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骄阳 第四卷 第二十六章 一对活宝

李伟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size][/URL] 竹英也担心过,私下对菊英道,“姐,如果他一辈子都只望那妖精的苗条,我们岂不白糟蹋了自己?” “放心咯,妹妹,他总有望厌的时候。”菊英充满信心的道。菊英这种信心也不是一朝一夕就树立起来的。 刚嫁到程家不久,菊英已从妇人的嘴上了解到,她们的情敌是孙家姐妹。但说起来,也不能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



竹英也担心过,私下对菊英道,“姐,如果他一辈子都只望那妖精的苗条,我们岂不白糟蹋了自己?”

“放心咯,妹妹,他总有望厌的时候。”菊英充满信心的道。菊英这种信心也不是一朝一夕就树立起来的。

刚嫁到程家不久,菊英已从妇人的嘴上了解到,她们的情敌是孙家姐妹。但说起来,也不能怪人家美英和晶英,人家已经成了张家的媳妇,肚子也开始隆凸了。只是自己夫君不争气,仍花痴人家。

人家并和你这对双胞胎争程德日。

这如同一场没了对手的战争,她们有气也无处可发。

然而程德日将她俩晾在一边,面对着他程德日来独守空房,表面上嘻嘻哈哈,装着没事。到了晚上,尤其是夜静人深的时候,两姐妹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了。

程老爷也特有心,不但为她两个肥妹准备好了一张坚实而厚重的红木大床,还特别地加了宽,任她们横睡直睡都行。两人在床上蹦,在床上跳,大床绝对不会发出丝毫的吱呀声。被子也是特地定造的,丝质的被面,丝棉的被里,不管是手触,还是身子接触,感受到的都是绵绵的温柔之乡。

洞房之夜,当她俩为程德日松了绑,宽了衣,程德日一头钻入被子之后,她俩立时也宽衣上了床。按道理,这个程序应该是程德日帮她们完成的。可世间无理的事太多,要说抢亲,也是男抢女的,眼下却成了她们女抢男。虽说她们在家里也算过小姐,但比起程家来,那是小巫见大巫。程老爷叫人挑着一担礼金到她们家提亲,就差点没将她们爹吓晕。那一担礼金,多到她们孙家一百年也赚不了那么多。如果说她们是奔着程家的银子而来,那也小看她们了。庐江两大才俊,她们早有所闻,私底下也无比心仪。所以,从这个角度去说,她们看中的是程德日的人,而非他家里的金子、银子。人就躺在床上了,她俩哪里还去管世间的事有理,还是无理?一左一右夹着平躺着的程德日,就像两辆坦克似的,压得程德日喘不过气来。

程德日忍不住悄声的说,“看你们哪,我都没急,你们倒急。”

说得她俩顿时脸红耳赤。

好在上床前已经吹熄了红蜡烛,房里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人家想你啊。”竹英知道程德日爱斯文,不让听房的人听到他们的动静,也对着程德日的耳朵悄声的说。

“才见第一次面,有什么好想的?”程德日没好气地说。

“你是第一次见我们,我和姐却见过你好多回。”竹英边说,边就将丰腴的手搭到程德日的胸膛上。

“嘻嘻,你不会说从少女怀春那一刻,就念着我了吧?”程德日轻轻笑说。

“说哪,你们文化人就是敏感。这么遥远的事情你都还能想到。”竹英甜蜜的道,身子又往程德日身上挨。

程德日笑说,“咱们来个君子协定如何?”

“好啊。”

“一切由你说了算。”

两人如获至宝的答。

程德日轻轻嘻了一声,方道,“好,那从现在开始,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身子以尺宽为界。”

两人眼一黑,如坠深渊。

但话已出口,岂能收回?说不定,顺了他程德日的心意,后面就会有好戏。

回过神来,都答,“没问题。”

嘴上答得爽,身子却是依依不舍地离开程德日的。

“嗯,说吧。”程德日等她俩松开了自己,笑道。

说什么呢?

说什么呢?

她俩一下就难住了。那些爱啊想啊的情感,在心里可以很多,很丰富多彩,但用语言来表达,就那么两三句。

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东一句,西一句地毫无目标地说着。

连她们自己也不知说着什么的时候,程德日那漂亮的鼻子却发出了轻轻的呼噜声。

都是床主温柔的错,竟然一下子就让他程德日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两姐妹一商量,就将软绵绵的床垫换成稻草编成的垫子,稻草垫虽然也柔,但身子一动,就会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还会散发出稻草的香味,那可是秋高气爽一样的气息,让人精神。他程德日想睡都不容易。被里是老棉,被面是粗布。要想感受到温柔,只能来自她俩丰腴的身子。说实话,她俩从来就不认为自己肥,只觉得自己像唐大帝国的杨贵妃一样,是丰腴而不显肥。比起骨瘦如柴的女子,不知柔绵多少倍。

一切准备妥当,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丫环小梅却走来告诉她们,“大少爷今晚自个儿在三楼的房子睡,他就不陪你们了。”

“小梅,大少爷不是开玩笑的吧?”竹英拉住小梅的手,急问。

小梅想了想,“额,看大少爷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程德日果然不是开玩笑,自此之后,他就再没入过她们在二楼的房。

一次偶然的机会,不知是竹英去传达程老爷的指示,还是别的什么,她匆匆走上三楼,门也没敲,就推开虚掩的门。只见程德日坐在一张沙发上,躲在窗帘后面,正用望远镜望着张宅的洋楼。

不用看,竹英就知道程德日在望孙美英。一股醋意顿然升起,令她狠不得冲过去,将程德日的望远镜砸烂。

程德日却开口道,“是竹英么,你快过来看,孙美英穿着黑裙子多漂亮。”

天,居然还叫自己来看。

疯子,真的一个十足的疯子。

但不知如何,程德日这么一开口,竹英的醋意非但没继续往上升,反而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并处身置地地从程德日的角度去想:孙美英穿上黑裙子,美的就像黑天鹅。

谁不爱美啊?

何况,程德日毫不隐藏自己的观点。单从这点上看,他当自己就像是朋友一样的吧?

便没有生气,竹英将程老爷的最高指示传达了之后就离开了。

回到房间,见到菊英,她才双眼湿湿地说了程德日望孙美英的事。

菊英显得很平静,她轻声的说,“不用管他,我们也做裙子去。”

自此,孙美英穿什么裙子,她们就做什么样的裙子,颜色、样式和布料完全一样。只是尺寸不同而已。

比如同是穿着红裙子,孙美英的身子是凹凸有致,含而不露。穿到她们身上,也是凹凹凸凸,只是凹的幅度不足,凸的部们十分显山显水。

吃饭的时候,她俩就像两团热烈的火,燃烧着程德日。程德日却只顾埋头吃饭。目光偶然落在她们身上,也是像蜻蜒点水似的。

如此被程德日蜻蜒几番,她们也自觉无趣。

私下里,竹英就急,“姐姐,怎么办呐?”

是啊,怎么办?

如果程德日是个废物,是个丑八怪,那都好办,不用管就是。问题是程德日不但英俊,且很是风流潇洒。只是这风流潇洒并没风到她们身上而已。

可她们的心偏不听话,听到程德日的脚步声就跳得欢;看到程德日的那张俊脸,目光就像金色的太阳一样灿烂。

看来按常规是不行的了。

菊英经过一夜的分析研究,最终拿出了行动的方案:她和竹英将长长的头发盘成一只发髻,戴上一顶道姑的布帽,穿上道姑的蓝袍,蹬上一双蓝色的布鞋。浑身上下,朴素得不能再朴素。

成了道姑的样,她们也按道姑一样去乐善好施,城里哪些孤家老人病了,她们送药;哪个老人没吃的了,她们送粮。

起初,程老爷也不解,说你们是咋了?

“没咋,就想做做道姑。”菊英答。

程老爷有目光落在她们的肚子上。

菊英便笑答,“爹爹你放心,我们又不是去做尼姑。道姑是可以生儿育女的嘛。”

程老爷这才放了心。

当她俩乐此不疲地做善事之后,程老爷走到街上,就有不少人在他面前夸她们,很是令他长面子。

回到家,程老爷就公开支持她们,“好,你们做得好。你们就是要用中国的传统美德去感化那浪荡子。”

对浪荡子一词,两姐妹都不同意,“爹爹,不能这么说德日,他只不过是有点小毛病而已。”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