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二十章 端倪


“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啊!瞧把你高兴的。”李华雄看到王天浩一脸兴奋,不觉心情也放松了下来。作为军队的最高主管,肩上的胆子太重了。繁重的工作让他每天疲惫不堪。几乎每个来找他的人都会带来各种各样难缠棘手的问题。以大哥的城府,难得喜怒形于色。肯定是什么喜事儿,而且不小。

“天浩还是你说吧!”刘远洋眼中含笑。

“是这样。QQ香港——东南亚支队与陈嘉G先生进行初步接触,并且和马来亚华侨各界抗敌后援会、新加坡华侨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等爱国华侨组织建立了联系。就目前情况来说比较顺利。我想亲自到南洋走一趟,与陈先生商谈合作事宜。如果顺利对于我们的发展将极为有利。”王天浩又堆起笑容,“设想一下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成为不折不扣的华侨,真正的海归!我们发展的政治瓶颈问题就能得到解决。”

“这样会不会太冒险?”李华雄不无忧虑,“你想没想过,万一泄密的后果?”

“不论从历史上还是现实中我们的了解,陈嘉G都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当然,我不会坦诚到全部据实相告,适当的包装总还是需要的。”


“大哥什么意见?”李华雄转向刘远洋问道。

“我基本同意,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将会处处受制。这个险值得一冒。”

“那好吧!”

“还有一点,”王天浩继续说,“我希望三嫂能和我同行。毕竟在对外事务方面只有她才是专家。三哥和嫂子已经同意了。”看到刘远洋和李华雄迟疑,王天浩赶紧补充了一句。

“那好,我同意!但是要保证的安全!”刘远洋点点头。

“这方面我来安排。一定要小心!”

“华雄,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山?”刘远洋话题一转。

“最少还需要1个月的准备时间。”看着刘远洋失望神情李华雄也很无奈,“首先,部队刚刚改编,不论是人与人之间,还是人与武器之间都需要磨合时间;其次,外部环境还不成熟,我们没有前进基地。最后,就目前的后勤状况,还不能支撑一场大规模高强度作战的需要。这些都需要时间。”

“现在我们向特区外派出多少部队?”刘远洋继续问。

“在身份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我们只能利用特别小组发展作掩护,成一定规模的向外派出部队。我们现在共向特区外派出2个营左右的兵力,随着我们所控区域的增加,部队将迅速扩大。拟再派出了2-3个营的兵力。”

“能不能再快一些?”刘远扬深深的忧虑“我们的粮食支持不了多长时间,有些生产处于半停产状态。特区经济不容乐观。”

“这些我都明白,但是一支缺乏后勤保障的部队仓促上阵的部队,结局是可以预想的。我们这些的指战员就连最普通的战士,其蕴藏的价值都是难于估量的。虽然战争伤亡是不能避免的,但是我们没有必要承受不必要的损失。1个月已经是我们能承受的最短的时间。”

“那么,能否增加加投放部队的数量和速度。”刘远洋理解李华雄的无奈地不觉叹了口气。

“这个问题,要看特别小组的发展进度而定。否则事得其反。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一点作为都没有。既然现在我们有华侨身份,我们就可以向外面派出大批科技教育人员。进行初步的建设。”李华雄摇了摇头。

“我看可以。天浩你来做这件事。筑巢计划准备得怎么样了?”刘远洋对那条游弋在南太平洋的 “大鱼”的关注程度一点也不比李华雄低。

“前期的侦查和训练工作已经全面展开。筑巢计划将根据出山情况,确定开始时间。基地内有一座小型核电站,有核燃料储备。博南部长说在不影响核电站正常运转的前提下,可以为潜艇加注2至3次燃料。如果关闭核电站,可以为潜艇加注6次至8次。在目前情况下保持核电站运行没有必要所以从转移后就已经关闭。一批潜艇急需电子元器件已经运抵,潜艇的战斗力得到一定恢复,自身安全能够保障。”


大王庄。何守义家。

何守义一听说郎朗来了,连忙迎出客厅。

“二当家的有何差遣,进之(何守义的字)愿校犬马之力。”何守义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土财主。这些日子一点红绺子的所作所为,使他渐渐感觉出这股土匪不仅仅是土匪那么简单。

“何先生,上次我和你谈的事情不知道你想得怎么样了?”浏览单刀直入。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说实话原以为仅说说而已。进之本想守住这份家业,可是看到倭寇兽性,我才知道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覆巢之下,岂有安卵。即便二当家的不来,我近期也会找你。只要是对抗战有利的事,何某即便陪上身家性命也在所不辞。”

看着凛凛然的何守义,郎朗还真不敢相信这就是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何守义吗?

“二当家的不要奇怪”和收益也看出了他的心思,“何某在这些日子看了一些,奥,倭寇兽性的纪录片,真乃义愤填膺。何某也曾读过几年圣贤书也是中华子孙。虽然不能上阵杀敌,但是贵部只要真心抗日,何某不惜毁家以支持。”

“何先生,朗某真是肃然起敬。当此国难之时,太需要像何先生这样的志士仁人。我这次来就是希望何先生能够站出来为国家民族做些事。”

“还望明示。”

“现任县长吴敬之,何先生认识吗?”

“认识,但没有什么深交。自从保定沦陷后,原中央派来的县长一众人就跑了。吴敬之自任县长,还组建了一个保安团。不知道日本人真来了会怎么样?”

“咱们很想结识一下。毕竟能够参加抗战的人越多越好。”

“好。进之尽力周全。”

“有劳了。”

从何守义家出来,郎朗感觉舌头都累了。


郎朗来到一点红的房间。这些日子两个人都忙,很少有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一点红冷不丁和郎朗独处内心还略有些紧张。

“二弟有什么事儿”

一点红的变化那能逃脱郎朗的眼睛呢!看着她做小女儿状的媚态,让郎朗很有些惊艳的感觉。

“你知道我这次下山发现什么了吗?”郎朗故作神秘。

“说来听听”一点红还在为刚才的失态懊悔。

“我找到了以前一个队伍里的兄弟。这还不算,他们发现了可能是阎老西藏在山里的一处秘密军火库。这对我们今后的抗战太有利了。 ”

“那可太好了。”一点红大喜。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有枪几乎就有一切。“咱们什么时候把军火弄出来?”

“明天,他们就上山投奔咱们来了。这件事务必要保密。”郎朗毫不脸红的说。

“当然。不过咱们的粮草很成问题啊!”一点红脸上渐有忧色。

“何守义答应帮咱们筹措一批。”

“二弟咱们山寨真是多亏你了。”一点红对这个二弟的敬佩又加了一层。


特区派出的部队已经到了。他把两个连派给瓮谷出口附近的凌厉,一方面保护瓮谷安全,另一方面进行必要的建设。另一个连带上山。三位连长一个是他老乡孙俊,另两个连长高旭、李杰和他曾是一个营的战友。这次能出特区三个连长的嘴都笑歪了。什么官带什么兵,四佰多号人如同过年一样。

孙俊的连上山之后,把一点红高兴坏了。郎朗谎称是当年东北军的战友,反正孙俊东北话说的刚刚的。山寨的部队被分到孙俊和李杰队伍里。孙俊和李杰的到来加速了山寨部队正规化建设。毕竟是正规王牌野战部队出身,从进攻、防守的队形到火力配置、运用,再到常规军事训练都一丝不苟。郎朗他们腾出更多的时间收编周边的各色武装和进行群众工作。


训练基本合格的组成1个加强营,

1个直属骑兵连连长由副营长一点红兼任

1个直属机枪连,3个重机排,1个弹药排。18挺重机枪(改进版九二式重机枪,重量由55.3 kg降至32.8公斤,供弹方式由30发保弹板改为100发弹链。),

1个直属迫击炮连,3个炮排,1个弹药排。12门90毫米迫击炮(W84式82毫米迫击炮基础上增加口径,以适应日本90毫米口径炮弹。重量略比82迫击炮重[原全重38.5公斤,现40公斤],却远较日本同口径97式159.0 kg轻,射程比82迫击炮近[原最远4700米,现3900米]比97式3800 m远50米)。

1个直属连。包括:侦察排、通信排、支援排、卫生排、运输排(2个)。

1个教导队(临时编制,包括教官和训练未合格的战士。)

3个步兵连。

连辖:

连部, 4个步兵排,1个18人火力加强班(4个迫击炮小组,每组2人,共4门63-1式60毫米迫击炮;1个榴弹发射组4人,装备1部LG3型40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1个6人弹药支援组,每人1把毛瑟自卫手枪)、1个炊事班6人,

排辖:正副排长、狙击组(2名,1名狙击手、1名观察手,配备12.7mm大口径狙击步枪)、卫生员(2名)、3个班

每班12人,2挺减轻重量九六式轻机枪;8枝改良版38式步枪(10发弹舱、截短枪支长度、改装枪口使之可发射90式40mm枪榴弹);1名神枪手,(配备加装瞄准镜的38式步枪);1名榴弹枪射手(配备半自动榴弹发射器)

另外,郎朗命令所有人员都将身上的衣服染成迷彩。刚开始人们都不理解,可是通过训练之后才发现这土迷彩非常有效。藏在山林中很难被发现。郎朗这也是为以后换装造点声势。以免以后换装显得太突兀。

(2周后,凌厉告知郎朗,整训工作基本结束,遂以投奔的形式与郎朗“靠窑”,1连划归凌厉,成立2营,正式更名为抗日救国军阜平支队队长郎朗、副队长吴白露,参谋长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