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八集 打狼 第18集 打狼 六、神奇换阵

秋林先生 收藏 6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第二天一大早,战车兵家族寻“亲”心切,早早乘车去了靠山镇一带。小宝和刘阳两路抗日班人马准备中午出发,下午赶到靠山镇。小宝还在设计如果让小玉平安顺利地接受她还活着的现实。 上午十点左右,郅县长和焦书记在进入县区的公路口处迎接战车兵家族,然后把车队带到了埋战车的现场。 这时战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第二天一大早,战车兵家族寻“亲”心切,早早乘车去了靠山镇一带。小宝和刘阳两路抗日班人马准备中午出发,下午赶到靠山镇。小宝还在设计如果让小玉平安顺利地接受她还活着的现实。

上午十点左右,郅县长和焦书记在进入县区的公路口处迎接战车兵家族,然后把车队带到了埋战车的现场。

这时战车坑好像成了出土文物现场,周围几十米围着黄色的胶带,禁止无关人员入内。战车坑里,翻在里面的战车向上的侧面已清晰地露出来,炮塔上的白色号码“122“仍然醒目。

家属们先一排排站在坑边默哀致意,日本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忙前跑后的,还时常冲着镜头解说一段,好像在做着直播。随来的日本工程专家要求中方工程人员配合将战车坑四周扩大挖掘,然后把战车保持原来姿态吊出来,免得里面的骨骼散了架子。

将近中午,战车被平稳地吊出来,轻轻移放在平地上。日本军械专家戴着白手套,向战车敬了个礼,缓缓打开战车舱盖。随着舱盖的打开,一个触目惊心的情景出现了,一只手的骨骼伸了出来,五指白骨还紧紧抓着一只画笔,一张发黄的画纸飘了出来,上面大大写着两个字“战争”,字上面打上了一个大大的叉,全场人员都呆在原地。

一个日本的军事专家细细地看着另一个战车坑,他自语道:“如果不是侧翻在坑里,舱盖别在坑壁上,他们会爬出来的,就是当俘虏也比闷在里面被活埋好啊。战争真是无情,战争也在制造着各式各样的奇迹。”

正在这时,占彪和曹羽、成义、三德和大郅等五名抗日班的老战士赶到了战车坑现场。他们的出现,让现场出现一阵骚动。在场的日本客人都知道了,就是他们,亲手活埋了这个战车和战车的驾驶者。所有日本人望着占彪们,眼神是复杂的,其中不乏仇恨。其实日本人知道这场战斗的中国军人还健在,也非常想看看当年的“凶手”,但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也就没好意思提出来。没想到这些“凶手”主动来了。

最初很多人都劝占彪不要过去看他们,毕竟仗是我们打的,战车是我们埋的。但占彪考虑下说:“一是人家老老少少的远道而来都是客人,二是那个日本画家看来是个有良知的人,他曾帮我们修过牛车,而且他对这场侵略战争有认识,刚才郅县长在电话里不是说他给战争打上了叉,我们应该尊重他。”来到现场时,战车里两具战车兵遗骸已经搬运出来,多亏那个日本画家拿着画笔,不然还得做DNA测定。

占彪带队五人上前向遗骸稳稳地立正敬了个礼,这是军人对军人的尊重,态度很坦然。然后和战车兵的哥哥和妹妹互相鞠着躬,国会议员的儿子也过来相见,占彪对他们讲了下和死者原来见过面的事。这时日本电视台记者过来采访,张口就问:“你们对活埋死者有愧疚的心理吗?”

*****************************************************************

日军的步兵炮和重机枪被打哑之后,占彪马上令曹羽进入日军的步兵炮阵地,占彪大声喊着让他们先检查下战场。曹羽端着捷克轻机枪领着拎着手枪的特务排一阵风的掠过百米开外的日军的炮兵和重机枪阵地,对地上还在蠕动的容易带来后患的日军伤兵当场一阵补枪,然后5人一组操作起六门步兵炮。特务排的特殊要求,使他们注意训练对所有武器的掌握,自然也包括步兵炮了。

随后占彪在派兵进驻重机枪阵地时发生点争执,占彪是想派成义、强子、隋涛排分出一半兵力接手鬼子的重机枪,这时彭雪飞主动请缨:“彪哥,这个机会给我们吧,让我们多杀点鬼子出口气,这些天我们都窝囊死了。”占彪听罢马上应允,彭雪飞向自己的50名新四军战士一挥手,纵身领先飞一般地奔跑过去,那贺队长和车队长紧随其后。

彭雪飞的奔跑速度让成义等人不禁叫好,跑得太快了,几乎让人的眼睛都跟不上,怪不得名字里有个飞字。新四军机枪连战士一冲进重机枪阵地,就按成义喊的提示用鬼子的尸体垒起掩体来。转眼间,六门步兵炮和12挺重机枪又开火了,只不过换了主人,打击的对象变成了国军阵前的日军骑兵和豆战车!

这样,占彪的步兵炮从两门变成了八门,重机枪从13挺变成了25挺,抗日班的火力陡然大增。夕阳下的华厦土地由刚才的痛苦呻吟变成了浅哼轻唱。

不可置信这个瞬间变换了战局的还有四个中队的日军骑兵,他们不相信一下子失去了配合默契的重武器保障系统,不相信自己的中队长都魂丢命丧没有人指挥他们了……他们在暴怒,他们在疯狂,掉转枪口,挽回马头,把悬在国军头上的毁灭之剑指向了抗日班。六辆豆战车扭过头来和四个中队的骑兵,咒骂着狂喊着在各自小队长的率领下,从三面向背水而战的抗日班发起冲锋,他们要马踏车辗这伙支那兵为联队长和中队长们报仇。

按照占彪事先的布置,进入第二轮的打击是轻机枪和掷弹筒开始打骑兵,步兵炮和重机枪在打豆战车。占彪夺过一挺重机枪边打边补充调整着:“隋涛排对付从东面迂回的骑兵,强子排负责南面的,成义排负责西面的……掷弹筒分三面发射!全体轻机枪抽空上刺刀!”那时日军的96式轻机枪是可以上刺刀的,占彪看来是想到了最坏的混战准备。然后又喊了一声:“步兵炮,都给我娘老子的打准点,全体重机枪先掐癞蛤蟆脖子——!”占彪的几嗓子使原来就很沉着的钢班将士更加冷静。

冲过来的豆战车因为是运动着,时常还来点之字形,加上步兵炮是曲射,要吊角度还得计算提前量,打了半天没有一发炮弹打中豆战车,到是把附近的骑兵炸了不少。所以豆战车是越打越近,虽然有四辆被重机枪掐了脖子,炮塔落枕了僵歪着,但冲势不减。如果任它们冲到阵地上伤亡会很大的,战车后的五、六百名鬼子骑兵也开始抽出军刀要冲锋了。

国军那面的几个团长纷纷向师长请战,要求配合抗日班,起码把鬼子引过来点。红脸膛团长急着说:“现在日军已对抗日班形成了了包围之势,如果我们现在两个团全线从外面压上对日军来个反包围,抗日班在里面中心开花,或许能重创甚至包圆这个联队。”但师长摇摇头说:“让他们先打一会儿,不然我们围上后鬼子要狗急跳墙肯定是先打我们,咱们先顾好自己抓紧包扎伤员。”命令下达后很多国军士兵看不过眼了,主动向鬼子骑兵开枪配合,有一个连的士兵跳出阵营端着机枪向前边冲边打着,但鬼子根本没理他们,径直向抗日班疯狂冲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