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贝之孙还原祖父(转载)

变软的糖 收藏 0 17
导读:◎人物:托马斯•拉贝,身份:约翰•拉贝的孙子 ◎历史还原:托马斯•拉贝带着八本拉贝原版日记来到南京,向人们展示一个真实、不带有英雄光环的拉贝先生。 “我祖父这样写,‘怎样才能对付目前这样严峻的局势呢?我认为,应当拿出自己的最后一份幽默,对着自己的命运说上一句:对不起,我就留在这里不走了。’” 映像解说: 《拉贝日记》是一部关于一个德国人的电影,一个纳粹拯救25万南京人的故事。南京大学拉贝与国际安全区纪念馆馆长汤道銮说,现在知道德国人拉贝的人并不多,甚至连很多南京大

◎人物:托马斯•拉贝,身份:约翰•拉贝的孙子

历史还原:托马斯•拉贝带着八本拉贝原版日记来到南京,向人们展示一个真实、不带有英雄光环的拉贝先生。

“我祖父这样写,‘怎样才能对付目前这样严峻的局势呢?我认为,应当拿出自己的最后一份幽默,对着自己的命运说上一句:对不起,我就留在这里不走了。’”

映像解说:

《拉贝日记》是一部关于一个德国人的电影,一个纳粹拯救25万南京人的故事。南京大学拉贝与国际安全区纪念馆馆长汤道銮说,现在知道德国人拉贝的人并不多,甚至连很多南京大学的学生也不知道,校园的一角那间普通的小楼房,就是昔日曾经保护了602名难民的小院。在《拉贝日记》上映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拉贝高尚的人道主义精神所感动。在寻找关于《拉贝日记》的纪录时,记者有幸见到了拉贝先生的孙子托马斯•拉贝,从他口中,我们力求还原一个最真实的拉贝。记者吴萍电自南京

[后来者]

1读书时不是好学生

在《拉贝日记》上映的同时,托马斯•拉贝也带着八本拉贝原版日记来到南京,同时,他试图向所有人展示一个真实的、不带有英雄光环的拉贝先生。他在《约翰•拉贝画传》中,披露了很多从前不为人知的细节。

托马斯•拉贝的手中,保存着八本《拉贝日记》的原件,这让他更加了解自己的祖父约翰•拉贝。“他其实在学校不是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在私立学校里经常成绩跟不上,于是就转到了另一间学校读书”。约翰•拉贝只有初中学历,初中毕业之后,他开始在德国汉堡的一家公司里做学徒,后来又做了一年半的职员,约翰•拉贝的表现得到了老板的欣赏,于是推荐他去了莫桑比克。后来,他因为染上了疟疾而返回德国,康复之后,就来到了中国。他先后在北京、上海、天津和南京的西门子公司办事处工作,30年的中国生活,让他逐渐爱上了中国这个地方。但是如果不是经历了侵华日军大屠杀,约翰•拉贝也许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德国商人。

然而一个德国商人却在空前的灾难中挺身而出,保护那些素不相识的中国陌生人。托马斯•拉贝说,他的祖父一生都相信人性是善良的,也经常帮助别人。1919年,他曾经为了帮助别人而被痛打,1945年战争结束之后,尽管自己一家人已经穷得吃不饱肚子,但是他还是把儿子的药品拿出来,送给邻居的医生,帮助他救护病人。

2绝境中保持幽默本色

“他非常热爱生活,富有幽默感”,托马斯•拉贝说,在祖父留下的书籍当中,处处都反映出他幽默的性格,即使是在令人绝望的环境里,面对日军残忍的大屠杀,他也一直坚持用乐观的态度去对待一切。“在《轰炸南京》这本书里,我祖父这样写,‘我不会去说什么现在的局势不严峻,目前的局势的确非常严峻,局势不仅严峻,而且会变得更加严峻。那么怎样才能对付目前这样严峻的局势呢?我认为,应当拿出自己的最后一份幽默,对着自己的命运说上一句:对不起,我就留在这里不走了’”。这段话写于1937年10月17日,当时中国军队已经在淞沪战场上连续溃败,南京危急,但是拉贝却选择用这样一种轻松的方式做出决定,自己要留下。

“我想,扬子江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尽情流淌。现在我每日的晨祷和晚祷的祈祷词是这样的:亲爱的上帝,请你保佑我的家人和我的幽默,剩下来的小事情就由我自己去保佑了。”这是令托马斯•拉贝印象深刻的一句话,因为在如此的逆境里,祖父的勇气让他感动。

拉贝日记节选

1937.11.22

下午5时,国际委员会开会讨论成立一个南京平民中立区。大家选举我当“主席”,德国大使在上船前不久通过我的介绍认识了斯迈思博士。大使同意委员会草拟的有关建立安全区的建议,该建议将通过美国大使馆电发给上海美国总领事再转交给日本大使。我们在委员会会议上决定:在上海日本大使收到电报以前,不准公开发表电报内容。我们十分希望我们向日本人发出的呼吁不是枉费唇舌。

1937.12.9

路灯熄灭了,在夜幕中,可以看见伤员在街道上蹒跚,没人去帮助他们,已经没有医生、卫生员和护理人员了,只有鼓楼医院的几个正直的美国医生还在坚持着。安全区的街道上挤满了带着大包小包的难民。原来的交通部(武器装备部)已经对难民开放,仅仅一会儿的时间,里面就挤满了人。我们关闭了两个房间,因为在里面发现有武器弹药。难民中也有逃兵,他们扔掉了自己的军服和武器。

1937.12.12

火光映红了整个南面的天空。院子内的难民一直挤到了防空洞的边上。有人在用力地拍打着两扇院门,妇女和儿童哀求我们放他们进来。一些大胆的男人从德国学校后面翻过院墙,想进入我们的院内寻求保护。这种苦苦哀求我实在听不下去,于是我把两扇大门全打开,把想进来的人全放了进来……我像只猎犬一样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在人群之间穿梭,在这儿训斥两句,在那儿安抚一下,最后大家都乖乖地听我的话了。

1937.12.14

几个日本士兵正打算拿走福斯特的自行车,见到福斯特和我们,他们愣住了,随后便迅速溜走了。我们拦住了一个日本巡逻队,向他们指出这里是美国人的地盘,请他们让抢劫的人离开这个地方。他们只是笑笑,并不理睬我们。

我们遇见了一队约200名中国工人,日本士兵将他们从难民区中挑选出来,捆绑着将他们赶走。我们的各种抗议都没有结果。

1937.12.17

两个日本士兵爬过院墙,正打算闯进我的住房,看见我出现后就为自己的闯入找借口,说是看见有中国士兵爬过院墙。我把我的党徽指给他们看,于是他们退了回去。在院墙后小巷子里的一所房子里,一名妇女遭到了强奸,接着又被刺刀刺中颈部……有一个美国人这样说道:“安全区变成了日本人的妓院。”这话几乎可以说是符合事实的。昨天夜里约有1000名姑娘和妇女遭强奸。如果兄弟或丈夫们出来干预,就被日本人枪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