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二章 突变

共和国西北部,某空军基地。

徐鹏雄,41岁,空x军中将军长,军中三雄之一,共和国最年轻的空军中将。

明天,空x军将进行共和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转场。不仅包括各型飞机,甚至连同地勤人员在内,一同转场。虽然进行的多次演练,但是自己心中还是没底。为了杜绝演习中的弄虚作假,他采取专门监督和各单位相互监督的方式,并且一再要求,一经发现必将严惩不贷。


华北腹地。

某国防战略基地。(地下)

“明天终于开始了!”

博南中将负责的这个国防项目,是共和国最高机密。基地的建设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就开始了。到他已经是第五任司令员了。没人知道前四任是谁。

他一直记得上任前国防部长的训话。

“博南大校,你愿意献身共和国的国防事业吗?”

“我愿意!”

“你愿意用一生保守国家秘密吗?”

“我愿意!”

“你的名字没人记得,你的功绩无人知晓,你愿意承受吗?”

“我愿意!”

十年艰辛,十年磨炼。当年的风华正茂,今天的双鬓斑白。他知道明天的试验一结束,他的任期就届满了,就可以过上正常的日子了。当年如果说心中除了对共和国的忠诚之外,还有其他诸如官职之类的想法,那么现在,他只想过上普通人的生活,牵着妻子的手在夕阳中散步,替儿子照料孙女,年节时一家人在一起吃吃饭。


西南太平洋。

中国东海舰队第一特混舰队。

旗舰“孙武号”航母

梁雄鲲迎着刺骨的海风矗立在甲板上。黝黑线条硬朗的脸庞,刚毅果决。舰队出海已经两 个多月了。这是中国海军航母编队第一次作环球航行,自然引起很多国家的关注。天上的卫星,地上的雷达,几乎所有侦察手段都用上了。世界舆论对此次航行也给予了空前的关注。然而,舰队如此高调的行动,其最终目的却不仅仅是展示国力那么简单。作为舰队指挥官他是唯一知道此次航行真正目的的人。那就是全力掩护伪装成“靖海”号驱逐舰的科学试验船的实验。虽然他不知道具体实验内容,但是国家如此安排,试验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他在等待窗口关闭时间,那时就是实验开始的时间。


刘远洋等人默默的站在父母们的慕前,泪水渐渐润湿了双眼。男人无声的哭泣更让人心碎。

徐鹏雄对他的空中雄鹰在预定时间内集结开拔感到满意,此刻,他正率领雄鹰们奔向目的地。

“司令员同志,试验十五分钟后开始。”“封闭试验区,无关人员撤离!”博南下达了命令。

“窗口已经关闭,试验将在十五分钟之后开始”梁雄鲲听到密语后下达了2号演习命令。顿时,各舰船在海面展开,战机冲天而起,在预定区域内实行大规模电子干扰。一派紧张繁忙的景象。


刺耳的警报声在整个基地内鸣响,“注意注意,放射物质超标。”“注意注意,放射物质超标。”单调的电子警告声音,刺激着每一命基地人员的神经。整个基地都在颤抖,灯光时明时暗,各密封门纷纷关闭。


徐鹏雄痴迷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在不应该有云的天空中,出现一片绚丽的似云非云的天象,闪耀着诡异的柔和的光芒。飞机失去控制纷纷向云彩中飞去,耳机中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仪表都在疯狂闪烁。


“司----令员---快看!”梁雄鲲随着声音看去,脸上呈现的表情无法用语言形容。他看到的景象更是令他难以置信。海水、天空、舰船、飞机都在呈不规则旋状扭曲。他低头看自己的躯体竟然也在扭曲,“天哪,到底怎么了?”这是他最后的记忆。


大地震颤,狂风突起。

“地震了!”这是人们的第一感。

“快看!”王文文惊叫。其余的人顺着他所致的方向看去,每个人都呆住了。大地像波涛一样翻卷着扭曲着,向他们的方向滚滚而来,所有的建筑、树木都在扭曲。没有人逃跑显然那是是徒劳的。沈险峰紧紧抱住王文文,其他几个男人紧紧地握住彼此的手。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黑暗。

吞噬一切的黑暗。

博南,凭着记忆,在屋里寻找应急灯。他知道如果不尽快恢复基地的备用电源,基地内所有的人员将被活埋。他手动打开密封门已经累得一头大汗。他一面向前搜索一面呼叫其他人员,渐渐有人员从各个被密封的房间内来到走廊。

“各部门立即查明人员伤亡和受损情况,展开搜救;立即向国防部汇报。”博南迅速下达指令。

在博南的指挥下,大家紧密配合,有条不紊地开始各自的工作。这就是高素质的军人应该有的作风,尽管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过了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

“基地的备用电力始终不能回复。只能动用基地的储备电力,能购维持十二个小时”。

“基地内通讯恢复,但无法恢复外界联系。”

“基地通往外界出口全部封闭,原因不明。”

“C区通往其他区域的通道,全部,全部消----失,原因不明。”

“消失是什么意思?”博南心头火起。

“我无法解释,通往其他区域的通道全部被石头堵死,但是不像是塌方,就仿佛原本就是那样。”

“发出红A信号。密切关注外界信息。”

“天啊!究竟发生了什么?”博南心中一遍遍地问。不论怎样必须打通与外的联系。看来只能启动“精卫”方案了。这是一年前决定试验的时候,国防部下发的绝密文件。规定只有在基地最危急的时刻才能打开。


一切恢复平静。没有凛冽的寒风,没有汹涌的波涛。整个舰队平安。梁雄鲲总算心安了一点。可是舰队面临的困难是巨大的。舰队整体位移到北半球太平洋中部偏西的位置。发生突变时所有舰船正在使用的雷达电子系统全部损坏,无法修复的达到百分之四十。损失1架预警机、2架电子战飞机、3架侦察机和8架战斗机,与潜艇的联系也中断了。经过对多方情报信息的分析,确认舰队回到的2055年9月23日梁雄雄哭笑不得。刚刚和国内取得联系。不知道以当前舰队的战力在这个年代算不算古董,

绚烂,黑暗,光明。

这是空x军官兵的共同感受。

“报告!卫星导航系统失效,失去一切对外联系信号。内部联系畅通,但是除了能和直属部队联系以外,其他部队全部失去联系。我们偏离航线160公里。”预警机报告。

“我们接收到很多奇怪的电文,军用民用都有。都声称今天是1937年9月23日。而且电文的密码编译方式全部是二战前的。”电子战飞机报告。

“我们对方圆200公里范围内进行了侦查,发现地面有类似二战时的日本军队和国军军队运动和交战的情况。在奇怪天象消失的地点,地面有一座和我们同时代的小型城市,有一座民用机场。附近有一只师级规模的装甲部队。除此之外没有发现与我们同时代的城市。”侦察机报告。

徐鹏雄快速的分析各方面反馈来的情报信息。“不会吧!难到我们真的中了大奖?我回到了过去。真是因缘际会。现代化城市应该是油田所在地。部队肯定是李华雄的精锐第十坦克师。”他心中一阵狂喜。发布命令:“1、立即与地面取得联系。2、歼击机做好战斗准备,击落一切靠近我们的飞行器。3、各部队做好降落准备。”


尘嚣过后,刘远洋等人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到了恐惧。原先那些随着大地扭曲的建筑树木,完好无损。不过向远处望去,原本一马平川的大平原四周突然耸立起巍峨的山峰。

“我得回部队。”

“等一等!”沈险峰拦住李华雄和武定国。

“这不是地震。”沈险峰忧虑地说。

“什么?”大家不解。

“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我们已经不再原来的时空了。你们看,”他指着远处的山峰,“它们并非突然出现,而是我们突然出现在他们之间。就是说我们在空间上位移了。那么大的震动,建筑和树木却没有损坏,这是不可能的。我判断在我们附近肯定进行过一次高能物理实验,实验失败了,现在的结局就是实验失败的后果。”

“真的能够回到过去?”刘远洋难以置信。

“从理论上来说是可能的,不仅可以回到过去,而且也可能回到未来。”

“我们必须想办法证实的。”李华雄焦虑地说。

“老二,希望你回到部队后,一旦证实险峰的判断,尽快对我们所在的区域进行封锁。我怕----”

“我知道。”李华雄和武定国急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