土地,按照往年成例减1成向促进会缴纳地租。但是必须使用促进会统一提供种子等农业生产资料,采用促进会耕种方法。由粮食增产部分百分之四十作为补偿,如果没有增产则无需偿还。

3、自耕农缴纳税负为百分之十。自愿选择是否使用促进会提供的生产资料。

4、租期暂定为2年,第一年如果不能兑现则合约自动解除,反之,租期延长为5年。促进会以土地税收做担保。

这样,既不损害双方利益,在分别提高双方收入,尤其是农民收入的基础上,拆分重组雇用关系,从而缓解了双方的阶级矛盾。

这个方案出台后,没有人相信能够实现。但是不论是地主、富农等有产者,还是无产农民都乐于接受,那些自耕农还准备看笑话。原因很简单,地还是那些地,人还是那些人,活儿还是那些活儿,你促进会又不是神仙,还能凭空变出粮食不成。不过就算实现不了,自己也不会失去什么。

吴敬之对这项举措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在郎朗及其他会员坚持下,表示可以试一试。真不知道他们还要出多少妖蛾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