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上大学”背后水多深?

1986军司令员 收藏 0 58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13_88362_9288362.jpg[/img]   编者按高校招生录取事关考生前途命运,本应执行十分严格的制度。然而,罗彩霞没填报贵州师大为何被该校录取?罗彩霞的录取通知书如何被截留?王佳俊如何冒用罗彩霞的身份证办理户口迁移手续?贵州师大又是如何审查王佳俊入学资格的?冒名顶替事件背后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一连串的疑问让人觉得这起冒名上大学案绝不简单。   回放   “假罗彩霞”露原形   家住湖南邵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编者按高校招生录取事关考生前途命运,本应执行十分严格的制度。然而,罗彩霞没填报贵州师大为何被该校录取?罗彩霞的录取通知书如何被截留?王佳俊如何冒用罗彩霞的身份证办理户口迁移手续?贵州师大又是如何审查王佳俊入学资格的?冒名顶替事件背后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一连串的疑问让人觉得这起冒名上大学案绝不简单。


回放


“假罗彩霞”露原形


家住湖南邵东县的罗彩霞是天津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本应今年毕业的她却因为身份证被盗用不得不面临教师资格证被取消等一连串问题。而如果不是这次意外,她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5年前她高考落榜后发生了什么。


罗彩霞和王佳俊均为2004年邵东县邵东一中298班应届文科毕业生,当年在填报志愿时,王佳俊在本科二批院校志愿栏填了贵州师范大学,而罗彩霞填的是湖南人文科技学院。但高考分数出来后,两人的分数均未达到贵州师大最低录取分数线。罗彩霞考了514分,王佳俊则是335分,而2004年湖南省文科本科二批分数线为531分。


两人都没有达到分数线,罗彩霞也没有填报贵州师范大学的志愿。王佳俊却凭借“罗彩霞”的身份被贵州师范大学录取———后者不仅迁移了户口,还顺利伪造了学籍档案等,最终成功进入贵州师大。


“假罗彩霞”于2008年顺利毕业,而2004年高考落榜的真罗彩霞在复读一年之后考入天津师范大学。今年3月,罗彩霞办理银行业务时首次发现身份证被盗用———与罗彩霞姓名、身份证号完全相同的身份证上,却显示着另外一个女孩的头像,而且发证机关是“莫名其妙”的贵阳市公安局白云分局。她随后向警方报案。


王佳俊冒名顶替的事实随后得到当事人的承认。罗彩霞称,事发后几天王佳俊的妈妈杨荣华打电话向她道歉,并承诺注销王佳俊的教师资格,帮助罗取得教师资格证。而今年的3月末4月初,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邵阳市隆回县公安局原政委)先后两次来到天津师范大学,劝说罗彩霞更改自己的身份证号码,但罗彩霞都没答应。


此事被报道后,引起了各大媒体的关注。


疑团重重


如何通过造假进入大学?


那么,王佳俊及其家长是怎样通过造假使王佳俊得以进入贵州师大的呢?《中国青年报》掌握的证据初步揭开了一些谜团。


从2003年开始,教育部推行网上录取,贵州师范大学2004年开始实行网上录取。那么,贵州师大是如何录取王佳俊的呢?据调查,罗彩霞2004年高考成绩并没有达到二本录取分数线,但却被贵州师范大学录取,录取的原因是享受了定向生降分待遇。


一位熟悉以往几年湖南定向生录取情况的人士分析认为,定向生向高校交钱,由高校点名录取是公开的秘密。罗彩霞没有填报贵州师大却被录取的原因,最大的可能是王佳俊的家长通过某些关系进行运作,而其成绩符合贵州师大定向生的录取条件,由贵州师大“点招”录取成功。


不管贵州师大最终录取的是不是真罗彩霞,如果录取通知书寄送到罗彩霞手里,王佳俊冒名顶替也可能不会成功。


贵州师范大学原招生就业处处长说,考虑到新生马上入学,在个别情况下,也可以由本人来学校领取录取通知书。当时,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已经来到贵州师大,他声称自己是“罗彩霞”的父亲,而且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假罗彩霞的档案也标明,她曾用名“王佳俊”,父亲叫“王峥嵘”。为此,学校将通知书直接给了王峥嵘。


但关键是,王佳俊是怎样突破高校新生资格复查这一关的呢?


贵州师范大学原招生就业处处长说,王佳俊报到时,称自己就是罗彩霞,而且出示了当地公安机关出具的“户口迁移证”,户口迁移证注明,姓名“罗彩霞”,曾用名“王佳俊”。同时,王佳俊提供的伪造的纸质档案也注明,姓名“罗彩霞”,曾用名“王佳俊”。王佳俊还在纸质档案中把母亲“杨荣华”改为“罗荣华”,父亲名字依然是“王峥嵘”。


该处长说,公安机关是专门管理户籍的机关,贵州师大相信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明材料,没有权力也没有义务调查公安机关出具证明的真伪。


由此,假罗彩霞(即王佳俊)顺利地成为贵州师范大学的新生。


假户口档案又如何“出关”?


《中国青年报》于5月7日对此事进行了跟踪报道。报道中提到,掌握户口和身份资料的县公安局、负责保存和调动考生档案的县教育局和罗彩霞之前就读的邵东一中均表示此事与己无关。而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的王峥嵘则坚称,整件事是花了5万元找一个中间人做的,这个中间人目前已经联系不上。


既然相关单位都简称此事与其无关,那么,王佳俊是如何从当地公安机关办理户口迁移证,又怎样伪造盖有公章的档案呢?


比如,保存在贵州师范大学的“考生登记表”显示,假罗彩霞(即王佳俊)母亲的名字是“罗荣华”,而非真正的“杨荣华”。而这个登记表应该是在高考前填写的,这是否说明,早在高考前,王峥嵘已将被冒名顶替的人锁定为“罗彩霞”或姓罗的考生?


再如,“考生登记表”上有邵东一中的公章,还有校长的确认。这些签字和公章是否为王峥嵘伪造?


而对于此间可能发生的情形,据罗彩霞就读的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的杨庆书记分析,“假罗彩霞”被贵州师大录取有两种可能:第一,如果罗彩霞在高考志愿填写了服从分配,那么很可能她真的被贵州师大录取,而后被王佳俊冒名顶替;第二,也有可能是贵州师大录取的是“假罗彩霞”,那么贵州师大招生办和贵阳市高招办都有责任。


相信随着调查的深入,这些疑团将被一一解开。


网友


查清背后权力关系网


近日,包括人民网、新华网在内的各大网站纷纷刊发评论,在对造假行为表示愤怒之外,矛头直指王峥嵘“花5万元找中间人帮忙”的说法。


一篇名为《“冒名上大学”背后是权力的集体沦陷》的评论认为,“可以肯定,在冒名顶替的背后,不是王佳俊一家人在战斗。……事实上,只要王佳俊的父母不能摆平其中任何一个环节,王佳俊根本完不成冒名大学生的过程。因此我们在感叹王佳俊父母权力张狂、手眼通天的同时,更担忧我们的一系列制度设计都形同虚设,权力在集体沦陷。”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