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八集 打狼 第18集 打狼 三、饿狼奇兵

秋林先生 收藏 4 1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阳台上的人们大致形成了三大伙儿,小峰和刘阳这些老哥兄弟在交流着60年来彪哥对大家的关照。小宝几个老姐妹在讲述着各自的儿孙情况。小九凤们则和日本客人在一起,看看樱子和小曼、丽丽表演起了合气道。

原来樱子在靠山镇这几天,经常和占东东们切磋演练合气道,小曼和丽丽居然和她学了起来。几天的光景居然有模有样的在合气道一代宗师面前比划起来。小曼和丽丽到是没觉得什么,樱子可是相当的紧张。武男前辈可是全日本合气道为数不多的黑带九段,是全日本合气道联盟、国际合气道联盟、全国学生合气道联盟的首席教练顾问,日本国内的800多个支部道场和130万合气道弟子哪个不想在武男前辈面前接受指点啊。真是斗胆包天,多亏是武男前辈主动问小曼和丽丽学到什么程度了,才有机会让前辈指点。她也不管身后的小曼和丽丽了,就当成是自己向前辈汇报。

拓哉在旁看着心里很不快,虽然他已知道樱子是合气道黑带二段,但他觉得随便教给中国女孩儿,而且在德高望重的爷爷面前随意表演太不严肃了。不过他看到小曼和丽丽的招式后目光就没有离开。丽丽的动作应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才学几天能演练到这样很不错的了。吸引他的是小曼的招式,虽然和樱子是同样的动作,但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是什么?是她和谐匀称的圆形身法太自然了,她深富节奏感的流畅动作要比常看到的国内弟子的动作有着说不出的新鲜感。

合气道讲究气场,讲究内敛,可这位中国女孩儿的气场凝重中多了一份扑面的柔和,她的内敛中时而流露出舒展大方的动作。武男大仓早就注意到了小曼的动作,马上就清楚小曼的中国功夫功底相当深厚,她把中国功夫的特点揉在合气道里,这点区别给合气道带来恰到好处的改变,使得被称为“爱的武术”的合气道爱意更浓,而且还有一种恩威并施的气势。

武男心里想让孙子和小曼过过招,却又不好明说,看了看拓哉。爷孙俩心意看来很相通,拓哉已站了起来,端着一杯茶给爷爷送过来,他要在路过小曼的身边时感受一下她有没有气场,是不是花拳绣腿。在站起的一瞬间,拓哉已提聚起自己功力,形成了自己的气场,很自然地穿过人群向爷爷走去。

*********************************************************************

须臾间抗日班和彭连长机枪连共48具掷弹筒24具向前24具向后摆好了阵式,强子排前面的十挺机枪也对准了村口。占彪又等了后面的追兵逼到了四百多米处拧着脖子大喊一声“干!”,四十多发掷榴弹呼啸而出,在十挺机枪的狂射中炸响在东面的村口和西面的追兵眼前,顿时在村口和追兵间腾起了团团烟雾。紧接着就是一阵旋风刮起,二百来人呼地冲向左面的河道,连曹羽排的两门步兵炮也同步滚了过去。新四军也没示弱,在彭雪飞和贺队长、车队长带领下接连跟上仆倒藏在河边。

烟雾散去,后面的国军团长一看新四军踪影全无,一定是进了村子,便下令全线冲锋,要趁新四军刚进村还没有站稳时追杀过去。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转眼一千多国军士兵冲过了占彪们眼前向村子扑去。

看到国军士兵离村口不到二百米远了,村里还是没有反应。占彪心都提了起来。是判断错了吗?村里没有鬼子?但如果有要鬼子,这个指挥官一定是个阴险狡猾的人。

占彪的猜测不幸应验了。这个镇里原来就驻有一个皇协军中队和一个日军步兵小队。这几天听到国军占领区传来激烈的枪声,日军在两天前又派来了整整一个日军骑兵联队藏在村里,观察着中国军队的自相残杀,准备伺机渔翁得利。这两天有陆续突围出来的零星新四军人员都被他们截杀了。

日军的骑兵联队没有大队一级编制,直接下设四个各拥有144名骑兵的骑兵中队,还有一个装备12挺重机枪的机枪中队和一个装备6门70毫米九二步兵炮的炮兵中队,外加一个拥有6台豆战车的战车中队,共七个中队1400多人。骑兵联队一般直属师团司令部,这个骑兵联队隶属于设在上海的酉尾寿造大将兼任司令官的第十三军的第十七师团。联队长加藤中佐是个狂妄且凶狠的好战军官。

从戴着钢盔的抗日班一露头就在加藤中佐的望远镜监视中,他也看到了后面稍远些跟着的戴着同样钢盔的一个团规模的大队国军。他不解为什么这支国军尖兵连中间还有一部份扛着武器的新四军人员,是俘虏吗?更不解对方试探敌情为什么要用一轮炮弹轰炸?并暗笑对方炮手的无能一个人没伤着。烟雾散尽面对潮水般冲过来的国军士兵他无暇考虑太多了,反正都是支那士兵,便命令早已准备好了的机枪中队放近了再打,然后四个骑兵中队和战车中队、炮兵中队全部出动,打个集中兵力一举获胜的漂亮仗。

在国军冲到村口不到一百米的时候,村口磨房里加藤手中的轻机枪响了,加藤下令开始战斗的方式一贯是用亲手打响第一枪发令。顿时日军机枪中队的12挺重机枪贪婪地吐出了火焰。前面一个营的国军顿时撞到枪口上,瞬间便倒下了一大片。国军团长第一个反应是这回钢班是真打了,第二个反应是听到日军的狂呼疯喊后才知遇到了日军,这分明是上了钢班的圈套了,怎么把我们引到鬼子枪口上了。

知道遇上了鬼子,国军士兵们有两种不同的表现。在这几天打新四军时特别卖力的人一下子打蔫儿了,而打新四军时无精打采的人都一下子振作起来,虽然当场倒下一大片士兵,但剩下的士兵马上都卧倒奋勇还击。团长大声下令让后面两个营都散开寻找有利地形隐蔽,让前面营的残部退下,等候后面的两个团上来一起打。

但加藤根本不给国军这个机会,他让机枪火力继续延伸,然后一挥手让四个骑兵中队和战车中队从村庄两侧冲出,来个饿虎扑食。加藤这时突然心头一动,有点不对劲,刚才的新四军哪去了?!本能的感觉让他修改了命令,只冲出两个骑兵中队,雪藏另两个骑兵中队和战车、炮兵中队,先观察一下再说。原来驻在村里的一个中队皇协军和一个小队日兵他根本就没想用。

两支骑兵中队如饿狼下山般突然冲出让国军阵脚大乱,这个地区几近平原,优势都让骑兵占尽。随着骑兵接近国军,日军机枪中队逐渐停止了射击,但这些训练有素的鬼子骑兵个个端着小马枪在马上射击着,还有为数不少的轻机枪也在马上扫射着。骑兵的速度是阻挡不住了,尽管陆续有人马中弹摔倒,但主体骑兵还是旋风般冲到后面两个营阵前了,一阵怪叫骑兵纷纷把马枪背好抽出马刀冲入国军群中,一场拼死混战开始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