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的哭泣》 卷二、天际的哭声 57、不公平的对抗(3)

华文庸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96.html





我瘸着腿走过去,挥舞着手里的枪赶走了秃鹰。那只小藏羚羊刚出生没多久,腿还有点软,胆战心惊地躲回到湖畔边上,用一种无比恐惧又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们,看得我们三个大男人不知道该如何才好。许小乐说:“真可怜,你说这人干得都叫啥事?你们听说过吗?据说世界上野生梅花鹿的八个亚种已经灭绝了三个,咱们中国境内的野生梅花鹿已经不足千只,这全世界数不清的枪口对着这些动物们,你说这些动物还能不绝种吗?人啊,等到把周围的动物都灭绝光了,最后就该灭绝自己了!”


我们正在商量怎么处理这只劫后余生的小藏羚羊,突然听到后面又传来了车队的声音,三个人立即抱起枪,朝着车声传来的方向瞄准,一边立即寻找可以隐蔽的地方。


车队慢慢地从从山坡后开过来,不是盗猎的车,原来是才嘎次仁的车队,我们三个松了口气,放低了手中的枪,这才发现才嘎次仁的几辆吉普车满身都是弹孔,有一辆车的油箱好像还有点漏油,可能是路上就已经快漏光了,车子被拴在另一辆吉普车的后面拖着往回开。


不知道才嘎次仁的“藏羚羊”队追出去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队员们看起来个个精神都不大好,才嘎次仁的脸就更是阴沉得难看,更令我吃惊的是,就连神枪手扎西顿珠的大衣上都有两个弹孔,他的左手背上还残留着没有擦拭干净的血迹,阴沉的脸上看不到半点笑意,仿佛我们也成了他的敌人。


我一拐一拐地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问:“追上了没?”


才嘎次仁盯着我的伤腿看了一会儿说:“跑了,半路上又上来一队接皮子的,他们人手太多,咱们打不过,扎西顿珠打死了那两个狙击手,可来接皮子的那一队里,有一个更厉害的,咱们实在没办法,就撤了。”


我一听这话,急忙问:“有没有派人跟踪?说不定能查到他们的老巢!”


才嘎次仁冲我一瞪眼:“咋跟踪?这荒原上一眼望过去可以看几十里远!”他跳下车,看那些被剥了皮的藏羚羊,又回过头朝着他的一帮手下说:“这些尸体再放几天,等中午头的太阳一晒,过阵日子,顺风可以臭十里。你们几个过来,把这羊子堆一堆,浇点汽油,烧了。”


因为受到周青的影响,也是出于保护生态环境的需要,我建议他说:“这样不太好吧?污染环境。”


才嘎次仁冲我一瞪眼,可能他年龄比我大得多,看我这个嘴上还没长毛的年轻人就横竖不顺眼,他不高兴地瞪着我,反问:“堆在这里就不污染?留着发臭?”


几个人放下手里的枪走过来,把藏羚羊的尸体码在一起,有人去提了两桶汽油过来,均匀地浇在那些肉红的尸体上,点着了火,一股呛鼻的浓烟腾空而起,缥缥缈缈地在半空中缭绕着,肉被烧得焦烂,闻起来更让人恶心,连着湖畔边上那些稀疏的草甸也被烧得焦黑。其实,藏羚羊的尸体就算是腐烂了,还可以给稀疏的植被多补给一点营养,而且荒原上的鹰也有了些可吃的东西,鹰繁殖多一些,草原上的鼠害可能就会少一点,植被的生长又多一些可以喘息的空间,而用汽油烧掉尸体,不光污染了空气,还断了鹰的食物来源,鼠的天敌少了,繁殖自然加快,甚至成N倍增长,本来生命力就很脆弱的植被又被烧得枯死了一片,一、两年内都长不起来,以后再来太阳湖畔产崽的藏羚羊吃啥?生下来的小藏羚羊又吃啥?


但才嘎次仁的脸阴沉得不容我们解释,他在可可西里生活了几十年,有他的一套做法和理论,根本不屑于和我们这些外来者为伍,也不肯接受我们的任何意见,我们只能看着焦黑的浓烟一股股地往半空里冒。


许小乐把那只小藏羚羊抱在怀里,走过来,说:“跟他们讲不清,咱们走。”


小藏羚羊一般出生几分钟后就可以勉强站起来,虽然腿有点软,但十多分钟之后就可以加入母亲的队伍快速地奔跑,现在这只大难不死的小藏羚羊在许小乐的怀里正拼命地挣扎,它惊恐地看着所有的人,声嘶力竭地呼叫着,想要挣脱许小乐的怀抱。


“藏羚羊”队的自愿者们都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我们看,像是在看一出笑话,忽然,扎西顿珠走了过来,看了看许小乐怀里的小藏羚羊,说:“这羊子有残疾,养不活的。”


“什么?残疾?”我们都有点吃惊,仔细看许小乐怀里的羊。


扎西顿珠说得没错,可能母藏羚羊在生产的时候受到了惊吓,它只顾着逃命,小藏羚羊出生的时候被狠狠地摔了一跤,又撞上了什么硬物,这只小藏羚羊的嘴巴有点变形,一只眼睛充血,将来有可能会瞎掉,而且它的两条后腿很软,也许是先天发育不良,呈八字形向两边撇开,无法顺利地行走。


扎西顿珠又奇怪地看了我们一眼,说:“没奶,养不活的。”


我想起在多吉大叔家时,多吉大叔救下的那只小狼崽,我记得大叔当时说了一句话:“天作孽,人总不能绝情吧?”我又看了看许小乐怀里的小藏羚羊,正可怜绝望地哀叫着,我的心里一痛,说:“总得试试!”回过头,我又看了扎西顿珠一眼,故意反问他:“受伤了?谁打的?”我觉得能和扎西顿珠较劲的人,一定不是个平常的人物。


扎西顿珠大概也知道我因为心里不平而故意给他难看,他狠狠地瞪了我一下,摇摇头,说:“他没打伤我,但我也没打着他,下次遇上他,你也得小心点,那家伙很厉害,左脸上有一条刀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