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一部 入世 第十七章 复仇

李天骄龙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十七章 复仇

“痛快!痛快!”

“这么多年,还头一次这么痛快!”

“多亏咱们的二当家的!”

“来来,咱们再敬二当家一碗!”


这次战斗,可以说是一点红打的最痛快的一仗。打死30多人。俘虏70多人,缴获马85匹,三八大盖儿80多条,盒子炮8只,子弹3000多发。这次可算是发了。她是真服了郎朗这几个人,不光枪法好、身手好,而且还足智多谋。郎朗当之无愧是二当家的。


“以二当家的身手,在队伍里怎么也能混个团长营长什么的,怎么想起落草了呢?”刘老四不紧不慢和郎朗聊着。这个老家伙够难缠的。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是不能露的。“不瞒军师说,咱们兄弟性子太直,不着长官待见。况且,少帅兵谏之后咱们东北军的老少爷们都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主。真憋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回老家去。”说到这里郎朗不禁想起家里的父母和妹妹,眼睛瞬间湿润了,忙喝口酒掩饰。这些是瞒不过刘老四这个老江湖的。“一听说打鬼子,弟兄们都是摩拳擦掌,可是长官连鬼子的面都没有见到命令撤退,心里别提多憋屈了。再撤就到河南了,我们几个一商量就跑了出来。自己拉队伍打鬼子。”

“二弟,这次多亏你了。来!大姐敬你一碗!”一点红略带醉意,面若桃花,应其中带了几分妩媚。郎朗不禁呆了呆。连忙举起酒碗,“大姐收留之恩,俺没齿不忘!”说完,一饮而尽。


第二天,郎朗头疼欲裂,宿醉太难受了。刘浩、杨子谦、林辉、关翔、李飞陆续都到了。

“头!”

“嘘”郎朗立即打断刘浩,他也立即明白了吐了吐舌头,“以后一定要注意。我们并没安全,刘老四对我们还是不放心。”

“我看那个一点红对你好像有点意思”刘浩和那哥俩都坏坏的笑。

“滚,在胡说我弄死你!”

“真的,我也看出来了”林辉凑趣。迅捷的躲过郎朗的夺命脚。

“下一步我们怎么办?”杨子谦正色道。

“看来我们必须要消灭黄皮子的保安团。一方面可以扩大队伍,另一方面黄皮子与一点红有杀父之仇,消灭了他我们就散站住脚了。”郎朗看到自己的计划得到认同后,“我现在去找一点红。”


“丫头,这几个人不是咱们能留得住的。而且我担心万一以后客大欺店,鸠占鹊巢,我们不得不防啊!”刘老四不无忧色。

“俺明白。”

“爹老了,可你还年轻。怎么打算你自己拿主意吧!”

“爹,如果他们真能替我报了杀父之仇。就算把山寨给他也没什么。”

“我看没准还得搭上个人吧!哈哈”

“爹,看你。。。。。”一点红低下羞红的脸。


在一点红的坚持下,郎朗没有办法,只能把她带上。也是,谁不想手刃自己的仇人呢?另外,一点红也好奇,想看看郎朗怎么能凭几个人的力量做了黄皮子。他们每人两只盒子炮在天黑之前终于到了大王庄。这次出来可是真让一点红大跌眼镜,原来郎朗几个人都不会骑马,只能靠自己的腿了。所以,他们先出发。老三带领30名土匪殿后。

黄皮子在大王庄地主何守义家搂着他的小老婆喝酒。何守义强压心头怒火。这是什么世道啊,不仅陪着笑,还得搭上老婆。

“一点红出息了,一下子折了这么多兄弟。老二你说怎么办?”黄皮子一边捏着何守义小老婆的奶子,一边问老二孙有德。

“大哥,看来我们是让王狗子和一点红合伙算计了。她那个地方易守难攻,如果没有内应,咱们真不好对付他们。”

“我倒是觉得王狗子是真心投靠我们,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不过听他说,一点红已经快弹尽粮绝了。怎么突然厉害了。”

“听说GC党想收了他们,会不会是他们帮忙。”

“他们?穷得连裤子都快穿不上了,拿什么帮她。真想不通。”

“咱们下一步怎么办?就这么算了?”

“算了?何大哥兄弟有一件事还得麻烦一下。”

“大当家的,不,黄团长,有什么吩咐,何某一定效劳!”

心里早就骂了他千百遍。尤其是看着那个小贱货像没了骨头瘫软在黄皮子怀里,他恨不得一脚踢死她。

“明天,你放出风,给城里皇军送一批粮食。我就不信一点红不上当。”何守义真是黄皮子八辈祖宗都挨个问候了一遍。没办法,本来他就是这一带的悍匪,现在有投靠了日本人,自己那里惹得起啊。

连忙一边擦汗,一面同意。

“何大哥,别心疼,事成之后,我向皇军保荐你当个乡长、镇长的。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不敢不敢!”


深夜,远处的大王庄没有一点灯火,就像一片鬼域。

郎朗等人,离开土匪大队人马,径直向大王庄摸去。村口的哨兵抱着枪缩在一推秫秸杆里鼾声大作。郎朗把他踢醒,“他妈的”忽然感觉额头顶在枪口上,“好汉饶命!”

“只要你说实话我保你不死”郎朗狠狠地说。

“我一定说实话。”

没费什么劲,郎朗就了解清楚了村内的情况。他拧断了哨兵的脖子后,和其他几人核实了情况。看来哨兵没有撒谎。一点红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可是看到郎朗杀人的手法,还是心头大骇。不在于他不守所谓的信用,而是他杀人的手法太干净利落太娴熟,这是长期训练的结果。他到底是什么人?杀人自己也不是没杀过,可是这么简洁的手法。一点红隐隐感觉害怕。

郎朗他们又连续解决了几个哨兵之后,通知村外面的老三。老三带领土匪把保安团在王家大院外面驻扎的三个点控制住。还在睡梦中的保安团乖乖的缴了械,控制了起来。经过审问,得知黄皮子带着8个贴身护卫在何家大院。郎朗等人渐渐靠近了何家大院。何家院内漆黑一片。偶尔传出几声狗叫。郎朗向林辉、杨子谦打了个手势。二人迅速地窜上院墙并沿院墙相传出狗叫的地方冲去。郎朗和张洁一点红也纵身上了院墙,观察了一下,这是一座两进的院落,他示意一点红留在原处,就和刘浩从院墙上来到二进门儿。

两个哨兵躲在门洞里抽烟。

“老六怎么好像有动静。”

“没有啊,老三。管那么多呢,再过一会儿就该换岗了。”

“不对,我得看看。”说罢老三走出门洞,突然他感觉脖子一紧身体就离地了。原来,郎朗用双脚倒钩在房顶,从专用匕首把内,抽出一条极细但是韧性极好丝线套住他的脖子。

老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感觉脖子上凉了一下, “动一动宰了你!”在朗朗解决老三的同时刘浩的匕首也按上老三的脖子。“好汉饶命!饶命!”“黄皮子在哪个屋?指给我。”老三刚想说话,突然觉得匕首压力更大了,识趣的用手指了指正房方向。脖子处立刻传来丝丝的声音,他拼命想用手捂住,可是力气从身体里一迅速地消失了。二人将尸体轻轻地放在地上。林辉、杨子谦把狗解决完以后就迅速来到两侧的厢房的门前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东厢房四人,西厢房两人。示意郎朗后,张洁来到东厢房门前。他们三人分别解决里面的人。李飞、关翔在二门门楼上上警戒。郎朗、和一点红则直奔正房。


黄皮子在道上混了这么久能有今天的势头,不是没有道理。虽然昨天喝酒有点多,但是门闩的拨动声还是惊醒了他。他不动声色的把两把盒子炮拎在手中,打开机头,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屋门。

门闩已经拨开,要是平常人只要一进门就会变成筛子。可是他偏偏遇到了郎朗。就他打开机头发出的轻微声音,立刻使郎朗警觉了起来。他一把把一点红拉到一边。作出收声的手势。郎朗的手紧紧抓住一点红的手腕,让一点红有一种过电的感觉。虽然自己生活在土匪窝,在男人堆里长大,可是至今还没有和男人有肌肤接触。加上立刻要手刃仇人的快感激动的一点红热血沸腾。寂静的夜晚他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郎朗可没有一点红这么多想法。屋内的人有了警觉,此时要是有一个强光手雷就好了。哪怕有颗手榴弹也好。林辉、杨子谦、张洁解决完敌人后来到正房。不用言语,多年的默契让他们知道是什么情况。郎朗做了个手势,林辉、杨子谦突然站起从窗户向里面盲射。与此同时郎朗和张洁一个低姿另一个翻滚进门,手枪同时开火。枪声一响,黄皮子就从床上滚落到地上,骚娘们的叫声暴露了位置,很快就变成了筛子。可是门口的火力太猛,压得他根本抬不起头来。枪声骤然停止郎朗和林辉的枪已经抵上黄皮子的头。

“好汉饶命!”惊吓加上寒冷令黄皮子体若筛糠。

“先把衣服穿上。”郎朗冷冷地说。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人是没有穿内裤的习惯的。黄皮子胡乱从炕上拽下被子围好。此时,林辉才把灯点上。

“黄皮子,你还认识我吗?”一点红银牙咬得喀吧喀吧响。双眼仿佛要冒出火来。

“少掌柜你老听 ,听我解释!”

“你还是向地下你的弟兄们解释吧!”说着一点红就开枪了。郎朗一把托住她的手腕,打偏了。

“你干什么?”一点红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