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闲聊人的一生(三)

观察思考 收藏 3 45
导读: 闲聊人的一生(三)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第一次登上了历史的政治舞台。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得到了实践的证明。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开始兴起,好像形成了一个高潮。执行马列主义任务的共产党在各地组成。中国共产党不就在此影响下诞生了吗。不过在初始阶段,马列主义的传播,主要还是在革命先声的知识分子中进行。之后,才通过他们传播到人民群众中去,形成革命洪流的。这种革命洪流也是来之不易的。一般地讲,人们不会轻易地接受某个观点,可


闲聊人的一生(三)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第一次登上了历史的政治舞台。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得到了实践的证明。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开始兴起,好像形成了一个高潮。执行马列主义任务的共产党在各地组成。中国共产党不就在此影响下诞生了吗。不过在初始阶段,马列主义的传播,主要还是在革命先声的知识分子中进行。之后,才通过他们传播到人民群众中去,形成革命洪流的。这种革命洪流也是来之不易的。一般地讲,人们不会轻易地接受某个观点,可一端为事实所证明,转变也快。我的童年时期,我村发生过这样一些事情。卢某的家里,来了一名小外孙。姓林,叫什么记不清了。大概五、六岁,同我差不多。我们在一起玩得挺好。村民们却吵着要将他赶走。说他是土匪的孩子,留下会连累大家的。幸亏村长说:大人是土匪,又不是孩子,你把他赶出去,他怎么生活?才留下了。事情的形成,是1935年,展书堂在文登的西部和牟平、海阳的一部分地区‘剿共’,党组织受到了极大的破坏。他父亲被列入黑名单,无奈逃往东北。托人将孩子送往他姥姥处。该人是否党员,至今我也不清楚。但无论是与不是,若被捕则凶多吉少,逃是良策。后来他们的结局,就更不得而知了。但可以想象到,此事对他们的思想观念会有多大影响哟。1936年,文登县举行过一次震撼胶东的天福山起义。之后的一天夜里,突然,锣、盆(敲脸铜盆)声响彻天空,是招呼村人围堵去当‘土八路’的几个人,折腾了一夜也未找回。那时,是人们己形成的故有观念:“好铁不打钉,好人不当兵”起的作用,全村都动了起来。受此观念的影响,我见了兵就全身发抖。可到了1940年后,受日军威胁,村人自己却组织起军队,干了起来。怕兵的我,也当了一辈子兵。可见,客观环境对思想观念的作用之大了。

马列主义不同工人运动相结合,不为劳动人民所接受,是显示不出力量来的。三十年代初,它在中国特别是南方,己传播得较广。各地党组织相继建立起来。但在北方只为一些先进分子所接受。到了三十年代未期,由于全面抗战的暴发,共产党人坚主和积极实施抗日,党的组织,党的武装迅速在敌后发展。大多数村庄都成立了秘密党支部,发展了大批党员。可那时的党组织,以马克思主义水平来衡量,简直幼稚得可笑。这些党员,什么是共产主义根本就不清楚。问他为什么参加共产党,回答就是‘打鬼子’。与其叫共产党,还不如叫‘抗日党’。抗日,是贯彻党当时的方针路线,从这个角度讲,也并不矛盾。当时虽然国共合作,但入党的人也都清楚,要入党就得将脑袋别在腰后边,随时准备被人取去。还记得吗,展书堂就取了很多。若问你喜欢共产党什么?回答总是:抗日救国、有地大家种,有饭大家吃。不是誇张,就是这样的水平。但你却不要小看他们,他们是有力量的,最终还是成了大气候的。

我村的党支部,大概是1938年成立的,妈妈是1939年入党的。她告诉我,是女老师姚子丹给了一张纸条,蓋了一个手印,要求保密,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子,杀头也不能暴露组织,要积极发展党员,就这样入的党。哥哥1940年入的党。1940年2月,日军扫荡了文登、荣成一带,国民党的县太爷,和游击司令老爷们,弃枪大溃逃,用老百姓的话说,叫做‘穿了兔子鞋’。政权自然就落到共产党手中了,无须夺权。县、区政府相继成立,就地取材。村干部由支部选定。妈妈当上了村妇救会长,让我当儿童团长。客观地讲,工作水平确实不怎么样。老乡风趣的说:“一呀一更里,村长派饭吃”(一呀一更里,是五更小调的第一句。意思是说,教首歌就完成任务了)。三月和八月,我两次进‘青训班’。内容主要是:青救会、儿童团的组织章则,工作方法,这些都不坏。可还讲了些什么‘猴子变人’啦,什么‘农奴制’啦,什么‘物质支配精神啦’等等,简直是对牛弹琴。参加学习班的,最大的十七、八岁,多为十三、四岁。文盲为多。这也算我第一次接触马列主义理论吧,真让人笑破肚皮。可这也不能小瞧哟。他们可以牢牢地将群众团结在自己的周围,一呼百应。即便做错,老百姓也会跟着干。从一定角度看,比现在的硕士、博士的能量还大得多。你说怪不怪。

为了避敌,党支部是在秘密中进行。办事、开会,无奈常常需要在野外进行。我家三人两个党员,他们选中了这个地方。他们想让我也入党,(那时的这些党组织,还不了解党章规定:18岁以后才能成为正式党员。不少村子的党支部,吸收了一批孩子党员。1947年整党的时候,又错误地把这些人逐出了党。)办事、开会就可以在这里进行了。妈妈嫌我太小,说不入也不要紧,就在这里开吧。之后,他们开会,我就在外边给他们放哨,并规定了发生情况的信号。大约是1942年,“双减”和“算账”运动开始了。做贼心虚的,天增祥老板慌了神,托人说情,来找村干部和妈妈,承认过去自己丧尽天良,坑人,愿意赔礼道歉和赔偿,那怕加倍。哭哭的哀求,希望不要开斗争会。村干部研究后认为,如何处理,由他们村决定,我们不过分追究。结果地又还了回来,妈妈在政治上感到了扬眉吐气。妈妈入党之后,精神状态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工作能力的确有限,她却一丝不苟的完成交给她的一切任务,也许是功利主义思想的作用。受这种态度的影响,和妈妈对我的希望,对我以后工作中的表现,影响极大。哎!人这一生,遇到的不仅仅是霉气,也有阳光。“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费明又一村”。因此,“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