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的形势非常困难:最近一期《纽约时报》就很可怕

雷达王 收藏 1 174
导读:《21世纪经济》报道:“眼下的问题是,美元的价值是否会发生变化。我相信美元价值会变化——美元会保持强劲。”美国当地时间5月11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本·伯南克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说。 伯南克是在位于美国东南部的佐治亚州的哲基尔岛作出上述表示的。他来到这里参加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的2009年金融市场年会。 “可以肯定的是,在可预见到的未来,不管是作为储备货币,还是作为结算货币,美元仍然无疑都会是全球主要货币。”伯南克说,“美元保持强劲一是因为美国经济强劲,二是美联储会确保它在这个国家保持价格稳定

《21世纪经济》报道:“眼下的问题是,美元的价值是否会发生变化。我相信美元价值会变化——美元会保持强劲。”美国当地时间5月11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本·伯南克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说。


伯南克是在位于美国东南部的佐治亚州的哲基尔岛作出上述表示的。他来到这里参加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的2009年金融市场年会。


“可以肯定的是,在可预见到的未来,不管是作为储备货币,还是作为结算货币,美元仍然无疑都会是全球主要货币。”伯南克说,“美元保持强劲一是因为美国经济强劲,二是美联储会确保它在这个国家保持价格稳定。”


哲基尔岛是美联储的策源地。当年,华尔街七巨头正是在这里起草《联邦储备法案》(FederalReserveAct),为美联储的成立奠定了基础。


今年的会议为期三天,主题是金融创新与危机。参加会议的还有各地方联储主席,前政府高官,金融公司合伙人,大型机构首席经济学家,外国央行主管,知名大学教授和智库专家等。为保证会议规格,主办方将参会人数限制在100名。本报是唯一一家参会的中文媒体。


本报记者和伯南克三次“交锋”,终于得到提问机会。


第一次是在当晚的接待酒宴上,本报记者向伯南克做完自我介绍后,他说,“抱歉,我不能公开发表任何言论。”


第二次是在晚宴开始之前,伯南克当时已经在讲台旁边的饭桌上坐定。记者把问题写在名片上递了过去,他看了两秒钟之后说,“无可奉告(nocomment)”。


第三次是伯南克的演讲为全球卫星直播,主题是当前市场最为关心的美国银行业压力测试。他认为压力测试的结果有助于增强美国公众对美国金融体系的信心。


伯南克说,尽管判定“压力测试”在减少市场不稳定性的效果方面尚需时日,但“初步结果令人鼓舞”。他还表示,美国银行业可望在未来两到三年内恢复健康运行。


在演讲结束之后,伯南克回答了本报记者的问题。这是现任美联储主席第一次与中文媒体直接对话。


“美联储会确保 在这个国家保持价格稳定”


《21世纪》:伯南克先生,我来自中国最大的商业报纸《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方面非常担心美元资产的安全问题。不久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提出要创建新的全球货币体系,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特别提款权)取代美元储备货币的地位。你对周小川行长的提议有何评论?另外,对于中国方面的担心,你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伯南克:首先要说的是,就美元话题进行发言应该是美国财政部,我主要是谈货币政策。不过谈到这个问题,我相信周小川行长在短期内不会做出任何改变动作,我想他是在推测一个可能的长期的变化。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可预见到的未来,不管是作为储备货币,还是作为结算货币,美元无疑仍然都会是全球主要货币。


眼下的问题是,美元的价值是否会发生变化。我相信美元的价值会变化,美元会保持强劲。美元保持强劲一是因为美国经济强劲,二是美联储会确保在这个国家保持价格稳定。


我们现在被迫采取一些激进的措施,因为我们正努力避免另外一种形式的价格不稳定,这就是通货紧缩,以及经济增长中价格疲软的现象。但我们还是会致力于及时地消除一些适应性政策,以确保当我们从目前的情形中走出来,经济持续复苏的时候,到时候价格能稳定下来,滞胀(经济不景气下的物价上涨)也保持在较低的水平。


“1.5%-2%之间 都是合适的中期通货膨胀率”


《21世纪》:美联储会做哪些事情,让大家觉得保持价格稳定的承诺是值得信赖的?美联储采取的一些前所未有的措施让人们对于通货膨胀非常担心。


伯南克:这个问题可以分两方面来谈。一是我们认为通货膨胀应该保持在怎样的水平。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成员对这一问题进行了预测。大多数成员最近预测认为,2%的通货膨胀率是一个合理的数字。我们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已经单独发表过声明,表示介于1.5%-2%之间都是合适的中期通货膨胀率。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要证明,美联储能够从目前的资产负债表状况中退出来。我们已经开始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国会作证的时候,我也讨论过目前有的四五种方法。比如,我们可以给储备金支付利息,这一重要的事实允许我们可以提高利率,收紧货币政策。另外,还有进行反向回购协定的能力,以及其他的措施。


目前的形势非常困难。比如,最近一期《纽约时报》就很可怕,在同一版有两篇评论,一篇是一位重要经济学家谈论通货膨胀,讲美联储应该怎么做;而另一篇,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则表达了对通货紧缩的担忧。


很明显你需要平衡这些风险。一方面,我们必须采取积极措施,为遭受金融危机沉重打击的经济提供必要的支持,让经济复苏,并同时避免通货紧缩的风险。尽管我认为通货紧缩的风险在减弱,但是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撤除适应性的经济刺激政策,保证中期的价格稳定。


从深层次来讲,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是中央银行一直会面临的问题。一旦走出经济下滑的局面,经济开始复苏,我们就会有这种问题,到底什么时候应该收紧政策,并开始撤除适应性的政策,一方面不能过早采取措施阻止了经济的复苏,另一方面,又不能等待太久而导致通货膨胀。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