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去一趟印度:让我大吃一惊!图

我们于4月21日-30日考察了印度的蓝姆迦(Ramgarh)和利多(Ledo),一个位于印度内地加尔各答以西350多英里的恰尔肯德邦(Jharkhand);一个位于印度东北角的阿萨姆邦(Assam)的印度-缅甸边境。这两个在印度默默无闻的小镇,在中国的抗战历史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蓝姆迦是中国驻印军的训练中心。共有三万多中国士兵和数千名国内的中国军官在这里接收美国最新式的装备和现代化的系统训练,组成了击败日军的生力军——新一军和新六军。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在印度地图上都很难寻找的蓝姆迦,是中国封建积习浓厚的旧式军队成为现代化装备和思想的新式军队的摇篮。


照片说明:蓝姆迦中国远征军墓地


照片说明:蓝姆迦90岁的老农民回忆中国士兵训练的情况。


利多是为中国运送美国援华物资的史迪威公路的起点。十多万美国和中国工兵、印度和缅甸民工组成的劳动大军从这里披荆斩棘,在疾病肆虐、野兽出没和地质气候条件最困难的条件下开辟了一条现代公路,代替滇缅公路和驼峰航线,把中国匮乏的抗战物资送到了中国的最前线。


照片说明:


利多车站。照片上“LEDO”(利多)两个巨大的字母勾起了无数的中国和美


国老兵的回忆。旁边就是令他们朝思暮想的利多小镇的街道,过去这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如今极度萧条和冷清。


照片说明:世界著名的阿萨姆茶园的“茶族”。“茶族”是印度阿萨姆特有的一个新的“种群”,他们来自印度和周边比如缅甸、尼泊尔和孟加拉的不同的民族,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到这里的茶园在寻找工作。所以当地统称他们为“茶族”。


在印度期间,我们分别在上述两个地区各考察了三天。尽管困难重重,有的困难可以说


是不可逾越的,但是我们仍然获得了很大的成果,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一.前往蓝姆迦(Ramgarh)


1. 出发和到达的时间都是23:50分!!!


2009年4月21日23:50分,我们从昆明乘坐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班机到达了印度西部最大的城市加尔各答,而我们从昆明出发的时间也是21日的23:50分,不过到达的时间是印度的时间,从昆明出发的时间却是中国的时间。印度时间和中国时间的时差是两个半小时,而飞机飞行的时间正好也是两个半小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在同一个时间起飞,同一个时间达到1400多公里以外的目的地。


昆明机场的大牌子上写着加尔各答是“CALCUTTA”,结果到达这里却写着“KALKOKA”。这两个外文词都是加尔各答的意思,不过前者是英国人使用的,后者是印度人自己使用的。我并不知道其中的差别是什么,也许英国人的“Calcutta”里面含有一点殖民主义的味道。


我这是第二次来到这个伟大而又满目疮痍的城市了,一切都感到亲切熟悉。舱门一开,那种沾粘性和鱼腥味的热浪仍然扑面而来。


印度的早上,


我们下榻的酒店叫做Taj Bengal hotel .(泰姬孟加拉酒店)。相机镜头上有雾气。


酒店的“阿三”。


2. 考察的目的和成员的组成


我们的印度之旅是为了考察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驻印军蓝姆迦训练基地和史迪威公路的起点——印度阿萨姆邦的利多小镇。也就是中国的抗日战争的研究中两个最神秘莫测的地点,国内人士很少触及,战后这两个地方的情况国内外的报道非常的少。去年我和《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陈志文来考察时,由于时间太紧,各种阻碍,考察的收获并不很多。


考察组由凤凰电视台摄制组和云南贸易促进会联合组成。成员有贸促会的副秘书长谭云女士和翻译范娟娟女士(她们前期到达印度。我们出站时,她们两位正好在机场大厅来接我们)、凤凰电视台的编导曲韵女士和樊达先生、摄像韩伟先生、我是考察组的特邀顾问。


香港凤凰电视台几年前曾经拍摄了一部纪录片《中国远征军》,在国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编导就是曲韵。那次我和腾冲的李正也是顾问。大家合作的很愉快,所以这次再次合作。


云南贸促会一直在致力于促进中国(云南)和印度之间的经贸往来。中国和印度如同是睡在一张大床上、但是彼此并不交往的一对情侣!尽管两个近邻都是亚洲大国,又是新兴的高速发展的国家、同时这两个国家在世界上越来越起到了日益重要的作用,双方的经济发展和产业贸易各有优势。本来可以成为互补性很强的贸易伙伴,但是长期以来,双方的经贸往来尽管最近发展很快,但是仍然和双方的经济实力不相称。


云南贸促会正是看到了双方之间这个发展的巨大空间,所以近年来一直非常努力从事着增进交流,消除双方多年来因为隔阂和不往来造成的不信任和不了解,卓有成效地展开着自己的工作。贸促会的谭云女士在工作中,在印度朋友中也大力传播和宣传中印两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这段难得的历史,特别是宣传史迪威公路曾经把印度和中国联系起来的历史作用。


因此,云南贸促会的工作和凤凰台的制片、我的研究不谋而合,大家的共同目标,促使双方走到了一起。


3. 最后一分钟拿到签证


我们选择考察印度的时间刚好和印度的大选重叠,这样无形之间使得我们的印度之行增加了拿到签证的困难。印度驻广州的领事馆格外关注凤凰电视台人员的媒体身份,就要求他们到领事馆面试,这对以旅游者申请签证的人是不常见的事情。面试以后说是还要上报……这个时候面临我们的考察日期越来越近,如果我们不能按期进入印度,那么事先安排的考察计划,特别是和一些重要的印度相关人员的交流,出席一些重要活动就全部落空,这些活动和人员也没有时间专门再来接待我们。


在我们勉强可以按照原定计划访问印度的最后一分钟,仍然是通过贸促会的努力,我们终于拿到签证。为了遵守领事馆的规定,我们只好不带专业摄像机、取消原来安排的到一些敏感地区的旅行。


贸促会召开的吹风会。


4. 参加云南贸促会的活动


到达加尔各答的第二天,我们参加了贸促会在这里举行的一个吹风会,预告第二届南亚国家商品展和第四届中国-南亚商务论坛将在中国昆明召开(今年6月)。中国驻加尔各答领事毛先生和印度东部商会的各界商人人士出席了会议。


5. 前往蓝姆迦


当天晚上,我们前往火车站去兰契市。蓝姆迦就在兰契西北40公里。


本来坐火车是我印度之旅最向往的一个经历。印度的火车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许多媒体和个人都大谈自己在印度乘坐火车的伟大感受。第一次来时没有坐过火车,所以这次在制定计划时,我特意把坐火车列为一个内容。


4月23日,也就是明天是印度的大选,印度朋友告诫外国人不要离开酒店!!!说是可能遇到反政府的恐怖行动。


说着,就接到电话,说是我们要去的兰契(Ranchi)市的火车遭到了劫持!!!但是很快又释放了人质,事件平息了?!我们照样要去坐这个遭到劫持的火车去兰契。


我们到达车站


车站盛况


结果我才知道,在印度坐火车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而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系统工程!!


首先购买车票是实名制,也就是说车票上写着每一个乘客的真实姓名。而且车票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专门制作的和我们车票差不多的,而是和现在在机场用自己的身份证领取的电脑打印出来的一长串内容的车票,上面全部是英文,而且非常的复杂,没有一点火车旅游的专业知识和英文水平的话,那是绝对看不懂的。然后在车站的招牌上,直接把你乘坐火车的信息贴在上面。问题是如果车站大,那么你要准确无误地在无数这些的纸张找到你的名字,那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且大部分外国人根本就不知道可以在这样的地方找乘车的信息。


第二,印度的车站是全开放式的,也就是说,任何人随意可以直接就到月台上去了,并不分休息室和月台。这样,你寻找自己需要坐的火车的月台更加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了。当然,广播里也播送各个车次和月台的信息,但是如果你不懂英文或者不注意听怎么办?总之,收听广播绝对不是乘坐火车最可靠的办法。


第三,这样你就必须找本地人帮助了。一般可能是找到一个搬运工为你搬运行李,然后把车票给他,要他帮助寻找月台和你的列车。但是,他们也有找不到列车的时候。


加尔各答火车站,也许有100条轨道,能找到你自己的列车和座位,真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而且在那样40度的高温下,人都处于半昏迷的混沌状态之下更是如此。


最后,乘务员查票是在列车开动以后才进行的,所以一旦你坐错了车次,那只好自认倒霉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