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小鬼子们战战兢兢的走到了战壕里,“八嘎,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炮弹。”谷寿夫在后方听说前方传来的消息说。不过,他的心里却是很高兴的,终于不用向自己的小肚子动刀了。

“命令前队士兵,前进!”谷寿夫抽出指挥刀想要向前队那边去。忽然,前队响起了激烈的爆破声。

谷寿夫吓得扔了指挥刀,很不雅观的趴在了地上,“问问前队怎么回事儿?”

“前队,前队,怎么回事儿?”一边的电台兵慌乱的用明语问道,“什么,遇到守军布置的地雷……还有守军的炮击?”电台兵扔掉了戴在耳朵上的耳机,“报告师团长,遇到守军的炮火急袭。”

“炮火急袭?命令炮兵阵地对支那炮兵进行报复射击。”谷寿夫在刚听到炮声时便感到这次攻击的前途渺茫。

原来,张林他们200余宪兵在日军对阵地进行活力准备时,便已经到了阵地上。张林他们立即劝一线守军撤离了阵地,然后在阵地上布置了几百枚拌发式地雷。然后,在对炮兵的射击诸元进行了标定,“每炮三发急速射,打完就跑。”

登上阵地的日军前队,在地雷和迫击炮速射的打击下,损失大半。待到日军炮兵对守军炮兵进行报复式火力打击时,守军的迫击炮阵位早已转移,然后在新的阵位上又对日军前队进行火力覆盖。如此反复了几次,日军前队已经所剩无几。

“八嘎,支那军狡猾的,死啦死啦的。”谷寿夫气急的申请了飞机对守军阵地进行了全方位的火力覆盖。密集的航空炸弹和重炮、步兵炮的炮弹又一次的把守军阵地给犁了一遍,守军迫击炮炮弹临时储存点终于被日军炸毁,守军剩余的炮弹只能平均到每炮8发。

“操他妈的,看来得改改战术了。”张林看着被日军炸弹和炮弹炸死大半的守军说,“待会儿,老子们跟日军缠在一起,打近身战,废掉日军的炮火优势。”

呆在一边发愣的200余宪兵们,听说跟日军打近身战都很兴奋。炮火给鬼子不关给日军多大损伤,也不如近身开枪打死鬼子过瘾啊。宪兵们兴奋的检查着手中的枪械弹药,杀到兴奋处可是千万不能枪支出错啊。

日军见守军炮火哑了,便命令一个大队1000多人,去占领守军的阵地。战争的胜利最终是以陆军的胜利而胜利,以步兵的占领为占领的。1000多人组成的大波浪散兵冲击线,小心翼翼的向守军阵地走去。待到前锋日军走到30米,准备投弹冲锋的时候,迫击炮弹那熟悉的破空声在一次的冲击着他们的耳膜。“炮袭……”,小鬼子们慌慌张张的趴在了地上,即使是手中拉开拉环,撞击过的手榴弹也忘了投掷出去。结果,小鬼子在守军的炮火中没有受多大损伤,倒是被自己没有投出去的手榴弹炸死炸伤不少,鬼子们晕头转向的爬起来对空着的战壕发射着手中的旋转后拉机的子弹。

“杀啊!”宪兵们瞅准这个机会,在张林的指挥下用全自动的冲锋枪对小鬼子进行单方面的屠杀。晕头转向的小鬼子哪能接受着这种屠杀,还没瞄准呢,手中的步枪就响了起来,高速发射的子弹击穿了许多站在前面发愣的鬼子兵们。没办法,谁让小鬼子队形这么密集,连后面的歪把子轻机枪都没有开火的机会。

“掷弹筒,孟凡鹏,你他妈的愣什么?打啊!”张林用换弹夹的时机狠狠的拍打着孟凡鹏的脑袋。于是,队中的十几枝掷弹筒猛烈的砸向了那些继续扎堆儿的小鬼子。小鬼子在宪兵们密集的火力打击下,心声怯意。

“八嘎!执法队,杀死任何想退的士兵。”谷寿夫不可思议的看着守军成百枝的冲锋枪、机枪对自己的士兵进行射击,“命令第一旅团第一二联队的所有轻机枪手,端着机枪冲锋。让愚蠢的支那兵知道,没有炮我们也能赢。”

日军在牺牲掉几百士兵的代价下,终于给自己机枪手上阵的机会。机枪手密集的弹雨射向了兴致正高的宪兵们。宪兵们的上网开始加大,已经栽倒了十几个士兵,很多士兵直接被弹雨打成了筛子。

“好啊,我还以为他们会弄个无差别炮击呢。他们不开炮,我们开炮。”张林急令宪兵们躲在了早已经挖好的防炮坑中,“唐龙,发信号。让炮兵、掷弹兵来给急速射。”

待在后方用炮队镜、望远镜观战的指挥官们、炮兵们眼馋着宪兵们的装备并机会,不过他们的机会也来了。

“炮兵,按照标定诸元急速射,打完所有的炮弹!”两个团长异口同声的对炮兵下达着指令。20门(宪兵来援时,带来8门迫击炮)迫击炮急速的打完了仅剩的160发炮弹,然后炮兵们用手榴弹炸掉了滚烫的迫击炮客串起了步兵。

160发迫击炮弹和数十发50毫米口径的榴弹扎进了日军机枪手堆中,炮弹炸开之处,日军的破烂的歪把子轻机枪此起彼伏的飞到空中。小日本儿的机枪手瞬间的毙掉了大半。气的后方的谷寿夫吐血数升,只好命令自己的炮兵对守军阵地进行无差别炮击。只是宪兵们老早的躲进了防炮坑,炸死的大部分是‘无辜的’鬼子们。