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期女人遭人强暴猥亵竟无人管

我朋友是湖南省城步县一个偏辟乡镇信用社的女职工,离家八九十里。一个哺乳期的弱女子,无亲无故。应当受到领导同事的关怀。结果有一天被其社副主任强暴了,由于女性的怕丑及怕影响家庭会给家人丢脸,没及时告发,后又被其侮辱,猥亵六七之多。每次都以暴力及威胁而得手。其间我朋友也给正主任反应了情况。正主任说要和他谈一淡就了了事。我朋友每次被其得手不但侮辱还百般猥亵,不准我朋友穿衣服,还拿手机拍照说作留念,更甚至用烟头烫下身,其行为实为发指。当时我朋友不知其行为犯法,只知告诉领导给予制止是唯一办法。一听到有人叩门就浑身发抖,有时一到夜就把自已反锁在库房。这样日子熬过半年多时间。一直到那个禽兽调离,才以胱身。后来那知他还不罢休,打电话骚扰,如不接其电话,就打到我朋友丈夫家里。


时间久了,她家人觉得不对劲,后经绸查和我 朋友的述说才得以真相。可离事发有三年多了,后到公安机关反应情况,他们说时间久了,不好取证定罪。建议我们私了。后又到县联社反应,他们却说这样的事不好处理不能鉴定。真是欲告无门。我不服想不明白,现在是法制社会,而法律对他没有一点用,难道法律是一纸空文吗?我真的想不明白,我朋友的房门被其踢烂别人看见过,脸被其打青别人也看见过。更可怕是事在后头,在我朋友事发不久,那个人又在骚扰另一单位的一妇女,也把她房门踢烂。在那镇他的事众所周知,而司法机关及上级领却说难以取证,难以鉴定。我们不知如何是好,非常迷惑。眼看三八妇女节就来到,特此希望贵栏目,为我们主持公道,指点迷惑。还是告下去,就怕又一次伤害我朋友。如放弃了又不甘心。


我们走访许多单位,说得好的,时间久了不好办。说得难听的:你朋友偷人,还告什么状,一只手掌拍不响。明摆被人欺侮,还说是偷人,实在气愤。我朋友被强暴后,前一两次好言相劝,苦苦哀求。后几次,逃辟躲藏和极力反抗。才产生欧打,猥亵等情节。而有关部门根本不考虑我朋友当时的特殊情况及处境。我谨重声明:我所说的内容,如不属实,存在造谣或巫告。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此案属于严重刑事案且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并有一定人证,物证。向有关单位举报了八九个月了,没有任何处理和答复,求助您们给予调查核实。




(责编:王宇 作者:杨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