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八集 打虎 第18集 打狼 二、引豺遇狼

秋林先生 收藏 5 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刘阳把武男大仓先生和他的孙子还有樱子的奶奶安排在如归宾馆。日本战车兵家族则由政府安排在其它宾馆,第二天他们将由政府安排去战车现场。

用完晚餐后,刘阳把两伙人马共30多人还有武田爷孙和樱子的奶奶请到宾馆楼顶的宽敞的阳台茶座上喝茶。夜色里爽风习习,星空下万家灯火。大飞和刘翔、刘海儿张罗着给大家上茶、上水果。

小宝身边围坐着若飞、春瑶、静蕾、阿娇、秀娟、莎拉几人,她们回忆着老九凤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盼望着早点与小玉和小蝶九凤团聚。几人抢着讲着说着仍然是三个女人一台戏的情景,煞是热闹。

樱子的奶奶非常和蔼,她告诉小九凤们:“我的名字叫菊子,前些年我退休后樱子她爷爷给我起了个中文名字,叫邓凤菊。随你们邓小平的姓了。”女孩们听着樱子和丹妮的翻译,纷纷点头赞赏老人对中国的理解。菊子说:“今生还能见到救命恩人,是我最大的心愿。”樱子从数码相机里调出一群人的照片来让奶奶看,菊子一眼就指定了占彪:“就是他!他救了我,是他告诉我回家听归魂曲。我特地找人写了一部《归魂曲》的音乐,这次要送给我的恩人。”

樱子其实是想告诉奶奶当时占彪在救她的时候说的是“滚回去”而不是“归魂曲”的,她和占东东说奶奶一定会理解中国军人对侵略者说出这三个字的。但占东东和小曼、丽丽商量后觉得还是别和山本夫人说破为好,事实的主体就是中国军人宽恕了日本女兵,至于形式就不用太介意了,毕竟这么多年的美好感觉了。樱子想想也点头作罢。

武男大仓又和占彪通了电话,占彪问武男要不要在杭州等着相聚,武男坚持要到靠山镇旧地重游,看看当年比武的地方,也正合大家的心愿。现在人已大部到齐,第二天将全体开赴靠山镇。

武男这次来本来很多弟子都要来相陪,都想顺便接触下中国民间的功夫。很多日本高手都认为现在体育比赛里的武术并没有代表真正的中国功夫,中国功夫在民间。但武男没有答应弟子们的要求,只带了自己的孙子武男拓哉照顾自己的起居。

拓哉是日本海军军校的青年教官,也是合气道黑带四段高手。他虽然理解爷爷对中国的认识和尊重,但自己内心深处还是很高傲的,觉得中国人没有日本人优秀。所以他对樱子和中国女孩的亲热甚至结拜很是不以为然。他坐在离爷爷不远的角落里,品味着虽然没有日本的茶道表演但茶味却不逊于日本茶的中国茶,视线一直不离爷爷左右。

**************************************************************

占彪为上官云相设计的圈套最初是成义想起来的,这个圈套的名字叫“引豺遇狼”。

在撤退的路上,占彪和谭营长、彭雪飞、贺队长、车队长边走边分析着去苏南的路线。占彪对谭营长说:“你们上个月28号的转移会议刚开完,三天后第三战区就给我们下了命令。说明你们的一举一动尽在人家的掌握中。郎溪是进入苏南地区的最后一站,上官云相既然知道你们的计划就不可能不在那里布阵的。所以我们不该经郎溪去苏南。我建议我们走险路,向东进入日军占领区,经湖州渡太湖进入苏南。而且我们在太湖也有个三山岛的根据地,还有汽艇和船只。既然怎么都是打出去,莫不如打鬼子。”占彪的这个方案,也是刚和小宝分别时她提醒的。

谭营长和彭雪飞听占彪的建议虽然觉得进入敌占区冒点险,但也点头称是,尤其赞同占彪最后那句话。彭雪飞回头看看身后:“进入鬼子的地盘我们也能把他们甩开了。哼,真想狠狠地打他们一顿,解解心头之恨。”

在旁的成义慢吞吞地说:“我到有个想法,他们不跟便罢,如果继续跟着我们,就把他们领到鬼子面前,让他们把能耐都使在抗日上。”

谭营长思索着说:“这招儿借刀杀人不错啊。”成义忙解释:“我可不是让鬼子杀他们,是让他们把劲儿使在抗日战场上。”成义想想又说:“最多是引豺遇狼,嘿!”

占彪逗了成义一句:“看来你把《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都琢磨得差不多了。”成义不满地说:“彪哥你都琢磨一年多了,小宝嫂还罚你抄了一遍,还不许我好好学学啊。”说着他拍拍斜挎的图囊包,原来这两本小册子随身带着呢。

隋涛也接话说:“自打我认识彪哥以来,彪哥的三十六计用了不少了呢。像什么‘金蝉脱壳’、‘抛砖引玉’、‘以逸待劳’、‘擒贼擒王’、‘关门捉贼’、‘瞒天过海’、‘顺手牵羊’、‘调虎离山’、‘隔岸观火’、‘远交近攻’、‘暗渡陈仓’、‘欲擒故纵’、‘釜底抽薪’、‘空城计’、‘反客为主’、‘声东击西’、‘围魏救赵’、‘连环计’……都用过了,多少计了?谁查了?”强子回答道:“我数着呢,有十八计了。”

曹羽算了下说:“那还有十八计呢,以后彪哥都用用,让我们都开开眼,多学几招儿。”

谭营长笑道:“后面的十八计都不太中听了,都属于诡计了。有‘假道伐虢’、‘借刀杀人’、‘趁火打劫’、‘浑水摸鱼’、‘打草惊蛇’、‘反间计’、‘笑里藏刀’、‘李代桃僵’、‘指桑骂槐’、‘树上开花’、‘走为上’、‘假痴不癫’、‘苦肉计’、 ‘上屋抽梯’、‘偷梁换柱’、‘无中生有’、‘借尸还魂’、‘美人计’……够了没有,我是想不起来了。”强子叫了声:“谭营长你好厉害啊,一口气都说出来了。”谭营长自嘲地笑笑:“呵,有卖弄之嫌啊。”

这时占彪看着前面说:“好吧,我们说变就变,前面不远有一条河,我们不过河了,到那条河我们顺河向东拐。”彭雪飞笑道:“原来彪哥早就设计好了呀。”占彪答道:“我哪能设计那么远,只是这地图让我背得差不多了。向东拐过去山就少多了,顺河不到五里地是个叫龙宝泉的镇子,镇旁有一道弯曲如龙的泉湖。”

这时天近黄昏,后面的追兵加快了速度。追到拐弯处见占彪们往龙宝泉镇行去略停了一会儿,显然得到指令后又追了过来,距离不到二里地远。

这个龙宝泉镇比一般的村子要大一些,河由西沿着村北向东而行。占彪一行正顺着河道向镇前运动,河道在队伍的北侧一百多米远。走近村子大家看到密布镇子上方的缕缕炊烟不禁都吸了口冷气,都明白镇上驻有不少军队,但肯定不是新四军了,如果是新四军在这些天战斗中岂能按兵不动。

是国军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这里已是日军占领区,国军最多是路过不会这样安营扎寨的。看来只能是日军了。

占彪一行二百人离龙宝泉镇不到五百米了,队形和后面的追兵一样,四列纵队向前小跑着。成义上前和占彪说:“彪哥,里面最少是一个鬼子大队。”彭雪飞忙问:“你怎么知道?”成义解释道:“村口有两只狼狗叫,老乡的笨狗是叫不出这个动静的。听说鬼子只有大队长以上的军官才可以养狼狗随军。”

占彪令部队停下举起望远镜前后都观察了一会儿,说了声:“这伙鬼子挺沉住气的,没准把我们看成是后面国军的尖兵连了。”然后从容下令:“全体掷弹筒手出队列右侧准备,前面的强子和成义排向村口轰炸,后面的大羽和隋涛排向追兵前面轰炸,只打一发。同时强子排用十挺机枪向村口打它半个弹匣。烟雾一起,我们全体以最快的速度向北跑到河床边卧倒,藏好不许暴露。一百米距离,20秒内跑到位,听清楚了吗?!”占彪在下令间,战斗队形迅速排成,已开始调整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