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中国海上阅兵一些不好公开的细节

voodoo5xp 收藏 3 1358
导读:[size=16]一、印度海军现役最先进的"孟买"号导弹驱逐舰(90年代下水服役),工艺水平比中国海军的051 级(70~80年代下水服役)还差,舰只的维护保养更是惨不忍睹......中国海军哪怕是最老旧、过几年就要退役的107 号导弹驱逐舰,无论甲板上还是轮机舱,到处干净整洁、瓦明锃亮;印度海军的"孟买"舰,主炮炮塔和炮座的连接处,工艺粗糙得惨不忍睹......印度水兵可能刷漆的时候从来就没有除锈这个工艺,油漆下面铁锈堆集如山。 二、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旗舰"瓦良格"号,虽然来华前特意刷了一道油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印度海军现役最先进的"孟买"号导弹驱逐舰(90年代下水服役),工艺水平比中国海军的051 级(70~80年代下水服役)还差,舰只的维护保养更是惨不忍睹......中国海军哪怕是最老旧、过几年就要退役的107 号导弹驱逐舰,无论甲板上还是轮机舱,到处干净整洁、瓦明锃亮;印度海军的"孟买"舰,主炮炮塔和炮座的连接处,工艺粗糙得惨不忍睹......印度水兵可能刷漆的时候从来就没有除锈这个工艺,油漆下面铁锈堆集如山。


二、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旗舰"瓦良格"号,虽然来华前特意刷了一道油漆,但是舰况不佳的情况依然无时不刻表现出来。为了避免主机抛锚掉链子,特意有一条大功率拖船伴随保障;临时刷的油漆,掩盖不住油漆下铁锈爆裂造成的大块斑痕。


三、韩国海军参加阅舰式的两条军舰,独岛号两栖突击舰和一艘导弹驱逐舰,不知道是故意捣乱还是操舰水平不佳、始终不能保持舰列位置,中国海军连续四次要求他们下锚调整舰位,最终还是歪歪扭扭。军事即政治,政治即经济,还是很有意思的哈......


这次阅舰式有好多有意思的细节,只是不好公开讲,公开宣扬,显得有点不太厚道。话说某国海军护卫舰的尾甲板,堆满了从青岛二手市场淘来的冰箱和洗衣机,迫不得已、阅舰式上只好用帆布把尾甲板盖了个严严实实。


而且这不是历史上最猛的,最猛的记录是某国驱逐舰访问青岛,返程的时候前后甲板都堆满了家用电器(中国海军送的),另外中国海军还免费提供了一批主机备件、免得半路抛锚(阅舰的时候就抛了锚,两台主机坏了一台,烟囱突突直冒黑烟--中国海军的同型舰冒的可是白烟)--海军是个烧钱的军种,也是最能反映一国经济状况的军种......



泰国军舰开放日,甲板上都是水兵摆的摊,卖体恤、邮品等。据说这是他们的规矩,即使在区国内,舰艇对民众开放时,允许士兵赚点外快钱。人家舰艇经常对民众开放,这一点还值得学习,允许摆摊则免了。


美国宙斯盾,是来客中最牛的军舰。所以阅兵式上也想占个牛位——排在外舰中首舰,向海军提出口头申请。好在我们事先就通知,来舰检阅时排队与“国际接轨”,按战斗舰艇、登陆舰艇、辅助舰艇、教学训练舰……排序,同类舰按吨位排。结果俄罗斯的一万多吨瓦良格排第一,宙斯盾只有九千多吨,只能排第二,美国也不好说什么。最郁闷的是韩国,独岛号两栖攻击舰,按中国算法属于登陆舰,排在登陆舰首席、但是排在最小的作战舰艇——澳大利亚巡逻艇之后。


那艘舰(孟加拉国海军“奥斯曼”号,原中国海军“湘潭”号)还是参阅舰艇中唯一有过战争经验并且开过荤的——1988年赤瓜礁冲突,中国海军半小时内以一人轻伤的代价干掉了越军两条舰船。

其实我不想宣扬这个事情(有照片哦),也是觉得这条船和中国海军有香火情分、有点儿于心不忍……哦,对了,还想到一件很好玩的事情:88年赤瓜礁冲突的三条功勋舰,这次在青岛算是凑齐了,只是另外两条(502号“南充”舰、65型,531号“鹰潭”舰、053K型)都退役了,锚泊在海军博物馆……


韩国海军这几年扩张速度太快,人才跟不上……两条韩国军舰进港靠码头的时候,那个折腾、那个费劲……他们的操舰水平不行。又及,韩国的“世宗大王”号去亚丁湾护航,一路上磨磨蹭蹭的、用了中国军舰(而且是带着补给舰这个油瓶哦……)三倍半的时间才到——为啥?出了黄海、韩国海军就没有水文资料了,要慢慢吞吞一路测水文资料呢。

中国海军就简单了,从70年代就一直下了大力气干这个、资料很丰富很齐全,所以护航编队不用干兼职、直接飚到18节以上(接近补给舰的最大航速)、十来天从三亚赶到亚丁湾。

海军是个特别讲究系统对抗的军种,积累很重要,绝对不是有了几艘比较牛的军舰就能成为强大的、在世界上排得上号、受人尊敬的海上力量。


“瓦良格”这个舰名又被重用了 33

这条船现在是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的旗舰。据上船参观的军迷讲,前甲板油漆味刺鼻,一看就是出发前匆匆忙忙刷了道漆……这条船猛一看挺光鲜的,上舰参观细细探查就露馅了,舰况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俄罗斯海军不说完蛋了,起码,最近那么十几年,注定只会是个二流货色。魔鬼总是隐藏在细节之中。

对比土鳖海军,高下立判——我的朋友上107舰,这是条下水30年的老舰、再过几年就要退役了;副政委陪同参观,在水兵舱,有个兵的违反了内务条例、床位上放了衣物啥的比较凌乱,副政委当场发飙、批评教育了一顿。全舰上下、维护保养得那可真叫不赖,让你有点怀疑这条船是不是真的这么老……至于526这种新船就更不用讲了,工艺好、技术先进,维护保养做得无可挑剔——可以说,世界海军强国的管理经验,土鳖陆军海战队那可真是彻底领悟了,北洋海军的经验教训,土鳖陆军海战队那可真是牢记在心了。

又及,因为阅舰式期间墨西哥正好爆发了甲型H1N1流感疫情,海军特意把最新的866“岱山岛”号医院船调到了青岛,做好了墨西哥风帆训练舰爆发疫情的准备,一开始军迷们还以为这条船也要参加观舰式呢……这份认真细致负责任的精神,还是很值得赞许的。

总的来说,海军这次60周年大阅,虽然没把最吸引眼球的家伙事拿出来显摆,不过还是好好在国人、在全世界同行面前长了几分脸面:-)



再给大家爆个事儿,咱自己的一家媒体在报道孟加拉这艘舰的时候,也把这段光荣历史写进去了,结果第二天咱外交部就接到了越南外交部的正式照会,他们表示严正抗议……理由是他们越南也有个媒体大放对华厥词,结果他们把它给关了……


又过了两天,越南宣布成立黄沙人们委员会。



说到"瓦良格", 想起来十年前的故事 110

1999年10月2日,中俄海军在长江口外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以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司令扎连科夫海军上将为首的俄罗斯海军舰队抵达上海,停靠在上海港高阳装卸公司码头--现在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了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了--旗舰是舷号011的光荣级导弹巡洋舰“瓦良格”号,随同的是舷号778的现代级导弹驱逐舰“激烈”号。我海军的133号导弹驱逐舰和543号导弹护卫舰作为主人,停靠在前面的海军扬子江码头上。


这次联合演习的背景大家都应该还记得,那年春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要问我为什么事隔十年,对俄海军这次访问还记得这么清楚,嘿嘿,因为那天我给老毛子们送钱去了。


话说出门在外,钱财不可须臾离身。可要是出门兜里没带钱,咋办?凉拌,到了地头,找家户头家里给汇过来呗。


当时俄国正是老叶时代最水深火热的时候,经济一塌糊涂,军备废弛,这些大家都早已清楚。所以,这次太平洋舰队搜刮家底把船开到上海已经实属不易,弟兄们的零花钱就不可能再指望司令了,何况他老人家自己也是阮囊羞涩--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亲眼看见的。


莫斯科一想,弟兄们平时军饷都打折,好容易出门一次,怎么着也得给点零花钱,不然到了上海,水兵下地一出码头,看到大名路上那么多打桩黄牛蜂拥而上,摸摸口袋里却没有钱,回头船上可就备不住要损耗些装备了。所以立码汇了一笔钱到我们帐上,让立即送上船,所以就有了我的登舰见闻。


那天天气阴冷,印象里上海十月份还是很热的,但那天实在冷的够戗。


到了码头,正赶上俄舰靠泊,接着就是大家在电视里经常看到的外交礼仪场面,我东海舰队司令员杨玉书中将陪同扎连科夫上将检阅我海军仪杖队。


我们站在边上,大家在电视画面里看不到的场景尽现眼前:从进港到靠泊,放舷梯,双方首长见面、致礼,检阅中国海军仪仗队,俄舰上的水兵三三两两来回走动,闲聊,甚至有几个干脆光着膀子站在甲板上喝酒看热闹,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看到俄舰上有什么站坡一说。连起码的礼节都没有,当时俄军军纪涣散足见之。


登上闻名遐迩的光荣级,从那巨大的反舰导弹发射装置下走过,说老实话,很有压抑感。进得舱内,温度陡然升高了不止二十度。副官将我们领到上将的住舱,这是一个不到十个平方的狭长的房间,只有一张铺,一个小写字台,一个洗脸池,一个铁皮衣橱,OK了。


司令看到这么多人拥挤在门口很不高兴,大声咆哮呵斥了几句,副官连忙把我们带到了首长餐厅,地方宽敞点,但人一下多出来好多,我目力可及范围之内,上将一名,少将两名,上校七名,中校四名,少校及尉官多少已搞不清楚。大家都是来领零花钱的,当我们把成捆的美元掏出来放在餐桌上,饿狼一般饿军官们蜂拥而上,惹的司令再次大光其火,拍了桌子,好不容易才算排好了队。


我们站在边上,看着军需官看着人头发钱,第一个当然是司令,150美元,坐在旁边监督发钱的老头立即接过来塞进口袋。少将120美元,……,小兵13美元。


下船的时候,我朝士兵住舱里张了张,都是上下三层的吊铺的大统舱,顺便问了问俄方的翻译,他们军舰上有空调吗?得到的答复是没有。

如果说俄罗斯地处北方高纬地区,终年低温寒冷,空调用处不大,尚可自圆其说,但海军战舰航行在世界各地,从极区到赤道,温差极大,没有起码的空调设备,怎能保证舰员在艰苦繁重的航海作业中保持良好的身体素质和旺盛的斗志?更不要说一旦战争爆发投入战斗,如果连起码的良好休息都无法保证,让官兵们怎么去打胜仗?



临阵刷漆是不行的...

船上有空就要敲锈,要把以前的油漆和锈迹弄干净才可以再刷漆,临阵突击显然是不好用。

多插一句,工作原因偶尔上过几条船,东亚的为主。韩国船长管理的最好,东南亚的其次,最烂的是有一次上了一条立陶宛的船。

基本上棒子管的船,卸载的时候,不用你多操心,大副无论醒着还是睡觉,都在大副室。不管船员是哪里人,甲板值班极少离岗,甚至双岗,无论是抱着膀子聊天还是坐在阀门上看黄色画报,至少做到随呼随应。甲板上能看到那种补丁一样的新油漆,但是都是平的,问了都说是要把气泡的旧油漆和里面的锈打磨掉才刷新漆(后来看到甲板上的装酸和溶剂的桶不知道是不是干这个的)。

有些东南亚船长管的船,有的小地方比较懈怠,赶上过跳板上的护网已经被晒的不行了,手一抓直往下散,也不换;有的大副当白班的时候在大副室,夜班就会自己仓房睡觉去了,换老鬼盯班;有的盲板变径不分类,直接往一个大箱子里面装...有一次赶上一条特别破的船,甲板上能看到大块大块的锈迹,已经相当不像样了,刚靠上就有个印度大哥自称是劳氏的要审查,比我们先上去了。我们在码头上看着他在船上进进出出,有人跟在他后面点头哈腰的答应着,但是印度大哥不依不饶,一边指指点点一边在小本子上狂写。我们上去之后,发现点头哈腰的一众人中有一个是大副,另一个是船长...唉,这可都是这平时在船上说一不二的主呀...混到这份上,真是...


最烂的是赶上过一次立陶宛的船,看不过眼的小地方数不胜数,最可怕的是夜班值岗。油船上操作,规定manifold不能离人,但是我就看当班那大哥总往船楼子里跑,我开始以为大副喊他干活,就用对讲机联络大副,结果大副答曰那厮不在大副室,说下雨太冷,那厮隔一会要去餐厅躲躲雨...天气再下雨再冷,那些菲律宾船员能顶住,你们这些波罗的海大汉没道理顶不住呀。再说甲板上有雨棚,你躲雨也不用回餐厅躲啊。我就直接上去找大副,路过时发现那雨棚里的确躲不了人,以为里面整箱整箱堆的都是啤酒...最后威胁那大副去找船代他才有找了个靠谱的一起来看着。

这就是差距呀...


您这还算好的 5

我99年在基层部队实习的时候。有一艘俄罗斯货船运货到中国,因为故障进了修船厂,俄方没有钱支付费用就将船卖给了中国,因为泊位不够暂借了海军的报废码头停泊。我们去看的时候它的船名已经被刮掉了,师兄们说船上的人接到的命令是跟下一班船回国。但是船员们等到弹尽粮绝都不见故乡来船,指望公司给生活费更是不可能,所以都不知道他们靠什么生存。当时海军伙食极好,我们吃完饭后经常有很多的剩饭剩菜必须处理,所以我们这帮子新学员们就很好心地拿方便袋装点吃的送到船前的空地上(不敢多走,有纪律在啊),有留下望风的兄弟说船员们还算客气,知道朝我们的方向鞠躬致谢。


中方的客情还行 7

03年在北疆的那次联合军演,参演的有俄罗斯和中亚几国当时我一朋友正好在军演的所在地,见几位中国军官领着一群外国军官到超市购物,一人塞一个红包,再交待超市经理,他们出来结帐时若钱不够,别啃声,把东西给他们,我们统一结帐


中国海军是接受教训 1

当年我舰到夏威夷访问出过丑,美国军官上来,背暗处一摸一手黑。中国军人不服,上美舰时也去乱摸,结果上舰时白手套,下舰也还是白手套,这才领教了什么叫整洁。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