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忙乱的98年 吴登攀

慕容严露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URL] 之所以写这个哥们儿,是因为他也和潘军差不多,也失去了一位亲人。同样没有获得休假的权利而曾经闹过思想别扭,也是我处理的。我们两个算是干弟兄,他比我大,是哥哥。 吴登攀,河南杞县桃林人。他是冒名顶替来当兵的,用的是他弟弟的名字,真名叫吴登攀,在军队的时候用名吴思危。可以说他来当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之所以写这个哥们儿,是因为他也和潘军差不多,也失去了一位亲人。同样没有获得休假的权利而曾经闹过思想别扭,也是我处理的。我们两个算是干弟兄,他比我大,是哥哥。

吴登攀,河南杞县桃林人。他是冒名顶替来当兵的,用的是他弟弟的名字,真名叫吴登攀,在军队的时候用名吴思危。可以说他来当兵就是一种奉献,为了他弟弟能有个好点的将来,用他弟弟的名字当兵,而且还是个孝子。

老吴长的黑黑的,由于常年在田间劳作,也很壮实。为人内向,话不多。高中毕业,也是一手的好字。他为了他弟弟,放弃了考大学,来参军,他是指挥排的。

我记得连队回来不久,他女朋友,呃,娃娃亲,就是指腹为婚的那种,来到了部队看他。我们大家围着他们两个问东问西的,搞的他女朋友满脸通红的。他也不吭,也是一脸的通红,到了最后还是指导员把我们这群尖牙利嘴的家伙们赶开的。

就是他,在潘军不久后也出了事儿。对了,好像是宅基地的事情,老爷子被打伤了。吴登攀内向,连队收到电报之后,也驳回了他的休假要求,原因不是因为战备,而是因为担心他回去和人打架。

我们在部队锤炼,必要的武力是一定要训练的。军体拳一套二套大家都很熟悉了,第一套是表演性质的。第二套虽说是表演,但是也有一定的攻击能力。至于说第三套?呃,貌似越战之后就不再传授了,第三套可不是表演性质的,是完全的杀招。

现在第三套军体拳只在特种大队中传授,可能武警方面也要训练,这点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的第三套是从我的副指导员身上学来的。刚才我还去看了看网上有没有这套拳谱,别说,现在的人们危机防范意识还真低,居然有。。。。。。你们这不是开玩笑吗?我们的杀招都被你们放出来了,回来战斗的时候还有什么用?

好在大部分只有招数没有分解动作,不然铁定被你们害死了。真是不当兵不知道战争的危险性,真想建议国家领导实行全民强制兵役制度,这样你们就不会有事没事的把一些不该放出来的东西放出来了。

接着写小说,牢骚不发了。

因为我们训练过这些东西,可以说回到地方上一个打几个没什么大问题。人太多了,要论跑,估计没几个能跑过当兵的吧?当然,你是体校的算我没说,专业不一样。

所以连队驳回了老吴的请求。老吴是孝子,前面说过的,为人内向,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谁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闷不吭声的跑回家去。连队的干部也没时间盯着他,鉴于潘军的事情,这活儿,又扔我头上了。没办法,谁让我是卫生员呢?

好在我以前和士兵关系就不错,然后潘军的事儿大家也看到了,加上我和老吴也都是河南的,杞县又属于开封市郊五县管理范围,严格地说,我和他是老乡。正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所以我做思想工作是最适合的人选。呃,我从来不认为两眼泪汪汪,我倒是经常感受到老乡见老乡,背后打黑枪。。。。。。

任务下来了,那我就去找人吧。好在我知道他比较喜欢文学,便抓着买的《王朔文集》拉他出来看书讨论。他抹不开面子,就跟着我出来了,还是炮场。

到了地方,点上烟,我也不跟他套近乎,直接就是:“你搞什么鬼啊?老大,别搞的很沉闷好不好?”

“我杂啦?”老吴很惊讶。

“我日,你还说你咋了,老爷子怎么回事儿啊?你这货不是,最契丹了,有鸡巴啥事儿都闷心里,不给人说。知不知道指导员排长都可担心你啊?”

“我靠了,担心我干啥。”

“废话,谁让你是这个连的人了?你要不是这个连的人,他们才懒得搭理你了。”

“你看你说这话,我日了我要不是这个连的早回家了,还用等到现在?”

“那你看看你干的事儿?平时不说话就算了,出这事儿了我知道大家都知道,隔谁心里都不好受。现在不是鸡巴战备吗?要不是台湾蹦脚,你不就能回去了?别怨指导员他们,你当他们不想让你回去啊?”

“那日他人家都回去了。”

“我靠了,谁回去了?咱们连里谁回去了?”

“别的营的老乡回去了。”

“靠吧去!你杂是个傻叼啊?步兵多少人?咱炮兵多少人?他们是咱们的几倍人数,少一个两个的不值啥。咱们少一个都不成编制,你说吧,要打起来了少了你一个会有什么后果?”

“那能有啥?离开我都不能过了?”

“你才知道啊?你是指挥排里放线,密码成绩最好的,每次出去找点儿(就是侦查)你都是最快最准的。万一打起来,少了你,我们这帮兄弟敢全部玩儿完!你都不知道你有多重要,光想着自己的事儿了。”

“我。。。。。。咋知道我有恁好?”

“谁让你平时不吭了?没有发现恁指挥排里都跟你较劲了?要不是因为你的训练那么好,谁跟你较劲啊?你看看李伍真,谁搭理他了?真鸡巴傻叼你!我先给你说啊,你明年有可能是班长,今年新兵一到,你的班副位置是坐定了,自己考虑要不要闹个什么事儿出来。”

“我日,你咋不早说啊?”

“我咋说啊?一早给你说?那以后他们开会决定啥事儿我还知道不知道了?要不是你现在的叼事儿,到时候都准备给你个惊喜呢!现在干部们都在观察你,你自己做好准备吧。”

“我靠,那我家里咋办?”

“家里,家里部队不是去人解决了?恁乡里还能跟部队挺?一看都知道你根本不看法律上的书吧?他们这算打军属知道不知道?这都是直接部队接手管了,地方上那警察说话都不管用,知道不知道?傻子!”

“真的?你别哄我啊。”

“我都靠了,老乡老乡,眼泪汪汪,我骗你,有好处某?我骗你是能拿钱还是能贪个嘴啊?”

“那人家还说背后一枪勒。”

“你去死吧,你啥时候见我害过谁了?我是不抱团,日了你跟李伍真咋不抱团啊?”

“那货谁搭理他啊?某出息孙。”

“那不妥了,我懒得搭理他恁多。你吧,是经常不说话的主,我跟谁抱团去?要不是担心你自己毁了前程,让我这个老乡跟着丢人,我才懒得过来找你说恁多了。”

“中!你说了,我不给你丢人。我去找指导员去。”

“日,你找他干啥?”

“给他说我好好干呐!还能说啥?家里部队去处理了,我还信不过部队啊?信不过都不来了。”

“别说我给你说了你要当班长班副的事儿啊,要是指导员回来说我,我跟你不拉倒。”

“看你说了,我都恁差劲?”

“不差劲,不差劲你鸡巴净做点好事儿。大中午头儿让我找你出来晒太阳,回来当班副你请我吃饭啊。”

“中!只要当上,我请你战友之家!”

“中,去吧。指导员也够忙了,马上来新兵了,他也忙,别给他添乱了。”

吴登攀还是个学生,如果是我的话,这一套对我是无效的。毕竟我从一个小流氓到当兵,经历不是一个学生能感受到的。这一套连激将带糖果的手段,对一般人来说很有效果。不过幸好我已经知道部队派人去处理这件事情了才敢这么说,如果部队不管不问,我也不会去当个说客的。

倒不是说我欺骗他,而是说,他本身的军事技能就是指挥排里面最好的。如果他保持着这种势头,新兵来的时候恐怕能直接当班长,连里面已经三次研究是否把他直接提升为班长了。我说他当个班副绝对是没问题的事情,只不过我是提前把这些事情给说出来,给他吃个定心丸而已。

后来,他的确当了班长。再后来,我们成了拜把子弟兄。

呵呵,其实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呢?还是那句话,和平时期,军队的阶级过于明显了,官兵一心,大局上是。小事儿上,还是兵兵一心的。如果这本书能出版,我倒希望现在的干部们看看这些士兵们的想法,对你们带兵还是有帮助的。毕竟这种事情是很平常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