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灭日 第一章    纵横六百年 第九回

天师钟馗 收藏 1 1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size][/URL]   上回说过钟馗把那胡惟庸的棺木用三味真火给烧了个干干净净,众人皆在这乱葬岗之上观看。   正在这时,镇上管事的老者走上前来。   “多谢各位法师作法除为我们镇上的安宁除了这一害,老身及镇上所有的百姓很是感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


第九回钟家镇上观祖谱 曾想钟馗有后人


上回说过钟馗把那胡惟庸的棺木用三味真火给烧了个干干净净,众人皆在这乱葬岗之上观看。

正在这时,镇上管事的老者走上前来。

“多谢各位法师作法除为我们镇上的安宁除了这一害,老身及镇上所有的百姓很是感激!”钟家镇管事的老者一抱拳道,“众位劳累了一夜,还请到镇子里用饭,我们给大家备了宴席,请!”老者热情的邀请道。

镇上管事的老者对刚才钟馗那出神入化的点火手法给折服了,认定这些人都是一些有法力之人,不是凡人,再想想镇子外的这个乱葬岗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害了多少人,今日被这些人给除了,当下心存感激之情。

话说到此处,钟馗也感觉到自己的腹中咕咕作响,想必现在俺是凡人之身,不比那里有法身之时,三年不吃饭也不感腹中饥饿,转头看向大掌柜的及众人,现在已经时值正午时分了,众人也都感觉到了饥饿,于是都点头道,“好好!”

“老乡!我们吃饭可以,但是我们要给钱的,你们备一些简单的就行,我们的钱也不多,呵呵!”大掌柜的笑着对老者说道。

“万万不可呀,此事万万不可,众位法师为我们镇子上除了一害,我们摆一桌酒席又有什么,法师可不要见怪,来来请,可万不可再提钱字呀。”老者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好!”大掌柜的笑着答道,算是应允了,他也有他的想法,这钟家镇虽然不是什么平原地区的战略军事要地,然这里也是这平原上的一块清静之地,日寇的力量一时还不至于伸到这里,以后队伍可以把这里可以建设成根据地,再不行也可以和镇子上的人搞好关系,从这里征粮嘛。

老者八叔当然也是一个爱吃之人,有不要钱的饭那还有不吃的道旦嘛,再说了还有酒呢,于是行脚之人也无意见。

但见钟馗走上前来,对着镇子上管事的老者说道,“老者,你如想让你们镇子永远的再无后患,还要再做一件事。”

镇上管事的老者,一听是最有法力的那个法师说话,“行行!法师请讲!”

“这个胡惟庸的原坟不得再行埋人了,这里以后最好也不要再埋人了,这里的鬼妖和恶鬼虽然都没了,但是这里阴气还是极重的,如果再在这里埋人的话,保不齐那日就有尸变的可能,这个后来埋入的棺木最好迁埋到别处去,不要再埋在这里了,这个埋胡惟庸棺木的地方,你们先拿些赤硝来在坑里散一边,然后再用土回填,回填时注意第隔三尺时就散一层赤硝,一直到回填完,这样才能保这极阴之地不再有乱事发生,老者谨记!”钟馗说道,他的意思主要是不想这块乱葬岗再成为恶鬼作恶的地方,所以就用赤硝这种除邪避阴的东西来压住它。

“是是!”镇子上管事的老者当即就应了,他当然要应的,这是事关镇子安宁的大事,当下就派了一些年青力壮之人下去办了。

众人皆来到镇子里,先是在老者家中用茶,这是一座很大的院落,从这家的外围修葺及内部的修饰来看这是一个大户人家,当大家走进客厅之时,一下子就被挂在正堂之上的钟馗画像给惊住了,这个钟馗像画的是栩栩如生,当真是逼真的紧,看到这里,大家都望向了钟馗,这个人就是他吗?

钟馗也是一愣,但然很快的就恢复了平静。

这时,仆人都奉上了香茶,老者及镇子上几个有头有脸的人也都进来了,钟馗便问及这钟馗像的事情。

“老者,这钟馗画像是你们家中辟邪之物吗?如是辟邪之物应是挂于正门对墙之上呀,怎么地挂在这祖先之处呀?”钟馗话询问道。

“噢!不瞒法师,我们这钟家镇上的人,除了几家外姓外,其他的十有八九都是姓钟的,这钟馗是我们钟姓家族的祖先,即是先祖当然要挂于祖先之处呀。”说到这里,老者自豪的笑了起来。

“噢!这钟馗乃是你们的祖先,有何凭证。”钟馗一听这倒是奇了,自己当年于唐朝进京应试前,倒是在家中娶得一房媳妇,后来他在京城因为被奸臣给算计以至于头撞于门柱之上而死,但是在此之前并没有遗下什么后代呀。

“我说你这黑面法师好无道理,我们的祖先那里又是你问得的,要什么凭证。”老者生气的说道。

钟馗没想到自己会遇到钉子,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是好,如说自己就是你们的祖先钟馗,那老者必定不会相信,保不齐还会将自己打将出去。

“哈!哈!哈!”大掌柜的这时大笑着站起身,“老者匆要动怒,这黑面青年是一个潜心修道之人,法力皆是从钟馗天师处借得,所以对钟馗天师很是尊敬,万想不到今日会在此处见得钟馗天师的后代,一时高兴,说话不免有些不当,还请老者及众位乡亲海涵,不要见怪。”大掌柜的这一段话给钟馗解了围,他深知这钟馗便他们的祖先,但是也料定钟馗不会讲出来,就算讲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于是就用了一个转移的法子。

“是这样呀。”老者说道,面色稍有缓和。“我们的祖先就是这天师钟馗,我们每户每家都挂有钟馗像,自唐朝未年开始我们钟姓人家就一至悬挂钟馗画像,不管那家穷富,都家家有一副钟馗画像,以表对祖先的尊敬之意,还有我们的家族祖谱当中都有对祖先钟馗的记载。”

“噢!”钟馗一听有祖谱为证,当即就噢了一声,“可否当真,可是俺并无有留下半点血脉后代呀。”

“你这黑炭头,究竟是何意!”老者听到钟馗的话语当即发起火来,“我敬你是宾,为我们镇上除了一害,然你这后生再胡言乱语,辱及我们的先人,我们镇上就是再不平静,我们也认了,也会将你绑起交于钟庙处置!”老者历声说道,后面的几个镇子上有头有脸的人也都马上站了起来,满脸怒容的看着钟馗。

大掌柜的此时再想为钟馗解说些什么,想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因为钟馗的话的确不好再让人解说了,言语之意竟然是以这些人的祖先自居。

“老者匆要生气,俺们也只是想问上一问,原记得俺……不!钟馗是家住于秦岭的终南山呀,怎么到了这平原之地呢。”钟馗说道。

老者一听钟馗的话,不由的一愣,几个镇子上有头有脸的人也是一愣,“是!我们原是住在秦岭的南部终南山,可是由于在明朝未年,战乱不断,我们那个时代的祖先在当时是极有名望的人,他不想为满清所收降,故带着家人来到了这平原之地,建起了这钟家镇,不知这青年是从何得知的此情呀。”老者问道,言语之中已没有了怒气,多了一些好奇之意。

“噢!此事呢…………”钟馗竟一时真不知如何作答,他没有想到这钟家镇上的人竟然都是他的子子孙孙,听他们所讲是清朝初年为了躲避战乱而从终南山迁到这里来的,这事也算是说的过去,但是问题现在自己怎么来回答老者的问话呢,“此事为天机,小人不敢泄露,还望老者示下。”钟馗答道。

“是这样呀。”老者说道,“好!待众位法师在此用过酒菜后,咱们再行到宗庙中去看祖谱。”

菜上的极是不错,先上的有八个凉菜,后是一十二个酒菜,最后是八个碗菜权做饭菜,主食为馒头,白白的馒头端上来,众人皆直流口水。

因为有了钟馗这一层的关系,宴会办的也不是很成功,虽然镇子上的礼数都到了,但是就是没有尽性,人人都等着看这钟家镇上的祖谱呢。

待众人用过酒饭之后,由这位老者带着大家来到了钟氏宗庙,待老者拿出《钟氏祖谱》之后,钟馗当下就拿将过来细细的看来。

钟馗看到唐朝初年之时,祖谱之上赫然胶写着自己的族名及字辈,他原名钟通文字示章,这上面记载的都很细致,他的生卒之期也很吻合,再看其旁,也有他那妹妹的名字,还有她的生卒时日,都是很细的记载,钟馗一观之下,不由的奇怪了起来,这些都很吻合呀,再看其父亲的名讳及母亲的姓氏,也都和钟馗所知的很吻合,难道这些人都真是俺的后代,可是俺那家中的妻子并无给俺生下一男半女呀,这倒是奇了。咦!这就是俺那儿子,这一辈当中只有他一人,名字叫做钟无然,字了然,看他的生辰八字之时,钟馗当时犹如被雷给击了一下,钟馗脱口而出,“天呐!”

众人皆被钟馗的这一声给吓了一跳。

钟馗赫然看着这孩儿的生日,竟然是在他进京应试后的第九个月中出生,也就是说这他无然孩儿竟然真是他的儿子。

无尽的往事都涌上的钟馗的心头,他想起了他的结发妻子吴氏,想钟馗对这吴氏其实并无半点感情,只是婚姻大事不得不由父母做主,才娶了她,如不是家中老母亲催得紧,也不会于进京应试之前与吴氏圆房,不则想这一次竟然还为钟馗留下了后代,想到这里钟馗不免感觉对那吴氏不起,吴氏在钟馗死后,一致未再改嫁,而是做了一辈子的寡妇,后被唐朝皇帝封了一块贞洁牌坊,祖谱上记载她于76岁那年去世,想她在家中关照老人扶养后代,真是相夫教子,真真正正的是忙碌了一生,钟馗不由的在心中自责了起来。

“全是天命呐,看来这些人都是俺自己的子子孙孙。”想到这里钟馗不由的笑了起来。

“后生为何惊叫。”那老者问道。

“没有没有,只是俺看得钟馗天师的名字有点吃惊罢了,老者不必在意。”钟馗忙解说道。

老者虽然看出钟馗说的绝对不是实话,然也无半点办法,只得作罢,众人在钟氏宗庙出于对人家先人的尊敬,又都上了香叩了几个头才回转到老者的家中。

钟馗对于这些人的话语再无半点怀疑,一种亲切的感觉使他有了家的感觉。

众人又在老者的家中喝上了香茶,而钟馗确是被那墙壁上的钟馗像所迷,他看着自己的样子,越来越是出神,他在想自己的法身与那玄天宝剑还有折鬼扇到底现在在何处,如能取得这些东西,那么他的法力又都回来了,出神的钟馗沉默了起来。

可是厅堂上确没有这么沉默,大掌柜的先开口和老者及镇上的有头有脸的人拉了一拉家常,后来话题一转,提到了日本鬼子的身上。

那知这老者一听日本鬼子这四个字,当即就是愤怒至极,“说起这些畜生来,不提便罢,一提便是恨不得老身再年青一些,与这些青年后生们一并杀绝这些小鬼子,这些畜生不人,他们到处的强略奸淫,无恶不作,前几日,听过往的人说,他们在离此不远的汤县一下子就坑杀了三百多反抗他们的人士…………”

一听老者的态度,大掌柜的心中不喜,接下来又试探的问了一下他对八点军的印像,那知那老者一下子就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八爷的队伍那是真正的抗日之铁军呀,前几日,在平型关之地,八爷打了一个好大的胜仗,实是扬了我华之威呀!没得说,那是好样的,中华有此铁军民族幸甚呀、我辈幸甚呀…………”

大掌柜的一看这老者的态度,当即就不再试探了,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实不再瞒老者了,弊人便是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也就是八路军,120师独立团的团长龙成海,这是我们团的参谋长,文天来。”大掌柜的一指二掌柜的说道。

经此一说,老者及众位镇上的人立时站起一抱拳,“原来是八爷们呀,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呀,小老儿眼拙了。”

“老乡不要见外,我们八路军和其他的军阀部队不同,我们是咱们老百姓自己的队伍,是咱们人民的队伍,是为了咱们老百姓而打仗的队伍。”龙团长说道。

“真是不曾想到呀,看来八爷们的本事就是利害,不光能打鬼子,为民族立威,还有着擒魔伏妖的本事。”老者说道。

这段话说得龙团长有点哭笑不得,怎么这共产党的队伍在他们的眼里成了跳大神的了,但是又不好说明了钟馗的身份,只得强笑,“呵呵!老者不心见外。”

之后,龙团长、文参谋长又和老者及镇上的有头有脸的人进行了搓商,意在钟家镇中征粮和招兵,没想到老者竟然一言就允了,老者还提意要八路军到钟家镇来,龙团长当下欢喜的很,看来这在敌后建立扩大新根据地的想法马上就能实现了…………

众人说着说着,时间就过去了,不知不觉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行脚的八叔和行脚之人也没有插话,现下有茶有饭,还管他什么,总比的在路上风餐露宿的好。

天色已晚,老者要挽留他们在镇内过宿一夜,龙团长也没有推辞,因为正好可以和老者及钟家镇上的人再好好的商意一下,现在中央已经下达了统一战线的思想和命令,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



正道是: 入厅喝茶遇钟馗画像 询问中钟馗不由大奇



看祖谱钟馗自责不该 龙团长商意抗日大计

1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