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岁月 第三卷 一百零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


一百零五章

雪还未融,要塞水泥铺就的飞机跑道上就有一群孩子在放风筝。一条跑道上的雪被清理干净,彩绸扎就的鲜艳风筝飘在天空,机场里满是清脆的欢笑!

一群看起来是教师的年青人三两个一起在场中照顾着学生。胖子停马抬眼望去,清新的空气中阳光闪现着迷离的七彩光晕,天气真好,猫了一个冬天的学生们今天在老师的带领下开展课外活动。只是场中的孩子最大的看起来也只有13、14岁的样子,再大一点的孩子现在都进入各种技工学校开始半工半读。

“走吧!”胖子控缰催马,四个人催马飞驰,来到前沿的阵地,丁鎏和高粱带着二十匹体长身高,毛皮光滑如绸缎,雄俊异常的蒙古马中的异种在那里等待。

丁鎏和高粱对胖子都十分熟悉,也知道这个体型彪悍(胖子1.8米出头,腰肥体胖)的司令不在意小节,随随便便打个招呼就开始汇报,这些马匹是儋铤大师培养、调教出来的骏马,日行一千里也不在话下,考虑到是长途跋涉,每匹马上驮运的物资仅仅30公斤,是马匹驮运力的八分之一。

胖子肚里一句暗赞,大师不愧是大师,连兽医都兼了,这调养出来的马匹要是能大规模供应骑兵部队,那胖子属下的大规模骑兵集群的战斗力就会变得很可观了!

“有没有可能将纵队的马匹调养得都成这个水平?”胖子忍不住问道。

丁鎏笑道;“儋铤大师知道你会这样子想,他叫我带一句话给你,‘先解决人,再解决马匹大规模调养的问题!”

胖胖咧嘴一笑,“那还真是令人期待!”儋铤一直想依据纵队的训练方法,配以刺激人体潜能的药物,使纵队的普通士兵也能大大的发挥出潜能,那样纵队就能普遍性的大规模训练出‘精锐’战士。到时候就不是只有学过武功,练过气功后初步产生出气感的战士能进入超一流水平的境界!

胖胖看了一眼几人人手一把的轻重机枪,乍舌道;“两挺通用,三挺轻机枪,靠!你们几个准备了多少子弹啊?”

高粱递过一挺苏制大口径反坦克枪,“胖哥(保密需要,如此称呼)这是你指名要的PTRD,枪架和多于的零件已经卸了。”丁鎏笑着拍拍骡马驮负的物资,“这里大多数都是弹药,足够用了。”

胖子接过,“俄国佬的武器真他妈的变态!这抵肩的枪托都去了还有这么长!”


马蹄声急如疾火,一直驰到田猛的临时指挥部前。

“报告”,一身泥猴似的侦察兵进来;“阿尔丹苏军出动的搜索部队已经到达前哨警戒阵地,据观察,其有继续向凤凰山农场前进的迹象。”

田猛思索一会,回头问林参谋;“鬼子那只渗透部队已经到达那里?”

林参谋查看了一下,“已经远离凤凰山一百多公里了。”

田猛;“将他们引到一起,注意别暴露了自己,咱们现在需要时间,能拖一时算一时,110团现在到那里了?”

林参谋飞速回答;“已经到了距飞龙山农场二百多公里处,他们携带的物资太多,影响了速度。”

田猛;“命令飞龙山,派出部队迎接,将转往司令部的电台等物资加快速度运来。”国际纵队的架子已经搭起来了。现在紧缺电台,武器装备,对于粮食国际纵队倒是不缺,因为战争的突然爆发,去年秋天开始大批的苏军被调往欧洲,加上日军的突然行动,苏远东地区陷入混乱,处于偏僻的山区边缘的地方苏军并没有来得及前往征粮税,现在田猛这边唯一不缺的就是粮食!

110团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在四月28日进入扩编地,以飞龙山为中心的驻地。看着眼前满满当当的一万二千来人,钟啸心里也极不平静!

作为一个老红军,钟啸对于苏联的印象一直都非常好,但是自从来到东北,在独立纵队中待上了几年后,对于苏联,当初的那种纯朴的完美印象已经不翼而飞。看看眼前,这些参军当兵的人有90%是为了反抗苏军的暴行,这些人中不仅仅是被流放迫害的中国人,还有大量的赫哲、库班、鄂温克当地居民,他们一样无法忍受苏军的以及东扩的俄罗斯人的压迫!

110团受命由第一师转隶国际纵队,组建国际纵队第一师,钟啸一下子被提拔为第一师代理师长,以110团为骨干编成五个步兵团(目前属于小团)及一个炮团,师属独立反坦克营、高射炮营、侦搜营、野战医院等电位。钟啸的团部被升级为师部,大量的事情忙得他几乎就是焦头烂额。部队的整编又必须尽快完成,尽早形成战斗力,钟啸只得先将侦搜营组建起来,一边训练一边向外围警戒,好在新兵们都是在酷寒之地存活下来的,身体素质非常不错,很多人在外兴安岭漫长的冬季里训练成了出色的猎人!110团的老兵们出手镇服了一批桀骜不驯、自命不凡的家伙后整训工作开始进入正轨!


1942年4月26日,胖子率领五个警卫,开始南下,一行人24匹骏马由孙吴出发,一天之内横穿黑嫩平原、松嫩平原,过北安-五大连池日军封锁线,到达齐齐哈尔!

胖子看看尚有余力的骏马,暗自乍舌,这还真是难得的宝马!

卜七一边往弹鼓里面按子弹,一边夸奖手中的龙式轻机枪,“这枪越用就越喜欢,将性能渐渐掌握后,准头也是大大的提高,射程虽然不远,但杀伤半径也有个千把米,欺负起小鬼子来说还真爽!”

高粱拨弄着篝火,“切,你要是用惯了俺手中的通用L41,保证你更会爱不释手(纵队军工生产的L41通用机枪一样使用的是纵队7.62MM标准步枪弹,和L40龙式枪族的弹药通用,只是L41的射速更快、射程更远,配以不同的脚架,可以作为轻、重、高射机枪使用)。”

章川,“就是太耗子弹了,一匹马驮的弹药,还不够你突突几下子,每分钟1200-1500发子弹,靠!你现在抠一下扳机最少要几发子弹?”

高粱一下子就萎了,“还是要三到四发子弹。”

张广泰看章川的目光转向他,急忙说道;“我现在点射要三发。”

卜七笑眯眯的说道;“是么?要知道你俩的控制已经很精确了,在点射耗弹量上很难再获得突破,可是我这L40就不一样,就算我再不注意,点射时的耗弹量也就三发,杀死一个鬼子需要几发子弹?有时候一发就行了,以咱们的身手,这些枪的后座力几乎不能对咱们的准确度形成任何的影响,咱们都是能把这机枪当成阻击步枪用的人,瞄得再准也得三四发子弹击毙一个鬼子,那不是太奢侈了吗?”

胖子从外边撒完尿回来,听得几个人的议论,随口一句,“那谁,白天过封锁线的时侯打了不到一分钟就到处翻子弹啊!”

张广泰大是惭愧,三百发子弹的弹箱当时被他几下子点射完了,几个备用弹箱一下子又找不到了,搞得他手忙脚乱。

五个小时的休息,胖子看马匹都恢复了,爬起来伸个懒腰,“起来起来,准备赶路。”

卜七闪身出来,“胖哥,发现前面是鬼子的机场,绕道的话需要向南行20多里,我刚刚摸了一下情况,鬼子的机场正有飞机转场的样子。”

胖子心中念头电闪,“有没有发现鬼子飞机由那里转场来的?”

卜七摇头,“没有,只是鬼子在拂晓的时侯就开始了清理跑道,但是他们机库和机场的飞机没有装弹、检查的战斗准备行动,所以我判断这些鬼子应该是为外来的飞机转场着陆做准备。”

胖子,“章川,打开电台,和兴安基地联络,看看什么情况?”

半个小时候,情况就清楚了,是鬼子调往赤塔的过路飞机。

胖子想了想,“咱们稍稍偏南一点穿过去,不要惊动鬼子的神经。悄悄的过路,没有命令不许开枪。”

看着眼前的坦克战车大队,胖胖忍不住还是骂了;“操他妈的小鬼子,老子不想找你麻烦,你还送上门来,检查武器,准备冲过去。”

一个大队的鬼子战车稀疏的占据在丘陵之间,配合一个鬼子大队似乎在围剿什么人,胖子感应一下,心里直纳闷,这是那里的部队,几只人数分别不到两百人竟然和鬼子的庞大兵力硬抗上了?

王魁胜此时是又气又急,本来一直好好的在八路和皇军之间玩着脚踩两只船的游戏,前一月武工队何队长通知他说鬼子已经对他的中队起了疑心,让他下决心和鬼子决裂,率队加入八路,但是他存了侥幸心里,认为皇军不会对他的中队怎么样,现在可晚了,鬼子借口调他的中队进入齐齐哈尔驻防,却在这里设下了陷阱,现在已经得到消息,鬼子不光是针对他一个中队设了陷阱,齐齐哈尔的四个地方驻守中队都和他现在一个处境,鬼子正在等待其它几个中队进入这一区域就开始收网。

王魁胜思来想去,也拿不出主意,投降是不可能的,那注定会被鬼子拖入厂矿当作苦力,要是运气不好,就会被鬼子拉去做‘马路大’的。鬼子的坦克隆隆逼上来了,扩音器里翻译官嚣张的声音直往耳朵里钻。

“大哥,拼了!咱受这窝囊气也好长时间了,现在兄弟想做回一次汉子!”副队长焦葆挥着三八说道,后面一阵弟兄们附合的声音。

“操!拼就拼,大伙各司其职,焦葆,那杆反坦克枪你指挥,其他人招呼小鬼子的步兵,弟兄们记住,我和一分队死战,其他人等下一旦有机会就逃,今天咱们是死拼不过鬼子的,记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逃得一个是一个,逃出去的弟兄记住,哥哥们的仇就看你们了!过年过节别忘了给哥哥我多烧一点纸!”红着眼睛,王魁胜下了命令。

“轰!”鬼子的一辆坦克就在王魁胜他们眼前爆炸,“打得好!”王魁胜喊完一怔,“焦葆,好像不是你那打得把?”

焦葆正在那惊异呢,“不是,看!”

又一辆鬼子的坦克炸开,就在王魁胜他们眼前,两颗拖着尾焰的古怪炮弹‘轰、轰’又炸毁两辆坦克,鬼子的步兵一阵大乱,纷纷回头枪向四周高地,但是一阵密集精准的子弹扫来,鬼子纷纷栽倒,眼前的鬼子严密的封锁线一下子就开朗了!

“弟兄们快,冲过去!”王魁胜大喊

章川和卜七将火箭筒放回,操起机枪,控制着马队跟着胖子打头的四人突去。

王魁胜和手下的弟兄勘勘跑出鬼子的包围圈,身后马蹄声震响,六个强悍的可怕的彪悍战士驱马驰来,鬼子刚刚架起的轻重机枪在六个人的打击下到现在也没机会打出一梭子弹,血雾横飞中一个个鬼子步兵在那惊心动魄的两挺分不清响儿的机枪极其精准的打击下成片的栽倒,当头的那个胖子骑在马上,手持一把古怪的大枪,一抢抢击出,几百米外的鬼子坦克犹如纸糊的一样脆弱!

王魁胜狂奔之中眼睁睁的看着驰到前面的胖子回头一枪,后面的一挺刚刚架好的鬼子92式重机枪竟然一下子被打散了!二十多匹骏马狂泻而过,那个胖子手中突然飞出上十颗手雷,炸的本就晕头转向的鬼子惨叫连天!

一阵急奔,王魁胜他们终于摆脱了鬼子的大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伪军们刚刚转过一道河沟,前面就响起脚步声,几乎已经是惊弓之鸟的王魁胜此时跑在后面,听到前头的弟兄一声大喝“什么人?”

坑下一声大声的回应,“武工队!”随着声音跃上一个汉子。他看着眼前的伪军,大声道;“大家加把劲,前面我们找了船来。”

王魁胜跑过去,河坑里靠边站着一样急剧喘息的近三百人马,只是一眼,王魁胜的眼珠子就红了,这是何队长属下的全部人马了,连护庄队民兵都来了,压箱底的两门小口径迫击炮也带来了,他们明显是来救援他的。

“王队长,怎么回事?你们冲出来了?”何队长从坑下跃上,急忙问道,一边迅速派出侦察兵往四周搜索。

王魁胜;“还好,遇到几个极其强悍的人出手,鬼子围剿部队一下子就乱了,大伙就乘机冲了出来。”

何起贤,“啊---?”

王魁胜喘平了气,接着说道;“本来是陷入了绝境,鬼子就等合围赵家屯的老龟那个中队了,我们四个中队都被鬼子围住了,操!小鬼子这次出动了坦克,兄弟,你们武工队这样重情重义,咱领了,以后咱们弟兄就跟八路打他娘的小鬼子,但是现在有一件急事,就是弟兄们的家口必须赶紧通知他们躲避!”何队长急忙叫人统计需要通知的家属。

焦葆在旁边说道;“那六个人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六个人五支轻重机枪,一支模样古怪的大威力枪,带着二十来匹马,操!那机枪打得那个邪乎,我都怀疑他们愿意的话是不是六个人就将鬼子那个大队的步兵给灭了!”想起那两挺机枪不着点的啸叫,焦葆激灵灵一个冷战。

“他们使用了一种古怪的反坦克炮弹,一个铁筒子发射的四个炮弹就炸毁了四辆坦克,但是有个人手中的大枪一样是一枪就击毁一辆坦克,几乎就是三两分钟的时间就将鬼子的阵型打乱撕开,其它几个中队的人马都趁着这个机会冲出来了!”王魁胜说完跳上船。

何起贤吩咐一艘小船在原地等一会去侦察的武工队员,大大小小几十条船沿着河汊子迅速向游击队的密营驶去。何起贤心里明白,这六个人肯定是纵队的精锐特种兵出任务去了,从王魁胜他们描绘的武器看都是纵队的新式装备!他们绝对是为了赶时间,强行突破日军阵型的举动无意中救出了被鬼子围剿的几只伪军。他原本带领大伙就是想和包围圈中的伪军来个里应外合,能救出几个就算几个,现在有他们一出手倒是成就了他的想法。

胖子并没有在意路上救出的那几个中队的伪军,他现在加快了行进速度,因为他想起了42年五月八路军发生的一个大事,心急如焚的他在马力容许的情况下全力赶路,原本计划在兴安基地和张大富会晤的计划也以取消,只是一个电报:‘调张大富赴孙吴主持纵队军事,兴安基地由金节、展红军支持工作!’


L41式通用机枪,加两脚架是排用(两挺)轻机枪,重11公斤,加三脚架则是连级重火力机枪重19公斤。纵队新式坦克的防空,辅组机枪都是采用L41,只是防空机枪全部配装穿甲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