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下 将军的战争 第十二节

ddtt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size][/URL] 陆军部长的办公室里正讨论着前线的事情,陈天昱站在地图桌前感觉到了手机震动了一下,他马上掏出手机看短信,在军政府里他有不少老上司老部下老战友,这些人依然在关键性岗位上工作,另外陈天昱赋予这些人特殊的权力,那就是监视雷雨田周围的人,雷雨田的人控制着宪兵和司法系统,他担心这些人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



陆军部长的办公室里正讨论着前线的事情,陈天昱站在地图桌前感觉到了手机震动了一下,他马上掏出手机看短信,在军政府里他有不少老上司老部下老战友,这些人依然在关键性岗位上工作,另外陈天昱赋予这些人特殊的权力,那就是监视雷雨田周围的人,雷雨田的人控制着宪兵和司法系统,他担心这些人滥用权力激怒平民,今天这条向他汇报的短信正好就是向他报告宪兵活动的情况,有人说宪兵执法过度使用暴力,而且是点名说宪兵代理司令。

看完短信息的陈天昱问陆军部长林飞宇:“你问一下宪兵代理司令曹秉干什么呢,我想去他那看看,毕竟他是执行我们对内政策的一个主要干将,我很久没视察过宪兵部队,咱们一起去看看。”

“没问题,我们先上车路上再问他在那。” 林飞宇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拿起桌子行的固定电话直接打给宪兵司令的副官,“我是陆军部长,现在陈长官要视察宪兵部队,我们要直接去看曹司令,一会把他所在的位置报告给我,直接打手机。”

“明白,长官。”


街头上刚才发生了一起抢劫事件,宪兵派出几千便衣队员上街巡逻,还派出很多辆伪装成民用车辆的汽车支援便衣队,黑色玻璃的面包车、货箱车和轿车里坐着不少便衣,他们把车停在白天容易发生刑事案件的地方,不坐车的徒步巡逻便衣拿着各种报纸、杂志游荡在接头,偶尔拿着一杯珍珠奶茶在街上边走边喝冒充路人,他们各个都携带武器,而且以班组为单位进行巡逻,一个人只在街上巡逻一躺就回到隐蔽的角落里,宪兵部队的排长连长拿着对讲机坐在车里指挥,营长们则在繁华市区的高楼顶上指挥,自从政变之后治安开始恶化,职业犯罪分子们以为军政府忙于镇压反对派就不会管他们,所以各个种有组织犯罪开始蔓延,即使以前从不犯罪的人都认为没钱的时候可以上街抢钱用,他们认为只要不跟反叛组织有关系就不会被判死刑。

街上的抢劫犯们并没有带武器,他们最多只带个橡胶警棍之类的打不死的人武器,他们感觉自己没枪执法人员是不会向他们开枪的,刚有一个中年妇女从银行里把钱取出,走出银行以后离开了银行保安的视线,在街道上车辆和行人并不多,两个青年男子尾随妇女走出银行之后看了下四下无人,一个箭步冲过去拿过提包转身就跑,这样的犯罪行为即使判刑也会很快出来,因为他们没打人没拿武器,两个贼高兴的飞一样的跑着,街上一辆高级轿车的黑色玻璃降了下来,一只带着战术手套的手拿着格洛克17手枪,枪上装了消音器,贼迎面向轿车的方向跑来,手枪突然射击,两发子弹正中两个贼的心口,车里的人说:“达姆弹,打不死也打个重残,要是贼不死我把子弹吃下去。”

两个贼心口上一人挨了一枪,仰面倒了下去,街对面的另一辆坐着宪兵便衣的车上有人拿着DV机把事件记录了下来,这是证明宪兵不乱用武器的证据,击毙的是两个贼不是普通行人。曹秉从轿车上下来,一辆准备运尸体的货箱车已经开了过来,几个穿制服的宪兵从车上下来,拿照相机拍死者的照片,然后迅速搜查死者身上的证件,只要有证件就可以立即查出死的人是谁。

曹秉催促着手下,“动作快点。”

士兵摸出一个身份证立即拿到车上,车上的笔记本电脑的页面正是警察的资料库,输入身份证号码资料立即掉出来,操作电脑的宪兵报告,“长官,身份证件是真的,两个人都有前科,资料上说警察多次抓过他们,但是他们的家属帮他们通风报信,以前警察很多次扑空,这次他们被放出来时间不长。”

“不错呀刚出来又犯事,查一查那个法官给减的刑,顺便查一下那个监狱警察给他写的减刑报告,怎么这么差劲,生怕贼多坐几天监狱?为什么判这么轻,还给他减刑,还有没有人性,立即查。” 曹秉说话的时候宪兵就把资料掉了出来,跟笔记本电脑联接的彩色打印机已经把法官资料和监狱警察的资料打印出来,曹秉拿过一张没写名字的渎职罪逮捕令,立即写上警官和法官的名字,他把资料和命令一起交给身边的一个宪兵连长,“把这俩人抓起来,尽量多抓他的亲戚,以妨碍司法罪逮捕他们的家属,倘若他们非常合作,就不逮捕他们的家人,但是把他们都监视起来,他们是拿了罪犯的钱才给犯罪分子办事的,顺便没收他们的所有财产,战暂时由你们连管理那些财产,我要去逮捕抢劫犯的家属,他们妨碍司法的罪名已经有证据。”

“是长官。”宪兵连长把逮捕令装进口袋里,十几辆V150装甲车立即离开街头直接向法院方向开去,曹秉坐进轿车换上制服带领自己的卫队和一个连的宪兵立即去抓嫌疑人的家属。


宪兵包围了一个居民住宅小区,门口放上了阻车钉以及路障,围墙附近宪兵的工兵连立即布下环形铁丝网,随后宪兵部队开进小区里,已经知道罪犯住址的宪兵一手拿着T72左轮手强一手拿着逮捕令,跑到房间门口就砸门,“开门,开门,宪兵执行公务。”

宪兵连里的工兵已经拿着C4炸药在楼道里等,还有拿着霰弹枪准备往开打门的宪兵也都纷纷就位,门里边的人知道军政府法令如山的厉害,马上打开门,避免了被抄家的危险。

“你们要干什么?”经常对付警察的犯罪分子家属一脸镇定的看着宪兵,宪兵拿着打印出来的身份资料一核对,一眼就认出来,宪兵里有的是雷雨田带到这里跟他搞政变的雇佣兵,也有本地原来的老宪兵,这些人已经被代理司令曹秉惯坏了,原来的宪兵没什么匪气,执法起来很斯文,嫌疑人打宪兵时都很少有人还手,过于软弱的宪兵很多时候都给军正骨丢人,曹秉可不许自己人斯文,谁斯文的助长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他就关谁禁闭,还好几天不给吃饭,以前不怎么手狠的宪兵也怕丢了金饭碗也怕被关起来,为首的宪兵班长大声问:“你以前犯了几次包庇罪,犯了几次妨碍司法罪,为什么不投案自首,你儿子已经因为抢劫被宪兵击毙,你这次包庇不了他。”

“你他妈的怎么说话呢?”犯罪分子家属上来就给宪兵一拳,宪兵纷纷飞脚踢过去,把顶嘴的那个老头踢倒在地,老头年轻是也是地痞流氓,那吃过这个亏,以前他们杀了警察坐几年又出来,他们根本不认为违反刑法是什么错的事情,反而觉得不犯法是不正常的,他拿起家里的东西扔向宪兵,早在后边按不住火的曹秉从士兵后边上来,他拿起一把椅子举过头顶向企图反抗的犯罪分子扔过去,当场把这个混了几十年的老混混给砸倒在地,“你他妈的跟我比狠,告诉他谁最狠。”

曹秉又拿起椅子使劲砸向罪犯家的墙上,椅子腿一下散开了,曹秉拿起一个椅子腿照着犯了包庇罪的老头身上就削了几棒子,打的老头只学狗叫,疼的他爬都爬不起来,“你不是挺狠么,年轻时也学流氓上街混?拿刀捅死警察没事,是不是?拿司法机关当摆设呀,现在以暴力抗拒执法罪、包庇罪、妨碍司法罪,袭击执法人员罪,武力攻击军人罪,判你死刑,你死去吧。” 曹秉从枪套里掏出手枪,枪顶着老家伙的头上就开了火,干净的地板砖上顿时喷上了很多鲜血。

“搜查房间,把所有的人带回去。” 曹秉收起手枪,宪兵向他报告,“长官,这家没什么人了,他老婆已经死了。”其他宪兵立即把尸体装进转用的塑料袋里,地上的血很快擦干净了,所有人员撤出来之后门又被锁好,门上帖上宪兵的封条,房产证以及他家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宪兵没收,几天已经这个房子将立即低价拍买,很多军人有资格低价买,大量没收的犯罪分子财产一度缓解了军费紧张,无人居住的房子越来越多,很多买不起房子的军人都分到一两套。

陈天昱坐着专车来到宪兵执法的小区附近,宪兵司令部的工兵已经收起路障和阻车钉,铁丝网也重新装到卡车上,背着T77式微型冲锋枪的宪兵纷纷坐上卡车撤离,陈天昱下了轿车向撤退的宪兵招手致意,宪兵立即向他敬礼,曹秉出来以后立即立正站在陈长官面前等待训示。

“报告长官,宪兵正在撤离请指示。” 曹秉很认真的汇报,陈天昱说:“我不是来干涉你行使权利的,我是顺便来看看你们,你也很辛苦,我一直没空看你们。”

“感谢长官。”曹秉向陈天昱和林飞宇敬礼致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