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三部:沉沦与挣扎 第一百六十九章:民族主义的对象性建立(上)

mamimima 收藏 5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第一百六十九章:民族主义的对象性建立(上) 卫富贵的老婆因为富贵的荒淫无耻愤而离家。这让快活了几日的卫富贵郁闷不已。 女人走后,卫富贵觉得不对劲,心说自己这事做的隐蔽,手下警卫都是多年的老部下,知道自己的喜好,嘴巴都严实的很,老婆大人是如何知道自己这事的? 心中疑惑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一百六十九章:民族主义的对象性建立(上)


卫富贵的老婆因为富贵的荒淫无耻愤而离家。这让快活了几日的卫富贵郁闷不已。

女人走后,卫富贵觉得不对劲,心说自己这事做的隐蔽,手下警卫都是多年的老部下,知道自己的喜好,嘴巴都严实的很,老婆大人是如何知道自己这事的?

心中疑惑的卫富贵于是将黑子找来询问此事。黑子一听卫富贵的问话,头就大死了。卷入军长家里这内眷派系斗争,不比在军阀派系及民党内派系斗争来的轻松,甚至更加麻烦。军阀和民党内的派系斗争,最终大不了来横的,刀光剑影亮出来倒也痛快。但是卷入长官内眷的派系斗争,别说刀了,说错句话,三晚上都睡不着觉,打又不能打,杀又不能杀。缩手缩脚,委曲求全。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对于卫富贵这个问题,黑子听了可是头疼不已。这花边新闻又不算军事机密,自己怎么管制?这种事情越管传的越快!言论自由首先就是八卦自由!

但是长官问起来,总不能没有什么回应。只能将夫人今天与叶紫仪一起相约出游的事情汇报给了卫富贵。

卫富贵顿时黯然不语,早已明了叶紫仪又小小报复自己一次。

沉默半响,卫富贵这才再问黑子这叶紫仪是如何得知的?

黑子吱唔半天,这才蹦出一句"当年从邕州出来的不少老弟兄如今都身居高位,不过到现在大都对叶小姐都还敬重有加!"一句话说的卫富贵不仅暗叹一声。


停了会儿,黑子忽然想起了什么,轻声对卫富贵汇报“军长,有件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见卫富贵点头示意,黑子这才说道“咱们参加北伐之前,按照国民政府和革命军司令部的联合命令,在连以上正式全面建立严格的政工系统,根据这段时间反馈的信息,这批政工人员十分活跃,在部队里虽然为保证士气贡献很大,但是我担心......”

卫富贵一下挥手制止了黑子的话头“没什么担心的,这个系统只要掌握在我们二十七军自己的手里,就不会出问题”

黑子马上接口到“军长,如果掌握在您手里,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如今是周参谋长暂代军政治部部长职务,这个系统实质是在听他的命令,最近各级政工系统人员跟参谋长联系很频密.....”

卫富贵猛然转过头来,狠狠盯住黑子,训斥到“黑子,你怀疑谁都好,参谋长不会也不可能反!咱们二十七军如今这个地步,他没有过半功劳,也有三、四成功劳,他要反就是反他自己!再说在二十七军里,即便凭他现在的威望,他也控制不了部队。咱们二十七军正因为将领团结,才有如此局面。任何人不能破坏这个基本,任何人都不许破坏将领之间的团结。黑子,你以后少查周参谋长!”


看黑子一脸惶恐的样子,卫富贵不由放缓了语气“黑子,一般的防范还是需要的。一个人自己干不了大事,既然你担心系统整个出问题,没有必要盯着个人!”

黑子眼中神光一闪,略有所悟。这才告退下去!


黑子走后,卫富贵一个人在街上瞎逛,好巧的就在街边碰上了个老熟人,客居信阳半年多的老熟人马先生。

由于卫富贵回来后,忙于情爱,不少熟人都未曾见面,更何况这老马。

不过如今恰巧碰到,两人都又闲的无事,便一起相约找了家饭馆开了个雅间,两人正好叙叙这半年不见所发生的新鲜事。

卫富贵将自己参加二次北伐大致的情形跟马先生说了说,这马先生尤其感兴趣济南事变的过程,反复问了不少细节,最终独自长叹唏嘘不已。


卫富贵对与蒋司令在应付济南事变中的策略是否得当,一直心中疑惑。这攘外必先安内是否结果正确,一直也摸不到头绪。说对把!这济南事变让华夏可是吃了大亏。但是说不对吧?东洋人加深干预,北伐必受影响,这可是必然。而且这几日传来喜报,说是经过外交交涉,东洋人终于同意从胶东撤兵,这让卫富贵脑子更糊涂了。

如今碰见老马,卫富贵知道这家伙学问不错,据说早年还留过西洋的学。便将心头疑问提了出来。不过老马听了也挠着头不置可否。


两人又吃了了些酒,老马忽然主动说,卫富贵不在信阳的这些日子,对老马真是清闲惬意的好时光,以前老马就是做学问出身,只是后来身不由己才入了政界。这次闲下心来,老马好好重新拿起了学问,看了不老少的书。

马先生边说,边从随身带得包里拿出了好几本书来展示,卫富贵一看,都是鬼画符般的洋文书,心头不由拜服。


马先生自我吹嘘一阵,忽然提起一个话题,对富贵直说:攘外先安内到底对不对,其实并不重要!


卫富贵一听就来了兴趣。

老马看卫富贵有心要听,就摆开了架势,讲习开来:“卫军长,我说这个不重要,实际上不是说他不重要,而是我认为在如今华夏,主义要比实干重要!”

"哦?"

“前些年,报纸上对此争论过,有人说主义重要,有人说实干重要。说主义重要的后来基本都走上了革命;说实干重要的,认为大家都将自己的事情做好,国家就好了的观点。都关注与眼前、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比如实干救国,产业救国,科学救国等等。但是这些年军阀割据,内战不休,什么产业?!什么科学?!什么工商?!什么实干?!都抵不过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军阀一出,神惊鬼哭!”

马先生说的高兴,根本没有瞅见卫富贵这小军阀一脸窘状!只在那里继续神侃

“军阀问题,是民国以来国内最大的问题。打倒军阀,实干可以么?科技变成了军阀的飞机大炮!产业变成了军阀的军工厂和钱袋子!实干变成了这个军阀代替那个军阀。实干主义不仅没有打倒军阀,还帮助了军阀。所以主义改变中国成为如今大部分国人的共识。于是民党的三民主义的实践,就顺应了潮流,而北伐军这次最终一统华夏,更印证了主义的重要性!主义的重要性,说到底就是道理的重要性,就是强调先讲道理,再按道理做事,而实干主义,认为道理就是实干——这道理上自然略逊一筹。这次胜利,也代表了总理生前倡导三民主义,是打到军阀的好道理!”


听老马嘴里不一会,自己就被打倒数遍,卫富贵无奈地苦笑着脸在那里坐着。老马神吹了半天,这才发现卫富贵脸色不对,这才醒悟自己怎么不小心拐着弯骂了人家半天。不免有些尴尬。但老奸巨滑的老马,立即顺势转移了话题

“我说卫军长,你说以当今形式,你认为三民主义中何为最重要者?”

“啊?三民主义?!”卫富贵一听头就开始发晕,心说老听那些民党份子,三民主义三民主义的挂在嘴边,以前似乎也听人说过三民主义的,什么民族、民......反正就有三个民。但是,这当口要说出来,还真是......——卫富贵不由摆出不知为不知的大无畏神色。


老马见状,也不为难卫富贵,自己径直讲了下去,“依鄙人愚见,如今华夏时局如此,首先还是要解决这民族主义问题。虽说咱们成立了民国,就算实现了民族建国了,但是我一直疑惑,为何出现这么长的军阀割据?后来我多次翻看总理生前的三民主义讲义,才有所悟一二。老弟你看我摘抄的这段....”

老马说着从一本书里抽出了一张用钢笔写的满满的纸,卫富贵拿来一看:


“......中国人最崇拜的是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所以中国只有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没有国族主义。外国旁观的人说中国人是一片散沙,这个原因是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因为一般人民只有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久,没有国族主义。中国人对于家族和宗族的团结力非常强大,往往因为保护宗族起见,宁肯牺牲身家性命。象广东两姓械斗,两族的人无论牺牲多少生命财产,总是不肯罢休,这都是因为宗族观念太深的缘故。因为这种主义深入人心,所以便能替他牺牲。至于说到对于国家,从没有一次具极大精神去牺牲的。所以中国人的团结力,只能及于宗族而止,还没有扩张到国族......(1)”


卫富贵接过看完,心说还好这段自己能大概看明白,不由疑问道“马先生的意思是,人民心中只有宗族,没有国家?!才是军阀割据成立的根本原因”

“卫军长你说的不完全对。是人民心中第一位放的是家族和宗族。为什么第一位会是这个,我认为就是这几千年的封建弄的。以前布克党和我们联合时,我也看过他们的一些理论书,有些观点也颇有道理,这封建就是由这农民地主的形式来体现的,农民和地主,这种关系,造就了人民把宗族和家族放在第一位,形成封建社会,就是以往说的家天下。天下都是‘家’的,那人民眼中,‘家’何尝不在第一位。因此反封建免不得要在人民观念中破去家族、宗族利益第一的顽疾来。如此民族方能成立。真正的民族主义才能才能实现。”



~~~~~~~~~~~~~~~~~~~~~~~~~~~~~~~~~~~~

(1)孙中山《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一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