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 正文 第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4.html


这天一上班,莫小平就告诉我给吴海树的钱已经打过去了,我打电话给吴海树,“吴老板啊,我给你转的那二十万你叫会计查一下是不是到账了?”

吴海树在那边笑着,“天总啊,你干嘛那么急呢?咱们虽说是第一次合作,可是,我觉得你是个有信誉的人,我相信以后会合作好的。”

我说:“吴老板,我这人就这样,答应朋友的事情是绝对不含糊的。当然,朋友对我也不会含糊对吧?”

吴海树现在特别客气:“天总啊,钱不钱的咱们先放在一边。我与你说个事情啊,我听王小姐说你还没有女朋友是吧?”

我笑了:“怎么?吴老板想给我做媒婆?”

吴海树哈哈大笑:"我正有此意,我有个亲戚,也是香港人,刚刚死了老公,在布吉开了一个茶餐厅。你看看有没有意思见见?"

我心里想,这个香港佬,把我天佑当成什么人啦?一个开茶餐厅的也想嫁给我?你们香港女人镶了金边儿啊。但是,嘴上还是说:“好好好,就是人家香港女人恐怕看不起我们北佬吧?"

“哎,这你就多虑了,这个是我表妹,人靓能力强,你要是娶了她就等着享福吧。”吴海树好像很自信。

在S市就数香港人的口碑最好,他们文明而又善良。香港女人又以能干、精明、会理家出名。但是,她们又很傲气,宁可嫁香港吃综援的也不原意嫁大陆人,可能是她们觉得大陆男人比她们低一等吧?

不过,既然吴海树这么热情,哪天见见也未尝不可。放下电话,我叫来采购部的彭敏仪。这个女孩子原来是我在舞厅里认识的。那时候,她在一家鞋厂做流水线,每个月休息一天及四个星期天晚上,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基本工资四百元加计件提成,一个月大概有800块可领。那天,我一进舞厅,正好看见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就请她跳舞。她不怎么会跳,很不好意思,我就耐心带她。她不漂亮也没什么人请她跳舞,忽然有舞跳得这么好的人带她,她很感激。一来二去,她对我说了她目前的情况。我问她能不能出来帮我,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其实,那时我也是刚刚自己创业,整个公司加上我也不过四五个人。彭敏仪过来以后做文员又做厨娘,还做仓管,尽心尽力。后来公司大了人也多了,她的文化水平明显跟不上。她几次想辞职,我都没同意,因为觉得这个跟我们一起打拼吃过那么多苦的女孩,不能对不起她。于是,公司出钱让她学习电脑、学习财务。现在,我把她放在采购部,有她这个铁门闩在那里,我就是放心。

彭敏仪进来时穿着一件旧工衣,鼻子尖儿上还带着点灰,不知道她在搞什么。

“敏仪啊,你记住后天你打电话给这个厂按着这个量要货,价格我们已经谈好你就不要管了,要到货以后,你亲自带车去提货,直接送到东川洪梅的项目部去,你明白吧?”我把吴海树厂里的电话递给彭敏仪。

她拿起来看了看说:“天总,这量太大了,那个项目用不完啊。”

我说:“用不完你应该明白怎么办。”彭敏仪当然明白,把这些货卖给我们哪个同行,顺便赚上一笔还能套出点现金来。这事我只能安排给她去做,因为她口风特别紧。公司其他人别想从她嘴里得到公司的什么秘密。

S市的公司就是这样,一旦有些员工知道自己公司实力不强时,他们就会想着跳槽了。而每次公司有员工跳槽,都会给公司或多或少带来些损失。


中午的时候,何真如打电话给我,他那特种的上海软语从电话那端传过来,“天佑,你打过电话给我了?”

我说:“真奇怪,我昨天打电话给你你在关机,怎么会知道我打了电话给你?”

他嘻嘻地笑,“你对移动的服务台不明白了,我即使关机你打电话我一开机移动也会把信息发到我手机上的。”

“原来如此啊,我真是老土。”

“对了,天佑,中午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好啊。”我和何真如有个习惯,一般不上大酒店,喝酒就找有特色的大排档。吃饭的地方叫肥仔火锅,人那么的多,给我的感觉是全龙岗的人都涌到了这里。他带了一个看样子也就有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见我一个人来,就吃惊地问:“怎么?你就一人跑出来?”

我笑道:“滚你的,男人喝酒可不就这么喝?”菜很快上来了,柯真如不喝白酒,我也就陪他喝啤酒,那个小妹妹娇滴滴地喝着可乐,让我感觉到她挺可乐的。

我和柯真如喝酒一般没有什么主题,东拉西扯没个固定的话题。喝着喝着,他忽然问我能不能搞到导热油,我一时不明白,他就告诉我是润滑油的一种。我想了想我周围的朋友,没有想起来谁是做这行的,就说:“我搞不到。”

柯真如笑道:“你不要急嘛,遇到就给个消息我。”说来也巧,就在我吃饭时,余晖忽然打来电话,问我晚上又没有空,我说有。她说:“晚上我们去见公明我那个老乡吧。”

我说:“好啊,对了,有个事问你一下,你能不能搞到导热油?”

她咯咯笑起来,问:“怎么?你又想做润滑油的生意啦?”

我说:“不是,是朋友问,我就是帮忙而已。”

“是这样,我给你问问啊!”说完她放了电话。我和柯真如接着喝酒。还没喝上两杯啤酒余晖打来电话,说她在老乡那里搞到六吨,价格很低,不过要现金。

我说给柯真如听,他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说下午就去提货。

S市就是这样,很多机会就是产生在偶然之间,不过,这些偶然总青睐那些有广泛关系的人。柯真如给了我一笔不小的回扣,我去拿给余晖,可能她觉得数目不大,就没有要。后来,她又给柯真如搞了些,使得柯真如在那段S市导热油紧张的阶段赚了不少钱。当然我也不错。本来晚上是应该去公明的,可是车在荷坳还没有上高速的时候,忽然那边来电话通知说要去石岩的情人岛。

余晖看看我,“我这个老乡啊,肯定又有新目标了,今天你肯定要出不少血。”

我说:“没关系,就是没有他,我为你这也是应该的。”

余晖斜眼看看我:,你就是嘴甜,就是不来真的。”我们上了高速,说:“你这就冤枉我了,我对你可是真心实意啊。你就是有老公,要是没老公,我天天跟你在一起。”

余晖问:“是不是真的啊?”

我说:“这还有怀疑吗?”余晖忽然不说话了,眼睛望着机荷高速两边的美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说话间,车已经到了石岩水库。这是一个温泉度假村,以独具特色的天然玉露温泉而闻名,其古朴典雅的西班牙建筑群绵延如带,各种抽象派雕塑点缀其间,环境清静悦目。

我们到时,余晖的老乡已经到了,他们有六个人,三男三女,我只记住了余晖的老乡叫罗申,另外两个是他科里的同事。我们简单吃了点饭,就是些石岩特色,什么炒猪肉,榄菜肉松豆角粒什么的,然后大家就开始泡温泉。

这里的温泉水清澈明亮,最高水温达60多度,据说对治疗皮肤病、风湿病及消除疲劳有特殊功效。

罗申他们每人带着自己的女朋友,我和余晖在一起。泡温泉时,余晖忽然问我:“你知不知道我和姜春河有那种关系?”

我闭着眼睛,“你与他的关系与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吃醋?”

“那是以前的事情,以后我跟他公平竞争嘛。”余晖看了我半天,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来。泡过温泉去唱歌,唱完歌各自回房睡觉。整个晚上,谁也没提项目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大家要各自回去,我把事先准备好的礼物拿到他们各自的车上,罗申对我说:“项目的事你就不要自己亲自跑了,你派个能干的人过来找我就好了,具体有什么事我会给你处理好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