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邓烈士和邓烈女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78 3388
导读:李敖曾说国民党烈士缺货,为了宣传只好生拉硬凑兼胡编乱造。国民党之所以这么无赖,我想无非是因为共产党烈士奇多,说来也难怪,1921年建党,1927年武装斗争,就一直是弱小的一方,要强大,要打天下,还能不流血牺牲吗? 但是强大了,天下打下来了,烈士还是层出不穷。我从小就学过很多与时俱进的烈士事迹,有拦惊马的,有抓坏蛋的,各种令人感动不已的事迹都有。这其中,两种烈士事迹最让我困惑。 一是1999年南联盟使馆遇袭,出了三个烈士,我一直疑惑到今天:这怎么是烈士呢?这不是受害者吗!如果这都算是烈士,那我们的

李敖曾说国民党烈士缺货,为了宣传只好生拉硬凑兼胡编乱造。国民党之所以这么无赖,我想无非是因为共产党烈士奇多,说来也难怪,1921年建党,1927年武装斗争,就一直是弱小的一方,要强大,要打天下,还能不流血牺牲吗?


但是强大了,天下打下来了,烈士还是层出不穷。我从小就学过很多与时俱进的烈士事迹,有拦惊马的,有抓坏蛋的,各种令人感动不已的事迹都有。这其中,两种烈士事迹最让我困惑。


一是1999年南联盟使馆遇袭,出了三个烈士,我一直疑惑到今天:这怎么是烈士呢?这不是受害者吗!如果这都算是烈士,那我们的烈士不是几十万,也不是几百万,而是几千万了!


二是去年上海六位人民警察在自己的办公楼里被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杀害,也成了烈士。这个不知时效性还在不在,所以不多评论了,只是觉得警察做烈士得标准也奇怪,似乎只要是在上班时被杀就算,不管是在剿灭坏蛋时,还是在被坏蛋剿灭时。


最近出了个好干部邓贵大,被一个同样穷凶极恶,十恶不赦得修脚女杀手在休闲中心用修脚刀残忍地杀害,而其因只不过是要修脚女杀手提供“特殊服务”,在被拒绝后用一沓钱摔在修脚女杀手的脸上而已。


按说邓贵大同志身为党的干部,政府公务员,要玩你个修脚的,还真是给你面子,别说问问你,就是不问,霸王硬上弓地先干了你,然后再把那沓钱扔在你身上,你又有什么办法呢?你去告他强奸?他不是给你钱了吗?那不是强奸,只不过是嫖娼!大不了罚罚款,给个党内警告,完了。你呢?你是卖淫人员,先抓起来搬两天砖去再说,搞不好再给你办个公开亮相,让大家都好好欣赏一下。


所以啊,邓贵大同志已经是很仁慈了,很讲道理了,很和谐了,很亲民了,结果呢,修脚女杀手不识好人心,没想到邓贵大同志这种事先征求意见的行为是很文明的,这样两下就起了媒体上所说的“争执”,政治的结果是那把锋利的修脚刀“嗖”的一声划过邓贵大同志的咽喉,邓贵大同志一定没想到,他最后看到的是自己咽喉喷出的血,那么美、那么艳、那么夺目,就像是他的同志们在浙江,在四川等地花钱给买的“处”“开苞”时一样……


邓贵大同志倒下了,他的死是令人悲痛的,也是催人奋进的。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的同志们会从血泊中站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沉痛地出席他的追悼会,然后继续他未竟的事业。


邓贵大同志的死也是一个警示,他告诉同志们,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女人急了也是会杀人的。他的死告诉同志们,再找“特殊服务”的时候要先看清楚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死告诉同志们,不是每一家休闲中心都有“特殊服务”,也不是每一个在休闲中心工作的女人都会给你“特殊服务”。他的死告诉同志们,人家不愿意就算了,不要“争执”,就算有了“争执”也不要把钱摔在人家脸上——记住,站在你对面和你说话的那个人,她,或者他,也是人。


去年在上海制造出六位死在自己办公楼里的警察烈士得刀客说:


“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辈子背在身上,那我宁愿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不知道为什么同志们总是记不住这些话,也许因为它出自“屁”的口中,所以就当它是个屁了,所以这次又有人自己要给自己一个说法了,只是去年换了今年,上海换了湖北,西瓜刀换了修脚刀。


中国古代有一位历史学家说过,人都是要死的,有的人死了,比泰山还重,有的人死了,比鸿毛还轻。邓贵大同志的死就比泰山还重,因为他的死生动形象地告诉每一个党的好干部:


老百姓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邓贵大同志不愧为烈士!


巧合的是,凶残杀害邓烈士的修脚女杀手也姓邓,如果放在前朝,从弘扬国学的角度出发,我们应该尊称她为“烈女”了。


有专家学者告诫女性,说遇到性侵犯时,如果势单力薄,就不要反抗,因为反抗是很危险的。我想这话肯定是对的,因为专家学者是在研究了大量案例后得出的结论。但是这里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被性侵犯对于受害女性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觉得之所以有那么多女性在遇到性侵犯时反抗,结果遭到更大的伤害甚至被杀害,不是因为,或者不完全是因为世代相传的贞操观念,而是因为对于相当一部分女性来说,性行为关系到自己的尊严,自己的人格,被性侵犯同时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尊严和人格遭到了最后的,也是最彻底的侵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反抗几乎是无意识的,是不由自主的行为。


前些年看过一则报道,说有个农村女孩被骗到城里卖淫,因为不从就被关起来,结果她从楼上跳窗,摔成了高位截瘫。有人评论说这个女孩不知道采取正确的方法,没有考虑周全,结果采取了鲁莽的自救措施。这真可谓是“道学家责人无已时”。我想不管怎样,我们再从各种角度评价之余,都不能忽视这个女孩捍卫自己尊严的可敬行为。


可能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了,繁荣昌盛的和谐社会,让邓烈士之流忘记了中国还有邓烈女这样的女人,结果成了烈士。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报道中邓烈士44岁了,有没有女儿不知道,但是夫人应该是有的吧。那么邓烈士在公务之余,出入休闲中心享受“特殊服务”之时,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夫人如果在同一情况下,会如何做呢?是会像给自己提供“特殊服务”得女人一样,给钱就行,钱给的多怎么都行呢?还是非常贞洁,不容玷污,谁敢侮辱自己就跟他拼命呢?


这些问题我们是没有机会问邓烈士,听到他自己的回答了。我们只好假设,如果邓烈士觉得自己的夫人也是只要给钱怎么都行,那还真是家里家外一个样,真正做到了和谐和谐再和谐。如果邓烈士觉得自己的夫人可不是那些提供“特殊服务”的女人,一定是个烈女,那怎么会没想到这世界上其实不止自家夫人一个烈女呢?


一把修脚刀,制造出一个烈士,两个准烈士和一个烈女。


从弘扬国学的角度来说,放在汉朝——也就是我们堂堂“皇汉”得名的那个时代,真可以入曹大家的《列女传》了。放在唐朝——也就是我们最牛B的那个时代,真可以让公主们羞愧了。放在宋朝——也就是我们用天灵盖迎接金人狼牙棒的那个时代,真可以又添上一段的脍炙人口的道德礼教佳话了。放在明朝——也就是那个一点儿也不必西方差完全是被满洲人抹黑的时代,真可以立上一座贞节牌坊了。


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是一个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的时代,她会怎么样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