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终结者 正文 第四章

卷心菜中尉 收藏 3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5.html[/size][/URL] 一出门吴涛就看到隔着自己3个门牌的那间房子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近10米的深黑色的大坑,一块扭曲的金属片斜斜的插在大坑的中央。那个位置上的一切好象都被那个大坑给吞噬了一样。邻近他的几所屋子也大都只剩下了残岩断壁,从砖瓦的废墟中露出半截的木梁在火焰的灼烤下发出了劈啪的声响。 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5.html


一出门吴涛就看到隔着自己3个门牌的那间房子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近10米的深黑色的大坑,一块扭曲的金属片斜斜的插在大坑的中央。那个位置上的一切好象都被那个大坑给吞噬了一样。邻近他的几所屋子也大都只剩下了残岩断壁,从砖瓦的废墟中露出半截的木梁在火焰的灼烤下发出了劈啪的声响。


吴涛总算明白了刚刚自己的房子显然只是受到冲击的余力,如果是直接击中的话,自己大概这个时候恐怕就是会被活埋在房子下面了。一种脱离了大难的解脱感还没有结束,吴涛就听见有人用微弱的声音在叫救命的声音。

“大妈?!”寻着声音望去,吴涛才发现距离自己几步的花圃里,穿着米黄色外衣的那个居委会大妈正倒在血泊之中。一根大约是炸断的木制窗架正深深的斜插在她的下腹,暗红色的血正从伤口和她一张一合的嘴里冒出来。


“我,我。”吴涛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迷迷糊糊的走了过去。他既想帮这个很热心的大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做。


就在吴涛战栗的伸手想去拔那根断木又不敢碰它时,他那犹豫的手臂被人猛的一把抓住,精神高度紧张的吴涛啊的发出一声惨叫瘫坐到了地上。


“救..救...救.....。”同虚弱的连话都说不全的声音不同,那只抓住吴涛的手臂就象铁钳一样死死不放。


“我,救,救!我救你,你放开啊,我去找人救你!”被这样的方式吓住的吴涛,拼命的扳开伤者的手指以后,手足并用的爬开到了一边。


“我去找人,你等等啊,你等等,我马上回来。”吴涛语无伦次说道,爬起身来向着相反的大街上跑去。


刚刚出巷口,吴涛就看到公路的主干道上满是金属,玻璃,石头的碎片以及被炸出来的黑色大坑。街道两边的商店大都变的支离破碎,很多店铺里都向外面冒着黑烟。满大街都是撞在一起的汽车,一辆公共汽车居然横插在一家商场的两楼。大街上有人在哭泣,有人在尖声惊叫,有人如同木偶一般傻傻的站立着。更多是的躺在地上呻吟的人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幼。而那些躺在地上不说话的人,脸上大都已经失去了生命的神采。

天空中不时划过的导弹的尖啸声,空气中夹杂着滚雷般的声响和血腥的气味把整个世界变得如同一场恐怖的闹剧。


眼前的混乱景象再一次把吴涛的脑子搞的一团糟,眼前的一切的一切强烈的冲击着自己的大脑,到底是怎么了!自己感觉就象是在噩梦之中一样。


正当吴涛傻楞楞的站在满是废墟的街道上时,突然被人猛然推了一把。


“回家去!没事的人回家去。照顾自己家里人!政府会马上来帮助大家的。”手拿着步话机,边走边向幸存者们高喊的葛处长对他喊道。


回过神来的吴涛突然想起那个倒在附近的大妈,急切的对着这个警察说道。“警察同志,有人……”没有等他说完,那个警察就一把把他推开喊道“回家去,等等会有人来的。”


“可是...。”没有等到吴涛想把那个大妈的位置方向指给他看,那个葛处长却已经迅速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吴涛追了几步,然后看着自己跨过几具身体时,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是啊,这里满大街都是死者和伤者呢。在自己曾经坐过地方,一个交通警正无声的躺在那里,被碎石砸烂的头部依旧还有红黑色的血液在不断的渗出、滴落下来。

吴涛只觉得自己的胃部一阵抽搐,他的生理反应终于战胜了心理反应,他扶住路旁的一根电线秆,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就在他弯腰呕吐的时候,距离他不到一百米的一座高楼上面被一发导弹击中。随着轰然的一声巨响,雨点般的碎石和沙砾向他砸了下来。

吴涛双手紧护着脑袋,跌跌撞撞的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等等吴涛回到花圃附近时,他支吾着想要对着那个倒在那里的大妈说什么的时候,就看到那里已经结束了痛苦的折磨,只有那只曾经死死抓住过自己的手僵硬的曲张着。


带着强烈的吐意和晕眩,吴涛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感到恶心和害怕。在和平时代人们总是一种错觉,认为自己的生活永远就象一列推力十足的火车,在安全的轨道上毫无阻挡的隆隆向前,但是在横生的变故面前,人们才会发现原来生活从不稳定。而无数人曾经藐视过的死亡,当它突兀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的恐怖、他的强大都让吴涛感到生命的脆弱。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感到恶心和后怕。即便站在本应是无比安全的家里,吴涛的脑海依旧不时浮现出来花圃里那张苍白的面孔,枯瘦弯曲的手指。马路上那些刚刚仍在享受着繁华却转瞬之间便与草木同朽的生命。那些近距离的恐怖映象宛如一柄重锤无间隙的锤打着他的心理承受的极限。


吴涛原本以为自己在失去了父母之后,对这个并没有什么留念。因此不会象普通人那样害怕死亡,可真当它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它的恐怖,他的无法抵抗都让吴涛感到生存的宝贵。吴涛不想象那些倒在街边和花圃里的人那样无人问津,不要象他们那样,象一堆烂肉一样被丢弃在路边。吴涛努力的想站起身来,可是他发现自己居然做不到。自己的双手不停的颤抖着,无论自己怎么样的安慰自己,甚至用手敲打地面都无法停止他们的抖动。最后吴涛也在那种孤助无力的状态下整个人都瘫倒到了地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