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十三章 定策(三)

大家的目光一起投向政治部主任叶宏。

“我的问题就是我们对自己如何定位?我们突然来到这个时空,我们用什么样的身份做掩护。此外,在政治上我们怎么抉择?将近12万人口,这是个大问题,如果不能及时解决,势必会妨碍我们的今后发展进程。”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刘远洋感觉问题非常棘手。“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我们在原来时空都是共产党员,我个人认为,我们当然要继续我们的信仰。”政治部副部长李佳先发言,“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和前辈们取得联系,如实相告。加快我们的革命事业进程。”

“我也谈谈自己的看法”副参谋长韩先楚掐灭香烟“李副主任的说的没错,我们都是共产党员。但是关键一点就是,我们的前辈们能接受我们的解释吗?要知道相对论即使在我们的时空中能够理解的人也廖若晨星。不是我怀疑前辈们的胸襟,而是我不认为他们能够理解我们的到来。因为我们自己都不能很好的解释这个问题。面对一支武装到牙齿,战力强大而面目不清的部队,谁能够接收呢?”

“我觉得这倒在其次”石磊接着说:“我认为就目前我党而言,还没有完全摆脱共产国际的影响,党内有一些人仍对共产国际或者说苏联没有正确认识。我们党完全独立自主发展还有待时日。我们的信仰相同,但是却处在不同阶段。我们接受他们容易,如果让他们接受我们那些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思想,我认为非常难。不论是政治思想还是军事思想。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让我们打仗肯定会集群使用坦克,而他们目前肯定会让坦克作为移动的火力点使用。这不是光靠说就能解决问题的。需要实践和时间。可是目前我们最缺乏的就是时间,再说一旦证实了我们是正确的,那得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军事上也许几千几万人的生命,如果在政治上那就是民族的灾难了。”

“石副参谋长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不能完全认同”国防科技工作委员会,原基地副司令孙岩主任,摇了摇头“我觉得还是应该尽快同中央取得联系。恕我直言,我们这些人多数都是军人,有从政经历的也只有特区的政府官员。原时空,职级最高的是刘区长,据最高领导核心还相去甚远。我们都缺乏高级别政治斗争的历练。我们的胜算有多少,希望大家考虑。”

“诸位,”武定国和李华雄交换了一下目光,“我们要看到,由于老前辈们长期在险恶的环境坚持革命斗争,有非常高的警惕性,坚持纯洁队伍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必需的。虽然有些做法存在失误,但是我们也知道任何人和组织都不可能超越他的历史局限性。我们的出现不仅难以解释,而且我们的思想和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的行动势必和他们发生冲突。比如我们肯定要收回被沙俄占领的土地,并且要改善周边的战略态势,摆脱建国后掣肘我们的外部因素。那么在二战中我们就要借助一切有利因素,采取更加灵活的策略。我不认为他们可以接受。”

“我们是不是太小看我们的前辈们了”李佳有些激动“他们能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中取得革命胜利,胸襟、气魄、胆识、才华,哪一样是我们能够比肩的。我相信他们会接受我们,并且我相信在他们的指引下我们才能更好地发挥我们的作用。”

“然后呢?”博南注视着李佳。

“博司令……什,什么然后呢?”李佳有点迷惑。

“我是说,日本鬼子被赶出中国、全国解放,天下太平了之后,我们这十来万人的命运怎么办?”

“我们就可以更加全身心的为国家建设贡献我们力量。”李佳不解。

“我不这么认为,”对于这个同甘共苦共事多年的战友,博南是非常了解,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多客套。“m主席说过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可以说党内山头还是有的,山头主义是客观存在的。我们的出现就会打破现有的格局,而且我们太扎眼太醒目。我们对于这个时空的每个人来说都是异类,从某种角度上说都是威胁。不论是敌人还是同志。在战争年代,由于特殊的环境这些会被淡化,可是和平环境中呢?政治斗争的残酷性我相信大家都是有一定了解的吧?”

“如你所说,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孙岩紧锁眉头。这是会议室中的每个人的心中都感觉沉重、压抑。博南试着些人中年龄最大的由于他所处的特殊地位,每个人都非常重视他的意见。

“自从突变开始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博南沉默了一会缓缓地说“有一点我要先声明一下,由于我所在的基地的特殊性,人员遴选是非常严格甚至是苛刻的。因此基地里的每一名同志对党和国家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是这样。”博南停了一下,“我认为,我们今后的发展方向,应该建立在我们收复的被占领土上面。”他站起来走到地图前“我说的被占领土是指被沙俄占领的土地。不是这区区160万平方公里,而是俄整个远东地区。也就是尼布楚条约划定之前的前清政府统治的所有区域。这样我们一方面可以避免国内的纷争,另一方面也会极大改善二战后我国的整体战略态势极大拓展我国战略空间。鉴于此,我建议我们应该坚持独立发展。”

李华雄被这个大胆的设想镇住了。虽然他也考虑过独立发展,只是与刘远洋、王天浩、徐险峰、武定国等人提过,但是还没有考虑成熟。今天,叶宏骤然提出这个问题,很是令他措手不及。现在还不明白以徐鹏雄为代表的空军系统是什么意见,基地系统的也没有统一认识。这个问题太敏感也太棘手。

“难道我们要独立建国?我们有这个实力吗?”徐鹏雄也倾向于独立发展,看来陆军系统基本协调好了。可是正如自己问的问题一样,我们有这个实力吗?

“我说的仅是一个战略构想,具体实施起来还是要脚踏实地地进行。”博南顿了顿,“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华雄提到的先占领河北的构想我认为是可行的。至于是否独立发展还希望大家各抒己见。”

“这个问题,我也希望独立发展,毕竟政治不是我的强项。面对如此复杂局面,我看还是让远洋同志费心吧!”徐鹏雄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博南同志提出的构想,我认为可以考虑,但是我认为目前最迫切的就是我们的安全问题。”

“这样吧!”刘远洋明白是该自己说话的时候了,虽然自己这个军委主席来得有些突兀和勉强,但是有军方尤其是李华雄、徐鹏雄、博南等人的力挺以及来自特区政府方面支持,这个位子终归还是稳当的。但是,面对危机四伏前途未卜局面,方方面面需要他来协调,工作量和压力是可想而知的。“我们把这个问题放一放。这是个关系到十几万人的问题,一定要慎重。我们需要征求广大人民群众、部队指战员和党员的意见。然后再做决定不迟。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当前的问题吧!华雄你的作战计划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鉴于目前的情况,我不认为我们短期内难以实施这个计划。原因有以下几点:一、特区内部人心还不稳定。乍逢突变,来到这个时空的亲人又突然大量死亡,加上前途未卜。本地人尚且如此,更不要说那些外来务工人员、滞留人员了。生活保障问题,新环境适应问题,等等。所以,需要我们做的工作还很多。二、特区周边的防御体系还没有完善。我们本来人员就少,部队出击后,特区安全不能保障。另外,特区所在地交通极为闭塞,我们连通往山外的路都没有修通,根本无法进行一定规模的军事行动。三、特区内的生产还没有完全恢复。虽然我们有一定的战争物资储备,由于我们的武器过于先进,只能靠我们自己补给。但是战端一开,那点储备很快就会被消耗一空。四、如果我们的武器落在敌人手中,那么潘朵拉的盒子就真的打开了。就算这些武器大多数发达国家现在还不能生产,但是不妨碍他们消灭我们。不论我们的武器多么先进也没用。毕竟我们还太弱小。五、还是那个老问题,我们以什么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还有就是,新编部队形成战斗力也需要时间。这些问题解决之前,我们难以实施军事行动。”

“可是,我们拖不起啊”刘远洋无奈地说“特区所有的储备,尤其是粮食,我们所有的粮食最多只能维持4个月。即便是定量供应也不会超过7个月。工业生产只能维持2个月至6个月不等。”

“华雄说的没错。”徐鹏雄接着说“空军方面也是如此,现在很多飞机还停在公路上。”

大家再一次陷入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