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与农夫抢道

美艳芳菲 收藏 0 228
导读: 小时候喜欢看些杂书,看到书上写唐代的长安城繁华如梦,人流如织,可见“公主与农夫抢道”。这句无心的话,困扰了我许多年,很是不明白,在大街上,社会阶层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公主与农夫,怎么会争起路权来了呢?电视里经常看的穷小子中了状元,兴致勃勃衣锦还乡,一路上衙役开道,高举肃静回避的牌子,很有震慑力。这位状元的威风之下,能不能和大唐公主相比呢?想必是不能的,大唐那个神奇的朝代,最盛产就是肆无忌惮的飞扬跋扈的公主,且不说公主的娇纵程度,人家的鸾驾仪仗一摆开来,没有一公里也有五百米,把那个不知死活的农夫就已经震到一

小时候喜欢看些杂书,看到书上写唐代的长安城繁华如梦,人流如织,可见“公主与农夫抢道”。这句无心的话,困扰了我许多年,很是不明白,在大街上,社会阶层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公主与农夫,怎么会争起路权来了呢?电视里经常看的穷小子中了状元,兴致勃勃衣锦还乡,一路上衙役开道,高举肃静回避的牌子,很有震慑力。这位状元的威风之下,能不能和大唐公主相比呢?想必是不能的,大唐那个神奇的朝代,最盛产就是肆无忌惮的飞扬跋扈的公主,且不说公主的娇纵程度,人家的鸾驾仪仗一摆开来,没有一公里也有五百米,把那个不知死活的农夫就已经震到一边去了,还怎么争道?又或者,真的是百密一疏,让一个不要命的乡下农夫斜刺里撞将出来,那么如果这是一个慈爱善良的公主,吩咐手下不与农夫为难,将他赶到一边去也就算了,如果这是一个知法守法的公主,以冲撞公主的罪名把这个农夫抓将到官里去,也就完了。何至于大失体统,当街当巷地和农夫抢起道来呢?


于是我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唐朝的长安和现在的北京一样,是一个交通混乱并且人人视交规于无物的城市。在北美的时候,每次开车跟在公共汽车后面,都会被公车屁股上一行声色俱厉的字吓得心惊肉跳,“please yield to the bus, this is the law.”有了法律这条大棒子,公共汽车悠哉游哉地以60公里的速度匀速行驶,从不超速,也不用抢道,人家有权嘛,想转弯的时候自然法律开道,哪里需要去抢一个道来呢?当然,公车只是公主级别的,遇到了皇帝级别的警车救护车消防车呼啸而来的时候,它也得乖乖地靠右停下给人让道。

这一套规矩,到了北京就完全行不通了。国内的交规有没有规定公车的特权我不知道,但是公车司机明显因为自己个子大,就觉得自己成了公主了,想干嘛干嘛。我曾经不止一次,在三环路上看见公车载着一车人,呼哧呼哧地超了一辆宝马,甚至有一次,我看到公车对它前面的警车相当之不满意,拼命冲它按喇叭呢。


公主级的公车和农夫级别的出租车抢道,那是北京城每日固定上演的剧目,走到哪里都会有相似的剧情可供观赏。每天总有那么几次,公主和农夫互不相让,蹭到了一块儿,于是公车司机和的士司机下车理论,各自打电话给兄弟,的士乘客通常就溜了,剩下一车公车的乘客,在高架上大眼瞪小眼。至于皇帝级别的警车消防车,似乎被灭了威风,除了被娇纵的公主按喇嘛之外,想要走得快,也就是一个“抢”字是诀窍。

公主与农夫抢道的精神,延续千年不灭,是为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摘自《有钱好好花——香水手袋经济学》一书。一本小资女人看的读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