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百荷 正文 雪耻杨威五

yjsk989 收藏 5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7.html


“叫奶奶也不行!”孙家小姐头往上稍稍一扬,数十名健将将她和青衣紧紧包在中间。其中最彪悍的九人将青衣的手脚和头颅死死按住。


孙家小姐走到一个看上去力气很大的络腮胡须的大汉面前大声的嚷道:“你是我们孙府膂力最好最不徇私枉法的英雄好汉。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啦,你一定要好好完成他!”


那大汉也不搭话只是用力一点头便把水火棍举过头顶,大喝一声,棍子带着风声直扑青衣厚实的但已经碎烂的屁股。


孙家小姐柔柔痒痒的小手抚过青衣的肌肤,所到之处针扎酸麻剧痛皆消。


“你们就这样等不及吗,他早晚还不是你们的人!”


“啪"很清脆,但到人耳中却声如败革。大家想像到请衣将来的样子又是同情又是联名又是开心又是心痛。


“孙威,大家都看着呢。可不能徇私,不要因为是姑爷就要手下留情。”


这次动作很快。板子很快落了下来。


“小孙越来越会办事了。从那找来这么一个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滑过付杨氏的脸颊。杨震则轻拈有点灰白的胡须。


“小姐贵为千金又是书香持家,至于主持杨门事物做安抚使大人的主,以后自是有机会何必急在此时。”


“老祖宗好身手。”


“老了,眼花耳聋思维也落后了!”


“老祖宗说哪里话。我曾听古人言‘老骥伏枥,志在千秋’。老祖宗身板如此硬朗,只怕黄汉升健在也还比不过呢?”




杨宗闵羞愧的摇头苦笑。


“走。交给老祖宗我最放心啦!”


数十名健将迅即站回原处。


孙威,你怎么回事。”


愧笑僵在孙威冷寒的面颊。


孙家小姐的脸扑寒霜,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飘到到孙威的面前。孙威面色大变,本能地退了半步。台上下的孙家人注视着孙小姐的动作,连呼吸都停止了。孙家小姐说:


“阿威,你也够糊涂了!”


“我糊涂。我混蛋。愿杀愿剐,凭你!”


孙家小姐接着说:“你想想,好好想想,为什么不说话?”


孙威摸不着头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围在台上下的人们也糊涂了。


孙家小姐向门口瞟一眼,说:“叫总管来!”


亲兵头目向外照传:“请总管来!”


老营总管孙荣早就在人堆中站着,提着拔出鞘来的三尺宝剑。这时他很感意外,赶快把宝剑悄悄地插入鞘中,答应一声,跃上台来。


孙家小姐吩咐说:“总管,你立刻挑选八名好手,把阿威送往一清道长那里不许耽误!”


、孙荣怔住了。这话是真是假?还是他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孙家小姐把眼睛一瞪,厉声呵斥:“你愣怔什么?快去!办好以后前来禀我!”


“是!”总管一转身奔孙府家将队伍。


孙家小姐又对亲兵头目说:“李强,取四百两银子出来!”


“是!”


不大一会儿,李强从里间把银子捧了出来。孙家小姐接住银子,对李强说:


“阿威老母眼不好,指着儿子生活。这点银子,你分一半给干娘,另一半算作香火钱。对了你在把这五贯钱拿上一路吃喝。”


“小姐!……”


“快接住。你知道我也花销大,休嫌太少。”


“大小姐!我,我……”

阿威嘴唇蠕动着热泪滑过面庞。他哆嗦着要跪下去却被家将扶住了。他不顾如金纸般的颜色断断续续地说道:“小姐!我糊涂,我无能,我办事不力,我对不起你!我不走啦!我死也不离开你啦!……”

在片刻间,孙家小姐不知道说什么好。尽管阿威办事不力,险些破坏了自己的计划。但我毕竟与他有七八年的战斗友谊,如今发生了这件事,阿威像一个小孩子似的跪在她的面前哭,她自己也难禁鼻子发酸。她向李强点点下巴。李强走到她的跟前。他把银子交给李强,小声说:

“把这送到阿威的家中,交给她的老娘,她老娘最爱绿豆糕的,最近天寒,里里外外都有检查一遍,李妈,你陪阿强去。”

李强走后,孙家小姐去搀孙威。但孙威两腿发软哭得一塌糊涂,不肯马上行动。孙小姐一面用力搀一面说:


“阿威,你是大将,象个老娘们的哭像什么话?快起来,听我对你说。起来。”


阿威从地上站了起来,仍在抽咽,表示他决不离开。孙小姐拍拍他的肩膀,说:


“你还是走吧。胜败乃兵家常事。暂时这里风平浪静,你留下也没有多的事做。你去到紫柏,可以苦练武功,不也很好么?再说,大印不在他身上对于两个小孩子…….”

台上下有人觉得孙小姐是在质问问阿威,质问得对。有人觉得用不着多问,在心中说:


“对这种人无用之人何必再问?快赶出去吧!”

“我,我孙威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有良心,我觉着太对不起你!……”


“不要说这话。等你养好伤,练好武功,我亲自把你接回来。”


孙小姐扶着孙威的手臂把他送到林子外。当她转回来时,台上下的人们还没散,默默地望着她,换了另一种激动心情。


赵琼来了,背后紧跟着苏迈和张鼐等一干人。当张鼐把宗闵的字条交给他时,他用火镰打着火,吹亮纸煤,看清上边写的是这样两句话:“青衣纵有大错,是可以教育好的,如果我们不争取。”赵琼遵照宗闵的要求把人手药品一应之物全部准备妥当,连夜动身。行了片刻,赵琼恍然明白:原来是这样。一到行刑台下面外,他看见人们还没有全散,在激动地小声议论着这件事,但没有紧张空气。他问明经过,自己也松了一口气。见到宗闵的时候,他没有说什么抱怨的话,只是问:

“老师,青衣肯改过自新么?”


宗闵对他看了看,接着责备说:“你身为领导人,遇事还是这么急躁,这么粗心,怎么能行?倘若我晚出手一步,岂不铸成大错!青衣身上固然有许多毛病,可是他多年来出生人死,忠心耿耿。前日沐浴时,胸前和两臂伤痕累累,谁没看见?他如今虽和咱们还不是一条心,但并非一脑子高梁花,岂可因此互相残杀,使亲者痛,仇者快,白白地便宜了玩书法的人!”


赵琼低着头不敢做声。张鼐用时弯碰碰苏迈,同苏迈暗地交换了一个眼色。宗闵又说:

“常言说:临山崩而不改色,。做事情心细如发,你这样将来如何能独当一面,肩挑五岳,胸罗百川,统帅百万大军!”宗闵向苏迈和张鼐看看,但没有责备他们,随即转向亲兵头目:“李强,都准备好了么?”


“早都准备好了。”


“快请尚医仙!”

“他已经来到,在外边等候。”


“动手!”


赵琼突然说:“老师!我想了又想,你还是不要对青衣报任何希望他毕竟是那边的人。深得童大人的信任!”

“你又来了!别再掣肘。快快准备


赵琼仍要说话,该来的都来到了。杨宗闵望着大家说:


“我一再嘱咐你们不可轻离校场,怎么都来了?”

呼延偌大声说:“我们不是来看你的笑话的,是来请你多慎重,不必报多大信心。刚才我同玉峰又想了想,万一杨青衣日后反悔,那可是没地方买后悔药的!”


杨宗闵斩钉截铁地说:“我意已决,青衣毕竟是我看着他从小长大的。天下大局,决于此事!”


“可是这着棋太险了!”悟性大师慎重的说道。


“简直是孤注一掷!”杨祖仁接着说。


赵琼大声叫道:“老师!大家都不看好杨青衣!你又何必固执到底!”

呼延偌说:“大哥,我从来没看见你像这样不听从大家意见!”

杨宗闵对他们苦笑了一下,不再说话,举起水火棍,只听得啪啪啪数响 ,杨青衣受刑终于结束。


“快救人。”杨宗闵来不及擦掉眼角的汗水迅速将一包药粉均匀的洒在青衣的肩上接着捏住青衣的腮帮喂他服下数粒药丸。


重儿,重儿。杨重不敢怠慢迅速来到杨宗闵面前。


东西,准备的怎样?


水已烧开,药也熬好。精细的人已到位。


‘做的好。这里没你的事了,到你应该去的地方吧。’


‘是,父亲!’


望着杨重坚毅的背影,杨宗闵赞许的捋了捋灰白的胡须。


‘恭喜大哥,贺喜大哥!’


‘是啊,我杨奋生奋斗到今天,总算到头了。’


‘唉。’呼延偌见杨宗闵好像不是怎么在乎他,又重重的叹了几口气。


“‘贤弟是否很失落!”


“难道我们就这样谢幕了。”说完呼延偌又重重的叹了几声。

“这不是好事么,采菊东篱下,弄儿满堂春。”


“我呼延偌别的本事没有,看人还是挺准的我不相信你打算退休。你真的甘心脱掉这身戎装。”


“现下有人八十好几,确把住权力不松手,我们这些做小官的也只好发扬风格了。”


“灼儿武艺超群,又熟习孙吴法,但性如烈火,职位是做不上去了。我要是有震儿,重儿这样的子女我死也瞑目了!”


“呼延灼善使长枪一条钢鞭出神入化,当今之势能胜过他的是没几个。”本来听了父亲对杨重杨震的夸耀呼延灼呼延同已气得三尸暴跳但听了杨宗闵的话语却很是受用不由得摸着钢针般的胡须洋洋自得起来。

“他们自是建得了功业。”说着深深叹了一口气。


兴许是受感染的缘故惹得大家一起叹气起来。


“大家好端端的谈甚麽气。”


“不管是如何的努力。没有好机缘好机会也不过人家手下因奴才而已。先祖的盛名再也恢复无望了。”慨叹声中大家又忍不住洒了几行清泪。


杨宗闵也不搭话默默的为青衣过宫疗伤。


良久。


“大家要是不反对的话,我打算正式拜,杨重做掌门!”


大家眼前一亮齐夸宗闵英明果敢。


“这是近二十年中最好的抉择。你终于开明了!”


崇宁三年(1104年 ),西夏倾兵入侵中原,大哥不幸疆场尽忠。灵柩运回临泾时不过七岁的重儿同成年人一起哀号痛哭。他的母亲惊奇地说,此儿孝于亲必忠于君将来必能继承其父统兵谋政,报效国家,显扬门户。


先前大家对杨重不是很熟悉只是觉得他成熟稳重是个做大事的人,现下对他更有信心了。


”杨重做掌门,我等心悦诚服!”


“报,老祖宗。大秦国,蒲甘,扶桑,日本已连胜数阵。我杨门弟子伤者已过七成。掌门请示能否留点种子。”


“告诉杨重全部泼出去。杨门不整顿是没有出路的。这就是检验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一真理的最佳时机。对了杨震你不冲锋陷阵躲在这里作甚?”


“想必怕死吧!”


“叫奶奶也不行!”孙家小姐头往上稍稍一扬,数十名健将将她和青衣紧紧包在中间。其中最彪悍的九人将青衣的手脚和头颅死死按住。


孙家小姐走到一个看上去力气很大的络腮胡须的大汉面前大声的嚷道:“你是我们孙府膂力最好最不徇私枉法的英雄好汉。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啦,你一定要好好完成他!”


那大汉也不搭话只是用力一点头便把水火棍举过头顶,大喝一声,棍子带着风声直扑青衣厚实的但已经碎烂的屁股。


孙家小姐柔柔痒痒的小手抚过青衣的肌肤,所到之处针扎酸麻剧痛皆消。


“你们就这样等不及吗,他早晚还不是你们的人!”


“啪"很清脆,但到人耳中却声如败革。大家想像到请衣将来的样子又是同情又是联名又是开心又是心痛。


“孙威,大家都看着呢。可不能徇私,不要因为是姑爷就要手下留情。”


这次动作很快。板子很快落了下来。


“小孙越来越会办事了。从那找来这么一个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滑过付杨氏的脸颊。杨震则轻拈有点灰白的胡须。


“小姐贵为千金又是书香持家,至于主持杨门事物做安抚使大人的主,以后自是有机会何必急在此时。”


“老祖宗好身手。”


“老了,眼花耳聋思维也落后了!”


“老祖宗说哪里话。我曾听古人言‘老骥伏枥,志在千秋’。老祖宗身板如此硬朗,只怕黄汉升健在也还比不过呢?”




杨宗闵羞愧的摇头苦笑。


“走。交给老祖宗我最放心啦!”


数十名健将迅即站回原处。


孙威,你怎么回事。”


愧笑僵在孙威冷寒的面颊。


孙家小姐的脸扑寒霜,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飘到到孙威的面前。孙威面色大变,本能地退了半步。台上下的孙家人注视着孙小姐的动作,连呼吸都停止了。孙家小姐说:


“阿威,你也够糊涂了!”


“我糊涂。我混蛋。愿杀愿剐,凭你!”


孙家小姐接着说:“你想想,好好想想,为什么不说话?”


孙威摸不着头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围在台上下的人们也糊涂了。


孙家小姐向门口瞟一眼,说:“叫总管来!”


亲兵头目向外照传:“请总管来!”


老营总管孙荣早就在人堆中站着,提着拔出鞘来的三尺宝剑。这时他很感意外,赶快把宝剑悄悄地插入鞘中,答应一声,跃上台来。


孙家小姐吩咐说:“总管,你立刻挑选八名好手,把阿威送往一清道长那里不许耽误!”


、孙荣怔住了。这话是真是假?还是他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孙家小姐把眼睛一瞪,厉声呵斥:“你愣怔什么?快去!办好以后前来禀我!”


“是!”总管一转身奔孙府家将队伍。


孙家小姐又对亲兵头目说:“李强,取四百两银子出来!”


“是!”


不大一会儿,李强从里间把银子捧了出来。孙家小姐接住银子,对李强说:


“阿威老母眼不好,指着儿子生活。这点银子,你分一半给干娘,另一半算作香火钱。对了你在把这五贯钱拿上一路吃喝。”


“小姐!……”


“快接住。你知道我也花销大,休嫌太少。”


“大小姐!我,我……”

阿威嘴唇蠕动着热泪滑过面庞。他哆嗦着要跪下去却被家将扶住了。他不顾如金纸般的颜色断断续续地说道:“小姐!我糊涂,我无能,我办事不力,我对不起你!我不走啦!我死也不离开你啦!……”

在片刻间,孙家小姐不知道说什么好。尽管阿威办事不力,险些破坏了自己的计划。但我毕竟与他有七八年的战斗友谊,如今发生了这件事,阿威像一个小孩子似的跪在她的面前哭,她自己也难禁鼻子发酸。她向李强点点下巴。李强走到她的跟前。他把银子交给李强,小声说:

“把这送到阿威的家中,交给她的老娘,她老娘最爱绿豆糕的,最近天寒,里里外外都有检查一遍,李妈,你陪阿强去。”

李强走后,孙家小姐去搀孙威。但孙威两腿发软哭得一塌糊涂,不肯马上行动。孙小姐一面用力搀一面说:


“阿威,你是大将,象个老娘们的哭像什么话?快起来,听我对你说。起来。”


阿威从地上站了起来,仍在抽咽,表示他决不离开。孙小姐拍拍他的肩膀,说:


“你还是走吧。胜败乃兵家常事。暂时这里风平浪静,你留下也没有多的事做。你去到紫柏,可以苦练武功,不也很好么?再说,大印不在他身上对于两个小孩子…….”

台上下有人觉得孙小姐是在质问问阿威,质问得对。有人觉得用不着多问,在心中说:


“对这种人无用之人何必再问?快赶出去吧!”

“我,我孙威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有良心,我觉着太对不起你!……”


“不要说这话。等你养好伤,练好武功,我亲自把你接回来。”


孙小姐扶着孙威的手臂把他送到林子外。当她转回来时,台上下的人们还没散,默默地望着她,换了另一种激动心情。


赵琼来了,背后紧跟着苏迈和张鼐等一干人。当张鼐把宗闵的字条交给他时,他用火镰打着火,吹亮纸煤,看清上边写的是这样两句话:“青衣纵有大错,是可以教育好的,如果我们不争取。”赵琼遵照宗闵的要求把人手药品一应之物全部准备妥当,连夜动身。行了片刻,赵琼恍然明白:原来是这样。一到行刑台下面外,他看见人们还没有全散,在激动地小声议论着这件事,但没有紧张空气。他问明经过,自己也松了一口气。见到宗闵的时候,他没有说什么抱怨的话,只是问:

“老师,青衣肯改过自新么?”


宗闵对他看了看,接着责备说:“你身为领导人,遇事还是这么急躁,这么粗心,怎么能行?倘若我晚出手一步,岂不铸成大错!青衣身上固然有许多毛病,可是他多年来出生人死,忠心耿耿。前日沐浴时,胸前和两臂伤痕累累,谁没看见?他如今虽和咱们还不是一条心,但并非一脑子高梁花,岂可因此互相残杀,使亲者痛,仇者快,白白地便宜了玩书法的人!”


赵琼低着头不敢做声。张鼐用时弯碰碰苏迈,同苏迈暗地交换了一个眼色。宗闵又说:

“常言说:临山崩而不改色,。做事情心细如发,你这样将来如何能独当一面,肩挑五岳,胸罗百川,统帅百万大军!”宗闵向苏迈和张鼐看看,但没有责备他们,随即转向亲兵头目:“李强,都准备好了么?”


“早都准备好了。”


“快请尚医仙!”

“他已经来到,在外边等候。”


“动手!”


赵琼突然说:“老师!我想了又想,你还是不要对青衣报任何希望他毕竟是那边的人。深得童大人的信任!”

“你又来了!别再掣肘。快快准备


赵琼仍要说话,该来的都来到了。杨宗闵望着大家说:


“我一再嘱咐你们不可轻离校场,怎么都来了?”

呼延偌大声说:“我们不是来看你的笑话的,是来请你多慎重,不必报多大信心。刚才我同玉峰又想了想,万一杨青衣日后反悔,那可是没地方买后悔药的!”


杨宗闵斩钉截铁地说:“我意已决,青衣毕竟是我看着他从小长大的。天下大局,决于此事!”


“可是这着棋太险了!”悟性大师慎重的说道。


“简直是孤注一掷!”杨祖仁接着说。


赵琼大声叫道:“老师!大家都不看好杨青衣!你又何必固执到底!”

呼延偌说:“大哥,我从来没看见你像这样不听从大家意见!”

杨宗闵对他们苦笑了一下,不再说话,举起水火棍,只听得啪啪啪数响 ,杨青衣受刑终于结束。


“快救人。”杨宗闵来不及擦掉眼角的汗水迅速将一包药粉均匀的洒在青衣的肩上接着捏住青衣的腮帮喂他服下数粒药丸。


重儿,重儿。杨重不敢怠慢迅速来到杨宗闵面前。


东西,准备的怎样?


水已烧开,药也熬好。精细的人已到位。


‘做的好。这里没你的事了,到你应该去的地方吧。’


‘是,父亲!’


望着杨重坚毅的背影,杨宗闵赞许的捋了捋灰白的胡须。


‘恭喜大哥,贺喜大哥!’


‘是啊,我杨奋生奋斗到今天,总算到头了。’


‘唉。’呼延偌见杨宗闵好像不是怎么在乎他,又重重的叹了几口气。


“‘贤弟是否很失落!”


“难道我们就这样谢幕了。”说完呼延偌又重重的叹了几声。

“这不是好事么,采菊东篱下,弄儿满堂春。”


“我呼延偌别的本事没有,看人还是挺准的我不相信你打算退休。你真的甘心脱掉这身戎装。”


“现下有人八十好几,确把住权力不松手,我们这些做小官的也只好发扬风格了。”


“灼儿武艺超群,又熟习孙吴法,但性如烈火,职位是做不上去了。我要是有震儿,重儿这样的子女我死也瞑目了!”


“呼延灼善使长枪一条钢鞭出神入化,当今之势能胜过他的是没几个。”本来听了父亲对杨重杨震的夸耀呼延灼呼延同已气得三尸暴跳但听了杨宗闵的话语却很是受用不由得摸着钢针般的胡须洋洋自得起来。

“他们自是建得了功业。”说着深深叹了一口气。


兴许是受感染的缘故惹得大家一起叹气起来。


“大家好端端的谈甚麽气。”


“不管是如何的努力。没有好机缘好机会也不过人家手下因奴才而已。先祖的盛名再也恢复无望了。”慨叹声中大家又忍不住洒了几行清泪。


杨宗闵也不搭话默默的为青衣过宫疗伤。


良久。


“大家要是不反对的话,我打算正式拜,杨重做掌门!”


大家眼前一亮齐夸宗闵英明果敢。


“这是近二十年中最好的抉择。你终于开明了!”


崇宁三年(1104年 ),西夏倾兵入侵中原,大哥不幸疆场尽忠。灵柩运回临泾时,不过七岁的重儿同成年人一般哀号痛哭。他的母亲惊奇地说,此儿孝于亲必忠于君将来必能继承其父统兵谋政,报效国家,显扬门户。


先前大家对杨重不是很熟悉只是觉得他成熟稳重是个做大事的人,现下对他更有信心了。


”杨重做掌门,我等心悦诚服!”


“报,老祖宗。大秦国,蒲甘,扶桑,日本已连胜数阵。我杨门弟子伤者已过七成。掌门请示能否留点种子。”


“告诉杨重全部泼出去。杨门不整顿是没有出路的。这就是检验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一真理的最佳时机。对了杨震你不冲锋陷阵躲在这里作甚?”


“想必怕死吧!”


杨震深情的望着青衣,泪水早已渗溢面颊。他哽咽的对孙芳说道:“小军就交给你和孙慧了。拜托啦!”说罢深深鞠了一躬。


“你快去吧。小军交给我了。”杨震眼巴巴的望着青衣。


“子发,你难道连我也信不过。”杨震一边擦拭眼泪一边用手示意。


孙慧极不情愿一步一缩挪到青衣身侧。先是默默叨咕了一阵,再擎一柱香向苍天默默的祷告。


“瞧,青衣。我给你带来了多少好东西:金针菇,黑木耳,银耳,金耳,蕨菜,山胡桃,五味子,枸杞,腊肉,猴头,燕窝,尤其这对熊掌是我弟弟冒着生命的危险在山里打得。”那女人将布袋中的东西一股脑圈掏出来、。


杨门弟子眉头紧锁。现场一片沉寂。


“费什么话?快点干事。”


尖锐的泪水杀出一道道泪槽,很多往事浮上心头,朦胧中看到身边的这个人,心中的郁闷凶残的切割着最后的防线。‘他有什么呢,家族的荣衰就靠你了。’努力的控制着,如潮的洪水为委屈架势‘嗷,嗷,嗷’是哭声还是长号,总之是说不清楚的。


“孙慧不愿意吗?”声音不大,但是穿透了改变者的心灵。


“哈哈哈哈!”反差的哭笑让在场的人吃惊不已。


“死青衣,坏青衣!”我以为我的作为会打动你的,好了,我让一步。我与百荷结为兄妹。不,让她也嫁过来吧!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的正常的很。


孙慧说的很坦然。但大家都听得出她语音很生硬很苍白。


孙府里的人不断有人叹气。


“衣哥哥在哪里。衣哥哥在哪里。”面色青灰的百荷冲出行军大帐四下里翻找。一丝心思掠过孙慧的心头。有酸楚有嫉恨。


现场的风头很快转到百荷的身上。大家的心霎时痛起来。就像针扎一般。把愤恨杀向青衣和孙家人。


青衣你凭什么?孙慧你凭什么?凭什么?


青衣挣扎着欲起身,无数道怒火烧得脊背发烫。


“我的好孙女,我的亲亲好孙女。你—真是痛杀奶奶,痛杀外婆了。”青衣的外婆青衣的奶奶三个姨姨发疯般冲到百荷面前。


“奶—奶奶,外—外婆。你们,你们真是我奶奶,我外婆吗?”


此刻的百荷心中的委屈为潮水所倾泻。她很努力很努力很努力的把笑容尽情展示。


我好开心,我好开心。


大家其实只看到百荷的泪流满面但她心中的喜悦是感受到的。


呀,这孩子。这孩子。想必有一个伤心的过去。青衣的外婆一把抱住百荷让她的脸颊轻轻轻轻贴在自己的胸前:‘我的荷荷呀,你这是回家啦。你那狠心的父母在你很小的时候就把你带走的呀。不是外婆不疼你,是没有机会的啦。’


“老东西。到这时候还跟我争。这是我杨家的孙媳妇,是我的亲孙女,是我的心肝肉肉。都是老五个孽畜,活生生把的孙儿撵走了。这一走就是十二年了。我的小军呀?”


杨宗闵眼角擎着泪水,死死抱住妻子。他深深知道,如若看到青衣的伤势,那,那情形真不好说。


“大姐,不如成全他们吧!”


“啪,啪。”孙慧的脸上落户两个五指山。


“逆水行舟。你的聪明呢,你的智慧呢。一个乡巴佬而已。一个雏鸡而已。我孙家从不认输。记住,我孙家没有输字。”


孙慧瞪大了眼睛,眼里无限恐惧。


孙芳头一偏,去。


孙慧头一低。由于走的急一下子扑到青衣脊背上。把正要挣扎而起的青衣又紧紧的压在青石板上。


这个该死的短命鬼。我的孙子迟早被她害死。我要做主,老头子,你要是不答应我就碰死给你看。


好好好老婆子。这个主就有你做主了。


“小孙你还在那里磨蹭什么?难道要前功尽弃吗?”


孙芳走到孙慧身前朝她屁股狠狠踢了一脚。又用无声的语言说了一句让孙慧发抖又似强心剂的话。


孙慧大着胆子解开青衣的衣衫,不想早已一缕一缕不成样子。


脊梁处有星星点点干涸的深褐色血,早已凝结成痂,肉衣混成一体,形成一道新的肌肤。


“难度太高,看来的请华生一。”


“你先守着,一步也不能离开。家族就拜托给你了。”说罢孙芳朝孙慧磕了三个响头。


“他们在干什么?”杨宗闵将红唇咬出道道血痕,杨震急得直搓手。





























香菇栽培始源于中国,至今已有800年以上的历史。最早于宋朝浙江庆元县龙岩村的农民吴三公发明了砍花栽培法,后扩散全国。经僧人交往传入日本。香菇的砍花栽培源于中国,现行的段木纯菌丝接种栽培则源于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