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八集 打狼 第18集 打狼 四、立体打击

秋林先生 收藏 3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拓哉这些小动作没有逃过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刘阳,他轻声提醒小峰、强子们:“我们看看大羽小子的武功传下来没有。”不用再多提示,九兄弟当年的机警和默契还在,小峰们眼角一扫便看明白了,都装着不知情的样子继续说着自己的事,但都在关注小曼与拓哉的较量。 只见拓哉走近小曼,好像不经意向正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拓哉这些小动作没有逃过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刘阳,他轻声提醒小峰、强子们:“我们看看大羽小子的武功传下来没有。”不用再多提示,九兄弟当年的机警和默契还在,小峰们眼角一扫便看明白了,都装着不知情的样子继续说着自己的事,但都在关注小曼与拓哉的较量。

只见拓哉走近小曼,好像不经意向正在演练的小曼身后横跨了一步。合气道的观点强调要随时将外部的气和自身的气融合在一起,处处符合自然界变化的规律,就是合气的意思。能练到在不知情的时候与自然界的气场互动才是合气道的境界。这时小曼如果没练到火侯会继续按原来动作撞到拓哉的。让武男和拓哉称奇的是,小曼好像身后长了眼睛,身形随着拓哉的一步轻盈地一闪,然后随着拓哉的后撤身形又跟了回来,看上去非常圆润自然。让武男称奇的不是小曼能闪开,能闪开是黑带一段水平,称奇的是能随之而归,这起码是黑带二段水平。说明小曼感觉气场并自然融合的能力程度不在黑带二段以下。而接下来却让称奇的祖孙俩变成吃惊了。

小曼这时已看到身边的拓哉,她冰雪聪明顿时明白了拓哉的试探,只见她双手圆弧一划,也似不经意的把脚一伸,轻轻踏住了拓哉的脚,如果拓哉不动将似无物,如果一动便似千斤巨石。这是戳脚的基本功,戳脚不只是一戳之功,戳力加踏力才能出来戳脚的效果,才是真功夫戳脚。拓哉一动居然被小曼牢牢踏住,没等他再发力,小曼纤手划圆绵绵而过,拓哉手里的茶杯到了小曼手中。小曼这时身形迅速移开,把点滴未溅的茶杯送到武男面前。

小峰们长出一口气,武男和拓哉却倒吸一口冷气。这些当年抗日班的子孙看来是继承了爷爷们的功夫!小曼是女孩子就这样厉害,那么他们的孙子们呢?拓哉看到了大飞和刘翔在旁凛凛的目光,从此开始正视遇到的所有中国人。

为了不让武男祖孙感到尬尴,小峰们继续着他们的话题,彭雪飞向隋涛问道:“那套工兵锹操不知失传没有,当年那场引豺遇狼的打狼战斗中可是威风八面啊。”隋涛回答说:“只要我带过的兵没有不会的。”小峰接话道:“文革时也用过一次,只是把其中最狠的戳式改成了拍式。”二柱子在旁嘿嘿笑着说:“打了这么多次仗,那次是唯一的一次由我下的令:开拍!可惜拍的不是鬼子。”

**************************************************************

勇敢的国军士兵虽然在步兵与骑兵的缠斗中处于下风,但敢于拼命的精神还是很让占彪们感动,只见国军士兵不时有拉响手榴弹与横冲直撞的日军骑兵同归于尽的,还有宁挨刀砍也死死抱住马腿把鬼子从马上摔下来的……混战中人喊马嘶惨烈无比。

占彪一班人隐蔽得很好,鬼子骑兵也无暇顾及河边。看着国军被鬼子骑兵冲击着,占彪知道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是不是出手帮助国军。占彪此时心中颇有自责,真的是自己把国军引到一只饿虎嘴边。看着国军士兵一批批地击中,他没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感觉。倒是彭雪飞和教导总队那贺队长、车队长解恨地咬着牙根。

占彪虽然心里自责着,但他还是很冷静,侧过头来看着村里纷乱的人影说:“我们还要等一等再出奇兵,村里还有鬼子,最好等他们都出来的,包括村口那个机枪中队。”然后又指一下混战的双方战场:“而且现在他们打在一处没法下手,即使我们这二百人冲进去也不起啥大作用。”

骑兵对于混战自有其整套的应对办法的。只见日军骑兵的一波冲击如巨浪拍岸后马上向两侧绕出,这时村里的机枪中队又开始发言,然后骑兵绕回来又开始新的一波冲击。有时混战在一起时加藤这边军号一吹,所有骑兵同时向两侧闪开,把国军阵地又暴露给机枪中队,12挺重机枪再次发威,然后骑兵又卷土重来杀入国军阵营。如是反复绞杀着,充分体现着骑兵联队配备一个机枪中队的良好协同作用。国军这个团近两千人转眼被日军两个中队的三百多骑兵冲杀得七零八落,伤亡惨重。

正待团长坚持不住几近溃退的时候,后面两个团听到前方的枪声匆匆赶了过来,排枪齐放,稳住了阵脚,离村庄相距近千米与加藤对峙着。

加藤这时看到又上来的两个团心里也是一紧,对方是三、四倍于已的兵力,打还是不打?前面两个骑兵中队稍稍退回来些与国军对射着也在等待加藤的命令。

村前磨房里只听加藤哈哈大笑起来,他兴奋地向部下说:“没想到又出来这些支那兵,这可是块肥肉啊,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多支那部队,而且是他们先用炮轰我们的……全体的,注意——”

国军这边随队的师长在向前面的团长大发雷霆:“新四军追哪儿去了?!怎么和鬼子打上了!”然后他紧急向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请示,回电到是挺快:“速与日军脱离正面接触!回围逃脱新四军溃兵。”师长听后嘴里嘟囔着:“这时还不忘收拾新四军……”然后下令后队变前队,抬着伤员撤退。

但村里好战的加藤怎会让国军从容转身!随着国军士兵们的连声惊呼,师长抬眼看到村里涌出的大批日军傻了眼儿,几个军官忙举起望远镜。一个团长惊呼:“又是两个骑兵中队啊!机枪中队也冲过来了。”另一个红脸膛团长低声骂道:“妈的,他们还有六台豆战车!克星啊。那些马拉的是什么?啊!是炮,有六门呢!这鬼子也太狂了吧,还想推近打。”

这个红脸膛团长马上进言:“师座,现在撤退是来不及了,我们是跑不过骑兵和豆战车还有炮弹的,可别又变成了大溃退,让鬼子追着杀伤亡会更大。”师长急着反问:“那你说怎么办?”红脸膛团长来不及再解释了,反应快的下级军官和士兵已在就地找地形了,现在一分一秒都是宝贵的。他回头大呼:“一团、三团全体以排为单位,每排以班为单位品字形抢修简易掩体,各班准备集束手榴弹对付鬼子战车,机枪马上对准骑兵扫射。二团带着伤员继续后撤。”然后回头对师长说:“师座您随二团后撤。我们起码也得且战且走,不然亏就吃大了。”

这时日军的机枪中队疯跑着前进了五百米,刚刚跑过占彪部队前面,12挺重机枪落地便开始扫射,动作娴熟快速。阵阵弹雨扫向五百米开外的国军阵地压得国军抬不起头来。接着炮兵中队也拉了上来,六门步兵炮在重机枪后面开始架设,动作快的炮手已把炮弹发射出去了。六辆豆战车则一路马达轰鸣带着六队骑兵从两侧如六把尖刀刺了过去。在距国军阵地二百米处几十名骑兵跳下马来在豆战车后支起了30多个掷弹筒也开始发射起来。骑兵有意放慢了速度,在马上端着机枪、马枪齐放,加入第一轮火力打击中。

在日军强大的先手火力打击下,国军两个团被压制在不到千米的开阔地带,撤退的残余二团也没跑太远就被火力追上不得不卧倒躲避。全体国军官兵都高度紧张,一个骑兵联队1400个恶魔气势汹汹的倾巢出动,骑兵、战车、步兵炮、掷弹筒和轻重机枪密切协同的立体进攻体系,让他们感到了可怕,意识到了死神的来临。

当然国军也在组织积极的抵抗,这个师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武器装备是精良的,单兵武器其实不次于日军。各班都有一挺捷克机枪,人手一支中正式步骑枪,只机枪全团就有80多挺,各团的特务连还人手一只冲锋枪。不能说国军的反击没有威力,两个团二百多挺机枪和冲锋枪的反击也刮起了一阵钢铁旋风,冲在前面的日军骑兵被打得人仰马翻,但先机已被日军占尽,尤其是步兵炮和掷弹筒成梯次的狂轰滥炸,还有豆战车越来越近的凶猛火力,都是让人无法抵抗的致命打击。国军从最初的全力反抗到逐步的火力减弱,能够发射的机枪数量锐减,师长用来求援的电台也被炸飞,伤亡迅速增加。而大家都知道,用不了几分钟将迎接鬼子大队骑兵和战车的反复践踏……国军官兵的脑里这时闪现的大都是“壮烈”和“殉国”等字眼。

这个结果看来是不可避免的,村口的加藤中佐从开打就这样认为的,他自信又得意的走出磨房很潇洒地抿着一个扁酒瓶观察着战况,身边围着一群副官和几个中队长。他们哪里知道,有一个人是可以改变这个结果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做到,那就是——抗日班班长占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