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一部 入世 第十五章 出山

李天骄龙 收藏 14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十五章 出山

计算机和网络真是一个好东西。时空转移,因特网自然没有了,可是油田内部的局域网、教育系统的教育网以及各行业、企事业单位内部网络依然存在。特区政府将各种即将实行的新措施在网上发布征求意见,特区居民踊跃献计献策。关于发展的问题很快在网上引发了大讨论,很多“山寨理论家”纷纷粉墨登场,各种山寨计划纷纷出炉。渐渐的倾向于独立发展占了上风,成为主流。一个叫“沉睡的猪”的网友发表的一篇《论特区的未来》的帖子中提到了与博南十分近似的想法,而且跟贴支持的有近30000票。文章中提出在俄罗斯侵占的远东地区,建立政权。待时机成熟并入中央政府,仿照港澳台模式,将外交权、驻军权交给中央,其他实行高度自治。一个叫“我们的家园”论坛中,斑竹李天骄龙提议网友将各自保存的各种有关这个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所有信息交给特区政府的提议得到广泛的支持。一时间各种山寨政治学家、山寨经济学家、山寨军事学家、山寨历史学家、山寨科学家、山寨民俗学家、山寨文学家,意淫文学写手、等级不同的军迷纷纷将自己珍藏的相关信息发到政府网站信箱。政府工作网站几乎瘫痪。信箱很快爆满,迫使政府部门增大容量。政府高效的工作得到赞扬,拖沓的部门遭到无情的批评和改正建议。为了支持特区的工作,各种志愿者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心里咨询师组成的志愿者,对特区内需要心里慰济的人进行心理干预工作。医护人员组成的志愿者自发到相对偏远农村送医送药。学生志愿者组织滞留人员积极投身特区建设。各居委会发起 “让亲人回家”运动,组织小区居民自愿接纳滞留人员。更多的人自发到各个工地参加义务劳动。

特区政府发起的新文化运动,也得到了广大居民的响应。以前有电视节目虽然厌烦但也愿意守在家中不愿意出门。再说出门也没什么意思。无非就是KTV、迪厅、网吧、酒馆饭店。电影院极少放电影,放了也没人看。现在不同了,电视(电台由于保密原因暂停工作)没有广告,充斥着严肃的访谈类节目、爱国主义影片和轻松的真人秀、喜剧、特区居民参与的综艺节目相得益彰。电影院里放着由正版影碟扒下来各个时期的大片。各种娱乐场所、体育健身场馆全部免费开放。人们纷纷走出家门,不觉间感觉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特区各部门在精简之后,效率飞速提高,以前很多议而不觉、推诿扯皮的现象少了。为什么?因为你每时每刻都在群众的监督之下。一个公务员受到两次A类以上属实投诉就得离任,而且永远别再想成为公务员。政府官员受到一次A类属实投诉必须走人,终生不得从政。按照刘远洋的话说就是:刑乱世用重典。老百姓养活你,供你吃公你穿,到最后供出一个祖宗,凭什么?

特别行动小组短训班如期开课。军事小组成员由特战队员、伞兵和军情处人员组成;群众工作小组由政工、团委、工会、妇联、文宣、医疗等部门人员组成。共同科目包括:政情、社情、民情、风俗、礼仪、语言(江湖黑话、帮派术语)等。主要目的是了解当前社会情况,便于融入当前社会。群众工作小组的特殊科目包括:军事技能、体能训练等,目的是自保。军事小组的特殊科目包括:江湖黑话、帮派术语,特殊渗透,高级情报收集等。

第一期共有三百人,其中军事人员200人,群众工作小组100人。共10个小组,每个小组30人,军16人(1个6人特战小组加1个步兵班),民14人。

要感谢广大网友的支持,不仅收集当今到河北、山西两地风土人情,而且还有由日本鬼子绘制的当地地图以及土匪武装、连庄、民团的分布情况。日本鬼子的情报工作效率非常高,绘制的地图准确详尽。不仅山脉村庄的情况跃然纸上,甚至连哪里有水井,哪里有小溪、山涧,哪里有适合军队行进的山间小路都一一标明。不知道是该赞叹还该愤慨。

二周后,小组相继离开特区,开始了他们前途未卜征程。


1985年7月,中华共和国大贝加尔特别行政区。

波涛万顷的贝加尔湖,无边无际的白桦树林,茵茵绿草,鸟语花香。湖畔一座俄式木屋,延伸到湖中短短的栈桥。西下的夕阳把垂钓老人的身影涂上一抹金黄。一只小狗蜷缩在老人脚下。突然它直起身子兴奋摇着尾巴的向湖边跑去。一个穿着一袭白裙头戴花环的大约十三、四岁左右的少女赤着脚和一个身穿传统俄罗斯裙的老奶奶蹑手蹑脚向老人走去,两个人脸上满是笑容,一个是坏坏的笑,另一个则是无奈。

“晚饭好了!”老人轻轻问了一声头也没回,继续盯着浮漂。

“我就说没用吧!”

“都是‘小犬’闹得,要不肯定会成功!”小女孩不满的看着正在舔她脚丫的‘小犬’。

“没有小犬也没用,你也是,就让玲玲得逞一次又怎么了”老奶奶不满的埋怨着。

“老太婆,你觉得她会相信吗?”老人笑着收起鱼竿向回走。无限爱怜的拥着孙女。

“爷爷,我刚看完一本小说,描写的是‘头狼’和‘白鹿’的故事。”

“是吗?你怎么还看这种小说呀!太老了,也没意思。”老人淡淡地说完,看了老奶奶一眼,两人相视而笑。

“我们同学都喜欢看。听说还要拍电视剧呢?我真羡慕他们,那像我们现在生活太平平淡了。对了爷爷,您和奶奶不也是老革命吗,怎么我从来也没听你们谈起过去的故事。”

“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还提它干啥?”

“哼,肯定没什么意思,所以你们不愿意说。你们要是像‘头狼’和‘白鹿’一样,你们肯定会缠着告诉我的。走喽,吃饭喽!”说完她就蹦蹦跳跳跑向木屋,“小犬”也欢快的跑前跑后。

“小心点,别摔着!”老奶奶担心的喊道,一脸担心。

老人微笑地看着老伴脸上的忧色,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没想到还有人记得。可是谁能想到当年的‘悍匪’,已经变成了遭老太太。”

“去你的!”两人手挽着手沉浸在当年的峥嵘岁月中……


郎朗,和其他5名队友从直升机上滑下。漆黑的山谷中,没有一丝光亮。耳旁只有凛冽的寒风。6个人隐蔽在一块背风的巨石下面。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抓紧时间休息一会。郎朗把狗皮帽子拽了拽,闭上眼,脑海中却怎么也无法平静。他是东北人,老家在佳木斯。本来只想通过当兵回家混个工作。可是到了部队班长怎么也看不上他,后来和班长赌气。苦练军事技能,结果不仅当了士官而且被选到了特种部队。后来上军校,去年年回到特种部队,参加了台海作战,现在已经是少校了,不过也耽误了终身大事。本打算演习完以后回家找个对象,结果中了奖回到了1937年。真他妈的!自己心里就够堵的慌了,还得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结果让战士把自己的思想工作做了。这帮兔崽子,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有的做起了将军梦,有的意淫着狂殴小日本。尤其是旁边这几个,每天嗷嗷的嚎叫着要找小鬼子晦气。如果不是军队纪律约束他们,没准就偷渡东京烧靖国神社去了。听说参加特别行动小组刚开始没人愿意,但是一听说有机会出山,一个个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终于如愿了。这回他们作为第七小组的尖兵,任务是收编盘踞在此地一支土匪。据情报显示,这股土匪,人数有100多人,匪首听说还是个女的叫“一点红”。枪法极好,被她打死的人都是正中眉心,因此得名一点红。此人也算是土匪世家,爷爷当年在东北为匪,据说还和张作霖有交情。后来张作霖招安后,对土匪又打又拉,因看不惯张作霖的做法,就散了绺子,只身到关内。做了一段时间买卖,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其独子又在太行山落草。成了一支较大的土匪武装。后来因为内讧被杀。女儿“一点红”被忠于她爹兄弟收养。长大后又拉起一支队伍。如果历史不改变的话,她后来投身抗日,成为八路军。解放以后官至某县的副县长,后来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天蒙蒙亮了,“走,去见见女土匪!”他们把武器埋藏好(拜山是不能带武器的),6个矫健的身影消失在黎明前的莽莽群山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