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 正文 第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4.html


隔天,我和运营部经理李自为去见一个客户,车路过立交桥时,我看见我刚来S市时认识的一个四川女人何燕正在那里企街。企街,就是站在街边揽客,价钱一般就是三五十块而已。

我不知道这个何燕怎么会混到如此下场,她年轻时又漂亮身材又好,正被一个日本人包着,小日子过得舒服极了。我那时正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在我面前她似乎就是只骄傲的天鹅,多少次我都想跟她说句话,可是总是不敢。

后来我终于从龙东那片打工仔聚集区挣扎了出来,可何燕还是让我忘不了。在银龙工业区那一块,她可是出了名的美女,是多少打工仔晚上睡不着时,用手来进行“晚间锻炼”的对象啊?

S市是个性别极不平衡的城市,关内男女比例大约是1:3,关外基本上是1:7。那些女工是找不到合适的男人的。

可是,男人就能找到女人吗?也找不到,S市的女人都太现实,谁也不想和一个在工厂里整天流一身臭汗被人骂得要死的打工仔厮守一辈子。但是,打工仔也有精神需求啊,于是,一种特殊的服务业在这里就大有市场了。

我边转弯,边对李自为说:“看见那个穿黑衣服的女人没有?以前住我租的那个房间楼上,当时,我都没胆子正眼看她。现在,物是人非啊!”

李自为看了看何燕说:“这女人很漂亮啊,随便找个人包起来不行吗?”

我冷笑了一声:“你傻啊,来这里企街的,不是曾经得了严重的性病就是吸毒的。谁会包这样的女人?”

李自为转过头来:“是这样啊,你挺有经验啊。看样子你经常光顾这里,照顾她们生意啊。”

我忽然有些感叹,“话不能这样说,我是从社会最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这些对于我都是常识了。你是幸运的,一来S市就进入白领阶层,没吃过我那时的苦啊!”

李自为不禁笑了笑,“我偶尔听莫会计说过你是白手起家的,可是具体情况不大清楚,哪天你给我讲讲呗?”

我说:“有机会吧,到了。今天你要把蔡老板的那个助理搞定,我看出来,上次吃饭她对你直放电,而且她肯定与蔡老板有那种关系,你搞定她,也就搞定了蔡老板一半。”

人与人之间一定存在某种很奇怪的关系,有些人一见如故,有些人一见就开掐,有些人即使面对也不一定会彼此认识。蔡兆元也许就天生是我的对手,我们今天见面是谈河西项目的,他的意思是要我给他围标,他中标以后,把前期费用给我报销,另外再加上一笔小小的感谢费。他的理由是,河西某长是他亲戚,一切都摆得平。

而我知道,他其实就是车大炮,河西某长只不过是他老乡而已,而且平时并不怎么来往,也就是这次投标他不知道通过谁拉上这条线。但是,他对外就四处吹嘘他是某长的亲戚,想以此吓退其他竞标者。现在,河西某长已经知道了蔡兆元的所作所为,很恼火。就凭着这一点,我相信蔡兆元应该是很难拿到这个项目了。但是,我并不说破。因为,我也需要他的存在,因为他的公司实力够强,我需要他在前面帮我扫清前进路上的障碍。

在赴今天这个约之前,我已经成功地说服了范亿来给我围标,要是能说服蔡兆元,我估计我已经成功了一半,即使是不能说服,只要他不跟我为敌也好啊。

我和李自为一进门,没有看见蔡兆元,只看见他漂亮的女助理胡可冲我们嫣然一笑,“对不起,蔡总在洗手间。”我心里想,这老家伙有这么漂亮的助理不得前列腺炎才怪。

我点点头,在沙发上坐下,服务员送上茶来。李自为看看胡可说:“胡小姐今天很漂亮啊。”

胡可瞟了他一眼,“难道以前我就不漂亮吗?”

李自为尴尬地红了脸,这个书生还是受不了女人的挑衅。

我笑道:“李经理的意思是胡小姐今天特别性感。”

胡可忽然有一丝红晕飞上面颊,低头不语,偷偷地笑了。

“哎呀,天佑,你来了。”大嗓门,典型的客家说话方式,不用回头就知道蔡兆元出来了。

大家装模作样地寒暄了一阵,菜上齐了,就开了酒开始喝。

“来,天佑,为我们的相识及以后的合作干一杯!”蔡兆元举起酒杯。

我将杯子碰上去,一饮而尽。“蔡老板太高抬天佑了,合作方面的事,我实力弱人脉差,还得麻烦蔡老板多多指教。”我故意示弱。

“天佑太见外了,指教谈不上,彼此彼此而已。”蔡兆元微微打了个酒嗝,笑着道。

两个人又相互奉承几句,一瓶酒也去了大半,话题也逐渐走向正轨。“蔡老板,其实关于河西的事……我还真不是很明白。”我沉吟着。

蔡兆元一摆手,“咳,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表叔说了,这个标我是中定了。你和你那个姓范的朋友都给我围好标,我赚了,肯定亏不了你们。你们这些北佬啊,来广东不容易,遇到我,肯定要好好罩着你们。”

胡可何等聪明,一听蔡兆元这话不大在行,就端起酒杯,“天总,蔡老板说你们北方人仗义,这么着,小妹敬你一杯怎么样?”

我心想这女人还真厉害,不愧是蔡兆元的得力助手,我喝下她敬的一杯酒,装作微醉地大声道:“蔡老板,我们都是爽快人!你就真有把握拿下这个项目?”

蔡兆元没有想到我会问得如此直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自为和胡可,似乎是想搞清楚我是不是醉了,李自为和胡可也搞不大清我的状况,一个劲儿地看着我。终于,蔡兆元没有了底气,说:“我尽最大的努力吧。”然后,还是故意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些哪逃得过我的眼睛,于是我脑子里自然而然地就将这些细节推断了出来,心想这肯定是他胡说八道,现在他一点底都没有。如果自己现在就揭穿他对自己未来投标肯定不利,不如让他在前面冲锋,打残了我再上。

我一时掩饰着内心的真实想法,还真没有想到自己这随便一说竟然透了他的底。不过我转念又一想,这个蔡兆元大小也算是个人物,在S市我们这个行业也算是鼎鼎有名,以后难免还会打交道,不如恭维他几句,要是以后再办什么事,也好有个方便。

脑子里转好,我满面笑容,“那好啊,如果蔡老板能中这个标,我甘愿牵马坠镫。不过,要是我中了怎么办呢?”

蔡兆元愣了一下,看看我,我故意表现出一副醉眼迷离的样子。他这才似乎放了心地说:“天佑,你别开玩笑了,你不了解河西,那个地方就认老乡,你们外乡人是不会拿到这个项目的。”

我表现得更加语言含糊,“我是说,我万一要是中了呢?”

蔡兆元哈哈大笑,“你要是中了,我的设备你随便用,我不收钱。”

我端起酒杯,摇摇晃晃地走到蔡兆元身边,“这可是你说的?我可记住了。不过,我还有个要求,我要是真中了,你得借我一百万。你知道,我是没什么实力的,跟你比起来,你是大象,我是老鼠。”

蔡兆元还真以为我喝多了,就拍着我的肩膀说:“一百万算什么,就是把胡可输给你都行。”

我扭过头看着胡可,直直地看着她。半晌,嘿嘿一笑:“胡小姐,你看老蔡多不是东西,为了个项目,他能把你送给我,你愿意吗?”

胡可二话没说端起酒杯,“吆,天总,我当然愿意。老蔡嘛,我早就腻了,还是你好又年轻又有风度。来咱们喝了这杯。”

我转过头看着李自为,“听见了吗?咱们得好好配合蔡老板,人家中了咱们才有饭吃。”

四人大笑着一饮而尽。

我装得更醉,不断地跟蔡兆元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本来蔡兆元还有些狐疑,这回他完全放松了警惕。本来我是想劝他给我围标,谈成这个结果也算不错。


与蔡兆元分开后,我叫李自为开着车在街上乱转,他问我去哪里?我说:“不知道,随便吧,反正咱俩都是单身汉回家也没意思。”

在快可立喝了两杯冰水,心情不那么烦躁了。我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在寻找什么。

因为对面就是夏威夷,所以有许多奇形怪状的男男女女走来走去。我似乎闻到了铜臭和其他的味道。

李自为问我:“要不要找个地方轻松轻松?”

我摇了摇头说:“我没兴趣,你要是忍不住就自己去吧。”

他笑了:“老板不去,我怎么敢呢?”

我瞪了他一眼:“屁,说什么呢?这事分什么老板不老板的?”

他笑得更厉害,“算了,你就是假正经。这样吧,我打电话叫两个人人购物的售货小妹来怎么样?”

我给了他一拳,“滚,你自己去,我在这里安静地待会儿好不好?”

李自为白了我一眼,“真是狗咬吕洞宾,你不去拉倒,我自己去。”

李自为这小子是我从一个五金厂挖出来的,那时他正在回龙埔那个厂做业务。我发现这小子很机灵,也很会说话。那时他也是刚来S市没几天,在那里做业务没有底薪,只供吃住,正在干得没意思,我一跟他说每月有五百块底薪、供吃住、有提成、车费报销,他就毫不犹豫就跳到我这了。还好,我没看错人。他很能干,每月都有业务,虽然量不大,但是还是不断上升的。最主要是他有培养的前途,这是我最喜欢的。平时我出去应酬都喜欢带上他,一是他很能喝酒,二是在关键时候总能说出些得体的话来。

李自为走后,我坐在那里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柯真如。一个上海人,他曾经和我一起租过房子,后来找了个福建女人结婚了,现在在搞贸易,住在余岭山庄。我想约他出来坐坐,就拨了他电话,却是关机。是啊,已经快十一点了,人家已经休息了。

一时不知道去哪里,我就把车停在威龙酒店的前面,听收音机里胡晓梅跟救世主一样训一个被老公抛弃的女人是如何如何蠢。我心里很气,就想打电话骂这个女人一顿,但是电话却总是忙音。何燕跟一个形象委琐的男人谈好生意走了,我忽然觉得这个女神在我眼里忽然变成了女鬼,S市这个城市真怪,能把鬼变成神,也能把神变成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