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头蛇开"警车"强收"奖励费" 引发百人械斗

安徽商报5月13日报道 “从没见过那么横的人,开着‘警车’,拉着警报器到工地要钱。”李红光是中铁二十四局某施工队队长,由于拒绝交钱,被人追到真警车内打成轻伤,目前还躺在医院接受治疗。


“那家伙真厉害,警报在工地里响个不停,驾车人没穿警服,但一看就是个有来头的人,一般人谁开警车? ”工地里的工人们说,大伙都吓坏了,队长李红光一直在忍让,也一直在花钱,没想到妥协到最后还是遭到殴打。记者昨日从宿州市桥公安分局桃园派出所获悉,涉嫌殴打李红光的嫌疑人李丰已被上网追逃,而据李红光、工人们和附近村民称,开“警车”吓唬人的就是李丰。


据了解,李丰是桥区桃园镇吕寺村村民,他有何能耐竟能驾驶无牌“警车”? 在李红光躲进真警车后,李丰等人为何嚣张到追打至车内? 据桃园派出所长王垒介绍,若不是民警使用了催泪瓦斯,情况可能更糟。


起因:“警车”呼啸骚扰省861重点工程


2008年11月,李红光带领施工队进驻省861重点工程——中铁二十四局钱营孜矿煤炭铁路专用线施工,李红光的施工段位于桥区祁县镇和桃园镇交界处。按照计划,该工程今年4月20日就应当完工,但时至今日,该工程不仅没完工还被迫停工。 “要不是当地人李丰带着社会上的人不断来工地阻挠施工,工程按期交付本没有问题”。


“李丰开着‘警车’,拉着警报器,在工地里呼呼地穿过,阻挠施工。 ”据工人们介绍,李丰带着人在工地叫,不给钱,施工材料就不要想进场。据了解,该段工程运料车需从吕寺村经过,李丰等人以此为由索要“买路钱”。


为息事宁人,李红光同意与李丰“谈判”。据该工程项目部办公室主任李文良介绍,村主任吕占浅先提出要承接该工程,但村里不具备承接资格,被项目部拒绝。通过协商,项目部同意该段工程用料由李丰按照市场价提供,协议规定,李丰按市场价供货后,所涉及到的道路问题由李丰协调解决,如道路确实损坏,由双方协调解决。


“农民修村村通公路不易,这一点我们考虑到了。 ”李红光说,如果材料全由自己进场,会非常便宜,让李丰按市场价进料,与自己进货的差价不是小数字,足够道路维修的费用。


李红光退了一步后,李丰更进了一步。很快,李丰提出签署补充协议,除各种地面材料按市场价供货外,他还要再多收钱。


讲述:“地头蛇”强收十余万保护费


“李丰提出,他要在各种材料上再按进场的吨数收钱。 ”李红光说,只要是进场的材料,不管是不是李丰进的货,其都要再追加收钱。比如,李丰供货的黄沙每方86元,此外再收每方6元;石头每方65元,再收每方11元;混凝土非其供料,进场仍要给其每方50元,钢材每吨再给其150元。 “已经按市场价给他了,凭什么还要追加收钱,这不是敲诈吗? ”


虽然李红光据理力争,但最后又被迫作出让步。 “不同意不行,他把路堵着,什么材料都进不来。 ”李红光与李丰签署了补充协议,除同意每吨进料按市场价支付外,每吨再给其额外的“奖励”费用。 “这笔额外的费用其实就是保护费,交了钱就确保材料进场,不是保护费是什么? ”


“除去正常的进场费用,李丰多收十余万元保护费。 ”李红光说,他已经支付了一部分,还有9.5万余元未付。


遇到这样的事,为何不报警?李红光说,李丰开着“无牌警车”,搞不清是什么背景,自己害怕他有来头,被吓住了。据工人们说,李丰在工地大声说:看着,我开的是警车,你们报警也没有用。 “这话不仅我们听到了,附近百姓也听到了。 ”李丰的话在接下来记者走访群众时得到了印证。此后,李红光被迫一步又一步退让。李丰进一车煤矸石,只有7方左右,非要按照17方收钱,李红光同意了;春节期间,李丰派两个人以看场为名进场,要求李红光支付每人每晚50元工资。“我已安排了3名工人看场,根本不需要他帮忙”。无奈,李红光还是同意了,支付两人近一个月的工资。


“以上款项都有正规账目和收据可查。 ”李红光说,他将把这些账目和证据提交给警方。


冲突:施工队长称被胁迫写下欠条


今年5月初,李丰带着人找到了在宿州市区办事的李红光。 “当时我就一个人,对方三四个人。 ”李红光说,来人不说何事,将他带到离市区20多公里的工地上。“他们让我写9万余元的欠条,要求5月15日前还清。 ”李红光没有办法,不情愿地写了欠条。 “我就一个人,已经夜里23点多了,不写他们就不放我走”。李红光仍没有报案,他说,自己是过路客,出门是谋生的,不愿与人结怨。


5月15日的还款日期还没到,5月7日上午10点多,一直未曾露面的吕寺村村委会主任吕占浅带人出现在工地上,阻止车辆通行。他的出面让李红光很惊讶,一直不是李丰来揩油吗,这次村主任怎么出来了? “吕占浅说来要9万块,我问他:欠钱也是欠李丰的,关你什么事?”李红光要求对方把李丰叫来,当面说清楚。不久,李丰赶到了。


“整个上午都在谈判,直到中午,气氛不对了。 ”李红光拿出联通公司的通话详单说,他于12时12分25秒向110报了警,此后至15时未见警察来到。通过李红光和部分工人的手机通话详单,记者看到,从12时12分至14时57分,他们拨打了十余次110和110提供的派出所电话。 15点多,祁县派出所和桃园派出所民警来到现场。当着警察的面,工人们说要挪动一下堵在路上的车,李丰等人阻拦,随后发生争执,警方后来称吕占浅遭人殴打。


械斗:百人混战中施工队长被打伤


在民警的劝阻下,众人散去,两个派出所的民警也离去。据工人们说,到16点多,李丰突然带着数十人返回工地,看上去情况不妙。


“他们有人带着刀,还从工地上抽出钢管拿在手里。”工人费某说,队长李红光要大家克制,都上在建的铁路桥上躲避。铁路桥未修好,只有一条木梯能爬上。在桥上,工人们连续报警。


17点多,桃园派出所来了辆警车。派出所长王垒说,当时民警一看局面混乱,本着保护李红光的想法,让其下桥上警车。李红光刚上车,李丰就带着人围了过来,不顾民警阻拦,冲进车内辱骂殴打李红光。民警为保护李红光,手部不知被谁打伤,被迫使用催泪瓦斯驱散人群,并收缴了一把砍刀。


工人们说,他们约有五六人也遭到殴打,连看门的两位老人也被打了。包括李丰带来的人,现场有一百多人。人群散去后,工地内包括钢管在内的金属制品大量丢失。经当地公安部门鉴定,李红光的伤情为轻伤。


回应:无牌“警车”从派出所流向社会


昨天上午,桃园派出所所长王垒告诉记者,这起事件给派出所带来了三个案子:吕占浅被殴案、李红光受轻伤案、村主任妻子在派出所院内殴打工人案。王垒说,其中李红光受轻伤案最重,已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其他两个最多是轻微伤,属治安案件。


除警牌外,“无牌警车”的警灯、警报器一应俱全。关于“无牌警车”一事,所长王垒和指导员罗某说,所里以前是有这样一辆普桑警车,当时所里有个联防队员,是其个人的车,那时所里的警车不够用,临时借用。后来该联防队员被辞退,车就不知去向了。“这辆警车流窜到社会上,还保留‘公安’字样,是不是不允许? ”“按照规定是不允许的。 ”罗指导员回答。


此外,所长王垒称,5月7日,所里并未接到与此事有关的报案,下午之所以派警车到现场,是因为“上午听说村主任挨打了,估计下午要出事,就派人去看看,果然不出所料”。


另据所长王垒介绍,由于李红光受轻伤构成刑事案件,警方已将失踪的李丰列为网上在逃嫌犯。 “关于9万余元的借条,李红光称是被胁迫写下的,但那只是他的一面之词,只有抓住李丰讯问后才能知晓真情”。 (本文来源:中安在线-安徽商报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